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共毛内部起争议,一项反对普拉昌达的声明

尼共毛内部起争议,一项反对普拉昌达的声明

【红色参考编者按】下文是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副主席莫汉·巴蒂亚·吉兰(Mohan Baidhya Kiran)于2011年4月在该党中央委员会上就反对主席的政治提议所发表的声明。这场争论的核心问题在于当前应该准备人民起义还是应该提议解决制宪困局并将尼泊尔人民解放军合并入尼泊尔军队。在2010年11月过喀(Gorkha)地区帕朗达(Palungtar)召开的中央委员第六次扩大会议上尼共(毛)通过了将人民起义(popular insurrection)作为政治路线的决议。

主席同志在2011年4月20日政治局会议上的提议违背了我们继帕朗达后的中央会议上的政治路线基本精神。我在此表示反对,并发表以下声明:

第一、当前面临的两大问题

其一是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其二是党内两条路线斗争。民族斗争问题关系到我们能否正确辨别阶级敌人并有效展开打击敌人;另一方面,反革命分子正紧锣密鼓地想将我党推入议会的泥淖,从毛主义党转变成改良主义和维持现状派的政党;这一密谋一旦破产,他们势必对我党实行镇压。

与此同时,党内的路线斗争,作为阶级斗争的表现形式,也日趋复杂。我们必须严肃对待,正确认识这一斗争形势并以同志间的形式将其推进。我们必须明确真正的共产党及其领导人应该寻找正确的解决方法,否则党的合法性和正当性必将岌岌可危。

第二、主席同志的提议

主席同志的政治提议违背了帕朗达会议以来中央委员会的政治纲领和政策。其宣称“出于形势的发展,我们应在政治路线上正本清源,修正行动计划”。但是之前的政治路线已经明确表示“成立人民联邦共和国只是党的即时策略,组织人民起义,争取三线斗争(立宪、和平、政府),以基于四大准备(理论和政治准备;组织准备;群众斗争和阶级斗争准备;技术准备)的街头斗争才是战略方针和首要形式。我党必须在运动中坚持民族独立,人民至上及其他与人民生活密切相关的紧迫问题,在实践中基于这些政治纲领制定具体行动计划。”主席同志如今提出的政治提议却表示“尽管我们在一些关键问题例如国家建设,政府结构和选举制度上仍有争议,我们必须推进军队整编合并,筹备统一的宪法以供人民讨论。”

由此可见这一提议与中央委员会早先的精神完全不符,甚至直接否决了帕朗达会议以来的政治纲领。主席同志在提议中认为,因为帝国主义扩张势力和反革命分子正加紧密谋破坏和平进程、解散立宪会议、加强专制并攫取“人民战争”和民众运动的胜利果实,因此有必要立即整编合并军队并筹备统一宪法以挫败密谋。可是这一逻辑过高估计了反动派力量,过分悲观地估计了目前形势。这是完全消极的投降主义,有悖强调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唯物辩证法。此外,这一提议没有对为什么革命政治路线没有被贯彻的问题给出任何正确和科学的解答。提议认为领导层在组织以四大准备为基础的人民起义上的失败只是次要原因,而“党派之争、无政府状态、党内的混乱和猜疑以及敌对和分裂行动”(真正的次要原因)却被认为是首要原因。

第三、意识形态问题

在这一紧要关头,我们有必要关注以下意识形态问题以不断发展我党,有效推进革命。

其一,关于一分为二和合二为一的原则问题。一分为二的原则是基于唯物辩证法和阶级斗争,合二为一却是基于折中主义和阶级合作。我们必须坚持一分为二的原则,反对合二为一。

其二,关于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之间的关系。如今,帝国主义发展出了新的形式,其与修正主义的媾和因此也披上了新的幌子。革命共产党中的党派之争、分裂和机会主义正是这种媾和的反映。真正的革命共产党人必须对此保持高度警惕。

其三,关于制宪会议的策略还是战略意义。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进程中,无产阶级可以接受制宪会议作为一种权宜之计,甚至是正确的权宜之计。但我们必须警惕其成为我们的战略方针,因为反动派会利用制宪会议以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一旦制宪会议脱离无产阶级控制,就将失去其正当性,而在没有正当性的情况下,是不可能产生一部人民宪法的。

其四,关于借创新为名的反革命马克思主义,实则是修正主义暗渡陈仓的问题。国际共产主义历史和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都见证了这个逆流。修正主义者宣称革命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指责革命马克思主义者是教条主义者和保守派。自伯恩斯坦以来,右倾分子,修正主义者,所谓的新共产主义者和后现代派们耍的都是一样的把戏。很多革命者畏惧这样的攻击,我们理应在此明确态度。

其五,关于如何理解取消主义。取消主义的实质在于抛弃革命意识形态、革命路线方针和斗争的共产党形式,在各方面转而强调合法性和合法运动。我们必须保持警惕,绝不堕落到取消主义。

第四、帕朗达会议以来的形势分析

两条路线的斗争在帕朗达召开的中央委员扩大会议上达到了顶峰。

尽管会议最后在实现转型、团结和人民起义的任务以及路线斗争的问题上取得了共识,但在如何将政治纲领转变为行动上仍然没有具体进展。这中间不仅纲领的反对者,甚至很多纲领的同意者都阻碍了纲领的贯彻。此外,主要领导层既对纲领含糊其辞,还拒绝落实具体行动。

我党的领导层上还没有实现革命性的转变,为此其需要为政治路线贯彻的失败负主要责任。这归因于领导层放弃了信任下层阶级,反而开始依赖上层或反动阶级,阶级依靠的向上转移倾向非常明显;在意识形态上,领导层转向折中主义和无政府主义;在政治上从中间派倒向改革派和民族投降主义。因此我们尤其需要将意识形态斗争上升到新的高度并逆转这种趋势。

当意识形态和政治路线与民主集中的原则和实践相背离时,形势就开始恶化。我们就此需要展开广泛而深入的讨论。

第五、目前的政治形势

帝国主义的全球化趋势愈演愈烈而帝国主义列强之间的竞争仍在缓慢加剧。帝国主义与受压迫国家之间的矛盾是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亚非拉是革命的中心,革命是当今世界的主要潮流。

尼泊尔的主要矛盾是广大人民与国内反革命分子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后者是买办资产阶级和印度扩张主义者在尼泊尔的代理人。新殖民主义势力在尼泊尔日益强化。不仅制宪会议的进程和目标被威胁,就连民族独立也岌岌可危。我们必须严肃对待,将现有的政治危机推进为一场革命危机。

然而主席同志在提议中表示,5月28日前将政治危机转变成革命危机已经开始变得不可能,出于对在这之后的立法真空和总统发动军事政变的担心,主席同志认为军队整编合并和准备宪法草案是必需的。我们认为这一提议既没有客观认识形势也没有得出正确结论。事实上这完全是投降主义的态度。现实是,即使5月28日前宪法没有颁布,也不会有任何宪政危机,因为过渡宪法规定制宪会议在新宪法颁布之前都将存在。如果有谁现在胆敢发动军事政变破坏宪法制定进程,人民革命就会风起云涌,从而为政治危机向革命危机的推进铺平道路。革命力量正是要时刻关注并有效依靠人民起义,但我们的主席同志却从未将注意力放在这个方向上。

与此同时,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一方面试图阻碍宪法准备,另一方面大肆发布谣言欺骗群众,指责我们毛主义者阻碍了这个进程。他们还组织爆炸、监狱暴乱、袭击能源部长、攻击别国外交人员。因此宪法起草过程不仅事关民主进程,更与民族独立紧密相连。

尼泊尔人民对国内外反革命分子的痛恨日益加深。人民希望能以革命性的方式实现和平进展、制宪会议完成制宪目标,解决民生问题。正是基于这个希望,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得以成立并被接受为值得信赖和依靠的政党。如果制宪受阻,民族独立危机加深,可想而知人民会进一步愤怒。总的说来,革命和人民起义的客观形势依然有利,但主观形势却不容乐观。但只要我们加强党内团结,扎实做好四大准备,推进革命危机仍充满希望。为此我们必须正确估计客观形势并充分做好主观准备。

第六、当前政治路线、政策和行动计划

要想在尼泊尔这样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贯彻革命的主要政治路线,必须通过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完成来推进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目标。新民主主义革命必须基于团结爱国、民主和共产主义的所有力量,在无产阶级的领导下组织广大群众推翻封建主义和殖民主义。

在目前国内外独特的形势下要完成这场革命,我们党必须坚持将成立人民联邦共和国、维护民族独立和解决根本民生问题作为主要政治战略,并与和平、制宪和人民起义的目标联系起来。

投降主义式的合并军队和起草维护现状式的宪法是不可能推翻压在人民头顶的反革命密谋和压迫的。只有通过政府介入、群众动员,有效推进揭发曝光运动并具体做好四大准备,才能实现革命任务。

人民起义的实现无法预先确定,而必须基于主客观情况的综合。但是人民起义时间的无法预设绝不意味着我们要以投降主义的态度将人民解放军合并入尼泊尔军队并颁布现状维持派的宪法。相反,群众暴动在任何情况下都有可能发生,我们正应该时刻做好准备。

原文PDF格式下载:http://redchinacn.com/a/hongsezhongguowang/2011/0731/4273.html?1312113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