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眉:展望21世纪的十月革命——结束人类史前时代的全球社会主义革命

2017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从十月革命胜利之日起,全世界进步人类就都把十月革命看做是开天辟地的大事件,认为是人类历史的新纪元——十月革命表明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人类从几千年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社会中解放出来的历史时代到来了。然而,100年过去了,历史似乎又回到了原点。如今的世界,和十月革命前一样,是帝国主义的一统天下,资产阶级仍旧剥削压迫着全世界人民。而十月革命的故乡早已红旗落地,作为十月革命的直接遗产的各个“社会主义”国家,也都在实质上背叛了十月革命,复辟了资本主义。

那么,在今天展望新的十月革命,究竟意义何在呢?

意义就在于:虽然十月革命所代表的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的革命事业暂时处于低潮,但是造成十月革命的基本矛盾仍旧存在——历史没有终结,而将在螺旋中实现新的飞跃!当今世界,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帝国主义和被压迫民族之间,帝国主义之间仍旧存在深刻的、不可调和的矛盾,并且这些矛盾在资本主义运行的基本规律驱使下,越来越尖锐化。当今世界形势与100年前存在相似之处——资本主义处于深重危机中,下层群众不愿照旧生活下去、上层统治者不能照旧统治下去——一句话,当今世界正酝酿着新的十月革命!

而十月革命正是证明了:无产阶级是能够胜利的!只要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原理与革命实践相结合、提出正确的革命路线,只要建立一支正确路线指导下组织严密、深入群众、具有高度主动性和战斗力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无产阶级就完全能够成为自为的阶级,就能够领导全体劳动人民自觉战斗,就能够战胜貌似强大的资产阶级、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

而且十月革命的直接成果虽然被颠覆、败坏了,但是十月革命造成的伟大历史遗产,仍旧深刻地影响着当今世界。其中最重要的是十月革命激发了被压迫民族的解放运动,摧毁了帝国主义旧殖民体系,从而大大改变了全世界的生产力布局和阶级力量对比。十月革命使得工业化成果不再被老牌帝国主义国家所垄断而向全世界扩散,特别是俄、中两国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实现了工业化——这正是十月革命所带来的最大历史成果之一。这也就意味着全世界工人阶级力量大大增强。与100年前相比,矛盾特别尖锐的帝国主义薄弱环节——后发帝国主义国家和被帝国主义压迫的半殖民地国家中的工人阶级都大大增加,都占据了人口重要比重。特别是后发帝国主义国家中,工人阶级已经占据了人口大多数。这就意味着二十一世纪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有了更加成熟的物质基础和阶级条件。这正是十月革命留给当今世界最重大的遗产。

下面,我们将具体论述十月革命的胜利经验和十月革命对当今世界的意义,并展望二十一世纪的十月革命的光辉前景,以此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

一、十月革命是如何胜利的

人类进入阶级社会以来,被压迫被剥削的劳动人民发起过无数次伟大的斗争,使得无数皇冠落地、无数“老爷”得到正义的惩罚。然而自觉夺取并长期保持全国政权、建立起无产阶级对剥削阶级的专政,十月革命还是开天辟地以来第一遭。十月革命证明了无产阶级是能够战胜资产阶级的,证明了马克思主义革命学说的科学性。新一代的无产阶级革命者要想取得新的胜利,就必须学习十月革命的光辉经验。

十月革命是如何胜利的呢?

第一,是因为有一条将马克思主义与革命实践相结合而产生的指导革命的正确路线。要理解这条正确路线是什么,学习列宁在十月革命前的重要著作(《远方来信》、《论策略书》、《无产阶级在我国革命中的重要任务》、《革命的教训》、《革命的任务》、《马克思主义和起义》等等)是必要的。这些光辉著作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科学的强大威力。

正是以列宁为首的布尔什维克党人充分运用马克思主义分析形势、指导实践,提出了正确的革命路线,才使十月革命的胜利成为可能。

这条路线首先是科学分析了当时俄国的基本阶级关系,指出当时俄国存在三种基本的政治力量:受到挫败但还未被彻底摧毁的拥护沙皇的旧贵族、官吏、地主势力;在二月革命中得到“正式”政权、组建临时政府的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化的地主,以及追随他们的小资产阶级仆从(社会革命党、孟什维克为代表的改良派);工人阶级及广大被压迫、被剥削的劳动群众(主体是贫苦农民,工农在士兵群众中也占多数),他们在全国普遍创立了工农兵代表苏维埃。

因此,当时俄国的形势是两个政权并存。掌握临时政府的资产阶级,由于其本身的阶级利益,由于其与旧贵族、地主势力千丝万缕的联系,由于其与帝国主义列强的紧密联系,使得其根本不可能支持工人阶级夺取生产资料、也无力实现改善工人阶级工作和生活条件,无力实现农民群众所希望的土地革命,无力实现士兵群众所希望的和平,反而要镇压工农群众的斗争,驱使全国人民继续为帝国主义世界大战充当炮灰。——一句话,资产阶级虽然取得了政权,但根本无法满足人民群众迫切的革命要求,与广大劳动人民处于尖锐对立中。

工农兵苏维埃是工农劳动者的政权,但当时还处于小资产阶级改良派的控制下,成为资产阶级临时政府的附庸。而俄国工人阶级高度集中,富有战斗传统,又有布尔什维克党这样的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党的领导,因此工人阶级完全有可能摆脱小资产阶级改良派影响,争取到广大农民、士兵群众的支持,领导工农兵苏维埃战胜临时政府、夺取政权。而只有工人阶级掌握政权,才能彻底斩断政权与旧贵族地主、与帝国主义列强、与资产阶级的利益联系,从而才能够实现彻底的社会变革、满足工农兵群众的迫切革命要求。

根据以上分析,列宁提出了布尔什维克党的革命路线:高举无产阶级革命大旗,不给资产阶级临时政府任何支持,与小资产阶级改良派决裂,依靠工人阶级,争取农民和士兵群众,通过深入的群众工作把工农兵苏维埃从小资产阶级改良派的控制下争夺过来,领导苏维埃彻底打倒资产阶级和旧贵族地主,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依靠无产阶级专政来满足工农兵群众的迫切革命要求:退出战争,彻底完成土地革命等民主革命任务,并开始建立社会主义。

十月革命正是遵循了上述路线才取得了胜利。

我们可以看到,十月革命的路线,是建立在透彻的阶级分析的基础上的。正是通过对俄国当时社会各阶级的根本利益及其相互关系的透彻分析,而得出了革命者应该依靠谁、争取谁、打倒谁。

十月革命的路线,最关键的一点,还在于始终坚持工人阶级的独立性和工人阶级对革命运动的领导地位。工人阶级作为社会化大生产下的劳动者及无产者,是最先进的、代表社会前进方向的阶级,也是与一切剥削阶级利益根本对立的阶级。因此工人阶级绝不能做任何其他阶级的附庸,必须始终保持自己的政治独立性,在革命运动中提出自己独立的斗争目标。也就是说工人阶级必须要摆脱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影响,不能以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目标代替自己的革命目标。工人阶级应该、也完全有力量去争取革命运动的领导权。而在帝国主义时代(即资产阶级已经控制全球,资本主义已全面腐朽、从世界历史意义上丧失了进步性的时代),要实现真正的革命,工人阶级就必须掌握革命领导权。因为只有工人阶级才不受帝国主义利益链条的束缚,只有工人阶级才有力量领导广大被压迫被剥削群众去实现彻底社会变革、满足劳动群众的根本需求。

透彻的阶级分析、坚持工人阶级独立性和领导权,都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科学原理,也在十月革命中得到了完全的证实。新一代革命者要想取得新的十月革命的胜利,就必须运用上述科学原理。

第二,十月革命的胜利还因为有布尔什维克党这样一支真正的工人阶级先锋队作为革命的领导力量。有了正确的路线,但没有去贯彻正确路线的人,那革命还是不可能胜利的。而1917年的俄国,正因为有布尔什维克党这样组织严密、深入群众、富有战斗力的无产阶级革命党去贯彻列宁的革命路线,才使十月革命的胜利成为现实。

布尔什维克党是新型的无产阶级革命党。首先,它是真正的革命党——党与统治阶级根本对立,不受统治阶级“法制”约束,始终坚持以地下斗争为主(但不放弃合法、公开斗争机会——只把公开合法斗争当做为革命目标服务的手段,而不是目标本身),坚持组织工人阶级独立的革命大军,时刻为工人阶级夺取政权而斗争。而不是改良主义、议会主义的党——始终在统治阶级允许的范围内活动,只搞合法斗争,以议会选举为主要目标,只争取经济与社会改良,经常与统治阶级相妥协,把革命前景推到遥远未来。

其次,它是组织严密的党。党不是俱乐部、沙龙式的,“业余爱好者”的党,而是有着严格的组织性、纪律性的,以职业革命家为骨干的无产阶级战士的党。所有党员都必须参加党的一个组织,并受组织的领导。全党贯彻“讨论自由、行动统一”的民主集中制,在革命行动中集中统一、令行禁止,成为一支号令严明的战斗大军。

最后,也是非常关键的一点,它是深入工人群众、具有深厚群众基础的党。工人阶级先锋队绝不能是脱离广大群众的只有“纯洁”理论的宗派组织,也不能是只有少数“中二”死
士的密谋组织。工人阶级先锋队之所以有力量领导革命,关键在于能够掌握工人阶级群众。只有深入工人群众、与群众相结合,建立广泛的群众基础,才能在革命的关键时期使工人阶级跟党走,从而贯彻党的革命路线,争取革命胜利。布尔什维克党正是从建党时期开始,就深入到工人群众中,建立起众多革命工人小组作为党的基层组织的骨干。大部分党员始终与工人群众生活战斗在一起,起到了革命火种的作用:在领导工人群众的实际斗争中,把马列主义灌输给工人群众,使工人群众觉悟到自身根本阶级利益,自觉拥护党的纲领、献身于党的事业,从而造就千百万工人阶级革命战士、组成革命大军。斯大林为代表的“巴库人”,就是布尔什维克党人深入工人群众、领导工人斗争、建立党的群众基础的光辉典范。在石油工业重镇巴库,斯大林为代表的一批布尔什维克党人深入到工人群众中去,用无产阶级革命的思想教育、发动工人群众,把党的组织建立在石油工人的基层生产单位中。以党组织为核心建立工人阶级独立的组织,把石油工人组织起来,领导了轰轰烈烈的大罢工,为石油工人争取到了重要权益,从而争取到了多数工人群众的稳固支持——这就是布尔什维克党建立群众基础的一个典型缩影。布尔什维克党的群众基础达到什么水平呢?在一战前夕,列宁曾通过对各种统计数据的汇总分析,估算出布尔什维克党当时已经争取到了有初步政治觉悟的工人群众中的4/5,也就是说当时布尔什维克党已经争取到了工人阶级中有觉悟、有组织者的大多数。这正是布尔什维克党能够领导十月革命胜利的力量基础。正是因为布尔什维克党是一个在工人阶级中具有深厚群众基础的党,才使得二月到十月中,党能够比较顺利地争取到多数工人阶级群众的稳固支持、成为工人阶级无可争辩的领袖,从而避免了工人阶级的重大分裂,造成了有力于革命的力量对比。

新一代革命者要想取得新的十月革命的胜利,就必须学习布尔什维克党的经验,建立起坚持革命、组织严密、扎根群众的21世纪的无产阶级先锋队。

第三,革命队伍内正确开展了两条路线的斗争,使革命路线战胜了机会主义、改良主义路线,也是十月革命胜利的一个关键条件。在革命队伍内部,在工人阶级先锋队内部,是不是铁板一块、毫无分歧的?革命领导层是不是始终是英明无错、团结一致的?革命的胜利是不是靠“英明领袖一声令下、广大战士无脑拥护”,靠全党无条件服从中央、下级无条件服从上级、基层无条件服从领导而取得的?不,以上完全是历史唯心论的臆想,完全背离历史真实。

革命队伍、工人阶级先锋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的,而是必然会受到社会上阶级斗争的影响。其内部往往会混入小资产阶级、资产阶级分子,会受到社会上小资产阶级、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因此革命队伍、工人阶级先锋队内必然会出现反映小资产阶级、资产阶级利益的改良主义、机会主义路线。而最关键的是,革命队伍、工人阶级先锋队内部也存在资产阶级法权!其领导层往往脱离生产、与群众相对疏远,其中必然会出现被资产阶级法权腐蚀的蜕变分子(即工人贵族),这是改良主义、机会主义的关键基础。因此革命队伍、工人阶级先锋队的领导层内最容易出改良主义、机会主义,而这对革命运动的危害性也最大。一但革命领导层被改良主义、机会主义所控制,就一定会葬送革命。无产阶级革命要胜利,必须要解决好防止领导权被改良主义、机会主义篡夺的问题。

所以,革命队伍、工人阶级先锋队从来都是“一分为二”的,内部始终存在马克思主义革命路线和改良主义、机会主义路线的两条路线的斗争。正是两条路线的斗争推动了革命队伍、工人阶级先锋队的发展。只有在革命队伍、工人阶级先锋队内正确开展两条路线的斗争,使革命路线战胜错误路线,才能保障革命取得胜利。而最关键的是要战胜“中央”的改良主义、机会主义,克服中央蜕变的危险。

列宁正是正确开展两条路线斗争的典范。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筹备时期,列宁领导了反对“经济派”的斗争,奠定了布尔什维克党建党的理论和策略基础。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创建和发展时期,列宁领导了布尔什维克与孟什维克的斗争,与改良主义、机会主义决裂,建立和巩固了布尔什维克党这一新型无产阶级革命党。在1905年革命后,列宁领导了反对“召回派”、“造神派”等党内错误思潮的斗争;在革命低潮期,采纳了来自党内“下层”的斯大林等国内革命者的意见,将党的重心移回国内、重新深入工人阶级开展群众工作,实现了布尔什维克党的恢复和发展;在准备十月革命期间,领导了与以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为代表的反对彻底与改良派决裂、反对起义的机会主义路线的斗争,使革命路线争取到了党内和工人阶级内的多数支持,保障了十月革命的胜利。

列宁正确开展两条路线斗争的主要经验是什么呢?

其一,是坚持用党内民主的方式开展路线斗争。在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党内,重大路线斗争都是通过在全党进行充分的辩论和通过召开党的代表会议进行民主表决来解决的。在准备十月革命时期,列宁的革命路线正是通过充分的党内辩论,通过在党代会上争取到多数代表支持,才成为全党及大多数工人阶级群众拥护的路线。在布尔什维克党内,绝不存在只有“英明领袖”一人"圣心独运”、广大干部群众无脑拥护服从的局面,而是始终存在着生气勃勃的辩论、不同意见的交锋。广大党员干部和靠拢党的工人阶级积极分子都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和判断,敢于发表自己的意见,而不盲从于上级领导。而这正是布尔什维克党战斗力和生命力的一个重要源泉。正是通过充分的辩论和不同意见的交锋,使得正确路线争取到多数支持,为多数同志所自觉奉行,才使得正确路线在实践中能得到充分贯彻。而错误路线有时虽然是由党内“大人物”所提出的,但却得不到多少支持,受到下层的自觉抵制,从而不会造成严重影响。而不是像那些修正主义党的所谓“谁在中央拥护谁”,党员群众成为“工人贵族”任意驱使的奴隶。

列宁的正确领导是造成党内这种健康氛围的一个重要原因。列宁从来不搞以权以势压人,不搞什么官僚主义、命令主义的“无条件服从上级”、“不争论”。而是鼓励并积极参与辩论、容许并重视下级特别是基层的不同意见。对持不同意见的同志,始终通过平等的辩论予以说服,在党的会议通过决议后,只要他们在实践中能够执行决议,就团结他们一起工作,允许他们保留意见,允许他们在下一次党的会议继续辩论。在准备十月革命时期的几次重要历史关头,列宁都是坚持用党内民主的方式解决分歧,也最终都争取到了多数同志对革命路线的支持,而对少数派同志(除极少数公然叛党或自行脱党者外)列宁也团结他们一起工作,使他们在革命中也发挥了一定积极作用。这样通过始终坚持运用党内民主的方式进行路线斗争,最大限度地保持了党的团结,避免了党内斗争的过火化、极端化,避免了党的重大分裂。

其二、也是最为关键的,是依靠“下层”来反对、遏制、战胜中央及地方领导层内的机会主义。在准备十月革命的紧张时期内,布尔什维克党领导层并不是铁板一块的。对列宁提出的与临时政府和改良派决裂、将民主革命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的路线,一开始从中央到地方的领导人中就有不少人不理解。而之后,在每一次重要历史关头,总会有部分领导人跳出来反对列宁路线,想走到妥协改良的路上,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在十月革命前夕反对起义的行动。在准备和领导十月革命的过程中,列宁花了大量精力在党内斗争中。而他夺取路线斗争胜利的最重要法宝是依靠“下层”。他多次通过与下级、基层党组织直接联系,通过直接号召及动员基层党组织和工人党员参加党内辩论、向上级施加压力,通过召开有众多基层代表参加的党的代表会议等方式,督促中央及地方党的领导层坚定贯彻革命路线,遏制并战胜了领导层内的改良主义、机会主义倾向。

无产阶级先锋党内的正确路线代表了工人群众的根本利益,符合他们迫切的革命要求,因此能够得到最广泛的群众拥护,这正是正确路线依靠“下层”夺取路线斗争胜利的根本原因。而改良主义、机会主义,只是代表领导层内蜕变分子的既得利益,与群众是对立的。它们只有拉大旗作虎皮,依靠“党中央、老革命”的幌子哄人,依靠党内的上下等级以势压人,才能篡夺领导权、才能得以推行。所以依靠“下层”、依靠群众,是革命路线战胜改良主义、机会主义路线,是防止中央出修正主义葬送革命的根本方法。而这就要求实行党内民主,因为只有通过民主的方式,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下层”的力量,使党的领导层始终受到党的“下层”(即与群众联系最紧密的党员和党组织)的监督。决不能以党需要严格的组织性、纪律性为理由否定党内民主,也不能以革命行动需要集中为借口否定党内民主。民主与纪律、民主与集中都是辩证统一的。而民主应该是基础,因为民主解决的是党的根本性质的问题,是党的路线正确与否的问题。只有通过党的“下层”——即不脱离生产不脱离劳动群众的广大基层党员享有全面的民主权利,能够在党内充分参与政治辩论,对党的领导人和党的路线具有决定之权,才能根本上保证党的无产阶级性,证正确路线能够战胜错误路线。只有在党保持无产阶级性,党的路线是正确的情况下,纪律和集中才能发挥积极的作用,才能为无产阶级革命服务。否则纪律和集中就将成为助纣为虐的工具。党的重大路线问题,必须运用党内民主的方式加以解决;而只有在根本路线确定以后,在具体革命行动的指挥、部署上,才需要高度的集中,并在执行中贯彻严格的纪律——主和集中、民主和纪律的辩证关系,大致如此。

新一代革命者要想取得新的十月革命的胜利,就必须学习列宁,运用党内民主和依靠“下层”来正确开展两条路线的斗争,使马列毛主义的革命路线战胜改良主义、机会主义路线,防止革命领导层蜕变。

接下来,我们将讨论十月革命对当代世界的深远影响,并展望在此影响的基础上必然要到来的21世纪的十月革命

二、十月革命对当今世界的深刻影响

阿芙乐尔号一声炮响到如今已经100年了,当时革命的水兵、奋勇的工人赤卫队员们所要战胜的敌人——帝国主义、资产阶级,如今仍旧统治着全世界,数十亿劳动群众依然在人吃人的社会中苦苦挣扎。那么十月革命是否只是一场历史的闹剧?是一场乌托邦的大梦?为十月革命以及其所激发的一系列革命而献身的千百万烈士是不是都白白牺牲了?

一切剥削阶级、反动派及其走狗就是这样竭力宣传的,他们的目的无非就是吓唬被压迫的劳动群众,磨灭其斗志,使被压迫者“乖乖“地不敢反抗,妄图使自己“稳坐江山”万万年。

觉悟的无产阶级、自觉献身于人类解放事业的战士们,对此要大声说:“不!!”

十月革命的直接成果虽然由于修正主义篡权而被败坏了,但十月革命已经深刻地、不可逆转地改变了这个世界,改变了数十亿人类的命运,使人类解放事业前进了一大步!而且十月革命所留下的历史遗产,还为二十一世纪的新的无产阶级世界革命奠定了基础!

让反动派去污蔑贬低革命吧,亿万被压迫的劳动群众必然呼唤向往着革命,而十月革命正是鼓舞他们去争取胜利的不朽的旗帜!

100年前,全世界大部分土地都是帝国主义所直接统治的殖民地,还有像中国这样的国家,虽然名义上保有独立,但实际上也是主权不完整的,受到帝国主义政治、军事直接压迫的半殖民地。占世界人口绝大多数的“落后民族”的人民都是帝国主义直接统治下的奴隶。

100年前,工业化的成果仅仅局限在西欧和北美等极少数地区,全世界绝大部分国家仍旧是工业落后的农业国。

是什么使100年前的世界一去不复返了呢?正是十月革命!

马克思、恩格斯在展望无产阶级革命时,总是认为西欧、北美将率先爆发社会主义革命,这是因为在马恩的时代,只有西欧、北美具备工业化的物质基础和大规模工人阶级队伍的阶级基础。

在十月革命最初胜利的时候,许多革命者也认为十月革命将是世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序幕,十月革命将直接引爆西欧、北美的社会主义革命。然而十月革命虽然引发了西方无产阶级的斗争高潮,大大冲击了帝国主义资产阶级在本土的统治,但却并没有带来西方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

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当时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了帝国主义阶段,建立了“全球化”的统治压迫体系。西欧、北美等地区的少数帝国主义国家垄断着工业化的成果,压迫、掠夺着全世界人民。通过对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掠夺压榨,帝国主义资产阶级攫取了超额利润。在超额利润的收买下,帝国主义国家内出现了广泛的帝国主义既得利益阶层。特别是在工人运动内部,出现了工人贵族集团。掌握了工人阶级有组织的多数的无产阶级政党被工人贵族所篡夺,蜕变为与资产阶级相妥协的修正主义党。这就使得工业化帝国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没有合格的先锋队,从而在革命形势到来的时候,无产阶级无法作为一个自为的阶级自觉进行革命,而只能在自发的斗争中耗尽自己的能量。

正是帝国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主义革命的客观条件最成熟的地方,却缺乏革命的主观条件。

然而帝国主义制度也造成了无产阶级革命的新的广阔的可能性。帝国主义把全世界都拖入了资本主义全球化的体系,打破了众多“落后民族”相对独立的社会发展进程,把它们统统纳入跨国垄断资本的支配之下,向它们广泛输入资本,从而在“落后”的被压迫民族中也“制造”出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然而在帝国主义统治下,被压迫民族的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有着自身的特点。被压迫民族的本土资产阶级分为依附于帝国主义的买办资产阶级和相对独立的民族资产阶级。而这两部分资产阶级共同的特点就是孱弱性。由于它们与帝国主义、与本土落后统治阶级(主要是地主阶级)千丝万缕的联系,由于它们本身的经济基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弱小,使得它们的发展是畸形的,在政治上是软弱的。被压迫民族的资产阶级根本无力承担起资产阶级革命(争取民族独立、消灭封建制度、实现工业化)的任务。

而被压迫民族的无产阶级,虽然数量不多,但却高度集中,有着强大的组织力和战斗力,而且受到深重的压迫,从而与帝国主义、资产阶级和地主阶级都尖锐对立,基本不可能产生广泛的工人贵族阶层,又与本民族多数劳动群众——广大贫苦农民有着紧密的联系。因此被压迫民族的无产阶级具有巨大的社会能量、深厚的革命潜力。在被压迫民族中,只有无产阶级才有力量领导人民大众推翻帝国主义统治、消灭买办与封建生产关系、实现民族解放和工业化。

正是帝国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经济发展落后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无产阶级革命的可能性。在那里,只有无产阶级才能领导民主革命取得彻底胜利,而民主革命胜利后就能直接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而只有在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下,这些曾经的“落后民族”才能摆脱对帝国主义的依附,彻底改造畸形、落后的国民经济,实现工业化。

而在被压迫民族无产阶级革命的可能性和现实性之间架起桥梁的正是十月革命。就如斯大林所论述的:“十月革命的伟大的世界意义,主要的是:第一,它扩大了民族问题的范围,把它从欧洲反对民族压迫的斗争的局部问题,变为各被压迫民族、各殖民地及半殖民地从帝国主义之下解放出来的总问题;第二,它给这一解放开辟了广大的可能性和现实的道路,这就大大地促进了西方和东方的被压迫民族的解放事业,把他们吸引到胜利的反帝国主义斗争的巨流中去;第三,它从而在社会主义的西方和被奴役的东方之间架起了一道桥梁,建立了一条从西方无产者经过俄国革命到东方被压迫民族的新的反对世界帝国主义的革命战线。”(斯大林《十月革命和民族问题》)

正是十月革命,为被压迫民族无产阶级革命提供了光辉榜样——证明在未实现工业化、无产阶级只占人口较少数的情况下,无产阶级也完全能够通过联合占人口大多数的贫苦农民,领导革命运动、夺取政权,能够在无产阶级领导下彻底完成民主革命、建立社会主义。也就是如毛主席所说的,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为被压迫民族送来了马列主义,为被压迫民族的先进分子指明了前进的道路。

正是十月革命,缔造了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第一块稳固的根据地,为全世界革命者提供了可靠的后方。依靠这块根据地,为广大被压迫民族的革命提供了极其重要的思想、物质、人才的支援,成为点燃星星之火的关键火种,并为革命之火持续燃烧提供了不可缺少的燃料。

正是十月革命,把反动、落后的沙俄变为了先进、强大的苏联,从而使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全世界人民有了中流砥柱,战胜法西斯有了最可靠的保障。没有苏联,就不可能战胜法西斯,就不可能使二战取得有利于人民的结局,不可能通过二战大大推进被压迫民族的解放事业。也正是十月革命,在全世界各国、特别是被压迫民族中催生出了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共产党,成为二战中各国领导抵抗法西斯运动的中流砥柱。正是共产党领导的抵抗运动,为遏制、消灭法西斯侵略者作出了重大贡献,并为二战后波澜壮阔被压迫民族的民族民主革命奠定了基础。

正是十月革命开辟了落后国家通过革命来推进工业化、建立独立自主的现代经济的道路。特别是苏联和中国,都通过建立无产阶级专政而实现了社会经济跨越式的发展,在落后的人口众多的农业国中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地实现了工业化,从而打破了帝国主义国家对工业化的垄断,深刻地、永久地改变了世界生产力的布局。而其他曾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基本也都取得了工业化的飞跃式发展。还有广大被压迫民族国家,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大潮鼓舞和推动下,从帝国主义的直接统治下争得了独立,并在社会主义阵营直接或间接的支持下(间接支持指帝国主义慑于社会主义阵营及无产阶级革命的压力,而不得不在对被压迫民族的压迫掠夺上有所松动、让步),民族工业或多或少地获得一定发展,封建、半封建的落后生产关系或多或少地得到一定改造,经济现代化或多少地取得一定成就。这样,十月革命所开辟的被压迫民族解放事业取得的最重要的历史成果之一,就是使全世界的阶级力量分布发生了重大变化:工人阶级不再是集中在少数帝国主义“孤岛”上的“稀有物种”,而成为遍及全世界,在许多国家占据了相当的人口比重(特别是在中、俄这样的人口众多的曾经的农业国中占据了人口多数)的重要社会群体——一句话,全世界工人阶级的力量大大增强!

总之,十月革命对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影响就是:正是十月革命所激发的被压迫民族的民主革命和民族解放运动,彻底摧毁了帝国主义的旧殖民体系,基本推翻了帝国主义对被压迫民族的直接统治,大大推进了被压迫民族人民的解放事业;正是十月革命打破了欧美老牌帝国主义国家对工业化成果的垄断,使数以十亿计的人口进入了工业化,使得工业化成果在全世界大大扩散,从而彻底改变了世界生产力布局和阶级力量分布。一言以蔽之:十月革命的历史遗产使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物质和阶级基础更加成熟了!

三、展望21世纪的十月革命

十月革命,在帝国主义的薄弱环节率先取得了无产阶级革命的突破,并由此开辟了被压迫民族解放的广阔道路,掀起了20世纪世界革命的大潮。然而,到20世纪末,这一革命大潮却已退却——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纷纷发生了资本主义复辟,被压迫民族解放运动也发生重大倒退(帝国主义的压迫重又加强,列强的侵略及占领卷土重来,曾有一定进步性的民族主义政权纷纷蜕变为反动的买办独裁政权)——全世界又堕入帝国主义统治的漫漫长夜。

这是为什么呢?

正是因为20世纪的无产阶级革命是在帝国主义统治的薄弱环节取得的突破,而当时老牌帝国主义列强垄断了工业化的成果,使得20世纪的社会主义国家基本都是在未实现工业化、国民经济落后,工人阶级只占人口少数,绝大多数人口还是从事小生产的乡村农民的社会经济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这就使得20世纪的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不得不走曲折迂回的道路,无产阶级专政还不得不在帝国主义的封锁包围下去实现本应由资产阶级完成的任务——实现工业化、城市化和国民经济的现代化。由此就造成当时的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还不得不保留相当严重的旧社会的残余,保留严重的资产阶级法权和社会不平等,因而使得资本主义复辟具有强大的社会经济基础。特别是由于工人阶级只占人口少数,由于工人阶级群众力量相对薄弱、政治上不成熟(在苏联是因为三年残酷内战加上帝国主义干涉和封锁导致的经济困难消耗了大量工人阶级群众优秀力量,在中国等国则是因为本身工业特别孱弱、革命又是走的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使得无产阶级专政的权力不得不集中在革命干部集团手中,而这就导致革命干部集团成为资产阶级法权的最大受益者。这种政治经济结构,就使得在革命干部集团中不可避免地产生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产生新资产阶级。而如果没有无产阶级的继续革命去战胜新生资产阶级,新生资产阶级就必然会发展壮大,最终篡夺无产阶级专政、实现资本主义复辟。斯大林对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没有科学的认识和正确的处理,使得苏联党内新生资产阶级在他在世的时候就“羽翼已成”,而在他逝世后就比较轻易地篡夺了政权,使苏联走上了修正主义——官僚垄断资本主义——财阀权贵垄断资本主义的资本主义复辟之路。毛主席吸取了苏联的经验,科学地分析了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和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光辉理论,并领导了文化大革命的伟大实践。在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领导下,中国工人阶级与新生资产阶级进行了殊死搏斗,一度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但终因工人阶级群众力量的不成熟,再加上毛主席逝世使得无产阶级群龙无首,而最终功败垂成,无产阶级在反革命军事政变中丧失了政权。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也都由于前述原因而被新生资产阶级以不同的形式篡夺政权,走上了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社会主义阵营的蜕变,特别是1976年中国的复辟,使得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和被压迫民族解放运动最终丧失了革命根据地和中流砥柱,从而必然发生倒退、在一定时期内陷于低潮。

20世纪无产阶级革命与无产阶级专政的曲折,证明了历史发展中新与旧、进步与反动的斗争进程不是直线型的,而是在反复曲折中波浪式前进、螺旋形上升的。尽管革命事业遭受了挫折,陷入了低潮,但革命不是白费的,亿万被压迫者的抗争不是无意义的,千百万烈士的血不是白流的,而是都完成了各自的历史使命,在历史条件允许的范围内把历史向前大大推进了一步,并为后来者创造了新的飞跃的基础,提供了无比宝贵的经验及教训。

人类在帝国主义一统天下的黑暗中,进入了二十一世纪。但是资本主义的基本规律必然以铁的必然性发生作用,必然造成严重的两极分化和经济危机,造成不断激化的社会矛盾;帝国主义统治下的基本矛盾: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帝国主义和被压迫民族的矛盾、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也必然继续存在,并不断尖锐化。以上都已经被进入21世纪以来近20年的世界历史所完全证实。

也就是说,孕育十月革命的基本矛盾在21世纪仍然存在,并越来越尖锐——新的十月革命的条件正在走向成熟。

我们说新的十月革命的条件正在走向成熟,关键的一点,就是新的十月革命的策源地已经出现。

21世纪的世界帝国主义体系与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帝国主义体系一样,都面临空前的危机,而且在帝国主义发展不平衡规律的支配下,都有新兴帝国主义的兴起,并由此造成帝国主义基本矛盾的尖锐化,造成帝国主义新的薄弱环节。所不同的是,21世纪的新兴帝国主义及帝国主义的薄弱环节的情况与上个世纪有着显著的区别。

上个世纪,一小撮帝国主义国家垄断了工业化成果、建立了全球殖民体系,相对于帝国主义国家中的一小撮人口来说,被帝国主义直接统治及压迫掠夺的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就像汪洋大海一样。因此,像德、日等新兴帝国主义国家,其体量较小,尽管与老牌帝国主义国家争夺着世界霸权,但本身已能从殖民体系中掠夺相当大的超额剩余价值,从而能培育较广泛的帝国主义既得利益阶层和工人贵族,使本国工人阶级的革命性较弱。而像沙俄这样的“跛足巨人”、帝国主义国家中的薄弱环节,却又并未实现工业化,还带有浓厚的封建残余,主要人口还是农民。

21世纪的帝国主义体系有着新的特点:由反对社会主义阵营的西方帝国主义同盟发展而来的、以美国为首的老牌帝国主义国家联盟垄断着世界霸权;老牌帝国主义国家越发的腐朽化、寄生化,越来越依靠金融吸血、“剪息票”为生,而放弃实体经济。发生了普遍的产业转移,工业生产大部分转移到新兴帝国主义国家和半殖民地国家中;河蟹资本主义复辟后作为新兴帝国主义国家崛起,成为了“世界工厂”。但是由于没有世界霸权,由于工业生产中创造的剩余价值在当代帝国主义掠夺机制下还要与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的跨国垄断资产阶级分脏,从而造成了没有充足的超额剩余价值。由此就造成了深刻的、尖锐的内外矛盾:工人阶级遭受着特别深重的剥削压迫,官僚资产阶级独霸政权下资产阶级内部矛盾重重,与老牌帝国主义国家间存在着遏制与反遏制,保卫和争夺世界霸权的尖锐斗争。而河蟹作为人口以十亿计的超大国,绝不是现有帝国主义体系能够平稳容纳、消化的。河蟹帝国主义要解决深刻的内外矛盾,求得出路,必然与老牌帝国主义的世界霸权发生“零和博弈”——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不能取代你我就要灭亡。因此,河蟹帝国主义的崛起使帝国主义的一切矛盾都尖锐化了。而河蟹本身也由于其内外矛盾的尖锐性,成为了帝国主义的薄弱环节。而与上个世纪的帝国主义薄弱环节相比,河蟹是曾经历了社会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已经实现了工业化、工人阶级已占人口多数的国家,并且其在帝国主义世界体系中的重要性也非沙俄可比。

除河蟹外,其他“新兴工业化”国家也都面临相似的内外尖锐矛盾(特别是所谓金砖国家。金砖国家中,俄国是毫无疑问的帝国主义国家,印度、南非和巴西能否算帝国主义国家还有待讨论,本文不作定论。但是它们在“工业化有一定进展,工人阶级占据人口重要比重,但由于没有世界霸权而内外矛盾特别尖锐”的特点上是相同的)。

以河蟹为代表的这些“新兴工业化”国家正是21世界帝国主义体系中的薄弱环节,也就是新的十月革命的策源地。而在这些国家,总体上工业化都取得较大成果,工人阶级都已占人口重要比重,也就是说,这些国家社会主义革命的物质和阶级基础都要比当年的沙俄更优越。特别是像河蟹和俄罗斯这样的国家,都已经实现了工业化,工人阶级已占人口多数,那就有着更加优越的革命条件。而河蟹,如前面所分析的,面临的内外矛盾特别尖锐,而作为世界工厂,工人阶级的潜力又最强大,在帝国主义体系的中的地位又最重要,所以河蟹是21世纪十月革命的最佳策源地。

而像河蟹这样的国家一旦取得新的十月革命的胜利,就有比当年沙俄、中国优越得多的物质和阶级条件去建立更加成熟完善的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由于已经实现了工业化,工人阶级已经占据了人口多数,而工人阶级群众本身就具有较高的文化素质,也必然在社会主义革命中成长为觉悟高、政治成熟的力量,那么新的无产阶级专政就完全不需要把权力集中在革命干部集团手中,而由广大工人阶级群众直接掌握权力。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一切权力都应通过民主的方式由工人阶级群众直接掌握。就能够真正贯彻巴黎公社原则,一切公职都由选举或抽签产生,一切公职人员都不领取超过普通工人的薪金,都要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先锋党通过群众路线——提出符合群众根本利益的正确路线,通过深入的群众工作来争取多数群众拥护正确路线——来实施政治领导,而不是“当官做老爷”、靠行政力量自上而下地对群众发号施令。各级党、政府及企事业单位领导机构的一切路线、方针、政策、法规,一切领导人,都要由工人阶级群众通过民主的方式来来制定、来选举、来审查、来监督,来决定去留。工人阶级群众享有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集会结社言论出版游行罢工自由等最广泛的政治自由和权利。工人阶级群众造反有理,有权反对一切他们认为不合理的路线、方针、政策、法规,反对一切他们认为不合格的领导人。生产资料归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所有或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国民经济由各级国家权力机关——工人阶级(联合其他劳动人民)直接选举或抽签产生的代表机构管理,各经济单位在接受上级工人阶级代表机构领导的同时由本单位劳动群众民主管理,从而建立成熟稳固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在工业化及现代互联网和电子信息技术条件下,在工人阶级群众直接掌握权力,从而能够实现最广泛的民主参与及决策下,就能够建立更完善、更科学,并且充满活力,充分发挥群众创造力、满足群众需求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在无产阶级专政下,通过工人阶级群众自下而上的革命群众运动(在先锋党正确路线的政治领导下)不断推进继续革命,以战胜新生资产阶级,限制并逐步消灭资产阶级法权、消灭一切旧社会的残余,“抓革命促生产”,同时推动世界革命,最终实现共产主义。

新的十月革命的胜利、更加成熟完善的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就能够为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创造更加稳固、强大、优越的革命根据地,为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树立无比光辉的榜样。而河蟹这样国家革命的胜利,也将给帝国主义体系带来致命冲击。那么,就将大大推动世界革命。

二十一世纪的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很可能还是在帝国主义薄弱环节率先突破:在矛盾特别尖锐的帝国主义国家爆发新的十月革命,随后以新的无产阶级国家作为革命根据地,支持、推动被压迫民族国家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主义革命。广大被压迫民族国家也是帝国主义体系的薄弱环节,是帝国主义统治下广阔的“腹地”、“农村”,是无产阶级革命的重要策源地。而且,在21世纪的条件下,被压迫民族国家的工人阶级力量都有一定增强,所以工人阶级将在21世纪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帝国主义国家的薄弱链条率先爆发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将极大地推动被压迫民族国家的新民主主义革命。那么就可能实现新的世界范围内的“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引发帝国主义国家的全面社会主义革命。也就是说,二十一世纪世界革命很有可能将复归十月革命开辟的20世纪世界革命的道路——但这将是在更高水平上的复归,其前途是实现全球社会主义革命,使人类结束自己的史前时代,进入自觉创造历史的光明未来。

这一无比光明的未来,有待于立志献身于人类解放事业的战士去用双手实现。关键在于造就成熟的革命主观力量,把革命的可能性变为现实性。这就要求战士们学习十月革命的经验,科学分析社会性质和阶级矛盾,确立正确的革命路线;要求深入到群众中去,建立具有群众基础和战斗力的先锋队;要求自觉开展两条路线斗争,充分发挥劳动群众、基层革命者的首创精神和主观能动性,依靠他们战胜各种机会主义、战胜革命运动上层的“蜕变”。总之,就是要充分发挥出工人阶级改天换地的伟大潜力,依靠工人阶级的自觉力量去开辟人类历史的崭新纪元!

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努力斗争吧!

十月革命永放光芒!
战无不胜的马列毛主义万岁!
无产阶级革命胜利万岁!
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

2 个赞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 答疑解惑机器人
@maoistQAbot 加她为电报(纸飞机)好友私聊吧
无比光明的未来,有待于立志献身于人类解放事业的战士去用双手实现。关键在于造就成熟的革命主观力量,把革命的可能性变为现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