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生产力的思考

对生产力的思考

观察狮群的狩猎活动,会得到很有趣的认识。狮子一般是无法单独狩猎成功的,它们多半是几只狮子配合狩猎。首先,最擅长扑杀的狮子选择合适的位置埋伏起来。然后,其他的狮子把猎物往设伏狮子的方向赶,直到埋伏好的狮子,将经过自己附近慌乱逃跑的猎物捕获。这就是狮子社会的生产活动。这样的生产活动看似简单,其实,操作起来也是很难的。比如设伏的狮子,既要善于隐蔽,又要能突然发起攻击。能隐蔽,而攻击不能突然;或攻击很突然,但不善于隐蔽,都会使狩猎活动难以奏效。

狮子的联合狩猎构成狮群的社会生产力。这个生产力的大小,取决于狮子之间的配合和狮子的个体能力。就狮群来说,它的社会生产力包含两个要素。其一,生产的组织方式,即设伏狮子与驱赶猎物的狮子组织成狩猎方式,这样组成狮群的生产方式;其二,狮子个体的能力,即爆发力、时机把握能力、奔跑能力等等。由于狮子通过配合完成狩猎,产生了它们的群居生活,形成了最原始的社会。

在这个最原始的社会中,成员之间的关系其实是赤裸裸的生产关系。例如,雄狮不参与狩猎,却获得最多劳动成果。初看起来很不公平。仔细观察,却发现雄狮肩负着领地的主权责任。对于入侵的外敌,雄狮必须将它们驱逐出境。雄狮之所以成为狮群的最高统治者,其实和捍卫领地主权分不开。即捍卫领地的生产只有雄狮能够承担,这个物质基础构成了雄狮在狮群中,成为统领的社会关系。

人类源自类人猿,在火发明以后逐渐进化成智人。人类最初的社会关系与狮群描述的社会关系不会相去太远。也就是说,那个时候的社会关系基本也是由生产方式确定的关系确定的。即,人们在狩猎活动中产生一定的协作关系,这种关系演化成比较固定的社会关系。由于,人类社会的高度进化,使生产的组织方式越来越复杂,由此确定的社会关系也变得繁杂难辨,以至于在现代社会中难以看到它清晰的痕迹。

在谈到一个社会的生产力这个概念时,多数人只是把它当作一个能力指标,而忽略了它其实隐含着对生产要素的组织方式这个因素。生产力的组织方式,决定了生产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样的关系成为人的社会关系形成的基础。而现代社会的人之间的社会关系,是由所谓的生产关系来描述的。可见,一个社会的生产关系其实是由它使用的生产力的组织方式决定的。所谓“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指的就是生产力的组织方式决定生产关系。例如:奴隶社会的生产力的组织方式是,奴隶主安排奴隶在自己的庄园里劳作,生产所得全部归奴隶主,奴隶主承担奴隶的吃喝拉撒。由此,形成奴隶社会的生产关系,即:奴隶主对奴隶和土地拥有买卖权利,也掌握着奴隶的生杀大权。这样,奴隶社会的生产关系就确立了,就像确立了雄狮的领地一样,社会的每个角落立马涌现出由生产关系捍卫的生产方式——奴隶制生产力。

因此,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是同一事物的两个不同的方面。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捍卫生产力的组织方式。什么样的生产力,产生什么样的社会关系。这是因为社会要正常运作,一天也离不开生产,因而生产成为社会的奶妈。有奶便是娘虽然无法占领道德制高点,但却一直占领着社会关系的制高点,成为迄今为止一切社会正常运行的客观准则。社会只有捍卫它赖以生存的生产力组织方式,才能使社会生产力这个奶妈稳固强大,社会才有安定团结的保证。

根据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个原理,可以得到如下推论:先进的生产力决定先进的生产关系,落后的生产力决定落后的生产关系。这个推论是不是否定了曾经的“唯生产力论”呢?曾经有人大言不惭的说社会主义的主要矛盾是“先进的生产关系与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实际上会有隐含这样矛盾的社会吗?毛主席说为什么工人群众没有停止,而当了大官的老干部们却要停止呢?这其实反映出那个时候的社会现实,即先进的生产力要建立真正属于自己的先进生产关系,而官僚们不干。表现出来的就是搞社会主义还是搞资本主义的阶级斗争。

再来的社会主义革命,如果不是从建立共产主义生产方式开始,即以生产方式革命为引导,而是继续单纯的搞打倒推翻之类的“生产关系革命”,重蹈曾经社会主义革命失败的覆辙恐怕是难免的吧。

没有共产主义生产方式革命,就不可能有共产主义的社会意识,也就不会有共产主义性质的生产关系存在的土壤。社会主义革命就无法摆脱“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的历史环境。只有在共产主义生产方式革命的实践中,才能教育群众,才能觉醒工农,才能实现社会主义革命运动的复兴,才能最终推翻特色资本主义的法西斯统治,才能实现社会主义中国的重新站立起来。

[ 本帖最后由 随时被封 于 2018-7-31 16:03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