赤眉:马列毛主义者需要向列宁学习什么?

虽然距离列宁逝世已有百年,但列宁绝不是一个故纸堆中的人物,而是和毛主席一样,在现代社会中是始终在场的!特别是如今,在新冠疫情所引起的全球资本主义总危机中,列宁的现实意义就更加凸显。列宁,正是对当今统治着全球的资本主义制度的致命挑战;列宁的名字,就是砸烂这个万恶的旧世界的战斗号角;列宁的旗帜,为占人类绝大多数的,被资产阶级及一切剥削阶级压迫蹂躏、禁锢于资本主义的悲惨世界中的劳动群众指明了解放的道路。

列宁最大的功绩就是干成了革命。也就是说在世界历史上第一次领导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取得了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真正地推翻了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统治、砸碎了旧国家机器、建立了稳固的无产阶级专政。正是因为干成了革命,列宁通过革命实践充分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并将其发展为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也正是因为干成了革命,列宁成了资产阶级及一切旧世界的卫道士们疯狂攻击、谩骂、诅咒的对象。但同时,一切觉悟的劳动群众都会衷心地敬仰他,怀念他,并向他学习。

作为马列毛主义者,毫无疑问,我们要向列宁学习。我们要学习列宁的革命路线、革命理论、革命实践。最关键的,我们要学习列宁,把马列毛主义的普遍真理与当今世界的实际相结合,深入到劳动群众中,努力干成革命。

在本文中,我们不打算对我们需要向列宁学习的内容做全面的论述,而将聚焦于对当今世界非常重要的一点上:我们要向列宁学习,在帝国主义争霸中坚持无产阶级的革命立场,在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狂潮中争取广大劳动群众,战胜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实现无产阶级革命。

列宁的帝国主义论科学地揭示了:在垄断资本崛起的基础上,资本主义发展到了帝国主义阶段。在帝国主义阶段,跨国垄断资本对世界市场的争夺及由此引起的帝国主义列强对殖民地半殖民地、对世界霸权的争夺,就成了帝国主义国家间关系的基本特征。在这样的社会条件下,曾经在资产阶级革命时代服务于反抗民族压迫、建立民族独立的资产阶级国家,从而具有进步性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就走向了反面,成为了为大资产阶级扩张争霸、压迫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做鼓吹、欺骗劳动群众成为资本家炮灰的反动意识形态。

在帝国主义国家,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及其政治势力就会成为无产阶级最凶恶的敌人之一,它与无产阶级革命力量争夺着小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群众,是大资产阶级维持统治的一个主要工具。而在没有世界霸权、内外矛盾尖锐的后起帝国主义国家,以及帝国主义的重大危机时刻,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又往往会直接转化为法西斯主义,成为大资产阶级镇压工人运动、发动侵略战争的冲锋队。

因此,在帝国主义国家,批判、战胜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把最广大的劳动群众从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影响下争取到无产阶级革命这一边来,就成为无产阶级革命派的一个至关重要的任务。可以说,不完成这个任务,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就是不可能的。

但完成这个任务,并不是容易的。在帝国主义国家,统治阶级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意识形态会成为统治整个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也就是说,不仅大资产阶级秉承资产阶级民族主义,中等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甚至许多工人群众都会信奉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或受到其重要影响。这是因为,大资产阶级会花费亿万的金钱,占据主要言论工具、收买各色御用文人,高强度地宣传、论证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大资产阶级会通过自己掌控的教育机器,向所有青少年灌输资产阶级的“爱国”和民族主义思想;资本主义社会弱肉强食的社会条件,也会造成崇尚丛林法则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社会文化,使全社会成员都受其腐蚀,而易于接受宣扬本民族争取“生存空间”、歧视压迫“劣等民族”合理的民族主义思想。——一句话,大资产阶级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专政,造成了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的统治地位。而且,在帝国主义国家,小资产阶级、工人阶级又多多少少的会有一定的压迫民族的既得利益。大资产阶级的扩张争霸、对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剥削压迫,会把本国的危机向外转移,从而使小资产阶级能够一定时期内保持自己的阶级地位、延缓其落入无产阶级队伍,甚至为小资产阶级创造一定阶级跃升的机会;对工人阶级来说,大资产阶级会在工人斗争的压力下把在国外掠夺的超额利润拿出一部分来收买工人贵族以及搞一些社会福利事业,一定程度上改善工人群众的生活。这种压迫民族的既得利益,也是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在帝国主义国家占据统治地位的重要的社会基础。

所以,在帝国主义国家,资产阶级民族主义会在相当长时期内表现为大多数人的意识形态,对无产阶级革命派造成巨大的社会压力。大资产阶级会操纵民意,把坚持批判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派打成“恨国党”、“卖国贼”、“外国势力走狗”。

有相当多的“左派”,是经受不住这样的社会压力的。屈服于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社会压力,对“民族”问题、战争问题采取一种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的态度,是左翼及工人运动中产生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的一个重要原因。

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的“左翼”会发明种种理论来为拥护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背书。

一曰比烂。也就是在不同的帝国主义集团之间玩“谁更进步”的游戏。这个说要支持“民主”对抗“专制”,那个说要反抗旧霸主的邪恶统治,还有“传播文明”、“反对恐怖主义”等等借口。总之就是要论证本国帝国主义是相对进步的,所以本国的民族主义,本国的扩张、侵略、争霸、战争是正义的。

二曰制造“虚幻的共同体”。也就是论证对外扩张争霸符合xx民族的利益、有利于全体人民。总之就是抹杀民族内部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把无产阶级绑架在虚幻的“民族利益”、“全体人民”之上。

三曰“争取群众”。也就是以多数人受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影响这个现实为理由,论证为了“争取群众”就必须迎合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而看不到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根本上是为大资产阶级服务的,迎合民族主义,不是在争取群众,而是给大资产阶级送去群众,是根本丧失无产阶级独立性的叛卖行为。

四曰“打红旗”。这是像苏修那样的社会帝国主义国家——即由原社会主义国家复辟而来的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帝国主义国家——中的一种特色现象。也就是以社会主义的牌坊为借口,否认社会帝国主义国家大资产阶级专政的根本阶级性质,把社会帝国主义的扩张争霸粉饰为反对帝国主义、推进社会主义。

我们要向列宁学习!列宁是坚持无产阶级革命立场,反对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光辉榜样。他从不在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社会压力下屈服和退让,而是敢于反潮流,坚决和民族主义干;他也从不与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的“左翼”相妥协,而总是无情地批判他们的谬论,与他们的错误路线坚决斗争。

列宁之所以有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立场,是因为他通过系统地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科学,通过与工人群众相结合的革命实践,通过与机会主义和修正主义的不懈斗争,而真正战胜了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影响,彻底站在了无产阶级这一边。

面对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和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的种种谎言、谬论,列宁都运用透彻的阶级分析这一科学工具,而洞烛其奸。这个国家究竟是哪个阶级在统治,这个国家的利益究竟是哪个阶级的利益?扩张、争霸、战争,究竟是哪个阶级在推动,究竟是在为哪个阶级的利益服务?无论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和机会主义、修正主义如何涂脂抹粉、乔装打扮,帝国主义国家、争霸及战争的本质,都会在阶级分析的照妖镜下现出原形。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面对参战的帝国主义国家中一度的“全民”“爱国”狂潮,面对帝国主义国家机器的镇压压力,第二国际中的大多数“工人”政党都倒向了帝国主义,他们模糊战争的帝国主义性质,在战争中拥护本国资产阶级。而列宁却领导布尔什维克党坚决反对帝国主义战争,指出战争的本质就是两个帝国主义强盗集团对赃物的争夺,提出了“把帝国主义战争变为国内革命战争”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
在二月革命之后,俄国一切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政治势力,都要求继续参加帝国主义战争,把战争进行到底。他们提出了种种理由,什么“革命后战争的性质变成了保卫祖国”啦,什么“争取战争胜利对俄罗斯共和国、俄罗斯民族有极大好处”啦,甚至一些布尔什维克也受到这些主张的影响,在战争问题上立场摇摆。而列宁却毫不动摇,他旗帜鲜明地指出:二月革命后的国家仍是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因此战争的性质就没有变,仍是俄罗斯资产阶级与帝国主义列强争夺赃物的战争,无产阶级在这种战争中只是炮灰,所以必须坚决反对战争,必须坚持“把帝国主义战争变为国内革命战争”的革命路线。

正是由于列宁坚决反对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运用透彻的阶级分析揭露帝国主义国家和战争的本质,才能提出“把帝国主义战争变为国内革命战争”的革命路线,才能贯彻这条路线,发动工人阶级、争取农民阶级,夺取十月革命的胜利。当代马列毛主义者必须学习列宁的光辉榜样。

向列宁学习,不仅仅要学习他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立场和透彻的阶级分析、学习他坚决反对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如果只是立场坚定、分析透彻、坚决反对,而不能发动大多数工人群众,不能争取最广大的劳动群众,那就只是一腔孤勇——虽然值得钦佩,但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却需要更多。比如德国的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他们虽然坚决反对帝国主义战争,但却不能把战争转化为胜利的无产阶级革命。两位烈士值得全世界无产阶级永远怀念,但却不是最好的学习对象。

所以,我们还必须向列宁学习如何战胜资产阶级民族主义。

在帝国主义国家,占据统治地位的、甚至在相当长时期内表现为多数人意识形态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能否被战胜?列宁的革命实践证明,是完全可以战胜的!

这是因为,帝国主义国家的根本社会结构是资产阶级剥削压迫无产阶级。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根本对立,是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本质所决定的。所以尽管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能够欺骗于一时,尽管帝国主义对外扩张带来的超额利润能够收买工人贵族、对工人阶级产生一定腐蚀作用,但却无法改变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的本质、无法打破帝国主义的根本社会结构、无法取消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根本阶级矛盾。这就是战胜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基础。

只要大多数无产阶级认识到自身的根本阶级利益,团结起来形成自觉的革命力量,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就必然被战胜。而之所以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能够统治于一时,只不过是因为无产阶级还处于涣散、不觉悟的“自在”阶段。

所以,先进分子必须向列宁学习,深入到工人群众中去,通过细致的群众工作、通过领导群众的斗争(工人群众在与资产阶级的斗争中,就能很快识破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欺骗),把马列毛主义灌输给工人群众,使理论掌握群众,从而形成自觉的革命力量。这一革命力量,必须打破资产阶级“体制”的限制,不把资产阶级“体制内”的改良作为主要工作,不成为资本主义事实上的修补匠,而以不断地削弱、夺取局部的资产阶级的权力、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雏形、壮大无产阶级革命力量为主要工作。通过持久的斗争,把无产阶级的大多数都争取到革命力量这一边,这样就能战胜资产阶级民族主义,为无产阶级革命胜利奠定基础。这就是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党的革命路线。当代马列毛主义者必须向列宁学习,在新的条件下继承和发展这条革命路线。而不能像一战前的德国社民党左派那样,仅仅只是一个思想和言论的小圈子,没有到群众中开展独立的群众工作,没有形成独立的革命力量——不管你立场多正确,如此就永远战胜不了资产阶级民族主义。

在新冠疫情造成的资本主义总危机中,帝国主义国家必然要加紧煽动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来遏制劳动群众的革命倾向,来为对外转嫁危机服务。新冠疫情还造成了帝国主义力量对比的新的变化,这必将造成后起帝国主义国家与老牌帝国主义国家之间更加殊死的争夺。而两者都会充分利用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来作为争霸的工具。

在这样的形势下,马列毛主义者就更需要向列宁学习:坚决揭露、批判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努力战胜资产阶级民族主义,为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争取一个光明的未来!

向列宁学习,战胜资产阶级民族主义!

继承列宁遗志,把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进行到底!

3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