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声明

我的声明

最近马列毛论坛一直在就批判三中全会派、官僚资产阶级左右翼等问题进行争论,我是支持就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一些历史和现实问题进行广泛而深入的理论争论,这有利于我们拓清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前进道路上的迷雾,对加快革命事业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所以我有时间的话也来论坛看看,吸收诸位网友有价值的思考,来丰富自己的思想。但我一直没有参与相关的争论,主要原因有三:一是近来自己琐事缠身,二是自己理论水平低,对相关问题缺乏成熟看法,三是感觉里面掺杂着私怨之争,有人想挟私怨报复人,这样正常的理论争论会变成口水之争。故而自己也一直没有在马列毛论坛发言,参与其中的争论。直到近几日看到老浅就跳舞的问题给“结驷连骑”的回复,把他当年在南京去跳舞的事公諸于网上,网友纷纷来信询问南京跳舞的事,我则一一解释,又加老浅说我支持他当年的机会主义做法云云,令我迷惑,不知这些说法指的是什么,而且这些模糊的说法很容易招来网友的误解,本来我也因多种原因早已断绝与老浅的来往,本不想无事生非,谈及与老浅的交往,特别是在无保密之言而河蟹盯视的网上。但老浅关于与我交往的网上发言,使我不得不有所回应,原来一直打算置身事外的的想法也落空了。因此我在前日托无产阶级网友发了我的简短的声明,希望以此告诉网友们,我和老浅的观点并非一致,对他的一些具体作为也不承担什么澄清的责任。
最后要说一下,知情者并非我的马甲,这从行文特点就很容易看出来,不需要多大解释。至于老浅说,他当年在南京跳舞的事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别人不会知道这些情况。难道你忘了,是你首先在网上公布你在南京跳舞的事,引来众多网友瞩目,其中就有好几个网友来询问我,这种情形下,你把知情者硬说成是我,不是太武断吗?还有说说跳舞,你已经说了你在与人交往时,从来不避讳此事,还有那个金戒指的事,你也说了,你是经常带着,对人也不避讳,和我交往的时候也是戴着,你缘何认为是我告诉结驷连骑和知情者的呢?坦率的说,我这人性粗略,你当年在南京时带没带金戒指,我都没有印象,至于知情者缘何知此事,那就问知情者吧,我想你在先前回复结驷连骑的帖子就已告诉大家了,起码我是在你帖子里才知道你与我见面还都带着金戒指呢。至于说跳舞,就你告诉我的情况,你跳的是交谊舞,如果仅仅是正常的跳健身的交谊舞,又怕谁说呢?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起码我就一直就没有在意,而且我还告诉来询问你在南京跳舞的网友,当时去的是大众舞厅,票价是五元吧,记不清了,反正就是几块钱,你说你经常跳舞跳习惯了,让我陪你去跳舞,而我不会也不喜欢跳舞,只是在旁边坐着或站着看南京的市民们跳舞。这难道不是当时的实情吗?

刘秀于2010年3月2日

申明的申明
刘秀:看看这一篇跟帖,就知道来龙去脉了。我也不想与你多口舌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好自为之。

只有我与刘秀两个人上跳舞厅,你怎么成了言词凿凿的知情人了?你难道是特务,本来就盯着我与刘秀了?或许我是看到了你这一根尾巴才去跳舞厅的呢,也说不定。这是笑话请大家不要当作真的。
你成了知情者,无非是两个可能,一.你就是刘秀,那当然是知情人,更是当事人了;二.你一直就跟在我与刘秀后面。不过我考虑是一比较合乎逻辑。
“至于老浅说‘金草不同意我的机会主义,所以反目的’”。那是你断章取义,首先,我是引用了结驷连骑的话,请看:本人知道你吃几个馍馍!还用得着再多说吗?你们从来不是服从真理,完全根据自己的喜好来看待事物的。说心里话,你们与金草同志的分歧本来不是原则的,是你们的机会主义思想被金草同志指出来后,没有跟你们同流合污就对提出批三派的人如此憎恨,这就是你们这些“经历过‘四不怕’的革命者”的气量!

[本帖最后由 结驷连骑 于 2010-2-26 18:07 编辑]

我的回帖是:结驷连骑:你不是非常热心的在说我戴戒指,跳舞吗?我从来就不隐晦这个事实,我与刘秀、金草等人见面时都是戴着戒指的,而且是金的,不妨你可以从刘秀、金草那里得到验证。至于跳舞嘛,有一次我与刘秀在南京相遇,刘秀还陪着我去舞厅跳过舞。这一切都可以从刘秀那里得到证实。
我六十岁生日那天,我老婆送我一只戒指,这也可以说是爱情的纪念品;跳舞嘛那是为了锻炼身体,不光是在舞厅跳,还在广场上跳。至于你说的因为金草不同意我的“机会主义”,所以反目的。那么你也可以去问问刘秀,当时我的“机会主义”刘秀是绝对赞成的,而且是积极参与者之一。你可以去问问刘秀:我的“机会主义”具体内容。他不至于不会跟你说的。

[quote]原帖由 结驷连骑 于 2010-2-26 18:00 发表

我只不过是在回帖中将是你们的机会主义思想被金草同志指出来后,没有跟你们同流合污就对提出批三派的人如此憎恨简化为金草不同意我的“机会主义”,所以反目的。
我正的怀疑你连最起码的阅读能力都没有,还是有意的?
是我因为没有理论上辩不过,就反咬一口呢?还是以结驷连骑的马甲首先提出了与理论讨论无关的所谓跳舞、与金戒指完全私人的事情的,大家可以看看,是谁因为理论辩不过,而反咬一口的。作为一个无产阶级来说,我是坦坦荡荡的做人,没有那么多的躲躲闪闪。
我为什么突然提出有关刘秀作证明的一事呢,坦率的说,当结驷连骑提出这个问题后,我首先想到的是刘秀,因为,我一起见面的人当中,其他两位的人品真的还不至于在个人的生活上做文章的,而戴金戒指与他们见面时戴着,跳舞他们就没有感性的认识了,或许因为我的坦坦荡荡的性格决定在见面时说了跳舞的事,但是一听了之,只有与刘秀一起下过舞厅的人才有那么深的感觉。我非但认为结驷连骑是刘秀的马甲,就是你知情人、受刘秀委托的“无产阶级”同样是刘秀一个人。从来就没有以真面目上网的习惯。
你在文章中讲因为是理论辩不过,就反咬一口。那么,你们的金戒指、跳舞是哪一家的理论?看看我的一个回帖:
给“结驷连骑”的回复好一个“华汪政变为资本主义复辟打开了一个缺口”。这个缺口是从哪里打开的?显然是从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社会中打开的。那么这个缺口有多大?能够淹没一个北京城,还是能淹没整个华北或者是半边江山甚或是整个中国,没有讲清楚,就使你激动不已。既然是一个缺口,根据你提供的素材上没有加任何的副词,那么就可以理解为不大的缺口。涌进了一些“资本主义复辟”的潮水。那么大多数没有遭殃的地方还是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这样的推论不算过分吧。那么我们来看看这场祸水究竟是一个缺口所能涌进来的吗?不说最上层的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毛远新等革命志士。全国各地从大城市如北京、上海到中小城市甚至农村彻底摧毁了整个毛泽东时代的无产阶级革命派队伍,抓了的人暂时无法统计,只要从被抓的人员的组成来看就可以说明问题了。当时在押的有城市基层单位工厂、学校、商店等地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在农村的有各人民公社、大队、直至生产队的革委会负责人及无产阶级革命派。真可谓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扫荡,其彻底程度可想而知了,这里还不包刮戴上反革命帽子就地监督的人,这就更是数不胜数。
可能在你们面前还不能作为资本主义复辟的证据,因为你是力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我也不反对。但是只不过是一般情况,但政变出现的时候,决不是因为下层基础发生了变化,才导致政变的,反革命政变往往是上层建筑首先发生政治变化而且是突然变的、秘密的发生的,这时候的下层基础根本就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是上层建筑已经改变了。更何况在通常的情况下,也有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的存在。往往你们都有意识的忽视它的存在,更不将政变的突然因素放进了事件的主要方面,教条的死记硬背条条。贻害不浅。
毛泽东时代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与毛泽东时代的官僚主义者阶级在反革命政变初期,就已经显示出他们暗送秋波,眉来眼去,要不然光靠华国锋的能力是政变不会成功的。这就是当时华汪叶李的首次勾搭成奸的1976.10.6的反革命政变。他们之间有勾结,也有利益分配的矛盾。在这错综复杂的情况下。进而解放了邓小平、刘少奇等,以召开伪十一届三中全会,制定了路线方针政策,完善了官僚资产阶级的体系。因此从反革命政变的那一刻起。毛泽东时代的两个资产阶级司令部合二为一,成了掌握政权的官僚资产阶级,稍有权力分配的倾斜,那是他们之间的权力之争。
然而,原本是两个体系的资产阶级司令部,他们的共同点是复辟资本主义道路,但在走什么样的模式问题上发生了分歧。华国锋反革命政变后掌握政权,他想走的是苏联后期的国家资本主义道路,这就是后来出现的原“官僚主义者阶级”的一派,他们坚决执行国家资本主义的路线、方针、政策。而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一派坚持西方的自由资本主义。在三中全会上,以邓小平为代表取得了彻底胜利,华国锋的国家资本主义败下阵来。这就是所谓的三中全会派的某些人,至今还是在反对所谓的“私有制”,他们要的是“国有制”。
至于所谓的“三中全会派”,我与金草的分歧在这里。硬要将三中全会派立成一个派别,不是不可以。问题是三中全会派的内容,换言之,什么是三中全会派?我的理解,当时伪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实如同当时宣传的,是一个“里程碑”,如果将这次会议的主持者、参加者、没有参加但拥护者、执行者划为一个特殊的派别,以三中全会的名称冠名,也不是完全不可以。但它必须包含着整个人员,然而,“三中全会派”的提出者,却去头去尾,光是拿出了魏巍为代表的三中全会派,这是不顾事实的。
所谓“三中全会派”的提出者与后来关于官僚资产阶级的提出者的区别。批三派将三中全会派局限于魏巍等少数人的身上,将华、邓、汪、叶、李、陈丢弃一旁,专攻魏巍。在此声明一下,魏巍的错误是应该批判的,但是主导中国资本主义复辟的人不是魏巍们,他们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
而官僚资产阶级的提出者,明确的表明了它是包含着毛泽东时代的走资派和官僚主义者阶级。他们在资本主义复辟后成了一家那就是官僚资产阶级。它是无产阶级当前最主要的敌人。
在阶级社会中,始终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不用阶级斗争的分析方法,以某些人的自身好恶,来衡量革命派与机会主义者,是不科学的。如果将1976.10.6后与1949年新中国的成立来相比,更是显得你的无知,中国革命当时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在某种角度上来看,它就是资产阶级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后,建立的国家自然就是新民主主义国家,在1956年,完成工商业改造后,就宣布为进入社会主义社会,提出了社会主义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的口号。难道你也想说。1976.10.6后自然就是社会主义社会,到三中全会时才进入资本主义复辟?
学识有高、有低,政治观点有正确、有错误,这都不妨碍问题的讨论,如果一味的戴帽子,打棍子甚至谩骂,人身攻击。这是理屈词穷的表现。理屈要认输,词穷可以打哈哈,千万不要堕入流氓骂街的水平,这不但是辱没了你,也辱没了与你辩论的人,给人个感觉似乎是在与市井泼皮辩论。

[本帖最后由 老浅 于 2010-2-27 17:21 编辑 ]
不知算不算在讨论理论方面的帖子,至今没有见到你们对这篇帖子的回复,却纠缠在个人的戴金戒指与跳舞的问题上,是在讨论理论呢,还是在人身攻击?我只不过是揭穿刘秀的诽谤和人身攻击,我是有的放矢的,为什么我不怀疑另外两个呢?做一个革命者,首先要紧的是做人,连做人的起码品德都没有,何来确立为一个革命者呢?

[ 本帖最后由 老浅 于 2010-3-1 17:56 编辑 ]

我已经把一些问题说清楚了,你们之间的理论争论我一直没有参与,现在也不想参与,知情者也非我的马甲,他的发言也不是我的发言,以你的眼力也不难看出,在这种情况下老浅你等继续对我诽谤和人身攻击,充分显示了你们是什么样的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历史将记录下各种小丑的特色表演,正告老浅你等好自为之!
刘秀

[ 本帖最后由 DONGJIANG 于 2010-3-2 22:32 编辑 ]

关闭了那个帖子,这个帖子不关闭。版主是不是另开辟了这个讨论老浅跳舞、戴金戒指的辩论场所?先探一下路。其实我很高兴的看到那个帖子的关闭。因为为了那么一个小问题,被结驷连骑操作得如此地步。真是寒心,也觉得很乏味。也很累了。是不是建议将此帖也一并关闭。

[ 本帖最后由 老浅 于 2010-3-4 10:47 编辑 ]

老浅别忘了, 那些破事可都是你自己亲口说的, 既然认识你的人都知道, 那么在你认识的这些许多人中, 难保其在左派朋友之间的私人交流中不经意流露岀来, 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本人就是在这样的朋友聚会交流中得知的, 虽然你我彼此之间不认识, 但也算是个间接“知情者”吧, 所以我估计结驷连骑大概也是个象我这样的间接“知情者”, 如果真是这样, 那么结驷连骑披露你老浅的那些破事, 就与刘秀毫无关系, 八杅子也打不着的, 完全不搭界的, 你老浅怎么可以胡说八道乱猜测呢? 怀疑也得有根据, 毫无根据的怀疑就是无稽之谈了。

最后说一下, 谁披露你老浅的那些破事, 你就找谁算帐, 你把刘秀与其他人扯了岀来, 就是错的, 由此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你老浅应负主要责任, 应该向刘秀赔礼道歉, 平息矛盾才是。

[

我的看法:网上是争论问题的,不是搞人身攻击的。谁搞与网上争论无关的人身攻击,谁就应该负此翻争论的责任,谁就应该受到道德上的谴责。

[
老浅指控“刘秀的诽谤和人身攻击”, 有什么证据? 是谁在网上披露了你老浅戴金戒指、跳舞的? 是刘秀吗?

别人披露了你老浅戴金戒指、跳舞的事, 你老浅却把刘秀扯岀来, 胡诌“刘秀绝对赞成”你老浅的“机会主义”,“而且是积极参与者之一”。并胡乱怀疑别人马甲, 岂不令人不齿? 这才是对刘秀的真正的诽谤和人身攻击!

[ 本帖最后由 知情者 于 2010-3-6 00:00 编辑 ]

[

怎么公布啊? 你老浅认识的人一箩筐, 都在这个网特日夜监视下的网络上公布出来岂不等于向河蟹告密?! 好歹毒的用心!

你老浅戴金戒指、跳舞这些破事, 认识你的人都知道, 那都是你自己亲口说的, 也许你自己说多了都己忘了, 但是, 既然认识你的人都知道, 那么你能保证这么多人在左派朋友之间的私人交流中一点也不流露岀来吗? 我本人就是在这样的朋友聚会交流中得知的, 虽然你我彼此之间不认识, 但也算是个间接“知情者”吧, 所以我估计结驷连骑大概也是个象我这样的间接“知情者”, 这样, 结驷连骑披露你老浅的那些破事, 就与刘秀毫无关系, 八杅子也打不着的, 完全不搭界的, 你老浅怎么可以胡说八道乱猜测呢? 怀疑也得有根据, 毫无根据的怀疑就是无稽之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