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平:入关与上山——评法西斯主义的一种思潮

在河蟹国网络民间政治思想圈子中,近来出现了一种称之为“入关学”的思潮,掀起了不少讨论的热度。所谓“入关学”的大致内容是:把如今以美帝国主义为霸主的全球资本主义体系比喻为表面繁荣强大,实则腐朽堕落、矛盾重重的大明,而把“崛起”的河蟹比喻为虽然相对落后、地处“蛮荒”,但却是“兵精马强”、团结一心、武德充沛的“八旗劲旅”——“关外”的大清国。而大清国要防止内部矛盾激化、要战胜大明的欺辱打压,就必须“入关”——横扫大明、取而代之,建立大清的一统江山,为“八旗子弟”们挣得几百年人上人的地位。

在马列毛主义者看来,这看似有些荒唐的“入关学”的产生及走红,不是偶然的,而不过是社会存在所决定的社会意识。由于社会主义时代奠定的工业化基础,由于规模空前的数以亿计的劳动力无产者化所创造的天量剩余价值,由于承接了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的产业转移,河蟹帝国主义的实力相对上升,而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由于固有的腐朽性实力相对下降——这正是近二三十年帝国主义体系所发生的最大变化。这种实力对比的变化,必然导致帝国主义之间重新划分势力范围、争夺霸权地位的激烈斗争。河蟹国的“崛起”,老牌帝国主义的腐朽衰弱以及为捍卫霸权地位对河蟹国的打压,必然使得河蟹国垄断资产阶级产生“彼可取而代之”的想法。这种社会存在,就必然要产生相应的社会意识。早已有各路“国师”轮番上场,为河蟹资本对外扩张、“持剑经商”,为蟹帝取美帝而代之作鼓吹、出论证。“入关学”不过是这类社会意识中较新鲜的一种罢了。

“入关学”的特点是其具有一定的草根性和由此带来的赤裸裸的直白性。它不像各路国师把帝国主义的意识形态包装得那样“精致”、“文明”。而是像当年的下士希特勒、意大利法西斯党徒、日本下级军官那样赤裸裸地宣扬战争和掠夺。这是由于帝国主义的发展,必然产生依附于垄断资产阶级的社会阶层——主要是一部分小资产阶级和工人贵族,他们是拥护垄断资产阶级扩张争霸的社会势力,也是垄断资产阶级对外扩张、对内镇压的别动队——法西斯主义力量的社会基础。而“入关学”正是“大众化”的法西斯主义意识形态的一种雏形,是建立法西斯主义力量的一种思想舆论准备。

“入关学”的前途是什么呢?毛主席曾经嘲笑过日本帝国主义在20世纪三十年代还做着“元灭宋、清灭明”的迷梦。日本帝国主义与当时的半殖民地半封建中国相比,不能不说在装备、技术和组织能力上先进而强大,可以说比当年的大清更要强大(大清在武器装备和技术上毕竟与明朝没有代差),而半殖民地半封建中国在腐败堕落和矛盾重重上,比大明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为什么日本帝国主义最后失败了呢?正如毛主席在《论持久战》中所指出的:时代不同了,当时的中国和当年的大明比,有了崭新的先进因素。日本帝国主义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一条:没有算到中国劳动人民的力量,没有算到在无产阶级科学理论和先进分子的领导下,劳动人民斗争的汪洋大海能够淹死一切侵略者。

同样的,“入关学”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一条:全世界劳动人民的力量。“入关学”和一切帝国主义、法西斯主义的理论一样,迷信武力、迷信野蛮、迷信征服和掠夺。可是,他们忘了世界历史的一条基本规律: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蟹帝和美帝相比,并无本质不同、丝毫没有进步性,全世界人民又怎么可能“喜迎王师”。可以断言,一旦“入关”,必然导致的是全世界劳动人民的“上山"。上得什么山?井冈山!虽然国际共运仍处于低潮,但是上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浪潮仍旧留下了无数星火,这就是当今世界不同于当年“大明”的崭新的先进因素。在广大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无产阶级的先进分子——马列毛主义者正在集结力量、开展斗争。而帝国主义的侵略与战争,必然给马列毛主义者创造绝佳的机会,“上井冈山”——开展持久的人民战争,燃起燎原的烈火,最终烧死帝国主义野兽。在帝国主义国家,帝国主义的激烈争夺,帝国主义之间的争霸战争,必然激化内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从而也为无产阶级的先进分子创造“上山”的机会。帝国主义国家的“井冈山”,在广大的工业区和城市的贫民区中。战争必然促使无产阶级觉悟和团结起来,掀起斗争的高潮,而在帝国主义的薄弱链条,无产阶级就有可能率先突破、取得胜利,从而为彻底埋葬帝国主义奠定基础。帝国主义战争导致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人民革命,导致帝国主义走向灭亡,这正是帝国主义两次世界战争所已经证明了的历史规律。帝国主义若敢于挑起新的世界战争,也必然逃脱不了这样的历史规律,而走向自己的末路。

“入关”必然引起“上山”,“上山”所燃起的燎原烈火将困死和烧死“八旗劲旅”,将最终烧毁一切帝国主义势力,迎来全人类的解放——这就是“入关学”的前途。

3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