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东北黑道与私人武装

东北黑道与私人武装

这些年,东北黑社会到处立字号,开分店,遍布大江南北,及一二三四线城市。

在深圳、三亚这样原住民少的新兴城市,东北黑社会基本成为当地黑道主流势力,拥有充分的话语权。相比沿海开放城市,内地城市大多有自产的黑道精英,数千年无断代传承,称得上是守土爱家的地头蛇,见外来的东北黑道来抢肉吃,怎么办?简单,要么认怂,要么亮剑。

朱学亮是我省西北部黑道老大,这样的荣誉称号既非祖传,也没有在国家商标局注册,更不需要年检,但着实响当当,硬邦邦,在我省西北部十分好使。一分收获,一分付出,朱学亮能当老大,打架的天赋只是一小部分原因,关键还在于他骨头够硬,胆子够大,敢打敢拼,从不退让半寸,从A级通缉犯一直奋斗到拥有几家煤矿的知名企业家、慈善家。

移民至我省的东北黑社会,经营模式因循守旧,从歌厅、舞厅、发廊等色情业开始做起,然后延伸到宾馆酒店业,这都没什么,可自从他们想染指煤矿后,以朱学亮为首的本地黑道就再也坐不住了。

朱学亮在动员大会发言道,让他们混口饭吃,帮国家解决点就业,我们够大度了,葬他爹的,敢动煤矿,这他妈是抢老婆的仇,办他们。

朱学亮自己现在都有几十个亿,装备一个师都不在话下,组建一支作战能力优良的古惑仔队伍太小意思了。本地的煤老板们当然支持学亮,纷纷从自己的私人武装部队里抽调精英无偿增援朱学良,其中不乏越南枪手和泰国高手。

东北黑社会的经济基础就是几个色情场所,最先进的武器是两支化隆造手枪,简直是开玩笑。学亮的人马光配防弹衣就花了两百多万,从澳门带回来的德国造重武器,火力强劲指数可参照史泰龙主演的《第一滴血4》。

细节反映实力,实力决定成败。东北黑社会跟学亮打,简直是白莲教教徒跟西点军校的特工打,仗还没打,就输了。

东北黑社会彻底服了,首领亲自跪在学亮面前,送上拜帖,还要现场切一根小指头赔罪,被学亮劝住了。以德服人嘛,痛打落水狗,那是没实力的人干的事。

受降大典很酷,很风光,东北首领敬和头酒时,提出想带领队伍归顺朱大哥,撤销东北番号,唯朱大哥马首是瞻,望大哥安排好接收编制,好让东北弟兄们有个强大而温暖的家。

打架不犯愁,搞兼并重组、机构改革,学亮有点挠头,于是请我吃饭,在酒桌上诉苦,坦言管理东北黑社会成员没经验,担心他们在自己的体系内自成一派,影响团结,如果生了反骨,后果很严重,但拒之门外等于把兔子逼急了,也有潜在的风险。

我说,老朱,这事简单,你就吃了不会上网的亏了,好多新闻都不知道。

学亮忙请我赐教。

我问,你知道那帮搞小品说相声的人吧。

学亮说,我操,跟我吃过饭的明星太多了,谁我不知道啊,你真当老哥凉棒啊。

我说,你学学人家是怎么管理手下人的,开堂收弟子呗,仪式整隆重一点,多请些客人,让他们在大家面前对你三拜九叩,以后你就是师父,你老婆就是师母,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嘛,他们反你等于打自己脸。

学亮,我明白意思,传统的东西还是有用啊,赵家班的弟子们多忠啊,还不是靠这些形式上的东西。

我说,你就按着这路子走,让他们师父师父地叫着,搞得跟爹似的,逢年过节给你磕头,精神上的笼络是最有效的,等于潜移默化地洗脑。

学亮点点头,问我什么叫洗脑。

拜师仪式很隆重,缺乏想象力的可参照网上相声大师、小品教父的收徒仪式。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