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角:中修帝国主义为什么会遭遇贸易战?——“修昔底德陷阱”的终结篇

马列毛主义者认为事实胜于雄辩。

我们在《金融危机与跨国资本逐利》导言已经预告过中修与美帝既勾结又斗争的前景,同一期的资本主义研究中已经详细摘录并分析了所谓“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 CIPS”就是中修打响了贸易前哨战。然而现在一些蠢货仍然斤斤计较于好像特朗普开了第一枪,中修就变成了受害者。这个挟持了全世界最大的劳动人口的反动派,这一群吸食民脂民膏的末日权贵,居然要升起“正义”之旗,于是一些蠢货就要帮主人舔舐伤口了。

贸易战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贸易战是中修美帝争霸一个必然的环节,这是我们马列毛主义者早就已经指出的。导刊第99期的亚投行一组事实,第100期的铁路扩张一组事实,第102期的对外投资平台一组事实,都是中修与美帝矛盾不断激化的侧面。下面从全局揭露一下两大反动堡垒的冲突是如何演进的。

美帝的货物贸易逆差创2009年以来新高、再度接近峰值,其中,对中修货物贸易逆差占美国逆差来源的46%,与60年代西欧、80年代日本类似,当前的中修成为美帝转移国内矛盾的理想对象。美帝在其决策层面有一系列反思。班农在东京的演讲《中国摘走了自由市场的花朵,却让美国走向了衰败》已经点出了中修扩张的要害,我们在前文所说的人民币的国际化只是其中之一,其它的包括:制造业2025(中修统治全球的制造业);一带一路(中修的地缘扩张);5G网络;金融技术。所以我们可以预见贸易战里所谓“中国部分领域开放度不够”、“部分产品进口关税较高”、“政府给予部分国企补贴以保护发展中的幼稚产业”都和此前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 CIPS”一样是前哨战而已。中修作为一个正在上升的二流的帝国主义国家与美帝有着长期性与根本性的矛盾:两国的经济结构、全球价值链分工、美元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美元特权等等。

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任何一方的胜利都是全世界劳动人民的灾难。与上个世纪的日美贸易战不同的是,在中修争霸的道路上没有“广场协议”。广场协议签订前,日本GDP占美比重接近40%;中修当前GDP占美比约60%。按照6%左右的GDP增速再增长十年左右,即大约在2027年前后,中修有望取代美帝、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这是中修的不可度让的核心利益。其次,中修研发支出占GDP比重与美帝的差距在缩小。作为中下层小资产阶级的工程师队伍逐年上升,下文我们会详述中修科技人力资源总量上升的细节。中修制造业快速崛起,增加值占全球制造业增加值总额比持续上升,这一进程也是不可逆转的。

看完了全局,我们再细致梳理一下美帝决策层的思路。“篮球运动员”是很难伪装成侏儒的。这在赛场上,他的对手看的非常清楚。贸易战就是这个赛场上的指示剂。美帝并没有用对付侏儒的办法来对付中修。特朗普有如下几个层次的应对政策:

1、2017年底特朗普开始减税,目的是把资本重新吸引到美国来进行投资,特朗普出席了富士康在美国威斯康辛州的自动化工厂奠基仪式,威斯康辛州补贴它30亿美金,特朗普为它站台。资本开始回流美国,2018年上半年,整个回流到美国的资本盈利的量级是多少?4000亿美金,而仅仅一年之前,大概只有它的1/10,只有400亿回到美国。请问一个外围国家值得它的对手这样做吗?

2、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正在通过一项法案,这个法案就是针对某个国家专设的,叫做《外商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 of 2017,简称“FIRRMA”)。如果FIRRMA通过,那么某个国家就再也不能购买技术方式,获得任何形式的美国公司。比如蚂蚁金服对美国一家汇款公司的收购被叫停。这个法案其实和贸易战关系不大,请问一个外围国家值得它的对手用心如此之深吗?

3、2018 特别301报告 (2018 Special 301 Report) 针对中国制造2025,叫停了八类主要设备,也就是说它希望阻止中国沿着技术产业链,往更为重要的领域、更高附加值产品去扩张。中修外交部马上怼回去:美方必须明白一件事,那就是美国的确是当今世界创新强国,但这不等于创新和知识产权只能是美国一家的“专利”。而美国移民局正在通过一个动议,将缩短机器人、生化、医疗等三个关键高科技领域中国留学生的签证时间长度,大概是一年。请问这样一些领域是外围国家能涉猎的领域吗?

所以我们说名为“贸易战”,实质上是头号帝国主义对二流帝国主义的狙击战,是精准打击。其打击的理由在白宫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的《致命中国》里写的很清楚:

1、精心编制的非法出口补贴网络;
2、对货币的狡猾操纵和总体低估;
3、对美国知识产权财富公然的造假、盗版和偷窃;
4、相当短视的意愿,即用大规模的环境破坏来换取几块钱的生产成本优势;
5、远低于国际规范的、极度松散的工人健康和安全标准,导致工人患上褐色肺、截肢和一系列复杂的癌症;
6、不合法的关税、配额以及其他关键原材料的出口限制(从锑到锌),并作为一种战略手段来获得对世界冶金和重工业更大的控制;
7、掠夺性定价和倾销,旨在将外国竞争者赶出关键资源市场,并用垄断价格获取消费者的权益;
8、“保护主义长城”——旨在让所有的外国竞争者无法设立门店。

某些国家过去认为最好的布局是:美国的资本、美国的技术和中国农民工、中国廉价的土地结合在一起,生产一台又一台iphone,世界是平的,有集装箱,有互联网,所以人类可以完美的生活。现在头号帝国主义认为自己吃亏了,因为这样下去,资本也慢慢流向你,技术也慢慢流向你,你就反超成为头号了。这是头号帝国主义和二流帝国主义的核心利益之争啊。

请问有哪个外围国家被核心国家如此高看了?殖民历史上有么?400年前的黑奴贸易里有这样的待遇吗?

再次我们从“中兴事件”个案看,这次中修遭遇的是珍珠港而不是什么卢沟桥。

1.中兴是一家通信公司,而芯片不是它的核心技术。你可以让一个医生去精通手术刀的生产吗?并且要求这个医生去掌握手术刀的核心技术吗?这个事件中难道不是证明了医院是个二流医院吗?医院的医疗器械的采购体系出了问题,难道可以怪罪于医生吗?中兴不是一家“芯片厂”,有哪个国家是要求一家通信企业去做到产业上下游覆盖的呢?

2.中兴事件的源头是2016年3月8日美国商务部欲对中兴实行禁运,当时的政策是暂缓执行7年出口禁运(seven-year suspended denial of export privileges),那个时候特朗普还在和希拉里打选战,还没有上台呢!从那个时候起,美国就已经觉察出异样了:中修原来只是个世界工厂,现在大张旗鼓地扛着“中国制造2025”的大旗,跑到美国的“自留地”(比如5G、芯片技术等)里来抢地盘了。所以美国垄断资产阶级的决策具有一贯性,中兴事件是他们蓄谋已久的“珍珠港”,而根本不是“卢沟桥”。

3.中修在通信行业如何走到风口浪尖才是值得梳理的。在程控交换机时期(固定电话时期),中修的通信设备都是全进口的,配合那个时候“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意识形态,当时关键的核心技术都在美国(贝尔1965年发明了第一部程控模拟交换机)、欧洲(1970年法国开通世界上第一部程控数字交换机)手上。在上个世纪80年代只有在完成了复辟大业的权贵家里才能装上一部电话机,原因就在于全进口和高昂的安装成本与通信资费。到了1991年11月,第一台国产大型程控数字电话交换机——HJD04程控交换机研制成功,巨龙、大唐、中兴、华为先后研发出程控交换机,由此打破欧美技术垄断。
到了移动电话时代,中修的通信行业开启了1G空白、2G跟随、3G突破、4G并行,5G领跑的崛起路径。1G时代是模拟制式的“大哥大”,摩托罗拉、爱立信独占市场份额。2G时代欧洲的GSM与美国的CDMA争抢市场份额,中修通信行业跟随;到了3G时代欧美与中修是三国演义,中修参与到标准制定里来,欧洲的W-CDMA、美国的CDMA2000、中修提出的TD-SCDMA标准,成为三种主要制式;到了4G时代,中修三大运营商(移动、联通、电信)打造了全世界最大规模的4G网络;到了5G时代,中修通信基于3G、4G一路走来的经验和专利技术储备,中兴已成为5G先锋,在MWC世界通信大展上获得了多项5G通信领域 大奖,且已经掌握2000+项 5G核心专利技术,2018年初在广州打通了5G端到端的First Call。这些才是中兴事件爆发的真实背景。那种卢沟桥的臆想是不存在的。

中兴是全球仅有的两家可以提供“5G端到端”解决方案(无线、有线、核心网、云计算、业务、终端)的企业之一,就连“无线之王”爱立信都不敢称自己可以提供“5G端到端”解决方案,由此可见美国垄断资产阶级的战略判断之准。

综上综述,若以上只是中兴一家企业所折射出来的二流帝国主义国家的气象,那么中修当局炮制的《中国制造2025》简直就是对头号帝国主义的公开叫板。在所谓战略十大核心领域,“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涵盖了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AI等等)首当其冲。中修科技人力资源总量位居世界第一,截至2014年底达到8114万人。其中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的科技人力资源总量达2960万人,相当于美国科学家工程师数量的总和(根据美国《科学与工程指标2014》数据,美国科学家工程师总量为2190万人)。中修科技人力资源中全时投入研发活动的人数也位居世界第一位,2014年就达到371.1万人年,相比美国的126.5万人年(2012年)、日本的89.5万人年(2013年)、英国的36.2万人年(2013年)大幅领先。

这样的趋势,这样的局面,是卢沟桥还是珍珠港呢?明眼人一看便知。回过头再结合中兴看看其上游的芯片产业。中兴的主营业务有基站,光通信及手机。其中,基站中部分射频器件如腔体滤波器,光模块厂商,手机内的结构件模组等都可基本满足自给需求。唯有芯片,在三大应用领域均一定程度的自给率不足,由于诸多组件尚处在小批量验证中,实现国产替代并大规模商用尚有距离。最棘手的是基站芯片的自给率几乎为0。而这恰恰中修只是二流,而非一流的证据。泛左翼拿类似的技术问题去上纲上线到保党救国的层面,只能说明其立论的荒谬,精神之分裂。

最后,我们还是要回到全局看中修的布局。因为泛左翼和小粉红习惯用模棱两可的语言来描述中修的崛起,我们不妨撕下这块遮羞布,来听听美帝决策层班农是如何破解所谓“修昔底德陷阱”的。班农演讲的干货如下:

他说:现在我们有两派人,鼓吹理性的妥协派和鹰派(班农指了指自己胸口)。这些鼓吹理性的妥协派弄出了一个的新理论称为“修昔底德陷阱”. 你们听说过“修昔底德陷阱”吗?是历史学家们谈论的源自伯罗奔尼撒战争的一个概念。这个战争中有正在衰落的大国斯巴达和正在崛起的古雅典。精英们要避免战争发生的关键是让两国共同协作。而核心论点是衰落中的大国的精英们的任务是要对衰落的过程进行掌控以避免冲突的爆发,把这个新兴大国推向好的方向,从而让它更好地善待这个衰退大国。

…… 事实上,十九大演讲中中国领导层的计划有五个方面,他们基本上是在规划未来几年发生的事情,他们认为他们实际上会控制世界的主导地位。第一是2025,你听说过2025计划吗?这是中国领导层几年前提出的一项战略计划,掌控全球10个产业,其中3个产业,芯片及硅片制造,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将使中国在21世纪里统治全球的制造业。第二是一带一路,一带一路是中国真正大胆的地缘政治扩张。

…… 19世纪和20世纪有三个伟大的地缘政治理论,它们塑造了19世纪和20世纪。麦金德Mackinder是苏格兰人,马汉Mahan和斯皮克曼Spykman。一带一路的大胆之处,就是将三个地缘政治因素结合在一起组成一个完整的计划。它结合了麦金德关于谁控制了中亚腹地,就控制了世界岛,控制了世界岛就能控制世界的理论。亚历山大大帝,拿破仑,希特勒,彼得大帝,这些世界伟大的征服者都明白这一点,麦金德就是以此来创造出他的理论的。丝绸之路的扩张,把中亚这些重要的国家联系在一起,用孔子重商主义的市场模式真正地把伊斯兰教政治统一到一个市场中去,那就是一路,或者我认为是一带。一路是马汉理论的产物,这还是大英帝国和后来美国的战略计划的基础,就是把沿途的主要港口都连接起来。

对了,今天你们能看到中国人在波斯湾,吉布提,南中国海这样做,谁用海军,用港口控制了世界岛屿,谁就会控制世界。他们把麦金德Mackinder和马汉Mahan的理论结合起来,以前从来没有人做过。但是第三个实际上更加大胆,斯皮克曼Spykman,知道他的人要少很多。他的理论是关于从海洋向内陆的沟通线,他的理论是你得把侵略者远拒国门之外,在他们的势力范围之外,这是斯派克曼的理论,这就是为什么南中国海就是这个不断的远拒,这个不断的远拒,让日本和美国无法发起大规模的入侵。

班农如此直白,条分缕析地为我们科普了中修的计划,讽刺了美帝统治阶级另一翼“闷身发财”的无知。班农像尼克松一样直率:你来硬的,我也来硬的,硬碰硬,叮当响。

故,此时此刻,中修帝国主义遭遇贸易战就是题中之义了。整个贸易战的演进也必然是沿着“冲突升级—妥协勾结——冲突再升级”这样一个螺旋式上升的路径展开。只有全世界人民才能埋葬这两大反动堡垒,而贸易战正是他们走向坟墓的中途站。

1 个赞

开头处提到的导刊是什么及在哪里订阅呢,我也很想看看

可联系: [email protected]

1 个赞

请问是邮箱订阅吗?导刊一般是多久发布一期呢?

那个邮箱私聊吧。[email protected] 情况互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