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刘慈欣小说《赡养人类》(选段)

编者按:小说的揭露性有余,斗争性不强,显然不能理解到共产主义必然取代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必然被埋葬的历史命运。但其对资本主义的揭露别具匠心,颇值得玩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们现在不干涉人类的事。”来人平静地说。


这话像一道闪电击中了滑膛,他的手不由一松,左轮的击锤落回到原位。他细看来人,在星环的光芒下,如论怎么看,他都是一个普通的人。

“你们,已经下来了?”滑膛问,他的语气中出现了少有的紧张。

“我们早就下来了。”

接着,在第四地球的垃圾场上,来自两个世界的两个人长时间地沉默着。这凝固的空气使滑膛窒息,他想说点什么,这些天的经历,使他下意识地提出了一个问题:“你们那儿,也有穷人和富人吗?”

第一地球人微笑了一下说:“当然有,我就是穷人,”他又指了一下天空中的星环,“他们也是。”

“上面有多少人?”

“如果你是指现在能看到的这些,大约有五十万人,但这只是先遣队,几年后到达的一万艘飞船将带来十亿人。”

“十亿?他们……不会都是穷人吧?”

“他们都是穷人。”

“第一地球上的世界到底有多少人呢?”

“二十亿。”

“一个世界里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穷人?”

“一个世界里怎么不可能有那么多是穷人?”

“我觉得,一个世界里的穷人比例不可能太高,否则这个世界就变得不稳定,那富人和中产阶级也过不好了。”

“以目前第四地球所处的阶段,很对。”

“还有不对的时候吗?”

第一地球人低头想了想,说:“这样吧,我给你讲讲第一地球上穷人和富人的故事。”

“我很想听。”滑膛把枪插回怀里的枪套中。

“两个人类文明十分相似,你们走过的路我们都走过,我们也有过你们现在的时代:社会财富的分配虽然不匀,但维持着某种平衡,穷人和富人都不是太多,人们普遍相信,随着社会的进步,贫富差距将进一步减小,他们憧憬着人人均富的大同时代。但人们很快会发现事情要复杂得多,这种平衡很快就要被打破了。”

“被什么东西打破的?”

“教育。你也知道,在你们目前的时代,教育是社会下层进入上层的惟一途径,如果社会是一个按温度和含盐度分成许多水层的海洋,教育就像一根连通管,将海底水层和海面水层连接起来,使各个水层之间不至于完全隔绝。”

“你接下来可能想说,穷人越来越上不起大学了。”

“是的,高等教育费用日益昂贵,渐渐成了精英子女的特权。但就传统教育而言,即使仅仅是为了市场的考虑,它的价格还是有一定限度的,所以那条连通管虽然已经细若游丝,但还是存在着。可有一天,教育突然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一个技术飞跃出现了。”

“是不是可以直接向大脑里灌知识了?”

“是的,但知识的直接注入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大脑中将被植入一台超级计算机,它的容量远大于人脑本身,它存贮的知识可变为植入者的清晰记忆。但这只是它的一个次要功能,它是一个智力放大器,一个思想放大器,可将人的思维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

这时,知识、智力、深刻的思想,甚至完美的心理和性格、艺术审美能力等等,都成了商品,都可以买得到”

“一定很贵。”

“是的,很贵,将你们目前的货币价值做个对比,一个人接受超等教育的费用,与在北京或上海的黄金地段买两到三套一百五十平米的商品房相当。”

“要是这样,还是有一部分人能支付得起的。”

“是的,但只是一小部分有产阶层,社会海洋中那条连通上下层的管道彻底中断了。完成超等教育的人的智力比普通人高出一个层次,他们与未接受超等教育的人之间的智力差异,就像后者与狗之间的差异一样大。同样的差异还表现在许多其他方面,比如艺术感受能力等。于是,这些超级知识阶层就形成了自己的文化,而其余的人对这种文化完全不可理解,就像狗不理解交响乐一样。超级知识分子可能都精通上百种语言,在某种场合,对某个人,都要按礼节使用相应的语言。在这种情况下,在超级知识阶层看来,他们与普通民众的交流,就像我们与狗的交流一样简陋了……于是,一件事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你是个聪明人,应该能想到。”

“富人和穷人已经不是同一个……同一个……”

“富人和穷人已经不是同一个物种了,就像穷人和狗不是同一个物种一样,穷人不再是人了。”

“哦,那事情可真的变了很多。”

“变了很多,首先,你开始提到的那个维持社会财富平衡、限制穷人数量的因素不存在了。即使狗的数量远多于人,他们也无力制造社会不稳定,只能制造一些需要费神去解决的麻烦。随便杀狗是要受惩罚的,但与杀人毕竟不一样,特别是当狂犬病危及到人的安全时,把狗杀光也是可以的。对穷人的同情,关键在于一个同字,当双方相同的物种基础不存在时,同情也就不存在了。这是人类的第二次进化,第一次与猿分开来,靠的是自然选择;这一次与穷人分开来,靠的是另一条同样神圣的法则:私有财产不可侵犯。”

“这法则在我们的世界也很神圣的。”

“在第一地球的世界里,这项法则由一个叫社会机器的系统维持。社会机器是一种强有力的执法系统,它的执法单元遍布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有的执法单元只有蚊子大小,但足以在瞬间同时击毙上百人。它们的法则不是你们那个阿西莫夫的三定律,而是第一地球的宪法基本原则:私有财产不可侵犯。它们带来的并不是专制,它们的执法是绝对公正的,并非倾向于有产阶层,如果穷人那点儿可怜的财产受到威胁,他们也会根据宪法去保护的。

“在社会机器强有力的保护下,第一地球的财富不断地向少数人集中。而技术发展导致了另一件事,有产阶层不再需要无产阶层了。在你们的世界,富人还是需要穷人的,工厂里总得有工人。但在第一地球,机器已经不需要人来操作了,高效率的机器人可以做一切事情,无产阶层连出卖劳动力的机会都没有了,他们真的一贫如洗。这种情况的出现,完全改变了第一地球的经济实质,大大加快了社会财富向少数人集中的速度。

“财富集中的过程十分复杂,我向你说不清楚,但其实质与你们世界的资本运作是相同的。在我曾祖父的时代,第一地球60%的财富掌握在一千万人手中;在爷爷的时代,世界财富的80%掌握在一万人手中;在爸爸的时代,财富的90%掌握在四十二人手中。

“在我出生时,第一地球的资本主义达到了顶峰上的顶峰,创造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资本奇迹;99%的世界财富掌握在一个人的手中!这个人被称做终产者。

“这个世界的其余二十多亿人虽然也有贫富差距,但他们总体拥有的财富只是世界财富总量的l%,也就是说,第一地球变成了由一个富人和二十亿个穷人组成的世界,穷人是二十亿,不是我刚才告诉你的十亿,而富人只有一个。这时,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宪法仍然有效,社会机器仍在忠实地履行着它的职责,保护着那一个富人的私有财产。

“想知道终产者拥有什么吗?他拥有整个第一地球!这个行星上所有的大陆和海洋都是他家的客厅和庭院,甚至第一地球的大气层都是他私人的财产。

“剩下的二十亿穷人,他们的家庭都住在全封闭的住宅中,这些住宅本身就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微型生态循环系统,他们用自己拥有的那可怜的一点点水、空气和土壤等资源在这全封闭的小世界中生活着,能从外界索取的,只有不属于终产者的太阳能了。

“我的家坐落在一条小河边,周围是绿色的草地,一直延伸到河沿,再延伸到河对岸翠绿的群山脚下,在家里就能听到群鸟呜叫和鱼儿跃出水面的声音,能看到悠然的鹿群在河边饮水,特别是草地在和风中的波纹最让我陶醉。但这一切不属于我们,我们的家与外界严格隔绝,我们的窗是密封舷窗,永远都不能开的。要想外出,必须经过一段过渡舱,就像从飞船进入太空一样,事实上,我们的家就像一艘宇宙飞船,不同的是,恶劣的环境不是在外面而是在里面!我们只能呼吸家庭生态循环系统提供的污浊的空气,喝经千万次循环过滤的水,吃以我们的排泄物为原料合成再生的难以下咽的食物。而与我们仅一墙之隔,就是广阔而富饶的大自然,我们外出时,穿着像一名宇航员,食物和水要自带,甚至自带氧气瓶,因为外面的空气不属于我们,是终产者的财产。

“当然,有时也可以奢侈一下,比如在婚礼或节日什么的,这时我们走出自己全封闭的家,来到第一地球的大自然中,最令人陶醉的是呼吸第一口大自然的空气时,那空气是微甜的,甜得让你流泪。但这是要花钱的,外出之前我们都得吞下一粒药丸大小的空气售货机,这种装置能够监测和统计我们吸入空气的量,我们每呼吸一次,银行账户上的钱就被扣除一点。对于穷人,这真的是一种奢侈,每年也只能有一两次。我们来到外面时,也不敢剧烈活动,甚至不动只是坐着,以控制自己的呼吸量。回家前还要仔细地刮刮鞋底,因为外面的土壤也不属于我们。“现在告诉你我母亲是怎么死的。为了节省开支,她那时已经有三年没有到户外去过一次了,节日也舍不得出去。这天深夜,她竟在梦游中通过过渡门到了户外!她当时做的一定是一个置身于大自然中的梦。当执法单元发现她时,她已经离家有很远的距离了,执法单元也发现了她没有吞下空气售货机,就把她朝家里拖,同时用一只机械手卡住她的脖子,它并没想掐死她,只是不让她呼吸,以保护另一个公民不可侵犯的私有财产——空气。但到家时她已经被掐死了,执法单元放下她的尸体对我们说:她犯了盗窃罪。我们要被罚款,但我们已经没有钱了,于是母亲的遗体就被没收抵账。要知道,对一个穷人家庭来说,一个人的遗体是很宝贵的,占它重量70%的是水啊,还有其他有用的资源。但遗体的价值还不够交纳罚款,社会机器便从我们家抽走了相当数量的空气。

“我们家生态循环系统中的空气本来已经严重不足,一直没钱补充,在被抽走一部分后,已经威胁到了内部成员的生存。为了补充失去的空气,生态系统不得不电解一部分水,这个操作使得整个系统的状况急剧恶化。主控电脑发出了警报:如果我们不向系统中及时补充十五升水的话,系统将在三十小时后崩溃。警报灯的红色光芒迷漫在每个房间。我们曾打算到外面的河里偷些水,但旋即放弃了,因为我们打到水后还来不及走回家,就会被无所不在的执法单元击毙。父亲沉思了一会儿,让我不要担心,先睡觉。虽然处于巨大的恐惧中,但在缺氧的状态下,我还是睡着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个机器人推醒了我,它是从与我家对接的一辆资源转换车上进来的,它指着旁边一桶清澈晶莹的水说:这就是你父亲。资源转换车是一种将人体转换成能为家庭生态循环系统所用资源的流动装置,父亲就是在那里将自己体内的水全部提取出来,而这时,就在离我家不到一百米处,那条美丽的河在月光下哗哗地流着。资源转换车从他的身体还提取了其他一些对生态循环系统有用的东西:一盒有机油脂、一瓶钙片,甚至还有硬币那么大的一小片铁。

“父亲的水拯救了我家的生态循环系统,我一个人活了下来,一天天长大,五年过去了。在一个秋天的黄昏,我从舷窗望出去,突然发现河边有一个人在跑步,我惊奇是谁这么奢侈,竟舍得在户外这样呼吸?!仔细一看,天啊,竟是终产者!他慢下来,放松地散着步,然后坐在河边的一块石头上,将一只赤脚伸进清澈的河水里。他看上去是一个健壮的中年男人,但实际已经两千多岁了,基因工程技术还可以保证他再活这么长时间,甚至永远活下去。不过在我看来,他真的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又过了两年,我家的生态循环系统的运行状况再次恶化,这样小规模的生态系统,它的寿命肯定是有限的。终于,它完全崩溃了。空气中的含氧量在不断减少,在缺氧昏迷之前,我吞下了一枚空气售货机,走出了家门。像每一个家庭生态循环系统崩溃的人一样,我坦然地面对着自己的命运:呼吸完我在银行那可怜的存款,然后被执法机器掐死或击毙。

“这时我发现外面的人很多,家庭生态循环系统开始大批量地崩溃了。一个巨大的执法机器悬浮在我们上空,播放着最后的警告:公民们,你们闯入了别人的家里,你们犯了私闯民宅罪,请尽快离开!不然……离开?我们能到哪里去?自己的家中已经没有可供呼吸的空气了。“我与其他人一起,在河边碧绿的草地上尽情地奔跑,让清甜的春风吹过我们苍白的面庞,让生命疯狂地燃烧……“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们突然发现自己银行里的存款早就呼吸完了,但执法单元们并没有采取行动。这时,从悬浮在空中的那个巨型执法单元中传出了终产者的声音。“‘各位好,欢迎光临寒舍!有这么多的客人我很高兴,也希望你们在我的院子里玩得愉快,但还是请大家体谅我,你们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现在。全球已有近十亿人因生态循环系统崩溃而走出了自己的家,来到我家,另外那十多亿可能也快来了,你们是擅自闯入,侵犯了我这个公民的居住权和隐私权,社会机器采取行动终止你们的生命是完全合理合法的,如果不是我劝止了它们那么做,你们早就全部被激光蒸发了。但我确实劝止了他们,我是个受过多次超等教育的有教养的人,对家里的客人,哪怕是违法闯入者,都是讲礼貌的。但请你们设身处地地为我想想,家里来了二十亿客人,毕竟是稍微多了些,我是个喜欢安静和独处的人,所以还是请你们离开寒舍。我当然知道大家在地球上无处可去,但我为你们,为二十亿人准备了两万艘巨型宇宙飞船,每艘都有一座中等城市大小,能以光速的百分之一航行。上面虽没有完善的生态循环系统,但有足够容纳所有人的生命冷藏舱,足够支持五万年。我们的星系中只有地球这一颗行星,所以你们只好在恒星际间寻找自己新的家园,但相信一定能找到的。宇宙之大,何必非要挤在我这间小小的陋室中呢?你们没有理由恨我,得到这幢住所,我是完全合理合法的,我从一个经营妇女卫生用品的小公司起家,一直做到今天的规模,完全是凭借自己的商业才能,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的事,所以,社会机器在以前保护了我,以后也会继续保护我,保护我这个守法公民的私有财产,它不会容忍你们的违法行径,所以,还是请大家尽快动身吧,看在同一进化渊源的份上,我会记住你们的,也希望你们记住我,保重吧。“我们就是这样来到了第四地球,航程延续了三万年,在漫长的星际流浪中,损失了近一半的飞船,有的淹没于星际尘埃中,有的被黑洞吞食,……但,总算有一万艘飞船,十亿人到达了这个世界。好了,这就是第一地球的故事,二十亿个穷人和一个富人的故事。”

《赡养人类》小说简介

杀手“滑膛”接到了一个单子,去杀三个流浪汉。单子的客户是世界上排名前十三位的富豪。这十三个富豪都是“世界财富液化委员会”的成员。什么原因呢?地外文明“哥哥文明”(第一地球),来到“滑膛”所在的地球(第四地球)。第一地球的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登峰造极,穷人要移民来第四地球。“哥哥文明”要移民,那么第四地球上的人怎么办?哥哥文明考虑赡养他们,哥哥文明将对地球人类进行全面的社会普查,调查的目的是确定目前人类社会最低的生活标准,哥哥文明将按这个标准配给每个人的生活资料。哥哥文明很强大,几秒钟的时间就毁灭了澳大利亚。所以领导世界的十三个富豪决定接受赡养。为了提高生活水准,他们开始散发自己的财产,但是三个流浪汉拒不接受他们的财产,所以就雇佣“滑膛”杀了他们。
1 个赞

《赡养人类》全文

1 个赞

无言,无奈——评《赡养人类》

   自《镜子》开始,大刘的文风逐渐变得冷峻,世故,越来越接近当下的流行。

   从篇名上看,《赡养人类》是《赡养上帝》的续集,而从文章的内容和情节上,它则继承着大刘的另一篇文章《镜子》的某些东西。可以说,《赡养人类》是《镜子》与《赡养上帝》的揉合版。大刘喜欢搞系列作品,很多文章都与以前的文章有传承,但每篇都下了一番功夫,每篇都有新意,很少将以前的凉饭拿出来回锅敷衍。从这个角度来说,大刘还是很负责任地。

   但是,相比前两作,应该说《赡养人类》不能算出彩。从科幻的创意角度来讲,《赡养人类》不算成功,至少不如《赡养上帝》。它没有足够新奇的科幻内核,也没有大刘以往擅长的物理天文等科学细节描写。从文章结构上,它又不如《镜子》,至少不是像《镜子》那么富于悬念,情节曲折却又一气呵成。

   《赡养人类》明显地分为有点脱节的两个层次:人类(第四地球)文明和第一地球文明(“哥哥文明”)——另一个人类世界的文明,比人类进步得多的文明。这一点有点像《乡村教师》,但对外星人的塑造却与《乡村教师》大相径庭。

   相距数百光年,文明时间是人类的两倍,而这样的“哥哥文明”的发展历史却与人类并无二至,这并不是作者缺乏想象力,而是要证明社会规律在宇宙中的普遍性。(读过《赡养上帝》的应该知道,“上帝文明”以自身为蓝本在宇宙中六个“地球”播下了种子,他们的进化应该是相似的。但如此雷同,作为读者的我还是根本没有料到)。                                                                   
    两个地球,两个文明非常类似,都在经历财富的集中,以及社会阶层的分化。对于地球上,也就是现实生活的描写一如大刘以往的中规中矩,各个细节真实可信而又触目惊心:严重的贫富分化;社会底层流浪汉、画家和拾荒者的生存状态;以及造成这种差距的直接原因——教育的产业化和精英化(这点描写放在“哥哥文明”上了);这些许多都是我们可以亲身体验到的,里面牵扯的问题太多太尖锐,说多了我就又该“粪青”了,就此打住。

    而对“哥哥文明”的描写,则是对现实世界的夸张和极端展现。在“哥哥文明”的星球,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私有财产不可侵犯” 这一“神圣法则”被极好的维护,资源财富疯狂地集中,直到最后形成1个富人与20亿穷人的对峙——全社会99%的财富集于一人之手,而其余20亿人仅仅占有1%。(实在是夸张过头了,我觉得,最终形成由一群精 英组成的寡头集团,并由这些精 英内部实行“民主”制度的社会更合情理一些)最后,阶级矛盾终于激化,唯一的富人将20亿穷人放逐。这无非是社会现实的夸张化、极端化而已。

    对“杀手”和黑社会生存状态的描述占据了《赡养人类》相当的篇幅,看得出作者也下了相当的功夫。在我心目中,杀手是一个有着浓厚黑色浪漫色彩的酷毙了的职业,散发着后现代颓废主义的美感(众:-_-)。在《赡养人类》中出现了好几个这样的人物,可惜总是觉得不够味,不够尽兴。“齿哥”还算有那么个样,“老克”和“火”(她的原型是女海盗卡特林娜?)就差一些了,那个俄罗斯的杀手学校,更像个纯军事学校,那些行话术语听起来也有点别扭——反正真正黑道的生活咱也没接触过,谁知道真的假的呢。(顺便提一句,近期接触了不少原苏联的文学和音乐,都是很阳光很上进的,和红警里苏联的恶魔形象大相径庭,反倒觉得不适应了)

    作为文中的主角,“滑膛”虽然也有着作为杀手的黑色浪漫的成分,比如老旧的左轮手枪,以生命作赌注的豪赌等等,但总体上给人意尤未尽的感觉,根本不够尽兴。滑膛仇视富人,以往的每次行动都针对有产阶级,或者纯粹是复仇,文章最后又出于义愤,要处死那13个社会精英;而对底层贫苦人民却充满同情和怜悯(尽管最后他也行动了)。滑膛同志作为杀手,他的言行却更多地像个杀富济贫,替天行道的梁山好汉,我估计要是给他个红星帽戴,第二天他就去追随切·格瓦拉去了。杀手的“邪”和冷血的一面几乎没有体现出来。

    在这部大刘自称阴暗的文章中,他以往的理想主义色彩仍旧处处体现:杀手的良知;骷髅眼眶中清澈的眸子和绿色植物;几个穷人宁可在垃圾中寻找食物,在拾荒者中受排挤,也不愿意接受援助,一副“廉者不受嗟来之食”的样子,特别是那个拾荒女孩,“眼睛充满少见的平静”。相比于“精 英”的冷漠无情,下层的劳动人民总是善良、纯朴的(在中外各国的传统民间故事中也大多是这样)。而穷人永远占人群的大多数,这样,人类的良知就永远不会被泯灭,人类的未来还有希望。地球上的无产阶级如此,外星的无产阶级也如此,20亿外星穷人抢了地球作殖民地,还要在原住民中搞“均田免粮”,一副“解放全宇宙劳动人民”的模样。(相反的例子可以看看前些日子央视热播的电视剧《错爱一生》,多了我就不说了)

   这样一来,《赡养人类》给读者的震撼力就远不及那些“所有人都有罪,社会整体堕落”的文章,如《地铁惊变》,甚至不及大刘自己的《魔鬼积木》——其中某些段落还是很血腥的。

   这也难怪,从大刘的照片那忠厚老实的样貌来看,大刘从小就是个听话、学习好的乖孩子,生在阳光里,长在红旗下,让他写真正颓废、堕落的东西实在是强人所难(《镜子》已经是极致了)。那种东西只有让足够颓废、堕落、BT的作者来完成。
    
   我觉得,《赡养人类》最大的牵强之处,就是“哥哥文明”对人类的仁慈,(外星无产阶级的先进性阿,巨汗)还什么地球上的五十亿人放到澳大利亚来“赡养”,那是多少伙食费阿,还不把“哥哥”吃得把裤子拿去当铺当了?还是彻底把人类灭绝更省时省力,还少后顾之忧。当年人类的“先进文明”对待印第安人、南太平洋诸岛上的土著人不也是这么做的吗?而且,要按“人类的最低生活标准平均分配”,这是典型的小农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思想行为,太守旧了。要是我,干脆就给一丁点给养,同时给他们发枪,让他们搞“减员增效”,公平地进行竞赛,多杀人多得,少杀人少得,有杀人能力的不杀人不能得食,到年终末位淘汰。这多名正言顺,还体现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客观规律,充分体现了先进性——外星哥们照样相信科学。这样不几年人类就自相残杀得绝种了,省钱省老鼻子了。
    
   总之,作为一篇科幻小说,《赡养人类》缺乏创意,而作者自身的原因又使得文章无法发挥到淋漓尽致。但是,从内心中,我却不愿意用任何言辞来批评和谴责。因为,它涉及了太多太现实的问题,这些东西我自己是没有勇气去面对的。无言,无奈,这就是我对《赡养人类》这篇文章的总体评价。

   “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个命题对吗?我可说不清楚。因为在所有社会中,判别标准都与当时的社会生产力水平有直接关系。

1 个赞

说说《赡养人类》

才注意到原来大刘也如此之左,以前只知道他很关心政治罢了,没怎么注意他的倾向。我出生在八十年代初期,自然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了,只是早 已不是那个遍地红旗的时代了。我的同龄们还有很多人依然保持着对政治的极度关注与热情,也许我们已经是最后一批可以用“代”来形容的这样的人了。大刘出生 在六十年代,反而觉得更有些共同语言,和晚了我只三四年的小朋友们甚至一些同龄人在意识形态方面却有了深深的代沟了。
有人指责《赡养人类》有硬伤,摆了一堆的理由来证明哥哥文明中的那个社会形态不可能出现。真的想笑。其实没必要的,那么认真干嘛,只是一篇科幻小说而 已,又不是博士论文。《赡养人类》是一篇社会寓言,里面的描写只是对现实社会的夸张而已,不是预测——当然你要非说是预测也未尝不可,预测就预测罢,预测 也不是非得一测一个准才行吧。《赡》文是一篇纯正的关于社会科学的幻想小说。没有硬邦邦的技术细节,也没了大刘以往所狂热追求的宏细节(还有一点点吧,只 是已经沦为细枝末节了)和梦想与激情,而是试图极力的展示出现实社会隐藏在繁荣奢华背后的残忍与冷酷。文章开篇写得极冷,笔调近乎残忍,这一点让我想起了 余华。就像一个人在讲述一个阴森恐怖的故事,语调缓慢平顺,却不带一丝的感情,我们看不清叙述者的面目,也猜不出他的所思所想,不知道他到底是喜悦还是忧 伤,是愤怒还是无奈亦或是不屑,能感受到的只是一股直刺骨髓的寒气。后半部分却明朗起来,我们终于看清叙述者的样子,感受到他的思想,笔调也由冷酷而转为 愤怒。至此我们才恍然明白,开篇的冷酷与血腥其实只是为了渲染气氛而已,为的是衬托出故事中那个不公正的社会。一个社会如果不公正起来那才真个叫冷酷,叫 血腥,杀人不见血吃人不吐骨,连骨头渣都要嚼碎咽下去消化掉。相比之下,一个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杀手倒是有些可爱了。
同样是映射现实的作品还有一篇《寂静之城》,与与这篇比起来就显得小儿科了。《寂静之城》更像是一个人面对现实的不满而发的牢骚,《赡养人类》立意则 要大气得多,它关注的是底层人们的生存问题,并且直指社会不公的根源——私有制。凭这一点,《赡养人类》就不再仅仅是一个有意思的科幻故事了,他有了超越 科幻形式本身的价值所在。大刘主张把科幻从文学中剥离出来,可他自己的小说却越来越“文以载道”了。也许大刘所想剥离的本来就只是一种形式吧。

年纪小读者们可能很难理解大刘的想法,所以骂声一片。时代不同了,受到的教育不同思想也就不同了。这一点恰恰从现实的角度证明了文章对于教育的巨大作用的描述。

“哥哥文明”遵循“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这其实是很有现实意味的。前一段时间修宪的时候就有人就提出过要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原则入宪并引发过激烈的争论。有兴趣的人可以找些时事政治网站去看看。大刘用科幻小说的方式说明了这条原则的荒谬。其实,即使在资本主义国家也没有哪个把 这条原则写进宪法的,所以一个人占有所有财产的情况是不大可能在地球上出现了。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在《赡养人类》中,一大堆的中国人挤进了全球的富豪排行榜还占了老大的宝座,并且正是那个老大开的软件公司击败了大名顶顶的微 软才抢了盖茨的位置。按理说这是一件非常值得自豪值得大书特书的事。可是,生活在底层的人们呢,他们的生活更好了吗,没有。对他们来讲,这些事情没有任何 意义,受谁的剥削还不都一样,不管是中国的资本家还是外国的。  

 

谁杀死了齿哥——说说《赡养人类》的一个细节

大刘写的还是太直白了。杀死齿哥的不是别人,正是滑膛。滑膛一下飞机就接到了一桩业务,客户其实就是滑膛自己。这一点可以在对果儿事件的描述中 得到印证。滑膛的子弹在齿哥腹部滑出的那一道是果儿腿上那道伤口的准确拷贝,是一个强烈的暗示。果儿的遭遇在滑膛心中深深埋下了对齿哥的仇恨,所以他留学 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加工了齿哥,而且是一个小时的慢冷却。但还有一个人不能不提,他就是老克。齿哥的死和他也是大有关联的。
滑膛的血并没有真的完全冷却,它还有一点点温度的。在果儿之后滑膛之所以热衷于杀人完全是因为它对人性的彻底失望。滑膛一定有杀死齿哥的想法,他也有 这样机会,但无论怎么讲齿哥对滑膛都算是有恩的,道义又使得他难以下手,他的血并没有完全冷却他还做不到完全放弃道义。滑膛为此深深陷入矛盾与痛苦之中, 只好不断的杀人以发泄心中的愤恨借以麻痹自己。老克无疑是知道这一点的。滑膛不会告诉老克这些,但别忘了,老克是个称职的保镖,职业的敏感使他完全可以捕 捉到滑膛的心思。而且他懂汉语,虽然不怎么和人交往,但一定能从各种渠道了解到齿哥和滑膛的种种“事迹”,果儿的事他一定也是知道的。他把滑膛送到杀手学 校培训就是为了让滑膛的血更冷一些,从而摆脱道义的束缚回来杀死齿哥,这样滑膛就彻底从痛苦之中解脱出来了。
这对老克同样是一种解脱。老克不是杀手,但他一定曾和某些杀手过从甚密,甚至他自己就曾做过杀手,否则他不会知道杀手学校的事情。老克的血同样没有冷 到极点,我猜想老克就是因为这点才放弃了他的杀手生涯跑到中国来做个保镖的。良心让老克对齿哥的所做作为感到愤恨,保镖的职业却又要求他不得不尽心尽力的 保护齿哥的生命,因此老克也深深的陷入到了滑膛的痛苦之中。他送滑膛去杀手学校不止是为了解除滑膛的痛苦,还为了自己的。滑膛回来时老克就猜到他会杀死齿 哥却没有尽一个保镖的职责予以阻止,而是任由滑膛实施了一个小时的慢冷却,可见他是乐于看到齿哥死去的。事后他把薪金全部退给了齿哥的家人,虽然齿哥死了 但生前那么多的积蓄家人是不会缺钱的,老克这么做完全是因为对自己的自责。
可以说从齿哥花钱雇佣老克这么一个有良心的保镖那一刻起,就注定了齿哥自己的死亡。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