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头颅无量血,可怜购得假共产

我会把这个帖子发给周围的人,让他们跟帖,不断地把这个帖子顶起来。给网友,给一切良知的人们,大家一起顶起来,团结一心,其力断金!

无量头颅无量血,可怜购得假共产。没有什么谎言能比当今现实的谎言更加荒谬了!

1992年10月12日。这一天,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十四大的召开,宣布已经持续了十几年的改革开放事业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可是,就在这一天深夜,在北京大学校园里,一个身影从第四教学楼五层一同教室的窗口急坠而下,重重地摔在满是小石子的硬地上。13日凌晨6点多,有早起的人经过“教四楼”猛然问发现一人横卧在地。这横卧的人头朝向墙,距墙根不到1米,一只眼睛及颌骨都凹了下去。牙齿脱落,全身是血,脑浆外溢,并有成簇的头发和脑浆粘在裤子上,所穿的衣服上还有少量白灰。很显然,是从楼上摔下致死的。目击者立即报案。随着晨晦初露,前来围观的人不由得吃了一惊:这不是北大经济学院资料室主任解万英吗?解万英还任副研究馆员(相当于副教授)、硕士研究生指导教师、经济学院资料室和院行政系统党支部书记。他怎么能从楼上摔下来呢?据公安机关现场勘察,发现五层的一问教室里留有死者的一件大衣和一个半导体收音机。窗户开着,紧靠窗户的地方有一把椅了,椅子上有死者的足迹。尤为值得注意的是,在窗户旁边的一张桌子上,放着一本《求是》杂志,杂志封面上边的空白处,有死者用圆珠笔写下的“共产主义必定胜利”八个字。经法医进行尸检,公安机关的结论是:“无搏斗痕迹”.“高坠至亡”。既然现场没有搏斗痕迹,法医尸检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问题就简单了——自杀。尽管公安机关井未明确说这是自杀,但人们不难从勘察结果中得出结论。于是,北京大学的一个教授跳楼自杀,成为那几天的特别新司,传遍了中关村一带。对于解教授自杀的原因,人们一般持谨慎态度,不愿过多议论,但是有一种多数人首肯的看法悄然蔓延着:解教授是在五六十年代那种氛围里成长起来的知识分子,与系里几位著名教授观点不一致,但是又老实忠厚,辩论不过,常生闷气。十四大召开当天,他如坐针毡,心急如焚。当他从收音机里听完十四大政治报告之后,在五楼那间教室中呆坐一夜,最后在那本杂志上写下“共产主义必定胜利”八个字,左右环顾,倍觉凄枪。面对无可挽回的绝望的夜空,毅然决然为自己的信念挺身殉道了。

活着的人们已经看到了现实的展开,已经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皇帝的新衣”

想到这些,我们也增添了许多斗争的勇气、决心和毅力。我们相信光明必然再度来到!

我们多么希望能在毛主席革命路线下当一个快乐的小学老师,告诉孩子们,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红旗的颜色是革命烈士的鲜血染成的。

看着那些举起的小手,对着红旗宣誓:时刻准备着!

我们多么希望走在田野,工厂,看到公社社员,工人那炯炯的眼神,坚实自信的脚步。

我们要自豪地对每一个人说:这是我的祖国,在我的祖国每一片土地上的人们都是有尊严地活着,他们每个人都是哲学家,他们知道劳动和生活的意义。

这就是我们要为之奋斗的事业:“人最宝贵的是生命,这生命属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当他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4 个赞

支持传播“皇帝的新衣”!

顶起这件皇帝的新衣

楼主是一种保守的要回到过去的思路,鉴定完毕!

楼上的分明是在血口喷人。
你难道没有感受到现在这群高高在上的人很假嘛?

你们这些左愤,难道你们想回到文革去?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社会逼迫着每个人虚度年华、碌碌无为。他们管这个叫“活着”、“日子”。这其实是像狗一样的活着的日子。

1 个赞

赤色天涯:你完全是在张冠李戴。文革是历史,而我们现在说的是现实,你有没有基本的逻辑?

1 个赞

6楼莫非是河蟹党?

大梦初醒,原来一直沉睡

2 个赞

许多年前,有一位皇帝,为了穿得漂亮,不惜把所有的钱都花掉。他既不关心他的军队,也不喜欢去看戏,他也不喜欢乘着马车逛公园——除非是为了炫耀一下他的新衣服。他每一天每一个钟头要换一套新衣服。人们提到他总是说:“皇上在更衣室里。”
有一天,他的王国来了两个骗子,自称是裁缝,说能织出人间最美丽的布。这种布不仅色彩和图案都分外美丽,而且缝出来的衣服还有一种奇怪的特性:任何不称职的或者愚蠢得不可救药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
“那真是最理想的衣服!”皇帝心里想,“我穿了这样的衣服,就可以看出我的王国里哪些人不称职;就可以辨别出哪些人是聪明人,哪些人是傻子。是的,我要叫他们马上织出这样的布来!”他给这两个骗子许多报酬,叫他们马上开始工作。
他们摆出两架织布机,装作是在工作的样子,可是他们的织布机上连一点东西的影子也没有。他们急迫地请求发给他们一些最细的生丝和最好的金子。他们把这些东西都装进自己的腰包,只在那两架空空的织布机上忙忙碌碌,直到深夜。
“我倒是很想知道布料究竟织得怎样了,”皇帝想。不过,想起凡是愚蠢或不称职的人就看不见这布,他心里的确感到有些不大自然。他相信他自己是无须害怕的,但仍然觉得先派一个人去看看工作的进展情形比较妥当。
全城的人都听说过这织品有一种多么神奇的力量,所以大家也都很想借这机会来测验一下:他们的邻人究竟有多笨,有多傻。
“我要派诚实的老大臣到织工那儿去,”皇帝想,“他最能看出这布料是什么样子,因为他很有理智,就称职这一点,谁也不及他。”
这位善良的老大臣就来到那两个骗子的屋子里,看到他们正在空空的织机上忙碌地工作。
“愿上帝可怜我吧!”老大臣想,他把眼睛睁得特别大,“我什么东西也没有看见!”但是他没敢把这句话说出口来。
那两个骗子请求他走近一点,同时指着那两架空织布机问他花纹是不是很美丽,色彩是不是很漂亮。可怜的老大臣眼睛越睁越大,仍然看不见什么东西,因为的确没有东西。
“我的老天爷!”他想。“难道我是愚蠢的吗?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这一点决不能让人知道这件事。难道我是不称职吗?不成!我决不能让人知道我看不见布料。”
“哎,您一点意见也没有吗?”一个正在织布的骗子说。
“哎呀,美极了!真是美极了!”老大臣一边说一边从他的眼镜里仔细地看,“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是的,我将要呈报皇上,我对这布非常满意。”
“嗯,我们听了非常高兴。”两个骗子齐声说。于是他们就把色彩和稀有的花纹描述了一番,还加上些名词。老大臣注意地听着,以便回到皇帝那儿可以照样背出来。事实上他也就这样做了。
这两个骗子又要了更多的钱,更多的生丝和金子,说是为了织布的需要。他们把这些东西全装进了腰包。
过了不久,皇帝又派了另一位诚实的官员去看工作的进展。这位官员的运气并不比头一位大臣好:他看了又看,但是那两架空织布机上什么也没有,他什么东西也看不出来。
“您看这段布美不美?”两个骗子问。他们指着,描述着一些美丽的花纹——事实上它们并不存在。
“我并不愚蠢呀!”这位官员想,“这大概是我不配有现在这样好的官职吧。这也真够滑稽,但是我决不能让人看出来!”他就把他完全没有看见的布称赞了一番,同时保证说,他对这些美丽的颜色和巧妙的花纹感到很满意。“是的,那真是太美了,”他回去对皇帝说。
城里所有的人都在谈论这美丽的布料。
皇帝就很想亲自去看一次。他选了一群特别圈定的随员——其中包括已经去看过的那两位诚实的大臣。他就到那两个狡猾的骗子那里去。这两个家伙正在以全副精神织布,但是一根丝的影子也看不见。
“您看这布华丽不华丽?”那两位诚实的官员说,“陛下请看: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他们指着那架空织布机,他们相信别人一定看得见布料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皇帝心里想。“我什么也没有看见!这可骇人听闻了。难道我是一个愚蠢的人吗?难道我不配做皇帝吗?这可是最可怕的事情。” “哎呀,真是美极了!”皇帝说。“我十分满意!”
于是他点头表示满意。他仔细地看着织机的样子,他不愿意说出什么也没看到。跟他来的全体随员也仔细地看了又看,可是他们也没比别人看到更多的东西。他们像皇帝一样,也说:“哎呀,真是美极了!”他们向皇帝建议用这种新奇的、美丽的布料做成衣服,穿着这衣服去参加快要举行的游行大典。“这布是华丽的!精致的!无双的!”每人都随声附和着。每人都有说不出的快乐。皇帝赐给骗子每人一个“御聘织师”的头衔,封他们为爵士,并授予一枚可以挂在扣眼上的勋章。
第二天早上,游行大典就要举行了。头一天夜晚,两个骗子整夜点起十六支以上的蜡烛。人们可以看到他们是在赶夜工,要把皇帝的新衣完成。他们装作从织布机上取下布料,用两把大剪刀在空中裁了一阵子,同时用没有穿线的针缝了一通。最后,他们齐声说: “请看!新衣服缝好了!”
皇帝亲自带着一群最高贵的骑士们来了。两个骗子各举起一只手,好像拿着一件什么东西似的。他们说:“请看吧,这是裤子,这是袍子,这是外衣。”“这衣服轻柔得像蜘蛛网一样,穿的人会觉得好像身上没有什么东西似的,这正是这些衣服的优点。”
“一点也不错,”所有的骑士都说。可是他们什么也看不见,因为什么东西也没有。
“现在请皇上脱下衣服,”两个骗子说,“好让我们在这个大镜子面前为您换上新衣。”
皇帝把他所有的衣服都脱下来。两个骗子装作一件一件地把他们刚才缝好的新衣服交给他。他们在他的腰周围那儿弄了一阵子,好像是系上一件什么东西似的:这就是后裙(注:后裙(Slaebet)就是拖在礼服后面的很长的一块布;它是封建时代欧洲贵族的一种装束。)。皇上在镜子面前转了转身子,扭了扭腰。
“上帝,这衣服多么合身啊!裁得多么好看啊!”大家都说。“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这真是贵重的衣服!”
“大家都在外面等待,准备好了华盖,以便举在陛下头顶上一参加游行大典。”典礼官说。
“对,我已经穿好了。”皇帝说,“这衣服合我的身吗?”于是他又在镜子面前把身子转动了一下,因为他要使大家看出他在认真地观看他美丽的新装。
那些将要托着后裙的内臣们都把手在地上东摸西摸,好像他们正在拾起后裙似的。他们开步走,手中托着空气——他们不敢让人瞧出他们实在什么东西也没看见。
这样,皇帝就在那个富丽的华盖下游行起来了。站在街上和窗子里的人都说:“乖乖!皇上的新装真是漂亮!他上衣下面的后裙是多么美丽!这件衣服真合他的身材!”谁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什么东西也看不见,因为这样就会显出自己不称职,或是太愚蠢。皇帝所有的衣服从来没有获得过这样的称赞。
“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呀!”一个小孩子最后叫了出声来。
“上帝哟,你听这个天真的声音!”爸爸说。于是大家把这孩子讲的话私自低声地传播开来。
“他实在是没有穿什么衣服呀!”最后所有的老百姓都说。 皇帝有点儿发抖,因为他觉得百姓们所讲的话似乎是真的。不过他自己心里却这样想:“我必须把这游行大典举行完毕。”因此他摆出一副更骄傲的神气,他的内臣们跟在他后面走,手中托着一个并不存在的后裙。

1 个赞

鄙视6楼

言论自由嘛。言者无罪。倒是6楼的无端猜测,令人很愤慨。

1 个赞

那你们这些左愤也去跳楼吧,就跟那个教授一样

rt

1 个赞

毛搞“人民公社”把农民变成毫无自由、完全赤贫的农奴,是向中世纪最黑暗的农奴制倒退,是反人类的恶作剧。

剥削了农民,养了一群工人,然后搞人斗,没几个搞生产的,天天斗。把有文化的全发配去蹲牛棚

毛说的,都应验了。
人家几十年前说的话,楼上的现在都不明白,智商差距要用光年算。
富士康跳楼的,菜农自杀的,你们能安息否。

1 个赞

毛大头症发作.想当然只是一方面.
即使没经验,也该拿一个县作试点,可行才推广就不会酿成饿死几千万人的大祸了.之所以这么急,一是斯大林死后不久,毛渴望成世界CP领袖人物,急不可待的实施惊人举措,其次是反右迫害了知识分子,他要转移矛盾,也要证明蜂拥而上农民远动一样可以达到现代化.

饿死几千万?你丫看见啦?麻痹的。饿死你家谁啦?

1 个赞

嗯,看来赤色天涯来此就是为了嚎两嗓子,让大家对你的智商有个充分了解吧?
看来你赤色天涯的目的达到了,我在此表个态,对你的智商水平我已经了解了。

[ 本帖最后由 地铁流 于 2011-5-16 23:13 编辑 ]

毛的战略判断失误,搞的全民备战,就这一点,他就比邓差了几个档次。邓的一句世界大战三十年呢打不起来,让二战之后所有政治家黯然失色,这个就是差距
工业化是靠千千万万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搞出来的,而毛恰恰把这条路堵死了,搞个鸟的工业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