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生产力探讨(二)

资本主义生产力围绕产品的生产流程组织,它是一个链状结构,这是资本逐利得以实现的最佳模式。因为,这种模式可以使资本对生产组织投入最少。试想,如果一个产品的生产,用两条相同的生产线来完成,在组织生产方面的投入是原来的两倍。如果产出还是一样,那么投入到生产组织中的资本就浪费了一半。这样的生产组织,在资本主义市场的激烈竞争中,是一定会被淘汰掉的。

因此,资本主义企业都是按照最简原则对生产进行组织的。这个组织生产力的原则,也一样的因市场竞争的结果,而“移植”到了资本主义的生产体系中,这就是如今流行的一个概念——产业链。这样,资本主义社会就建立在一条单独的链状组织上了。社会的稳定与发展,都要仰仗这条产业链的强壮,和健康。但资本逐利是不会理睬产业链是否稳固健康的,为利润而不管洪水滔天的激烈竞争,使这条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遭受着不均衡的压力。熟话说,“绳子捡细的断”,产业链中的薄弱环节,承受着空前巨大的压力,它最先扛不住,猝然断裂。于是,整个产业链立马掉链子,传说中的经济危机赫然站立在了社会的面前。

资本主义以链条方式组织生产力,链条是由许多环节环环相扣组织起来的。它的优点是结构简单,组织投入的成本少,且易于资本控制;缺点是任何一环断裂,整个链条立马瘫痪。也就是说,在链条中,任何一个环节都可以要了整个链条的命,即单个环节的命就是整个链条的命。因此,链条结构是局部决定整体,为了迫使局部就范,整体不得不使用分配这个专政工具来胁迫局部。这是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固有矛盾。

共产主义生产力的组织不会采用链条结构,它采用复式结构,以生产环节的局部重叠来组织生产力。怎么理解这个事物呢?链状结构的每个环节之间没有重复的部分,因而当某种不测引起某个环节断裂时,其他环节无法取代它。所谓复式结构,就是一个环节与其上游环节有一半是重复的,另一半与下游环节的一半重复。这样的结构,在某种原因引起环节断裂时,上下游环节可以通过协作方式弥补已断裂环节的不足,直到其修复为止。

共产主义生产力不仅在产品生产的流程上采用复式结构,而且在产业布局上也不是用单线产业链,而是使用网状布局,即多企业可以同时生产同一个产品。因而,共产主义的产业体系不是产业链结构,而是网状结构。由于,共产主义社会承担每个社会成员的物质需求,所以,社会成员的物质生活并不依赖于某个生产环节。即使这样的生产环节因新技术的产生而被取代,也不会影响社会成员的日常生活。社会需求也不会因为某个生产环节的消,而引起的“工人失业”产生消费不足的影响。

就生产而言,共产主义社会关心的不是生产利润,而是为社会成员提供广阔便利的工作机会,使其随时能够全身心的投入为社会做贡献的物质生产中。资本主义社会关心的是资本利润,其产业链只能提供“自古华山一条路”的雇佣劳动,大量劳动者成为劳动力市场上等待雇佣的闲置资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讲究的是资本逐利的效率,而对社会成员的巨大劳动潜力的浪费熟视无睹。共产主义社会能最充分的发挥社会成员的劳动潜力,它不仅砸碎了私有制强加在劳动者身上的分配枷锁,而且也前所未有的为每一个社会成员提供了施展才华的广阔物质平台。

就网状结构而言,其任何一个环节的损毁都不能使整个网失去作用。相反,由于网的存在,任何一个环节失去的功能,网都可以提供代替其实现功能的途径。因此,相对链状结构,网将体系内的各个环节,组织成了一个有限无界系统。在这个系统里边,任何一个环节都可以被网代替。网是唯一不可或缺的,而任何环节都可以是随时被取代的。有限无界系统是数学中的一个概念,它对应的模型是球面体系。一个球的面积是有限的,但其内部是没有边界的。在球面中,从一点到任意一点的途径是无限多的,是没有边界限制的。共产主义的产业体系具有使社会生产的实现方式没有边界限制的功能,其由社会负担全体社会成员的物质文化生活,使其不会采取浪费大量社会成员的劳动潜力的雇佣劳动,因而也就不会热衷于用符合资本逐利的产业链结构来建立自己的生产体系。

关于复式结构,还可以从技术角度回顾一下。如今芯片炒作得很热,芯片的重要性,这大家都知道。可是,大家未必知道芯片设计从链状结构到复式结构演化的历史吧。以CPU为例,早期的51系列芯片,只有一条总线。这条总线上要输送数据、指令、地址三个对象。总线一次只能送一个对象,而一条指令,往往由指令、数据、地址组成。这样,在执行一条指令时,就必须分三次使用总线,分别输送它们。51芯片采取指令周期的方式组织输送。即第一个周期,总线输送指令;第二个周期,总线输送数据;第三个周期,总线输送地址。这是链状流程方式。后来,改进了芯片设计,芯片中设计了三条总线。一条总线属于指令,由它单独享用;另一条总线属于数据;第三条属于地址。这样做了以后,一条需要输送指令数据、数据、地址数据的指令,一个周期就完成了,速度提高了三倍。

速度的提高告诉我们,链状结构使总线的活动被限制在时空隧道里,而三条总线的并行结构,使总线活动超越了时空,进入到太空。在资本主义产业链中,社会生产被强制在时空隧道中,大量社会成员成为闲置资产,借此保证资本主义劳动力市场的廉价性。而网状结构的共产主义产业体系,劳动不仅从分配的枷锁中解放出来了,也从时空中解放出来了。可想而知,共产主义的生产体系将使人类社会的生产进入怎样的宇宙时代呢?这样的事情,估计站在资本主义私有制丛林时代的立场,是根本想象不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