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军队曾经的远征,大家如何看待?

http://iask.sina.com.cn/b/3837395.html

安哥拉位于非洲西南部,中世纪时期分属刚果、恩东戈、马塔姆巴和隆达4个王国。葡萄牙殖民船队1482年首次抵达安哥拉,1560年侵入恩东戈王国,1576年建立罗安达城。在1884年至1885年举行的柏林会议上,安哥拉被划为葡萄牙殖民地。葡萄牙1922年派军队占领了安哥拉全境,1951年把安哥拉改为“海外省”,派总督施行统治。

20世纪五十年代以后,在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中,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安人运)、安哥拉民族解放阵线(安解阵)和争取安哥拉彻底独立全国联盟(安盟)先后成立。安人运从1961年2月4日开始展开武装斗争。

1975年1月15日,葡萄牙与三个组织达成关于安独立的协议,共同组织过渡政府。不久,安人运与安解阵、安盟发生武装冲突。同年11月11日安哥拉独立,安人运成立安哥拉人民共和国;安解阵和安盟则成立了安哥拉人民民主共和国。同日,安两派三方武装冲突扩大为全面内战。

安人运1976年击败安解阵并把安盟赶出城市后,安人民民主共和国解体;安人民共和国陆续得到全球许多国家的承认。然而,安人民共和国政府军与安盟部队的内战则愈演愈烈,至今尚未平息。

安人运政府有正规军5.3万人,预备役部队5万人。安盟一度拥有正规军2.6万人,民兵3.4万人。1987年7月,安政府军与安盟部队在马温加、奎托夸纳瓦莱发生大规模战斗,古巴军队和南非军队直接参战,双方损失惨重。内战这一阶段,由原苏联和古巴支持的安人运一方和由美国和南非支持的安盟一方,都卷入了安内战。

1982年安哥拉政府与美国就解决南部非洲冲突问题开始会谈。1984年2月,安哥拉与南非达成《脱离军事接触协议》。由于美国和南非坚持把撤军与纳米亚独立问题联系在一起、以及美国公开向安盟提供军事援助,谈判陷入僵局。1987年7月,安、美恢复谈判,在安、美所提新建议的基础上双方多次会晤。1988年1月至3月,安、古、美三方举行多次会谈,古巴在会谈中表示愿从安撤军,安、古在3月会谈中进而向美提出4年内古从安撤军的时间表。自5月起,三方会谈扩 大为安、古、美、南非四方会谈。8月8日,安、古、南非达成在安南部实现停火及南非军队从安撤离的协议。

1987年8月22日,南非正式与古、安签订停火协议,规定南非军队从9月1日起撤出安哥拉。9月底,安、古、美、南非就古巴在24个月至30个月内撤出军队的时间表达成协议。12月13日,安、古、南非签署布拉柴维尔协议议定书,建议从1989年4月1日起,古巴在27个月内从安哥拉全部撤走全部军队。

1994年11月,安政府与安盟在赞比亚首都卢萨卡签署和平协议,但不久,安盟不执行协议。

在国际社会的斡旋下,2002年8月2日安盟武装力量正式解散,并彻底放下武器,这样了长达27年的安哥拉内战也就宣告结束。

在政府和安盟共同举行的仪式上,国防部长帕亚马将军称安哥拉已“进入了一个新的纪元”。安盟武装部队司令卡莫特伊罗将军也表示,根据安盟与政府四月份签署的和平协议,安盟“将永远不再拿起武器对付安哥拉共和国”。

安盟共有85000名士兵,其中5000人将逐步归并到政府军中,其余人员全部解甲归田,成为平民,政府将帮助解决工作。

————————
从70年代中期开始,苏联大大加强了同美国在第三世界的争夺,并在第三世界采取了大规模的军事干预行动。1975年,苏联通过古巴军队对安哥拉内战进行了大规模的武装干涉,把近2万人的古巴军队和大批武器装备运入安哥拉。苏联自己的军事人员包括飞机和坦克驾驶员、军事顾问等也直接参与了军事行动。1977至1978年,苏联又利用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在欧加登地区的武装冲突,在非洲之角实行大规模的军事卷入,向埃塞俄比亚运送了1.7万多名古巴军人和大批军火,苏联军官还指挥了古巴和埃塞俄比亚军队的联合军事行动。与此同时,苏联还利用古巴军队插手扎伊尔和民主也门的内政。

————————
不应把问题完全归咎前苏联,事实上,古巴自己“革命无国界”的理念,对于他们的频繁输出军人和武器关系重大,如果说安哥拉和欧加登事件中苏联的影子清晰存在的话,那么,莫桑比克,中美洲的格林纳达等地的古巴士兵,就很难说是所谓“苏联代理人”,便如我们今天回头看中东,很难认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是“美苏代理人冲突”的说法,但在70-80年代,这几乎是共识了。

————————————————————————————

http://bbs.tiexue.net/post2_2997172_1.html

1975 年 12 月,为了支援“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卡斯特罗向安哥拉派去了一个米格-17中队,包括 9 架米格-17F和一架米格-15UTI,队长是琼斯.A.蒙特斯少校。该中队的活动范围主要在卡宾达飞地和安哥拉北部地区(而米格-21MF 中队主要负责安哥拉南部和东部地区),他们的敌人主要是是分裂主义者——卡宾达飞地解放阵线。当对分离份子的战争于1976年4月取得胜利后,这个米格-17中队转而去对付“安盟”(争取安哥拉彻底独立联盟),直到他们全部换装米格-21,替换下来的米格-17 被移交给安哥拉人。

古巴的米格-17在非洲参加的另一场战争是在埃塞俄比亚。1977年12月,一个中队的米格-17和一个中队的米格-21在欧加登(埃塞俄比亚与索马里有争议的边境地区)协助埃塞俄比亚军与索马里军队作战,后者于 1978年3月13日被完全赶出了这一地区。在战斗中,古巴空军的一架米格-17被索马里防空炮火击落,飞行员死亡。非常有趣的是,在这次战争中,古巴空军的米格-17和米格-21与埃塞俄比亚空军的F-5A/B/E并肩作战,而他们共同的敌人是索马里的米格-17和米格-21。与一些小道消息所说的相反,在七、八十年代埃塞俄比亚人对厄立特里亚人的战争中,古巴飞行员并未参战。1989年9月,鉴于世界政治形势发生了变化,古巴人撤离了埃塞俄比亚,但将他们的装备留在了那里。

此外,在1973年,古巴飞行员曾经驾驶着米格-17在南也门与北也门和沙特阿拉伯的边境地区巡逻。在七十年代,一些古巴飞行员还在几内亚飞米格-17,他们帮助组织和训练当地空军,并参与了几内亚的国土和领海防空任务。

————————
古巴在安哥拉的米格-23机群遭受了很大的损失,其中很多损失是由美国提供给反对派的“毒刺”肩射防空导弹造成的。安盟在 1985 年击落了一架米格-23ML 和一架米格-23UB,后者是在 1985 年 12 月 9 日击落的;在“德尔.皮诺将军的谈话”中,拉斐尔.德尔.皮诺讲述了古巴空军在安哥拉是如何在一周内损失 3 架米格-23 的惨痛经历。当古巴军队从安哥拉撤出以后,米格-23ML 也运回了古巴,现在在哈瓦那古巴空军博物馆展出的那架米格-23ML 就是其中之一。

有一些古巴的资料认为是米格-23 打赢了安哥拉战争并促进了南非的民主化,根据这些资料,安哥拉战争的最后一场重要战役发生在 1988 年 6 月,在奎托河战役中失败以后,南非军队撤退到纳米比亚。米格-23 从此占领了天空,南非空军的幻影F-1 再也无法夺回制空权,他们退出了战争,把天空留给了古巴人,从此以后,米格-23 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攻击敌人而不受惩罚了。

为了对付南非的自行榴弹炮(他们对空军前线基地威胁很大),古巴的工程师研制出一种炮瞄雷达系统。它可以很轻易地测出自行榴弹炮的发射阵位,并且立即将参数通知古巴空军的地面管制员,而地面管制员又将位置参数告诉在空中巡逻的飞机。于是,在1988年2月下旬,大量的榴弹炮阵地被米格-21和米格-23摧毁,最终的结果是南非炮兵只能在夜间活动。

另一方面,古巴空军积极地打击南非装甲部队,古巴人的地空配合十分出色:当南非装甲部队出现时,古巴炮兵用烟雾弹轰击其前进道路,同时,米格机群循着烟雾弹爆炸后的烟迹,使用S-24火箭和FAB-500炸弹从低空发起攻击。失去了空军的保护,南非强大的号角式主战坦克对于空袭毫无办法,只能坐以待毙。
然而 1988 年 6 月 7 日,卡斯特罗向驻在安哥拉的古巴司令部指出,根据情报信息,南非国防军正在策划一次突袭行动。他命令一旦发生这样的袭击,米格-23 将出动轰炸纳米比亚的南非空军基地和其他重要目标以警告南非人。6月26日,南非国防军第61装甲营在奇帕附近发起反攻,6月27日,12架米格-23ML(其中8架携带着250公斤的FAB-250炸弹)出现在纳米比亚鲁阿卡那-卡卢克大坝水电站上空,这个大坝由南非军队保卫,向纳米比亚的绝大部分地区提供电力供应。古巴战斗机一直保持着无线电静默和低空飞行以躲避南非的雷达;同时,古巴战斗机不是从基地起飞之后直接飞向目标,而是拐了一个弯,因此当他们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向出现在大坝时,南非人一点准备都没有。古巴人进行了三波轰炸,攻击行动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南非人放弃了大坝(他们事后宣布在轰炸中有13人死亡、2辆装甲车被毁),而飞机没有任何损伤。当几天后古巴军队到达该地时,他们见到了灾难过后的景象:装甲车被炸翻,残骸烧得焦黑;染血的军装碎片散落一地;水电站的主机被完全摧毁了。这次成功袭击表明古巴空军有能力攻击并摧毁南非国防军在纳米比亚的军事基地,如果他们想这么做的话。

古巴继续在纳米比亚扩大着他们的优势,南非却无法再支撑下去了,他们于6月27日向美国调停人切斯特.克劳克发出信号,要求停火并进行谈判。最终达成的协议是南非放弃安哥拉和纳米比亚,停止支持安盟并开始进行民主化进程。

[ 本帖最后由 fengzheng 于 2011-10-12 07:37 编辑 ]

我觉得是在充当苏修对外扩张的一个打手。当然详情了解不多,或许有错误。

1975年1月15日,葡萄牙与安人运、安解阵和安盟达成关于安独立的协议,共同组织安哥拉过渡政府。不久,安人运与安解阵、安盟发生武装冲突。同年11月11日安哥拉独立,安人运成立安哥拉人民共和国;安解阵和安盟则成立了安哥拉人民民主共和国。同日,安两派三方武装冲突扩大为全面内战。
从内战开始后直到1990年,古巴是安哥拉战斗部队、驾驶员、顾问、工程师训练和技师的主要提供者。古巴自从60年代中期就开始帮助安人运,1975年春时又派来古巴 军事 指导。关于古巴派兵到安哥拉,总统卡斯特罗将其作为“古巴国际主义”使命的一部分。
当时,古巴国内失业率很高,政府于是鼓励古巴青年到海外服役,宣传这是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责任,返回后将享受到特殊的荣誉。到1975年10月初,古巴军事人员来得更多了,而且这次主要是战斗部队,人数大约在1100至1500人之间。随着安盟反政府武装势力的扩张,在安哥拉的古巴军人人数也越来越多,最高时达到到4。5万人。自1975年算起,安哥拉共接受了30万人次古巴军人在安哥拉服务。安哥拉每年为此支付3亿至6亿美元的工资。
当时,前苏联东欧集团、 朝鲜 、越南支持古巴,中国和美国、欧洲、南非、扎伊尔、赞比亚坚决反对古巴驻军安哥拉。1975年12月2日下午, 毛泽东 和 邓小平 在中南海一道会见了来访的美国总统杰拉尔德·福特和夫人贝蒂·福特以及随同的基辛格和老布什,密谋两国联手对付古巴。本博秦全耀算了算, 毛主席 他老人家1996年9月9日去世,离这次谈话只有几个月。
2008年2月19日,美国国务院公开了《1973–1976年美中关系文献》,从解密文件中人们惊讶地发现中美两国领导人坐在一起,都不谈各自国内问题,而在那里讨论怎么对付苏联灭古巴。
福特总统见面后对毛泽东表示,必须让苏联古巴看看中美合作的压力和力量。毛泽东回答:我们就是放放空炮,骂骂人而已。阻止苏联那样的扩张主义国家。我们将维持我们的军事力量,并且准备使用它。在我们看来,这是让世界稳定和发展的最好方法。
双方在谈到如何遏制苏联、古巴在安哥拉的势力时,毛泽东激情地赞同把苏联、古巴赶出安哥拉。当基辛格代表美方提出对反对派武装进行军事训练,我们就能防止古巴支持的安哥拉人民解放军获胜。那两个派别需要得到训练,需要理解游击战。我们可以提供他们武器,但是需要其他人训练他们。对此,毛泽东当场表示:我们可以通过扎伊尔进行。
基辛格担心非洲另一马克思主义政权莫桑比克支持安哥拉人民解放军,他们更愿意听中国的话,而不是我们的话。他们非常尊敬中国,美方希望中国进行瓦解做做工作。毛泽东当场接受:我们可以试一下。还是邓小平比较现实地回答,我们可以试,但是不太可能成功,把握不大。
福特总统对毛泽东说,我们给了赞比亚和扎伊尔许多钱。我们想象,如果我们自己采取行动,并且中国和其他国家也采取行动,我们就能够防止苏联获得一个重要的海军基地,防止他们控制安哥拉的主要资源。我们强烈反对古巴的介入。现在,他们在安哥拉有五六千人。我们觉得这不是好事。我们也是这样看待苏联。谈话中毛泽东安慰美方,我觉得安哥拉人民解放军不会成功。
福特总统在会谈将结束时叮嘱:如果在我们美国、你们中国和其他国家做出努力之后,安哥拉人民解放军依然占据优势,那将是一场悲剧。所以在动身离开 华盛顿 前,我刚刚批准对那两个派别提供3500万美元的援助。这充分表明了,我们将面对苏联的挑战,击败苏联、古巴的安哥拉人民解放军。此时毛泽东闻罢,异常兴奋只说了两个字:好的。

美国国务院公开了《1973-1976年美中关系文献》(Foreign Relations, Volume XVIII, China, 1973-1976),其中包括许多第一手的原始档案,现在可以在网上免费下载。

福特:主席先生,我认为我们不得不在国际事务上加强合作,应对来自诸如苏联那样国家的挑战。
毛泽东:对,我们对苏联一点信心也没有。邓小平同志也不喜欢苏联。
福特:我们也是这样。他们在全世界扩张,掠夺领土和经济资源。我们必须面对他们的挑战。
毛泽东:好。我们也要面对挑战。
福特:我们希望从明年开始,我们的双边关系可以得到改善。我们认为,现在正是我们两国关系取得实质性进展的时候。
毛泽东:你是说我们两国之间?
福特:对。
毛泽东:那样很好。
福特:主席先生,如果你的国家和我的国家一起合作,应对来自苏联的挑战,那么美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关系正常化,就会在我的国家得到支持。
毛泽东:很好。不过,我们在这里只是说说而已,苏联到底怎么行动,还需要观察。
福特:主席先生,我们必须让苏联对美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作留下深刻印象,——言辞是不起作用的,必须有实际行动。我们将不断对他们施加压力。我希望,来自您的压力,和我们的压力一样强大。
毛泽东:我们就是放放空炮,骂骂人而已。
福特:主席先生,我们将要做的就不止与此了,过去也是如此。美国人民希望他们的总统坚强有力。我们将来就会这样行动。而不是只说不做、放空炮。
毛泽东:你们有实心炮?
福特:对,我们将一直准备火药,如果他们来挑战我们,那么我们的火药就不会闲着。
毛泽东:很好,那样也不坏。不过,现在你们是和平共处。
福特: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会对任何扩张主义行为坐视不管。事实上,我们已经在应对这些挑战了,并将继续如此。
毛泽东:那样很好。我们需要签署协议吗?
福特(点头):对,我们可以一起努力,达到同样的效果。你从东边施加压力,我从西边施加压力。
毛泽东:可以。这是君子协定。
福特:这是最好的取得成功的方法,对付那些不是君子的小人。
毛泽东:他们是小人。
福特:我们今天早上用的词,比这个还要强烈。
毛泽东:我非常感谢总统先生来看我。我希望未来我们两国能够更加友好。
福特:主席先生,这正是美国人民和我本人的真诚愿望。我希望你们清楚地了解,过去三年来,我们两国之间历史性的行动是得到美国人民全力支持的。美国人民像我们一样,认识到必须采取强力行动,阻止苏联那样的扩张主义国家。我们将维持我们的军事力量,并且准备使用它。在我们看来,这是让世界稳定和发展的最好方法。
毛泽东:好的。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矛盾。
福特:很正确。如果我们之间有矛盾,我们就会坐下来谈判,试图互相理解和消除矛盾。
毛泽东:很好。我们两国有不同的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矛盾总是存在的。
福特:但是这不影响我们之间的紧密合作,这对我们两国和所有人都是有利的。
毛泽东(一阵咳嗽之后):举例来说,我们和苏联之间就没有我们和你们之间这样的谈话。我去过苏联两次,赫鲁晓夫到过北京三次。没有一次谈话是真的令人满意的。
福特:主席先生,我与勃列日涅夫先生见过两次。有时谈得很顺利,有时谈得不好。我想这正是我们坚定态度的一种外在表现,我们没法同意他们的有些提议,将来也不会同意。我们将保持坚定,维持军事力量。他们理解这一点,我想对我们两国最有利的方法就是,我们一起采取坚定立场。这正是我们打算要做的事。
毛泽东:好的。
7. 日本
毛泽东:你们现在同日本的关系怎么样?比以前好吗?
福特:对,比以前好。主席先生,正如你所知,我大约一年前访问了日本。这是美国在任总统第一次访问日本。大约一个月,日本天皇和皇后访问了美国,这也是他们的元首第一次来我们的国家。我们感到,美日关系正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最好时期。
毛泽东:日本也受到苏联的威胁。
福特:我同意这一点,因此,主席先生,我认为中日关系的不断改善很重要,就像美日关系在不断改善一样。事实上,美日关系现在是历史上最好的。
毛泽东:对日本来说,同你们的关系是第一位的,同我们的关系是第二位的。
福特:你们同日本的关系好吗?
毛泽东:不算很糟,但也不是很好。
福特:你们希望中日关系得到改善,对吗?
毛泽东:对。他们国内有亲苏派,反对谈论霸权。
基辛格:也可能是害怕谈论。
毛泽东:正是这样。
8. 欧洲
福特:你们同西欧国家的关系怎么样,主席先生?
毛泽东:比起我们同日本的关系,好太多、太多了。
福特: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同西欧、以及你们同西欧都保持良好关系,这样才能应对任何苏联在西欧的扩张。
毛泽东:对,对,这是我们同你们的一个共同点。我们同欧洲国家没有利益冲突。
福特:主席先生,事实上,我们中有些人相信,中国比有些欧洲国家更能使得欧洲保持团结,使得北约加强力量。
毛泽东:他们心不齐。
福特:有些欧洲国家不像表面上那样强大和坦率。
毛泽东:我觉得瑞典不坏,西德也不坏。南斯拉夫也很好。荷兰和比利时就稍微差一点。
福特:很正确。苏联正在设法利用葡萄牙和意大利的弱点。我们必须阻止它,我们打算这样做。
毛泽东:对,现在葡萄牙看上去更稳定一些了。形势好像在朝好的方面发展。
福特:过去48小时里,形势发展很令人鼓舞。我们支持的一方正在得势,采取行动稳定局势。我们同意你的看法,南斯拉夫是重要的,在抵抗苏联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但是我们很关注,铁托逝世后可能发生的事情。
毛泽东:对。也许铁托之后会是卡德尔(Kardelj)。
基辛格:但是,我们关注的是国内外可能产生的反应。我们正在着手做这件事。不同的因素都会对外部集团产生影响。
毛泽东:对,南斯拉夫有许多省,它是由很多以前的小国家组成的。
福特:主席先生,今年夏天,我到罗马尼亚进行了一次有趣的旅行。我对齐奥赛斯库总统的力量和独立性,留下深刻印象。
毛泽东:很好。
福特:主席先生,我们对西班牙的局势也很关注。我们支持西班牙国王。我们希望,他能够处理好那些破坏西班牙王国的因素。我们将和他一起工作,在这个转变时期,争取对局势最基本的控制。
毛泽东:如果欧洲共同体吸纳西班牙,我们觉得,不管怎么样,这是一件好事。欧洲共同体想要西班牙和葡萄牙吗?
福特:主席先生,我们正在敦促北约对西班牙更友好一些,哪怕法国反对这样。我们希望,在新国王的领导下,西班牙能够更容易被北约接受。此外,我们感到欧洲共同市场应该对西班牙政府有更多的回应,朝着西欧一体的目标努力。我们将在这两个方向上,尽我们所能。
基辛格:对于欧洲人来说,他们不够激进。
毛泽东:是这样吗?对了,以前他们总是打来打去的。还有,以前你们不骂法国。
福特:对,我们支持西班牙新国王。因为西欧的南部必须保持强大,包括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希腊、土耳其、南斯拉夫。如果我们要抵御苏联的扩张主义,这些国家都必须得到增强。
毛泽东:好的。我们认为希腊应该变得比现在好。
福特:对,他们经过了一段困难的日子,我们感到新政府正在正确的方向上前进。我们会帮助他们的。我们希望最终他们会回到北约,成为一个成员国。
毛泽东:那样不错。
福特:当然,希腊有一些激进的想法,从我们的观点看,不是很好,会削弱北约,给苏联以可乘之机。
毛泽东:是吗?
9. 中东
福特:让我们看看中东地区,主席先生。我们认为西奈协议有助于减少苏联在该地区的影响,但是我们也认识到必须尽快实现该地区的广泛和平。等到下一次美国大选一结束,我们就将努力争取实现该地区广泛的和持久的和平。
毛泽东:持久和平很难做到。
福特:对,几百年来他们都无法实现和平。但是,只要我们努力实现它,一旦成功,就将消除苏联在该地区的大部分影响。如果局势保持停滞,那么苏联就有机会制造麻烦。因此,我们相信必须不断前进。西奈协议有助于我们同埃及实现良好关系。在下一次大选后,如果我们继续前进,争取更大范围的和平,这对将苏联的影响赶出该地区就会有重大影响。
毛泽东:我不反对那样做。
10. 南亚
福特:关于南亚次大陆,我们希望通过在迪戈加西亚岛(Diego Garcia)的基地保持我们的影响。当然,我们将不断改善与巴基斯坦的关系。我们已经取消了对他们的武器禁运,所以他们自己可以想办法发展足够的军事力量,使得印度相信,发动任何军事行动都不值得尝试。
毛泽东:那样很好。
福特:主席先生,你对孟加拉国的局势有何看法?
毛泽东:那里的情况正在变好,但还不稳定。我们准备派个大使过去。也许他需要不少时间才能到那里。
福特:你是否感到担忧,印度可能会插手,对孟加拉国采取军事行动,取得主导权?
毛泽东:有这种危险。我们必须警惕。
福特:主席先生,印度总是会做一些不明智的事情,反对其他国家。我希望他们不会在孟加拉国上面犯错误。
毛泽东:确实如此。如果他们在那里采取行动,我们将会反对他们。
福特:我们正在同巴基斯坦和伊朗合作,阻止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将谴责任何印度的此类行动。
毛泽东:好,我们又达成了另一项协议。

  1. 非洲
    福特:我肯定你同我们一样,很关心苏联在印度洋的存在,以及他们在东非的活动。这一类举动,我们都强烈反对。我在这里特别要说一下安哥拉,我们正在那里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防止苏联在那里得到一个在非洲大陆上的据点。
    毛泽东:你们看上去没什么办法,我们也没有。
    福特:主席先生,我想我们双方都可以做得更好。
    毛泽东:我赞同把苏联赶出去。
    福特:如果我们一起好好努力,我们就能做到这一点。
    毛泽东:可以通过刚果和扎伊尔的金沙萨。
    邓小平(对毛泽东说):这里主要的问题是南非,它会卷进来。这会触怒整个黑非洲。这使得整个事情都变复杂了。
    毛泽东:南非名声不好。
    福特:但是他们正在阻止苏联扩张。我们觉得这是令人钦佩的。我们给了赞比亚和扎伊尔许多钱。我们想象,如果我们自己采取行动,并且中国和其他国家也采取行动,我们就能够防止苏联获得一个重要的海军基地,防止他们控制安哥拉的主要资源。我们强烈反对古巴的介入。现在,他们在安哥拉有五六千人。我们觉得这不是好事。我们也是这样看待苏联。
    邓小平:你的意思是,你们钦佩南非?
    福特:不。他们强烈反对苏联。他们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这件事美国没有插手。
    邓小平:在安哥拉。
    福特:南非反对安哥拉人民解放军(MPLA)。
    毛泽东:这个问题需要研究。
    福特:刻不容缓。(Time is of the essence.)
    毛泽东:我觉得安哥拉人民解放军不会成功。
    福特:我们也希望他们不会成功。
    基辛格:如果其他两个派别足够训练有素,我们就可以提供他们武器。这样我们就能防止安哥拉人民解放军获胜。那两个派别需要得到训练,需要理解游击战。我们可以提供他们武器,但是需要其他人训练他们。
    毛泽东:过去,我们通过坦桑尼亚支持他们。但是坦桑尼亚会扣留某些东西。也许现在我们可以通过扎伊尔。
    邓小平:可能还是通过扎伊尔比较好。
    基辛格:那就通过扎伊尔。中国方面也许可以使用它和莫桑比克的影响。对于非洲来说,如果莫桑比克反对苏联集团和安哥拉人民解放军,那么就有巨大的象征意义。(中国人讨论了一阵。)
    福特:但是,你知道,莫桑比克支持安哥拉人民解放军。这可能很难吧。
    邓小平:不可能的事。
    基辛格:我知道。不过他们可能不理解他们正在干什么,因为他们非常尊敬中国。
    毛泽东:我们可以试一下。
    基辛格:我不觉得莫桑比克理解安哥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需要有人给他们提建议,他们更愿意听中国的话,而不是我们的话。
    毛泽东:我们可以试一下。
    邓小平:我们可以试,但是不太可能成功。
    基辛格:确实如此。
    毛泽东:扎伊尔可能更可靠一些。
    基辛格:扎伊尔应该成为一个提供支援的基地。我们从莫桑比克得不到帮助,但是也许他们会置身事外。我们不指望从莫桑比克得到帮助,但是可能他们至少会保持中立。
    毛泽东:我们试一下。
    福特:我要再说一次,刻不容缓。因为其他两个派别需要得到支援。直到不久前,他们都做得很好。目前,局势陷入僵局。如果在我们、你们和其他国家做出努力之后,安哥拉人民解放军依然占据优势,那将是一场悲剧。
    毛泽东:这很难说。你觉得事情就是这样了?
    福特:我可能会说,对于安哥拉就是这样。在动身离开华盛顿前,我刚刚批准对那两个派别提供3500万美元的援助。这充分表明了,我们将面对苏联的挑战,击败安哥拉人民解放军。
    毛泽东:好的。(中方摄影师进入室内,开始摄像。)

三个世界真的站不住了
D公真是机灵人

1976年党内资产阶级上台,河蟹出于自身利益卷入安哥拉内战与西方支持安盟对抗苏联美帝支持的安人运,1991苏修倒台,代理人的后台均无继续支持的必要,安盟最终失败投降。

苏修古巴支持的“马列主义政党”安人运很快也暴露了真面目,他的“马列主义”外衣很快脱下,宣布自己支持社会民主主义,并加入社会党国际。

[古巴共和国算社会主义国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