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议会斗争,还是人民起义? ——尼联共(毛)面临关键抉择

继续议会斗争,还是人民起义?——尼联共(毛)面临关键抉择来源:《国外理论动态》2012年第2期 作者:王静
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 简称尼联共(毛),原名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即尼共(毛)。尼共(毛)是1994年从尼共(团结中心)分离出来后成立的,它强调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主义为指导思想,并于1996年初在尼泊尔边远山区发动人民战争,走上武装夺权道路。2001年底,尼共(毛)被尼泊尔执政当局和美国政府宣布为恐怖组织。2006年,尼共(毛)开始同政府举行和谈,并签署《全面和平协议》,宣布停止武装斗争,加入临时议会,回归政治主流。2009年,尼共(毛)与尼泊尔共产党(团结中心—火炬)合并,组建成尼联共(毛)。2011年8月,尼联共(毛)副主席巴特拉伊当选尼泊尔共和国成立以来的第四任总理,但是这次选举的成功没能给尼联共(毛)带来更多的喜悦。尼泊尔制宪会议第二大党大会党和第三大党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明确表示拒绝参加政府,将作为反对党存在。大会党开出参加政府的条件是,尼联共(毛)必须交出武器并退出国际革命运动(RIM)和南亚毛派协调委员会(COMPOSA)。[1]针对巴特拉伊上台后第五天作出的交出尼泊尔人民解放军武器库钥匙的决定,尼联共(毛)内部革命派发起了大规模火炬游行抗议。美国革命共产党机关报《革命劳动者》则将巴特拉伊称作“被选中的尼泊尔革命掘墓人”。[2]尽管如此,美国政府仍然重申,不会考虑将尼联共(毛)从恐怖主义名单上清除。此时的尼联共(毛)面临严峻的考验。?
一、尼泊尔议会斗争乱局?
目前,尼泊尔制宪会议三大政党分别是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大会党和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尼联共(毛)代表农村和城市底层人民的利益,大会党代表富人的利益,尼共(联合马列)代表城市中产阶级的利益。尼联共(毛)一度是充满生机的南亚毛主义运动的亮点,也是南亚毛派协调委员会的中坚力量。大会党是尼泊尔老牌资产阶级政党,其背后的支持力量是美国帝国主义和印度扩张主义。尼共(联合马列)是尼泊尔十几支共产党力量中历史较为悠久的一支,长期从事议会斗争,改良主义色彩浓厚。在尼共(联合马列)看来,尼联共(毛)是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极“左”思潮的代表,需要与其彻底划清界线。而尼共(联合马列)在尼联共(毛)眼中则“早已经失去了共产主义者的本色”。?
在尼联共(毛)放弃武装斗争之初,印度共产党(毛主义)曾经两次致信尼联共(毛),警告其放弃议会斗争的幻想,因为议会政党各方利益完全相反,不可能通过议会达成共识。和平协议签署至今,尼泊尔议会斗争已经进行了5年,2008年废除君主制、成立制宪会议时所设定的组建共识政府、推进和平进程以及撰写宪法的三个目标均未达成。制宪会议各党之间互相牵制拆台,几乎在任何一个问题上都难以达成共识,迄今为止选出的四任总理,前三任均在反对党的胁迫下下台。其中第三任总理的选举足足进行了21个月17次,选举次数之多、时间之长创下了议会选举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党派之争、无政府状态以及各党之间的内斗严重威胁着尼泊尔政治,抢劫、绑架和暗杀以及各种各样的游行示威充斥着尼泊尔社会。?
2009年,尼共(毛)与尼共(团结中心—火炬)合并组建成尼联共(毛)后,尼联共(毛)党主席普拉昌达一度满怀希望地认为,这是尼泊尔左翼力量统一的开始。然而情况却没那么乐观,同为尼泊尔左翼政党的尼共(联合马列)不断地和大会党联合排挤尼联共(毛)。早在2008年的总统选举中,尼共(联合马列)和大会党联手促成了大会党背景的总统亚达夫的上台,使得尼联共(毛)同时得到总统和总理两个位置的梦想破灭。2009年,尼共(联合马列)和大会党在“军政风波”中联手,迫使总理普拉昌达下台。接下来,两党又共同促成尼共(联合马列)—大会党联合候选人尼帕尔[尼共(联合马列)]当选第二任总理。但随后,在尼联共(毛)发动的强大民众示威压力下,尼帕尔政府倒台。然后是历时21个月的漫长政治僵局。为了打破政治僵局,2011年2月尼联共(毛)主席普拉昌达退出总理大选,转而支持尼共(联合马列)候选人卡纳尔当选。但没多久,卡纳尔就在党内外的抗议下被迫辞职。2011年8月,尼联共(毛)副主席巴特拉伊以微弱优势当选总理。但随后披露出的巴特拉伊与尼泊尔制宪会议第四大党马德西人民权利论坛签订“四点秘密协议”以换取支持的消息,再次激起强大的反对之声。?
尼联共(毛)与其他议会政党进行斗争所掌握的优势武器是人民运动。在民众的广泛支持下,尼联共(毛)获得2008年大选的胜利,并跻身制宪会议第一大党。2009年普拉昌达被迫辞职后,针对大会党和尼共(联合马列)联合推出的候选人尼帕尔的当选,尼联共(毛)在长达9个月的时间里,发动了5个阶段的全国大规模示威抗议活动,要求“傀儡政府”倒台和恢复人民至上原则。尼联共(毛)通过发动群众运动达到了两个目的:一方面,向其他议会党施压,作为谈判的筹码;另一方面,在组织和发动群众的过程中,对群众进行思想教育和政治宣传,为进一步的人民起义做好准备。?
二、尼联共(毛)党内革命派对改良路线的批评
自结束人民战争走上议会道路以来,尼联共(毛)党内路线分歧不断加大。以党的副主席基兰为代表的革命派和以党主席普拉昌达以及副主席巴特拉伊为代表的改良派之间展开了激烈的斗争,两派的观点分歧在于:建立人民共和国还是民主共和国;实施武装起义还是和平过渡;进行群众性阶级斗争还是上层改良。2011年9月,普拉昌达和巴特拉伊交出人民解放军武器库钥匙的决定把党内斗争推向有史以来的高峰。党内革命派代表人基兰批评上交武器的行为无异于自杀。美国革命共产党机关报《革命劳动者》载文批评,认为“尼泊尔革命正在步入缓慢的死亡”,并称上交钥匙的仪式是一场“卑劣的投降仪式”,是对人民利益的背叛。[3]?
继交出武器库钥匙后,11月1日普拉昌达和巴特拉伊又与制宪会议主要政党签订了包括遣散2/3毛派武装力量等内容的“七点协议”[4],这是尼联共(毛)对其他议会政党作出的最大一次妥协行动。根据“七点协议”,1.9万名尼泊尔人民解放军中的6500人将被整编为政府军,其他2/3数量的人民解放军将被遣散。与此同时,尼联共(毛)的准军事组织共青团也将被取消。整个整编和遣散计划于11月23日前完成。?
早在2011年4月,基兰就公开将党内改良派定性为修正主义和投降主义,并对其进行了严肃批评。基兰在党的中央委员会上提交了题为《目前革命的危机和我们的任务》的声明,批评普拉昌达违反了帕朗达会议[5]作出的发动人民起义的决议:“普拉昌达主席4月在中央委员会的提议违背了帕朗达会议的基本精神。首先,党在帕朗达会议设定的政治路线被主席以‘迫于形势发展,我们必须在政治路线上正本清源,修正行动计划’的名义否定。其次,中央委员会所采纳的基于国内和国际形势的分析而形成的政治路线与帕朗达会议精神是一致的,即‘成立人民联邦共和国只是党的暂时性策略。组织人民起义、争取三线斗争(立宪、和平进程、组建共识政府)以及基于四大准备(理论和政治准备、组织准备、群众斗争和阶级斗争准备、技术准备)的街头斗争,才是战略方针和首要的斗争形式’。但是,主席同志的提议却表示‘作为四大准备和四大基础的一部分,有必要提前推进军队合并和整编筹备一部统一宪法供人民讨论’。可见这一提议直接否定了帕朗达会议以来的政治纲领,与早先的中央委员会精神也并不相符。”[6]?
在该声明中,基兰还对党的领导层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我党的领导层尚未实现革命性转变,需要为政治路线的失败负全责。究其原因在于,领导层放弃了对下层阶级的信任,反而开始依赖上层或者反动阶级,阶级依靠上移趋势非常明显;在意识形态上,党的领导层开始转向折中主义和无政府主义;在政治上从中间派倒向改良派和民族投降主义。”[7]?
基兰强调在此紧要关头,尼联共(毛)必须关注以下意识形态问题,有效推进革命进程。“首先,坚持基于唯物辩证法的一分为二原则,反对基于折中主义和阶级合作的合二为一原则。其次,帝国主义发展出了新形式,其与修正主义的媾和也披上了新外衣。共产党人必须对革命共产党中的党派、分裂和机会主义高度警惕,这正是媾和的表现。再次,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进程中,无产阶级可以将制宪会议作为一种权宜之计。但是必须警惕其成为战略方针和被反动派利用。一旦制宪会议脱离无产阶级的控制,就会丧失正当性。此外,警惕借创新为名的反革命的马克思主义,实际上是修正主义在偷换概念。修正主义者宣称革命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指责革命马克思主义者是教条主义者和保守派。真正的革命者不应当惧怕这样的攻击。最后一点,取消主义的实质在于抛弃革命意识形态、革命路线方针和斗争的共产党形式,在各方面转而强调合法性和合法运动。我们党必须保持警惕,不堕落到取消主义。”[8]?
然而,基兰的批评并没有阻止党的进一步分裂。针对改良派单方面交出武器库钥匙的决定,基兰表示,这是在他和另一位副主席施瑞斯塔(Narayan Kaji Shrestha)以及军事指挥官巴达尔(Badal)不知情的情况下作出的,而之前党中央委员会和常务委员会已经否决了该决议。[9]9月2日,基兰率领部分党员和群众发起了大规模抗议活动,内容包括:在全国范围内的主要道路进行一小时封锁,封锁加德满都50个主要地点和路口;抵制党近期的重大会议,包括当天的常委会;下午6点在加德满都和其他主要城市开始火炬游行。[10]??
对于2/3毛派武装力量被遣散,基兰悲愤地表示:“共产党失去军队就不能存在。我们向烈士、伤员、被俘的战士以及穷人起誓,我们不会白白葬送你们的梦想……成千上万新的人民解放军将会在灰烬中重生。”[11]??
此外,针对巴特拉伊上台后所推行的一揽子计划中的三个,党内存在较大分歧。首先,针对返还战争期间所“侵占”的公共和私人财产、特别是土地的计划,革命派认为,这是地主和无地农民之间的阶级斗争。鉴于此,目前政府正从无地的和贫穷的农民阶级公开倒向地主阶级。其次,针对尼联共(毛)和马德西人民权利论坛签署的“四点秘密协议”中让1万名马德西人加入尼泊尔军队的计划,党内革命派认为这是将尼泊尔军队建设引向了一个错误的方向,即阻止人民解放军的合并,但可以招募各种各样的武装团体,这次是马德西人,下一步甚至会是印度扩张主义所支持的特莱武装,国家主权将会受到严重威胁。最后,针对没有任何限制的公民身份的授予,特别是在特莱地区,革命派认为是个大问题。因为尼泊尔人口只是一磅水,而印度人口则是汪洋大海。长此以往,在特莱这个开放边界,本土人会渐成少数,而印度移民将成多数。印度的人口侵略会给尼泊尔带来巨大威胁。[12]??
尼联共(毛)党内革命派与改良派的斗争经历了一个不断升级的过程,党的内部矛盾从秘密到公开,由党内扩散到党外,从意识形态斗争发展到出现分裂行动。一旦尼联共(毛)发生分裂,基兰率领的革命派退出尼联共(毛),那么尼联共(毛)将会陷入更大的困境:一方面,由于革命派的离去,尼联共(毛)会元气大伤,从而丧失在制宪会议中的选举优势,甚至丧失尼泊尔第一大党的地位;另一方面,革命派一旦发动武装起义,分裂的不仅仅是党,而且是军队和人民。这将断送尼联共(毛)10年人民战争的成果。?
三、尼泊尔人民解放军的合并与整编?
2006年《全面和平协议》签署至今,尼泊尔人民解放军的监管历经两个阶段:联合国尼泊尔特派团阶段和特别委员会阶段。?
2006年尼泊尔军队和尼泊尔人民解放军签订停火协议,双方武器入库,双方不能进一步招募军事人员,不得运送武器和弹药以及对对方构成军事上的困难,军队被置于联合国驻尼泊尔特派团的监管之下。此后,由于各党在“和平进程”问题上的相互牵制和斗争,军队合并与整编始终没有进展。?
2010年8月,尼泊尔军队公布的一份文件称,尼联共(毛)要利用联尼特派团遏制尼军,联尼特派团正在阻碍尼泊尔和平进程,因此尼军坚决反对延长联尼特派团的任期。当时的看守政府总理尼帕尔表示,应该使联尼特派团变成一个“技术性机构”,缩编为一个技术小组,只监督尼联共(毛),而不再监督尼军。尽管尼联共(毛)一再坚持联尼特派团留在尼泊尔,但在其他议会党的反对下,联合国安理会于2011年1月15日结束授权。?
在联合国安理会结束授权前夕,普拉昌达和看守政府总理尼帕尔签订了一项合约,合约内容包括建立一个六人机制特别委员会(三大党分别派两名代表),负责接管联尼特派团监管下的尼联共(毛)七个军营和尼军朝尼军营及武器。2011年1月22日,尼联共(毛)在解放军的奇旺兵营正式将解放军指挥权移交给特别委员会。9月1日,尼联共(毛)将军营武器库钥匙交给特别委员会,并引发党内革命派的分裂行动。11月1日,尼联共(毛)签署了包括遣散其2/3武装力量的“七点协议”。?
尼泊尔人民解放军是尼联共(毛)的真正实力所在,也是其他议会政党最为忌惮的力量。针对军队的合并与整编,大会党、尼共(联合马列)以及王室残余势力在军队中的代表极力阻挠。以大会党和尼共(联合马列)为代表的议会政党要求人民解放军解散、复员或者派到森林防护和工业保卫部门。大会党副主席柯伊拉腊一再表示,尼泊尔军队不能被政治化,人民解放军加入尼泊尔军队会弱化尼军的形象,破坏尼军的名声。而尼共(联合马列)总书记尼帕尔强调,尼共(毛)战士合并入国家军队后必须放弃其党员身份。王室残余势力、尼泊尔军队参谋长卡特瓦尔则一直强烈反对人民解放军合并入其所谓“专业化”部队。2009年,普拉昌达就尼泊尔军队参谋长卡特瓦尔违反一系列规定下达解职命令。此举引发了“软政变”,普拉昌达被迫辞去总理职务。?
尼联共(毛)党内革命派一贯主张“有尊严地合并”,即人民解放军整体并入尼泊尔军队,并继续接受党的领导。改良派则表现得模棱两可,并不坚定,这最终导致了遣散毛派2/3武装力量的“七点协议”的签署。?
四、小结?
和平协议签署以来,结束人民战争、走上议会道路之后的尼联共(毛)如今深陷议会斗争和内部两条路线的激烈斗争之中。尼联共(毛)内部的改良派不断地采取更加灵活的策略,在重大原则性问题上退让和妥协,出现了过分倚重议会斗争的倾向。而在革命派看来,这是尼泊尔革命所出现的前所未有的倒退,前景令人担忧。而就巴特拉伊当选总理而言,实力并未出现向尼联共(毛)的重大倾斜,双方力量对比没有显著变化。相反,改良派解除人民解放军武装,直接把尼联共(毛)推向了分裂的边缘,在很大程度上消解了尼联共(毛)自身的力量。在削弱解放军实力的同时,制宪会议各党已经把矛头指向尼联共(毛)的准军事组织共青团,接下来将是工会和民兵组织,直到彻底铲除尼联共(毛)的武装力量。如果党内改良派在党内斗争中长期占据上风,在关键问题上一味选择退让,那么尼联共(毛)势必面临生死之忧。??
注释:?
[1] Ekantipur Report,“Maoist should break away from RIM and COMPOSA: Koirala”,http://202.166.193.40/2011/09/04/headlines/Maoist-should-break-away-from-RIM-and-COMPOSA-Koirala/340244/.?
[2] “Baburam Bhattarai - Chosen Gravedigger of the Nepal Revolution”, http://revcom.us/a/245/baburam_bhattarai-en.html.?
[3] “Baburam Bhattarai - Chosen Gravedigger of the Nepal Revolution”, http://revcom.us/a/245/baburam_bhattarai-en.html.?
[4] “Seven Point Agreement”,http://redstarnepal.com/?p=575.?
[5] 2010年11月,尼联共(毛)在过喀地区的帕朗达召开了中央委员会第六次会议,会上通过了发动“人民起义”的路线决议。?
[6] Kiran,“Present Revolutionary Crisis and our task”,http://redstarnepal.com/?p=123.?
[7] Kiran,“Present Revolutionary Crisis and our task”,http://redstarnepal.com/?p=123.?
[8] Kiran,“Present Revolutionary Crisis and our task”,http://redstarnepal.com/?p=123.?
[9] Redstarnepal Reporter,“Oppose the Decision to Disarm PLA Soldiers”,http://redstarnepal.com/?p=191.?
[10]Redstarnepal Reporter,“Fight against National Capitulationism”, http://redstarnepal.com/?p=204.?
[11]“‘No Surrender’: Kiran and Badal”,http://redstarnepal.com/?p=562.?
[12]“Interview with Comrade Dev Gurung”,http://www.wprmbritain.org/?p=1625.
(王静: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