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眉:血战前行二百载,而今迈步从头越——我们时代的马克思及他的学说

马克思所创立的学说,作为无产阶级革命的科学,激发并指导了人类史上第一次劳动者自觉革命的巨潮,从而永久地改变了这个世界。今天,他所揭露的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仍旧支配着全世界,使数十亿劳动群众深受剥削压迫、陷于无边苦海。在贫富分化、阶级对立、经济危机、不义战争、帝国争霸中苦苦挣扎的全世界人民,需要出路!他们需要马克思,需要马克思主义所指出的解放的道路。然而,马克思的光辉却被其不肖子孙所玷污了。不肖子孙们阉割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灵魂、歪曲其科学原理,把马克思主义作为僵死的祖宗牌位,作为欺世盗名、掩盖其压迫人民丑行的招牌。他们败坏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第一波无产阶级革命浪潮的所有成果,还要垄断对马克思主义的解释权,妨碍新一代劳动群众和革命者掌握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他们对马克思主义犯下的罪行,简直是罄竹难书!

我们,作为立志于为无产阶级解放献身的战士、作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的奉行者,必须要正本清源,把马克思主义从不肖子孙的魔爪中夺取过来、交还给被压迫劳动群众,使之再次成为劳动群众争取解放的法宝。让我们拭去不肖子孙所强加的污秽,使马克思的英名重新绽放出无比璀璨的光芒,去烧灼旧世界的一切龌龊、成为新世界的曙光!

一、血战前行200载

要正本清源,就必须要回顾总结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史。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史,绝不是书斋中的学术发展史、更不是师徒相传的教派发展史,而是革命者的理论思维与阶级斗争的发展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正是在无产阶级站上历史舞台、与资产阶级开展全面阶级斗争的历史大潮中,在推进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过程中,马克思创立了马克思主义;也正是在阶级斗争的起伏转折中,在解决无产阶级革命所面临的一个个历史任务中,无产阶级革命者将马克思主义推向前进。在这个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辩证运动中,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创造性地总结了阶段性的发展成果、发展出新的科学结论,从而使马克思主义从一个阶段发展到另一个阶段。马克思主义正是在阶级斗争的血战中创立的,也是在阶级斗争的血战中前行的。

因此,要掌握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就必须掌握马克思主义与阶级斗争实践相结合的历史过程。也就是说,要掌握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阶级斗争的历史阶段,掌握在这些历史阶段中马克思主义是如何解决无产阶级革命的具体任务的,掌握马克思主义是如何在指导无产阶级革命实践中得到发展从而从一个阶段发展到另一个阶段的。不把马克思主义的发展与阶级斗争实践联系起来,而只看成是某种“观念的历史”,那就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歪曲,是在阉割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灵魂。

具体来说,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今天,经历了三个主要阶段。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成长年代,是资产阶级革命在西欧和北美取得决定性胜利、建立起比较巩固的资本主义制度,工业革命从英国起源、发展,并向欧洲大陆和北美扩展,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上升为社会主要矛盾,无产阶级独立走上世界历史舞台的时代。尤其是在1848年欧洲革命中,无产阶级第一次作为独立的政治力量在革命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马克思主义的起点就是1848年革命!正是在投身于上述阶级斗争大潮的过程中,在对英、法等当时典型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和政治运行的深刻观察中,马克思(在恩格斯协助下)继承了人类进步思想的精华,洞察了人类历史发展的基本规律,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阐明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基本原理,创立了马克思主义。从而使无产阶级有了自己独立的、科学的、革命的思想武器。马克思主义正是无产阶级独立走上世界历史舞台、与资产阶级开展全面阶级斗争这一历史过程的理论表现,也是指导、推动无产阶级从自在的阶级转变为自为的阶级的理论工具。

正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欧洲工人阶级初步具有了阶级觉悟,开展了强大的有组织的工人运动,建立起了工人阶级的独立政党。社会主义工人运动为欧洲工人阶级争取到了许多民主权利和社会福利。

但是,当时资本主义制度及工业革命成果都只局限在欧洲、美洲的少数国家。大规模的工人阶级只存在于少数文明“飞地”中,而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口仍生活在封建、半封建、殖民地、半殖民地社会中,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仍是农业国。同时,资本主义与生俱来的殖民主义的魔爪伸向亚非拉众多民族,干涉、打断这些民族原有的历史发展进程,从殖民地、半殖民地掠夺大量财富。

随着资本主义发展为帝国主义,帝国主义列强分割了整个世界,统治了广阔的殖民地、半殖民地,从殖民地、半殖民地榨取了丰厚的超额利润。

正是当时资本主义发展的特点,使得工人运动呈现这样一种悖论:少数先进国家的工人阶级组织得越好、社会主义工人运动、工人政党越发展,统治阶级就不得不拿出更多从殖民地、半殖民地掠夺的超额利润收买工人阶级——建立社会保障制度、给予工人阶级一定民主权利、培植大批工人贵族,从而使工人阶级革命性更低。正是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全球统治体系,正是少数“先进国家”对工业化的垄断,使得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自觉工人运动不能在西欧、北美发展为无产阶级革命,反而在运动内部产生了工人贵族、产生了修正主义。修正主义最终篡夺了领导权,使革命工人运动蜕变为改良主义的工人运动,成为协助资产阶级专政的有力工具。

但是另一方面,帝国主义的统治在落后国家和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中却制造了尖锐的社会矛盾,使这些国家成为了帝国主义统治的薄弱环节、成为了无产阶级革命的策源地。在落后国家以及殖民地、半殖民地中一方面建立起了畸形的、孱弱的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制造出了无产阶级,另一方面当地封建、半封建的生产关系和统治阶级又非常强大,并往往与帝国主义紧密结合在一起,残酷剥削压迫最广大的农村劳动群众。农民群众与封建统治阶级、帝国主义有着深刻尖锐的矛盾。落后国家及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孱弱的资产阶级和强大的封建、半封建生产关系,使得资产阶级无法担负起领导民主革命、独立发展资本主义、实现工业化的任务。而同时这些国家的无产阶级却往往具有受压迫深重、高度集中、战斗力和革命性强、与农民群众有着广泛联系等优点,从而能够肩负起领导民主革命的任务。

帝国主义列强争夺世界市场和殖民地的斗争必然发展为帝国主义战争。而帝国主义战争使得帝国主义的全球统治秩序被削弱、动摇,使得帝国主义内部及帝国主义与被压迫民族间的矛盾都极端尖锐化,从而为无产阶级革命创造了良机。

正是在上述阶级斗争大势下,正是通过在落后的帝国主义国家沙俄开展无产阶级革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践,列宁及其战友科学分析了帝国主义的基本性质,分析了沙俄这样落后帝国主义国家的社会性质和阶级结构,提出了无产阶级通过工农联盟领导民主革命、并使民主革命发展为社会主义革命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提出了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的革命战略,批判了第二国际修正主义,制定了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的方案,从而把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列宁主义的阶段。列宁主义就是帝国主义与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是把帝国主义统治薄弱环节无产阶级革命的可能性变为现实性的理论指南。

俄国革命的胜利打破了帝国主义的全球统治体系,建立了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根据地,开辟了被压迫民族革命的广阔道路。俄国革命为广大被压迫民族送去了马克思主义,使得被压迫民族的先进分子认识到:只有以俄为师,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指导下,以工人阶级为领导力量、以工农联盟为革命基本动力、以土地革命为基本革命内容,才能推翻帝国主义统治、消灭封建主义,实现民族解放和人民民主,并由民主革命发展为社会主义革命,避免资本主义前途,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

俄国革命激发了被压迫民族的民族民主革命的高潮,使得帝国主义旧殖民体系最终瓦解,无产阶级在十几个国家中夺取了政权,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其他广大被压迫民族国家也摆脱了帝国主义直接的殖民统治,或多或少地争得了一定的民族解放。

但是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都经历了艰难曲折的历程,最终都被新生资产阶级所篡夺、发生了资本主义复辟。这是因为几乎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在建立的时候,工人阶级都只占人口少数,都未实现工业化,农民都仍占人口大多数,都面临着帝国主义的包围。而且由于革命前国民经济和文化水平的落后,使得工人阶级群众缺少管理国家的能力。这样就不得不依赖经受过考验的、当时代表着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根本及长远利益的革命干部集团来掌握权力,从而就不得不建立一整套官僚体系,就不得不保留浓厚的资产阶级法权、保留官僚特权,使得无产阶级专政的实现形式不是“群众专政”,而是“干部专政”。当这个革命干部集团仍能保持革命者本质,代表无产阶级根本利益行使权力的时候,是能够保卫无产阶级专政,领导广大人民群众开展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的。但是,在资产阶级法权和官僚特权的腐蚀下,掌握权力的干部集团中必然会产生新生资产阶级、产生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与无产阶级进行尖锐的阶级斗争。而若不开展继续革命,不依靠无产阶级群众性的阶级斗争战胜新生资产阶级,那么这个干部集团就必然整体蜕变为官僚资产阶级,去篡夺无产阶级专政、实现资本主义复辟。

正是在上述俄国革命后世界阶级斗争的大势下,在人口最多、最为典型的被压迫民族国家——半殖民地半封建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革命实践中,在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实践中,在中国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实践中,毛主席及其战友科学分析了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的基本特点,制定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正确路线,开创了开展持久的人民战争、建立革命根据地、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总结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批判了现代修正主义,科学分析了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与阶级斗争特点,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科学理论。从而把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了又一个新的阶段:毛泽东主义阶段。毛泽东主义就是帝国主义和被压迫民族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也是无产阶级专政时代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主义为帝国主义统治下的被压迫民族的无产阶级革命,以及全世界无产阶级建立政权后如何开展继续革命、完成社会主义过渡、实现共产主义提供了科学的解决方案。

综上所述,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历史正是经历了这三个基本阶段:在无产阶级独立走上历史舞台、开始与资产阶级的全面斗争的历史过程中,马克思主义应运而生,成为无产阶级的革命科学;由于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全球统治体系,西欧、北美的马克思主义工人运动无法发展为胜利的无产阶级革命,产生了修正主义蜕变。而与此同时,帝国主义的统治制造了自身的薄弱环节,创造了广大落后国家及半殖民地、殖民地国家无产阶级革命的可能性。俄国革命把这一可能性变为了现实性,也由此把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了列宁主义的阶段;俄国革命开辟了被压迫民族革命的广阔道路。但同时在未实现工业化、工人阶级只占人口少数的国家建立的无产阶级专政只能是带有严重缺陷、保留浓厚资产阶级法权和官僚特权的无产阶级专政,由此造成新生资产阶级的强大,新生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尖锐阶级斗争和严重的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中国革命是最典型最完整的被压迫民族无产阶级革命的实践,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特别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又是最典型、迄今为止最完整的无产阶级专政下自觉开展继续革命的实践。正是在中国革命中,产生了毛泽东主义,也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最新阶段。

因此,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今天,所取得的理论成果最完整的概括就是马列毛主义。马、列、毛主义,这三个基本阶段,也正反映了世界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及一切剥削阶级的阶级斗争的三个基本历史阶段。无产阶级从在西欧北美诞生、独立走上世界历史舞台,到在帝国主义统治的薄弱环节成为革命的领导阶级、第一次建立稳固的政权,到在广大被压迫民族国家中成为革命先锋、摧毁帝国主义殖民体系、在一系列国家夺取政权,到在无产阶级专政下与新生资产阶级开展艰难曲折的斗争——这正是迄今为止无产阶级所经历的的三个基本斗争阶段。这三个阶段是环环相扣、步步深入的,也正体现着无产阶级解放事业的不断推进。因此,马、列、毛主义也是一脉相承、不断发展的。

今天,识破伪装成马克思主义的种种修正主义、机会主义思潮的一个照妖镜就是看它们承不承认马克思主义发展的这三个基本阶段,特别是承不承认毛泽东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最新阶段。

马列毛主义正是无产阶级从1848年革命到巴黎公社、到十月革命、到中国革命、到文化大革命完整的革命经验的总结。而如果不承认列宁主义,那就把十月革命和苏联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及科学结论一笔勾销了;不承认毛泽东主义,就是把被压迫民族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历史经验及科学结论一笔勾销了。很明显,这样所得到的“马克思主义”是残缺的、被阉割过的马克思主义。

今天,仍旧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及被压迫民族革命的时代。在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基本矛盾支配下,必然仍存在帝国主义统治的薄弱环节,存在社会矛盾尖锐的广大被压迫民族国家——存在广阔的无产阶级革命的策源地。所以,在今天要实现无产阶级革命的复兴,就必须继承完整的无产阶级革命的经验,也就是说必须在马列毛主义的指导下。而特别重要的是:在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已被新生资产阶级篡夺了政权、发生了资本主义复辟的情况下,如果不承认毛泽东主义,那么无产阶级就无法科学认识这一历史现象,无法找到战胜资本主义复辟危险的科学方法,从而也就不可能开展新的无产阶级革命,不可能实现共产主义。

所以,在今天成为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就是成为一个马列毛主义者——这就是无产阶级血战前行二百载所得出的基本结论。

二、而今迈步从头越

经过近200年的血战前行,马克思主义从少数激进分子的学说成为指导亿万工人阶级斗争的指南,成为突破资产阶级统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强大现实力量,成为动员全世界被压迫人民粉碎帝国主义殖民体系、掀起民族解放运动高潮、形成社会主义阵营的无比响亮的号角,成为在无产阶级专政下革命群众与新生资产阶级进行殊死搏斗的有力武器——这充分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性和科学性。

然而,在马克思诞辰200年后的今天,上述的伟大成果似乎已成了历史遗迹——所有无产阶级专政国家均已被颠覆、资本主义全面复辟、社会主义阵营已瓦解,马克思主义不是被复辟的资产阶级彻底抛弃就是在被阉割后成为了他们的遮羞布;民族解放运动成果丧失殆尽,帝国主义的新殖民体系仍旧统治着全世界人民;马克思主义工人运动已经边缘化,在欧美,主流工人运动和工人政党早已被改良主义所控制而放弃了革命目标、抛弃了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已经失败了、完蛋了!——一切反动派及其仆从、走狗都这样叫嚣着。

我们,马列毛主义者,坚定地说:不!没有这回事!

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的剥削、帝国主义对全世界人民的压迫都没有改变,所以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结论仍旧是颠仆不破的。只要这人吃人的社会没有改变,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就始终是要革命的!只要革命会再来,马克思主义就一定不会死,而只会迎来更辉煌的重生!

人类历史的发展,是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基本矛盾决定下,在阶级斗争(在阶级社会中)的直接推动下的辩证运动过程。在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以及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的复杂的互相斗争、相互转化的过程中,历史的发展必然不是直线型的,而是波浪式的,是螺旋式上升的。第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浪潮,由19世纪——20世纪资本主义世界的基本矛盾所引发,由当时的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找到了资产阶级统治的薄弱环节,通过开展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农民群众为主力军的民主革命,通过把民主革命发展到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而打破了帝国主义旧统治体系,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形成了社会主义阵营,从而把人类历史大大推进了一步。然而,由于受到帝国主义的包围,由于缺乏工业化的经济基础、由于本国工人阶级的相对弱小,新生的社会主义国家不得不保留浓厚的资产阶级法权、保留官僚体系和官僚特权,从而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产生与篡权创造了丰厚的土壤。正是因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即新生资产阶级)的篡权,而工人阶级由于缺乏经验和力量相对弱小最终没有战胜走资派,使得资本主义在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复辟了,从而造成第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浪潮走向退潮。在社会主义国家中,只有社会主义中国,毛主席领导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与走资派进行了自觉的阶级斗争,揭示出了通过继续革命来战胜走资派、完成向共产主义过渡的科学道路。但由于中国工人阶级群众政治上的不成熟和力量的弱小(在无产阶级专政时代始终未占人口多数),最终在毛主席逝世、工人阶级失去自己的领袖和“力量倍增器”后功亏一篑,被走资派通过反革命政变篡夺了政权,使得无产阶级丧失了最后一个革命根据地,导致了第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浪潮的最终落幕。这就是第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浪潮从兴起到退潮的基本过程及其背后原因。

关键在于,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第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浪潮,虽然已经退潮,但绝不是白费的。它是人类历史向前迈进的一大步,它正是为下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浪潮的兴起及更伟大的胜利奠定了基础。而在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决定下,下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浪潮是一定会到来的!

第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浪潮,所留下的最大的物质遗产,就是打破了少数老牌帝国主义国家对工业化的垄断,使工业化成果在全世界扩散。特别是俄国和中国,都通过无产阶级专政实现了工业化,从农业国最终变为了工人阶级占多数的国家,这是世界生产力布局和阶级力量对比的重大变化。其他广大被压迫民族国家,也在无产阶级革命和民族解放运动的推动下,或多或少地取得了一定工业化的成果。这就带来了工人阶级数量的极大增长和在全世界的广泛分布。大规模的、占人口重要比重的工人阶级队伍,已经不再是欧美少数“文明飞地”中的特例,而成为全世界许多国家的现实。这就深刻改变了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力量对比。如果说,过去,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的垄断资产阶级能够相对容易地用剥削全世界被压迫民族人民所获得的的超额利润来收买本国工人阶级(与被压迫民族国家劳动人民相比,他们只是沧海一粟),使本国工人阶级暂时丧失革命性;而被压迫民族国家的工人阶级也只是本国人口中的极少数,因此只能通过与农民群众结成同盟军,以农民群众为绝对的主力军来进行革命,即使在夺取政权后也长期居于人口少数。那么现在,工人阶级已占世界人口的重要比重。在新兴帝国主义国家中,要依靠超额利润收买数量极其巨大的工人阶级,就变成了极其困难、不经过惨烈争霸把其他帝国主义国家彻底打垮从而独占世界霸权就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事。在广大被压迫民族国家,工人阶级的数量也大大增加,从而必然在民主革命中发挥更加重大的作用,能够更好地发挥领导作用、更容易把民主革命发展为社会主义革命,也更容易开展继续革命。也就是说,第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浪潮大大提升了工人阶级在世界人口中的比重,从而使得工人阶级的革命潜力获得了空前提升,在与资产阶级的力量对比中占据了更大的潜在优势。工人阶级具备了前所未有的直接推进革命、直接掌握整个世界的潜力——从而为下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浪潮奠定了伟大的力量基础。

第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浪潮,也正如前所述,使得马克思主义在实践中得到发展。在经历了从落后帝国主义国家的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到被压迫民族国家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到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的完整经验后,马克思主义已经解决了帝国主义时代无产阶级革命从突破到最后胜利的主要问题,为帝国主义时代从被压迫民族到帝国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为无产阶级专政下防止复辟、继续革命直到实现共产主义提供了科学的方案,使马克思主义获得了更深刻、更完整的“普适性”,发展成为马列毛主义——从而为下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提供了更精良的思想武器、奠定了科学的理论基础。

当今世界,仍旧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及被压迫民族革命的时代。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帝国主义和被压迫民族的矛盾,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仍是世界的三大基本矛盾。在帝国主义及其全球统治体系的基本矛盾决定下,新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浪潮是必然将要到来的,它也很可能还是遵循第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浪潮的路径:首先在帝国主义的薄弱链条——在社会矛盾特别尖锐的新兴的、相对落后的帝国主义国家率先突破,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革命根据地。在革命根据地的支持下,在帝国主义统治的薄弱环节——广大被压迫民族国家掀起燎原之火,广泛开展人民战争、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并发展成为社会主义革命。

但是新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浪潮绝不会是第一波浪潮的简单重复,而必将是更高水平的复归。

首先,当今世界帝国主义的薄弱链条——新兴的、相对落后的帝国主义国家是早已实现了工业化的国家,工人阶级已占人口的多数。那么在这类国家的革命,就必然直接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并以工人阶级为主力军的社会主义革命。工人阶级群众有充分的力量和水平直接夺取政权、直接掌握管理国家、管理经济、管理社会一切事务的权力。在马列毛主义继续革命理论的指导下,在无产阶级的革命根据地就能够最大限度地实现无产阶级大民主、限制资产阶级法权、限制官僚机构和官僚特权,自觉开展自下而上的继续革命,使得战胜新生资产阶级、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推动世界革命有着坚实的保证。

其次,在广大被压迫民族国家,工人阶级也比过去占有更大人口比重,那么工人阶级就必将在民主革命中发挥更为重大的作用。工人阶级将更有力、更顺利地发挥领导作用。而在民主革命胜利后,工人阶级就具有更优势的力量将革命推进到社会主义革命,并在无产阶级革命根据地的支持下,更顺利地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更顺利地开展继续革命,在与新生资产阶级的斗争中取得更有利的地位。

这样,在第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浪潮所奠定的力量基础和理论基础上,新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浪潮将有充分的条件去实现更为伟大的胜利,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上一波革命所经历的艰难曲折。从而有很大的可能最终实现社会主义阵营对帝国主义国家的包围、引发帝国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大革命——最终在全球埋葬资本主义制度、结束几千年来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历史,结束人类的史前时代。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毛主席在长征路上,在中国革命的低潮期,对革命的前景仍旧抱有无比的乐观与信心,这正是建立在运用马克思主义科学分析当时中国革命的基本形势的基础上的。如今,在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低潮期,继承了马克思主义血战前行200年之所有理论成果的马列毛主义者,也对新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前景具备坚定的信心——革命必然会再来、人类必然要解放,而这正有待于靠我们的双手去实现!

三、遍地英雄下夕烟

马克思主义不是僵死不变的教条,而是不断发展的科学。只有把理论和实践相结合,马克思主义才能得到发展。正是在应用于阶级斗争实践、应用于无产阶级革命的过程中,马克思主义才得以不断发展。在新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进程中,马克思主义必然将获得新的全面发展,取得新的伟大理论成果,这是有待于当代马列毛主义者去完成的任务。

要发展马克思主义,就必须应用马克思主义。也就是说,就必须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自觉地投入到革命的实践中。

所谓革命的实践,最根本的是什么呢?就是与广大劳动群众相结合,使革命的理论掌握群众,使“批判的武器”转化为“武器的批判”。劳动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是真正的英雄。革命的力量在哪里?革命从何处着手?不在别处,就在广大劳动群众中。正是那从事生产劳动的广大群众,那“下夕烟”的亿万普通劳动者才是革命的英雄,是革命不可战胜的真正力量所在。这也正是马克思主义本身的基本原理,也甚至可以说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前提。

自称马克思主义者,却只把马克思主义当成书斋内、小圈子里赏玩的玩意,而不去与基本劳动群众相结合,那就绝对是欺世盗名的假马克思主义者。

在帝国主义国家,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就必须去与工人群众相结合,必须利用一切手段到工人中去,使马列毛主义与工人斗争相结合,培养千百万信奉马列毛主义的革命工人,推动工人阶级成长为自觉的阶级、肩负起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任务。

在被压迫民族国家,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也必须与工人群众相结合,但同时也必须与农民群众相结合。既要到工人中去,也要广泛到乡村去,实现工农联盟和工人阶级对民主革命的领导,发动农民群众成为民主革命的主力军。

对马克思最好的纪念,就是把他以及他的后继者的理论成果,把200年来亿万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流血牺牲、英勇斗争的历史经验去带给当代劳动群众,成为他们争取自身解放的武器,并在战斗中不断改进这一武器。而当代劳动群众,特别是已具有空前庞大规模、占据人口重要比重的广大工人阶级群众一旦自觉掌握这个武器,就将发挥出无比巨大的力量——敢叫日月换新天、横扫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1 个赞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 答疑解惑机器人
@maoistQAbot 加她为电报(纸飞机)好友私聊吧
马列毛主义的入门普及经典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