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封禁宗派主义分子德东两周

  1. 干扰批判张宏良的大方向,把冷箭放向同盟军
  2. 严重的宗派主义倾向,毫无悔改之意,体现在其对苏拉密等同志的恶意攻击上
  3. 论辩作风恶劣,长期在理论上吃老本,纠缠于文革细节

[ 本帖最后由 孙翎 于 2011-1-10 10:42 编辑 ]

一声叹息

和马门列夫一样可疑。

马门列列夫对有些有可疑,对有些有并不可疑。他是比张宏良更具欺骗性的一个河蟹帝国的走狗。

知错能改,还是同志

好像还没有两周吧。

轰轰烈烈的封了,不明不白的放了

[ 本帖最后由 梦想在天上 于 2011-1-14 01:23 编辑 ]

原封禁方式,帖子看不到。
现在的封禁方式,帖子能看到,但账号是不能登录。
如此处理是因为德东有些资料贴还是不错的。

“封禁”有感
1月10日,“‘马列毛’主义论坛”一位平时很少活动的“革命老爷”“孙翎”出马,将本人定为“宗派主义分子”,并对本人“封禁两周”。这当然不是偶然的。实际上,本人在发出《对论坛上所谓“反宗派主义的‘整风’”的看法》时,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个情况。

“‘马列毛’主义论坛”为这次“封禁”列出了3条“理由”:
“1. 干扰批判张宏良的大方向,把冷箭放向同盟军。
2. 严重的宗派主义倾向,毫无悔改之意,体现在其对苏拉密等同志的恶意攻击上。
3. 论辩作风恶劣,长期在理论上吃老本,纠缠于文革细节。”

“批判张宏良的大方向”,呵呵,老鼠眼中没有比猫更凶的野兽,在“‘马列毛’主义论坛”的以“批判张宏良”为“大方向”的“革命老爷”们那里,大概也没有比张宏良更强大的对手了,尽管他们自己也承认——“保党贼张宏良已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http://mao1968.info/bbs/viewthread.php?tid=10562&extra=page%3D1)。

在《看法》中,本人已经亮明了态度——【马列毛主义舆论阵线的主要斗争对象,就是“打着马列毛旗号”的形形色色的修正主义思潮,包括“打着马列毛旗号”的“改良主义”、“河蟹是殖民地或半殖民地”等反动思潮。
对“打着马列毛旗号”的“改良主义”、“河蟹是殖民地或半殖民地”等反动思潮的批判,以及对“(1976.10.6——1978.12华叶D李陈汪统治下或从1976.10.6开始直到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官僚资产阶级左右翼两大集团联合统治下)修正主义意识形态为掩饰、由官僚垄断资产阶级把持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批判,二者相辅相成,二者不可偏废;对狂热鼓吹“改良主义”、“河蟹是殖民地或半殖民地”的乌有之乡的批判,以及对相对低调的“旗帜”的批判,二者相辅相成,二者不可偏废】。

【陈李华等林彪一类官僚资产阶级左翼集团(1976.10.6前的官僚主义者阶级集团)同Dshoping一类官僚资产阶级右翼集团(1976.10.6前的走资派集团)一样,都是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 凶恶敌人 !

陈李华官僚资产阶级左翼及其附庸为代表的伪社会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假革命派本质必须揭露!

陈李华官僚资产阶级左翼及其附庸为代表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本质、官僚垄断资产阶级资本主义国有化路线的本质、反毛反共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实质必须坚决批判!”】

张宏良,充其量是陈李华为代表的官僚资产阶级左翼所豢养的一条走狗,要批,就连“连狗带主人一起批”,并将对“狗主人”的批判作为重点。把对张宏良这条乏走狗的批判视为“大方向”,才是不折不扣的“干扰斗争大方向”。

至于所谓“严重的宗派主义倾向”,那么当初苏拉密初来乍到就要求建立专栏、自我吹捧“可能拥有数百名‘粉丝’”,算不算“宗派主义倾向”?为什么“‘马列毛’主义论坛”的“革命老爷”们对此视而不见呢?至于所谓“恶意攻击”,无非是对苏拉密要求建立专栏、对苏拉密吹捧朝鲜的文章以及苏拉密自我吹捧“可能拥有数百名‘粉丝’”的表现表示了异议,再就是表示“希望苏拉密先生能表明他对1976.10.6的反革命政变的看法”(我同时还曾明确肯定【苏拉密先生对《亮剑》的批判,是有积极意义的,希望苏拉密先生以后在批判民族主义方面做得更坚决、更彻底】)。后来又对苏拉密文章中的“改革开放——中国当代民族主义的回归”发表了不同看法——“实际上,所谓“民族主义的回归”在DXP的“改革开放”开始之前(的华国锋时期)就在进行了”,于是就成了所谓“恶意攻击”的“依据”!莫非在这个所谓的“‘马列毛’主义论坛”上,“批评苏拉密”就是“恶意攻击苏拉密”?!他苏拉密是谁也碰不得的老虎?!

所谓“论辩作风恶劣”,呵呵,本人对那些以“左派”之名行反革命之实的现代修正主义分子、托派分子等,确实是很不客气的。要我同这些阶级敌人客客气气地“辩论”,这个我确实做不来。

至于所谓“纠缠于文革细节”,这是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不能不搞搞清楚。

什么叫“文革细节”?“‘马列毛’主义论坛”的“革命老爷”们所谓的“文革细节”恰恰是文革中无、资两大阶级斗争的关键环节,是文革中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同资产阶级反革命路线激烈对抗的关键节点。

DXP在操纵出笼反革命黑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时定下的原则就是“宜粗不宜细”————【总起来说,对历史问题,还是要粗一点、概括一点,不要搞得太细。——邓小平文选第二卷 对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意见(一九八○年三月——一九八一年六月)】。

DXP说“对历史问题,还是要粗一点、概括一点,不要搞得太细”,目的不就是极力掩盖与他一起搞资本主义复辟的诸多“老‘革命’家”们的两面派面目吗?不就是为了防止已经篡权上台的官僚资产阶级左翼(1976•10•6以前的官僚主义者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右翼(1976•10•6以前的走资派)在“文革历史”问题上闹内讧、狗咬狗以致可能撕破脸皮、暴露真相吗?

“‘马列毛’主义论坛”的“革命老爷”们宣称“反对纠缠于文革细节”,与DXP的“总起来说,对历史问题,还是要粗一点、概括一点,不要搞得太细”的反革命论调可谓异曲同工。

“‘马列毛’主义论坛”的“革命老爷”们是主张所谓“以‘反修反复辟’的旗帜来揭开新一轮社会主义革命的序幕”的。
(参阅《张角:分歧与出路》http://mao1968.info/bbs/viewthread.php?tid=8906&extra=page%3D1)。

何谓“反修”?难道某国当今的统治阶级是什么“修正主义”吗?HJT的17大报告明确宣示举的是“ZH国特色SHEHUI主义”理论旗帜,而且HJT的17大报告明确宣示其所谓【“ZH国特色SHEHUI主义”理论】是指【D理论、三块表、河蟹观】,而不包括其所谓的“马列毛”在内。

这样的统治阶级是什么“修正主义”吗?

我的观点:以1992年某国决定建立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为标志,或者至迟以【1997年伪G十五大
把“DXP理论”确定为该党的指导思想并写入该党党章】为标志,某国已经由一个“修正主义国家
”演变为“资本主义国家”;在1992年或者1997年以前,可以用“ZH修”来指代【1976.10.6上台
的某国的官僚资产阶级(包括某国的官僚资产阶级右翼、左翼两个集团在内)】;而从1992年或者至迟
从1997年以后,台上掌握实权、高举DXP旗帜、坚决走DXP道路的D/h/zh/J/H官僚资产JJ右翼集团(
hyb/zhzy的代理人是ZHUrj/WENjb/田JY等)就是资产JJ当局——官僚资产阶级当局的代表,对其再用
“ZH修”来指代是不当的、是错误的;从1992年或者至迟从1997年以后,被挤出或基本被挤出权力
中枢、对DXP旗帜、DXP道路表示异议、主张举假的MLM旗的陈李华及其徒党为代表的的官僚资产阶级
左翼集团才是所谓的“ZH修”。

当代ZH国的马列毛主义者当然有着艰巨的反修任务,但这个“反修”的对象绝不是这个“‘马列毛’主义论坛”长期以来所谓的“中修”————当代某国的统治阶级、DJH官僚资产阶级右翼当局,而是“旗帜”、“主人”公、乌有等举着假的“马列毛”旗、主张推行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当代某国官僚资产阶级左翼————1976.10.6以来华陈李徒党及其附庸。

至于所谓“反复辟”更是成问题。对于当代ZH国的马列毛主义者而言,难道直到今日资本主义在某国还未“复辟完成”吗?对于当代ZH国的马列毛主义者而言,难道直到今日“资本主义复辟”在某国“还在进行”、需要去反对“复辟”吗?

假若断定,【时至今日或迄今很久以前“资本主义复辟”在某国早已完成】,那当代马列毛主义者还去反什么“复辟”?
假若断定,【时至今日或迄今很久以前“资本主义复辟”在某国早已完成】,那当代马列毛主义者的任务不就是去反对【“早已完成了资本主义复辟的”当代某国的资产阶级当局————官僚资产阶级当局】吗?

假若断定,【时至今日或迄今很久以前“资本主义复辟”在某国早已完成】,那当代马列毛主义者的任务就是————反对现实的资本主义社会、资本主义制度,就是反对资产阶级专政,反对官僚资产阶级专政,反对1976.10.6以来、包括华叶李陈汪官僚资产阶级左翼在内的 华/D/H/ZH/J/H 伪GdangG,就是反对包括官僚资产阶级(大资产阶级)、一般资产阶级(中等资产阶级)、上层小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在内的 一切形态的资产阶级 ,就是反对资本主义、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包括帝国主义在内的一切形态的资本主义!

毛泽东是主张“剥笋”的,搞革命就象是剥笋,就是要一层一层剥下去,直到将反革命势力彻底剥完为止。

而反革命在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剥笋”政策面前,是绝不会自动缴械的,恰恰相反,反革命为了对抗产阶级革命派的“剥笋”政策,他们反其道而行之,他们实行“打着红旗反红旗”、“打不过你就冒充你”、“打不过你就舍卒保车”的反革命阴谋策略。

在毛泽东领导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时期,,整个党内资产阶级就是这样干的,无产阶级革命派要一层一层把反革命剥下去,党内资产阶级就一次又一次先后丢出了高饶/彭黄张周/彭罗陆杨/刘邓陶/王关戚/杨余傅/林彪陈伯达等等。

而如今,官僚资产阶级左翼为了整个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要充当整个资产阶级控制广泛社会左翼的最大的特务头子。

为了这个目的,他们就不能够以“DJH”的“特色社会主义”的面具面世而必须以现代修正主义的面目出现;为了这个目的,他们就必须把“打击真正的马列毛主义者——毛江张路线的追随者”作为他们的中心任务死硬贯彻下去;为了这个目的,最根本的,他们为了始终牢牢控制社会左翼追求的“革命话语权”,他们就必须千方百计把自己打扮成“马列毛主义”的化身,也正因此,他们就必须继续玩弄他们的祖师爷(主要是1976.10.6前的官僚主义者阶级)曾经在文革中一再愚弄过人民的那套把戏,那就是在真正的马列毛主义者 ——毛江张路线的追随者的革命“剥笋”攻势面前不断地演出“丢卒保车”的伎俩。今天丢出张宏良,明天丢出马门列夫,后天又丢出别的什么人。

张宏良等被丢出来,应该就是官僚资产阶级左翼的内部矛盾的表现,本质是他们必须在他们那个阶级——资产阶级内部树起一个比张宏良、马门列夫更能欺骗社会左翼的假的“‘马列毛’主义”的新旗帜。唯其如此,他们才能做到始终将此起彼伏的群众反抗运动导进邪路而不至于发展成为制其反革命命门的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唯其如此,他们才能保证适时剥夺真正的马列毛主义者——毛江张路线的追随者对势如潮涌的群众反抗运动的理论引导权和组织领导权,唯其如此,他们才能对潮起潮涌的群众反抗运动高枕无忧。

行文至此,差点忘了“‘马列毛’主义论坛”的“革命老爷”们所赐的“宗派主义分子”的帽子。不过对于这种贼喊捉贼的伎俩也只能嗤之以鼻。毛主席在批判胡风时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宗派,我们的祖宗叫作‘朋党’,现在的人也叫‘圈子’,又叫‘摊子’,我们听得很熟的。干这种事情的人们,为了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往往说别人有宗派。”因此,“宗派主义分子”的帽子还是请老爷们自己戴上吧。

“‘马列毛’主义论坛”致力于所谓“‘反宗派主义’的整风”(历史总有惊人的相似之处,1975年DXP搞“整顿”时就是以所谓“反资产阶级派性”为名打击迫害革命造反派)的“革命老爷”们对此大概是不服气的。实际上,称这帮老爷们为“宗派”,实际就是对他们很高的“评价”了:称之为“宗派”,也就意味着暂时还没将其视为无产阶级的直接敌人,譬如那些公开或隐蔽地保D保G的官僚资产阶级左翼死党。

“‘马列毛’主义论坛”的“革命老爷”们到底能否算得上当代马列毛主义革命阵营里的“宗派”?这个问题现在可能还不好讲。不过鼓吹“资本主义必然复辟”的清源一类现代修正主义分子是拥护老爷们的所谓“‘反宗派主义’的整风”的。攻击毛主席、攻击斯大林、攻击文革四杰的托派分子“企鹅小”是感谢老爷们的“关心和爱护”,并为老爷们的“封禁”发帖叫好的(从该ID能够在“‘马列毛’主义论坛”上长期活动就可以看到老爷们的“马列毛主义”态度是怎样的了)。从中也可以看出些端倪。他们是否属于“革命老爷”们眼中的“同盟军”呢?老爷们自己心里应该清楚。

正如毛主席教导我们的:

真正的革命家,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战斗的唯物主义者是大无畏的,是不怕孤立的,是不怕反动派和修正主义者咒骂的。因为他们知道,代表未来的不是那个看起来可怕的庞然大物,而是自己这些小人物。一切大人物都是小人物变成的。起初好象孤立的人们,只要他们手里有真理,他们最终总会要胜利,这就是列宁和第三国际。而因为丧失真理,失掉群众的拥护,有名的大人物和大团体,势必会衰亡,会变小变臭,这就是伯恩施坦和第二国际。事物总是在一定条件下向它的反对方面转化。(《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0册第405页)

毛主席的论述,值得一切有志于追随马列毛主义的人深刻记取。

马列毛主义的真理是“封禁”不了的。真正的马列毛主义者必定会迎狂风,战恶浪,“最终总会要胜利”。至于那些现代修正主义分子、托派和其他资产阶级牛鬼蛇神,真理不在他们那一边,纵然他们能够猖狂于一时,但到头来也逃脱不了“势必会衰亡”的下场。

就让历史和时间、实践来检验这个“‘马列毛’主义论坛”上发生的一切吧。

就让历史和时间、实践来检验这个“‘马列毛’主义论坛”上发生的一切吧。

====================
这七个多月的时间、实践无情的站在了德东一边

“马门列夫对有些有可疑,对有些有并不可疑。他是比张宏良更具欺骗性的一个河蟹帝国的走狗。”──马门列夫就是德东?呵,不管是不是,这句回复证明蓝色海洋还是有点政治眼光的。

[

“不管是不是”?不就是“莫须有”吗?
“马门列夫就是德东”,竟还有这么无耻的判断。看来。行者是狗改不了吃屎。民运是怎么失去群众的,看来他们一点不吸取教训。比如我,以前就信过资产阶级的民主。后来是怎么“左”了呢,还不是发现民运分子除了扯谎造谣,别无所长么?

德东确实是不怕“孤立”的,这一点从他对待“泛左翼”一贯的态度可以看出来。

德东的错误在于他的批判基本上是结论性的,分析较少,这不利于提高群众的觉悟。另外他没有原则地使用“泛左翼”来对待争论中的对手,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把“泛左翼”中大量的未觉悟者推到修正主义那一边去,客观上起到了孤立革命的作用。

德东看到了修正主义一会抛出张宏良,一会抛出马门列夫来愚弄群众的一面,却看不到这种抛出恰恰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不屈地斗争,这说明在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论战中,“泛左翼”中更多的群众正在迅速觉醒,这种觉醒才迫使修正主义不得不抛弃张宏良,抛出马门列夫。

当年毛主席“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尚且没有多少人理解。现在三十多年没讲了,为什么理解的人反而越来越多呢?除了毛主席那时侯下的工夫深以外,德东先生恐怕也不能够否认反面教员功不可没吧?

德东先生的批判更多的显示出他唯我独革的一面,而宣扬革命道理,教育群众,觉悟群众方面却严重不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说他搞宗派主义,一点也没冤枉他。

我看德东近期的表现已经从宗派分子堕落为河蟹扩张而张目得法西斯分子。。。。

保坛派才是最大的宗派主义分子,唯我独革,帽子批发的中国区总代理。

德东我不清楚,但是某些人是机械的看问题,明明自己抱着一个马桶不放却认为其他人的的认识不会提高,这点倒是让人觉得最可笑。

先锋队,继桥,你不是很熟悉吗?你怎么会不清楚,不是曾经互骂对方为反革命,现在是同志加战友的关系吗?

德东就算有问题,也是b辨论风格的问题。

立场问题才是关键。
把辨论风格的问题看得比立场问题还要紧,是本未倒置

现在已经不是什么辩论风格问题了,而是立场问题了,一个公然为河蟹“统一”台湾,坐收南海有进步性的人,我想问一下,他到底是站在谁的立场上?

为了体现自己的正确,就大扣帽子,把刚来论坛的人赶跑难道不是立场问题?自己不做争取工作,还破坏其他同志开展工作的成果就没有一点问题? 别说的那么轻描淡写,什么辩论风格问题?粗鲁、恶劣的辩论风格能凌驾于革命事业之上吗?辩论风格是现象,思想是根源。
办论坛是为了启发更多人觉悟,要是为了体现自己是永远正确,最正确的,还不如几个人邮箱联系拉倒。

论坛现在又到了什么状况不清楚,
但论坛不用“反宗派”的方式,而是用理论进行批判、辩论,那就没有什么“宗派分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