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阶级斗争?贫二代与富二代素材收集

贫二代的新闻人物:

杨佳,马加爵,付成励,谭卓,邓玉娇,杨元元,陈晓凤

贫二代新闻事件编年体:

(待续)

马列毛主义立场的若干分析:

泛左翼有一种很庸俗的很低能的看法:”吃不上饭饿了肚子才会造反“。这种低能认识,中国有,国际上也有,因而造成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复兴中的种种障碍。

缺乏深入的社会调研,使得泛左翼一叶障目。我们从贫二代的几个新闻人物切入,就可以发现”社会性质是二流帝国主义“的社会特有的压迫方式:摧毁一切美好的单纯的价值观(这一现象还有待深入研究,具体是什么机制发生的,都是很令人兴奋的全新领域。可能是意识形态国家机器无比强大而造成)。

例如:

马加爵被激杀人(琐事积怨),自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杨佳要讨个说法,结果没有讨说法的地方;
付成励最看重的爱情受到了玷辱,结果一切价值崩溃;
谭卓这个即将结婚的好青年飞来横祸,结果审判时居然犯人被调包;
邓玉娇服务员干的好好的,没招谁没惹谁,结果官府却要逼良为娼;

这一个个例子都展现出在今天这个社会:压迫阶级既是游戏的制定者,又是裁决者,而且还可以随心所欲修改游戏。一句老话叫”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其实是几千年阶级斗争史所一再上演的,由于现代传媒而被更广大的传播了。

进一步分析,可以析出这样一些概念:权利,权力,专政

by the people, of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这些全都是假的

by the power, of the power, for the power, 这些才是资产阶级专政念念不忘的东西。

所以无产阶级专政也要接过来,by the power, of the power, for the power, 所以要对资产阶级全面专政。

归根到底两个字:夺权!

所以贫二代首先要通过学习与斗争来理解:阶级,阶级斗争,资产阶级专政,资产阶级法权(资产阶级权利),无产阶级专政

贫二代的通病是:对资产阶级启蒙年代那套玩意儿很当真,比资产阶级自己还较真。其实这是幼稚的表现,需要来学院加以提高。

[ 本帖最后由 classwar 于 2010-11-24 17:53 编辑 ]

富二代的新闻人物

薄瓜瓜,妞妞(李倩妮),胡斌,李启铭

富二代新闻事件编年体

(待续)

马列毛主义立场的若干分析

这年头他们很逍遥快活。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classwar 于 2010-11-24 17:50 编辑 ]

民情杂感汇总(1)

细腻的,有效的切入角度,期待有不朽的作品。

能在自家上厕所和洗澡这个愿望对于一个老北京人算是奢求么
上个厕所要出去不说 厕所都不是冲水的 全都堆积在茅坑里 那叫一个臭 要不是去年奥运会 才给我们装了个冲水的 但是那个没有冲水的还在那放着 每天都散发出种种恶臭
小时候上厕所的时候 只要去一次 全身就都是味道 去学校的时候 别人总会有异样的眼光看着你 洗澡每次都要骑半个小时车去亲戚家洗 一周才能洗一次 在同学之间总显得自己很脏
那些为老百姓建设的保障性住房有都被关系户和有钱人占领了
家里的是公房 不是自己的 以前拆迁还会给不少钱 前些年北京好像出了个法律条文 公房已经不给钱了 不知道以后会怎样
电视里总是看到社会多麽多麽的好 其实根本没人关心我们这些贫穷老百姓
政hexie府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为老百姓做点实事 别总弄那些虚的 首都都这样 更别说别的地方了
去年奥运会的时候 我就在想 花这么多钱在那上面 有那么多钱为什么不帮帮我们这些老百姓呢 别说我不爱国 国家给咱们做了多少事实呢
不要说比什么 我觉得有个自己家的卫生间这个要求并不高 但是却达不到

素材:少年MBA全球企业精英班

成都三原外国语学校开办了这么一个特殊的班级——“少年MBA全球企业精英班”,有人还送了它一个别称——“富二代”班。
一年学费7万元、毕业入读美国高校、12人的超小班,目标直指“培养未来的企业领袖和行业精英”。
优越的教学环境,良好的生活氛围,先进的学术思想……“富一代”纷纷选择把子女送到国外高校接受教育。于是,出国留学几乎成了“富二代”的标志之一。 成都三原外国语学校国际部主任王劲松表示,选择出国留学使高考“指挥棒”失去了作用,不要求应试教育,加强素质教育,为出国留学打牢基础。当前,这也成了大多数“富一代”们对子女中学教育的主要期望。 今年9月1日开学的“少年MBA班”,现有首批学生11人,他们的父母都是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有煤矿老板,有生意人,也有食品企业老总、房地产开发商。 没有了高考的压力,语文、数学和政治、历史没有什么区别,只要求会考过关就行。“少年MBA班”的课程设置别具一格,语文课上学的是象形字并要求熟读和理解四书五经。体育课上学的是长拳,劳动课学的是中国烹饪技术。此外,还有教官对学生们的礼仪进行专门的指导。 “有钱花在教育上,花在提高孩子的素养上,是值得的。”“这种教育方式其实也很不错,至少可以作为中国教育的一种探索。”消息一出,立即引起网友热议,不少人持支持态度,认为有经济条件就让孩子受最好的教育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然而,也有部分人表示质疑,甚至说一些难听的话。“这样怎么行,教育资源分配不均,有钱人受更高的教育,那不是富者越富,贫者越贫?”“学校越来越像个商场,就是给那些不喜欢读书的有钱娃娃一个花钱买文凭的地方。”

富二代进京培训课程曝光

在加拿大留学的四川籍年轻人冉洪瑞利用假期回国,与老乡组团来参加培训,这是他在会上发表自己的观点。

日前,“第三届中国民营企业传承与发展高峰论坛”在位于北京苏州桥附近的国家行政学院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300多名优秀民营企业家及其子女参会,这些民营企业家的身家总和可能超过百亿。

参会人员中,100多名被称为“富二代”的企业家子女颇受关注。他们随同父母一起参加论坛并接受培训,其中大部分为“80后”和“90后”,年龄最大的30岁左右,最小的还不到10岁。

他们3天会期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呢?记者为你揭秘。

住标间吃食堂

和此前外界所猜想的不同,“富二代”在京云集,却未见百万豪车出入。记者在现场看到,大部分企业家和子女都是提前一天或当天早晨乘飞机赶到北京的,无论是国家行政学院大门外,还是内部停车场,都没有见到想象中的百万豪车。

在国家行政学院对面,就是一家豪华大酒店,但记者注意到,几乎所有来参会的企业家及子女,都是到该学院内部的宾馆办理入住手续。

记者注意到,参加论坛的企业家和子女基本都是入住标间。有的企业家还在向工作人员询问一家3口如果住一个标间,是否可以加床。

从这些企业家和“富二代”的穿着上,也很难看出与普通人有什么不同。来自山东的周女士和她的儿子提着普通提包入住,很难想象她的身家已经过亿。而这些年轻子女中,除了一些女孩子手持LV、GUCCI等奢侈品牌的包外,和想象中的炫富、高调有很大出入。

中午就餐时,记者注意到,大部分人都是到学院内的指定餐厅就餐,每人收费100元/天。

讲帝制讲军队讲继承

记者了解到,参加这次论坛和培训,每位民营企业家交纳了4800元的“学费”。在论坛宣传册中还注明,交纳费用的企业家可以带一名子女随同参会。

7月16日上午9时,论坛培训正式开始。让记者颇为诧异的是,这些企业家和“富二代”上的第一堂培训课,和古代皇帝的皇位继承相关。

北京华商管理科学研究院院长袁青鹏告诉记者,这次培训,主要就是针对民营企业接班换代的问题,因此设计的课程也和此有关。“我们不仅请专家讲解古代皇位继承,后面还有军队的文化传承、继承法的解析等,都是和"子承父业"相关,特别是继承法解析的课程,就是为将来"富二代"接班时面临的实际问题进行理论讲解,让他们早做准备。”

是否接班尊重儿女选择

在当天下午的会场上,记者见到一位只有10岁的温州女孩,她一直和母亲一起听讲座。据她的母亲介绍,她们家族经营服装辅料生意,在温州和上海开有工厂。

这位年轻的母亲说,这次带女儿一起来,主要是让孩子感受一下气氛,看看比她大的“富二代”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对于将来是否让女儿接班,这位母亲表示,还是要看企业发展得好不好。“发展得好才能给孩子嘛。”她说,“女儿是否有兴趣也是一个关键因素,我女儿蛮乖,但是我会尊重她将来的选择,让她做自己喜欢的事。”

主要培训课程

从古代帝位传承看民营企业如何传承

看军队如何培养人才

向毛泽东思想学习红色管理

继承法介绍

参会费用

总费用:6540元

报名费:4800元(可带一名子女)

住宿费:1140元(380元/标间/晚 3天)

餐费:600元(100元/天/人 2人 3天)

据法制晚报

[ 本帖最后由 斗争 于 2010-9-18 22:53 编辑 ]

修正主义妄图掩盖阶级矛盾,而如今的中国处处是阶级矛盾,朱门酒肉、工农血泪,这根本就已经无法掩盖了,只要不是瞎子、聋子,谁都看得见,闻得着。

“修正主义妄图掩盖阶级矛盾,而如今的中国处处是阶级矛盾,朱门酒肉、工农血泪,这根本就已经无法掩盖了,只要不是瞎子、聋子,谁都看得见,闻得着。”说得好,不仅如此,修正主义还动用反动文人,从个方面为自己涂脂抹粉,疯狂鼓吹阶级调和,“阶级和解”,给人们描绘“改良主义”美好“前景”,妄图瓦解革命人民的斗志,消磨革命人民的意志!从而达到他们维护自己反动统治的目的!

贫富图片汇总

李刚事件

杀人犯李启铭,22岁,河北传媒学院2008届播音主持专业学生;

其父亲李刚,保定市公安局北市区分局副局长,分管刑侦工作。

从张凯律师的博客中得知,“李启铭案”中的死者陈晓凤家属与“肇事者”(实际上是“杀人犯”)李启铭方达成和解,双方“私了”;作为死者方的代理律师,张凯被解聘。

[ 本帖最后由 classwar 于 2010-11-24 17:58 编辑 ]

http://history.bbs.86516.com/viewthread.php?tid=938527

[ 本帖最后由 斗争 于 2010-12-2 22:44 编辑 ]

看见4楼,想起一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陕西目前拥有11000位千万富豪 开奥迪A8喝XO

http://www.cnwest.com 时间:2011-01-1415:10:53

http://news.cnwest.com/content/2011-01/14/content_4016051.htm

记者昨日连线采访胡润百富新闻发言人潘小英了解到,第七次发布的《中国千万富豪品牌倾向报告》,延续去年将这一报告分为“生活方式报告”和“品牌倾向报告”两部分。在“生活方式报告”中,全面分析了中国富豪阶层的品牌认知、消费习惯以及生活方式的转变,而在这份“品牌倾向报告”中,则呈现了现今中国富豪阶层的品牌偏好。据介绍,陕西目前拥有11000位千万富豪。相关数据显示,2009年末,陕西省常住人口为3772万人,如果按这个数字计算,每3429人当中就有1位千万富豪。
开奥迪A8
陕西的富豪人数相对较多,应该和我省矿产资源较多有很大的关系。而且这些千万级的富豪,都会有三年内换车的习惯和计划。据胡润讲,这些千万富豪最喜欢买的豪华汽车不再是“奔驰S级”,而是“奥迪A8”。据了解,目前“奥迪A8”的市场售价为60.7-291.9万元。
与此同时,劳斯莱斯幻影蝉联“最青睐的超级豪华商务车”冠军;宾利欧陆飞驰蝉联“最青睐的超级豪华自驾车”冠军;奥迪Q7蝉联“最青睐的豪华SUV”,路虎揽胜蝉联 “最青睐的全地形豪华SUV”。
喝人头马XO穿乔治阿玛尼
记者昨日采访了解到,陕西千万富翁最喜欢喝的洋酒是“人头马XO”,最喜欢喝的白酒是茅台,而“香槟王”则成为千万富豪们“最青睐的香槟品牌”。此外,巴黎之花表现卓越,从榜单外进入到第二名。中华蝉联“最青睐的高档香烟”冠军,苏烟在高档香烟市场也有精彩的表现。大卫杜夫蝉联“最青睐的雪茄品牌”冠军。高希霸荣膺“最青睐的豪华雪茄品牌”桂冠。
胡润告诉记者,这些千万富豪最喜欢戴的手表是“百达翡丽”,其次是“江诗丹顿”和“卡地亚”。“伯爵”从去年的第五名上升到第四名。“最青睐的复杂功能手表”冠军也是百达翡丽,表现优异的还有爱彼,罗杰杜比也值得关注。卡地亚则再次以“最青睐的珠宝手表”而榜上有名,伯爵和梵克雅宝在珠宝手表领域也表现不错。古驰取代路易威登夺得“最青睐的时尚手表”冠军。富豪们最青睐的时装,多年来一直是“乔治阿玛尼”。
陕西富豪最喜欢开什么小轿车?最喜欢喝什么牌子的洋酒?最喜欢戴什么牌子的手表……就在人们对千万富豪的品牌认知、消费习惯以及生活方式纷纷猜测时,胡润百富第七次发布的《中国千万富豪品牌倾向报告》揭开了其中的谜底。
《报告》显示:陕西11000位千万富豪开车喜欢买 “奥迪A8”,喝酒喜欢买 “人头马XO”。

青岛富二代调查:父亲给百万创业先花20万买车

2011-01-21 09:03:22 城市信报

http://news.shm.com.cn/2011-01/21/content_3354507.htm

本文导读:改革开放春风吹熟的“富一代”们,快到了退休的年龄,想把家业传给子女们。对于父辈的产业,他们到底是继承家业在父辈指导下当好接班人;还是找份稳定工作,做个殷实的中产阶级;还是自己重新创业,另辟蹊径?家族企业的接班问题,遇到越来越多尴尬的局面。记者调查采访了几名80后“富二代”,了解他们对于“接班”的真正想法。
富二代择业也犯愁 近半数民企接班人不愿接班

叶影(化名)是典型的富二代,记者问他的职业是什么?他脱口而出:“双蛋贼,小号橙弓猎人和死骑(游戏里的职业名称)。”当意识到记者是问他现实生活中的职业时,他竖竖衣领笑着说:“销售,卖医疗设备的。”是典型的富二代。改革开放春风吹熟的“富一代”们,快到了退休的年龄,想把家业传给子女们。对于父辈的产业,他们到底是继承家业在父辈指导下当好接班人;还是找份稳定工作,做个殷实的中产阶级;还是自己重新创业,另辟蹊径?家族企业的接班问题,遇到越来越多尴尬的局面。记者调查采访了几名80后“富二代”,了解他们对于“接班”的真正想法。
迷茫

上班时无所谓,玩游戏一本正经

叶影与记者约在香港中路的一家咖啡厅见面,24岁的他,高高瘦瘦的个子,蓬松的头发不加打理,穿一件咖啡色风衣和一双咖啡色短靴,叶影话不多,但表达清晰。与他聊天,大部分的话题都是在谈游戏。他的同事都知道他玩游戏很沉迷,“他偶尔来公司一趟,家里给介绍了业务,就跑跑,公司指定的业务也不好好跑,打电话找他的时候,多半是在玩游戏。听说老总和他爸是好朋友,不怕开除。”在同事们眼里,工作时吊儿郎当,有点沉迷游戏,但他高大帅气、生性开朗、家里又有钱,是个令人羡慕的对象。
叶影自己确实没把工作当回事,“反正我家里也不是做这个的,我就是随便干两年赚点零花钱,积攒点经验,做销售不会超过两年,两年后要干什么,还没想好。”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叶影对于游戏的热情,说起游戏,他滔滔不绝。从上大学就开始玩游戏,叶影谈过一次恋爱,也因为玩游戏没时间和女朋友交流而无疾而终。
叶影工作并不是为了赚钱,所谓的积累经验,他坦言自己也不知道是积累哪方面的经验,只是看到周围朋友毕业后都找了工作或继承了家业,他天天玩游戏会觉得不好意思,“找个工作认识几个朋友,也能克制下自己沉迷游戏吧。”
叶影的父亲一手创建了自己的动物脂肪产品的品牌,并且投资建厂,十几年来发展平稳,但叶影却对此嗤之以鼻。“提炼动物脂肪是高耗能的产业,现在 都提倡节能减排,我看这行已经是夕阳产业了,家产过亿又能怎样,继承也没多大意思。”于是,学经济管理的叶影,青岛本地一所大学毕业后,在父亲朋友的外资医药设备公司干起了销售。“销售好,销售不用朝九晚五地去上班,没业绩大不了不拿钱,反正我不缺钱。”
挥霍

父亲给100万创业基金,先花20多万买辆车
对家族产业没有兴趣,刚走出校门就喊着要自己创业,不需要一点点摸爬滚打的历练,只知道向父亲开口要钱,创业资金一步到位,或凭自己一时兴起盲目投资,或靠着家里关系有所小成。看上去信心满满的“创二代”,只是众多缺乏社会经验的“富二代”中的一个群体,真正靠自己能力和努力创业成功的,寥寥无几。小宋就是一个例子。小宋出生在1983年,高中毕业后便被家人送到澳大利亚读大学,直到2009年毕业回到国内。毕业已经两年,这两年里他一直在尝试创业,做过门窗生意,倒过进口机油,最近又想开一家高档咖啡厅。“创业的钱都是父亲赞助的,倒腾来倒腾去,发现自己赚的钱不知不觉就花光了,手里的资金还 是最开始老爸给的赞助费。”小宋的父亲做的是建材和土方生意,但小宋一直认为这个行业太“土”。
“挣钱再多,也就是个民工头,没什么发展前途,让我给别人打工也受不了,我想做自己的事业,尽管还没有最终决定做哪行。”小宋已经在寻找创业项 目上花了两年时间,由于习惯了大手大脚地花钱,小宋对资金管理的意识相当混乱,当初毕业时父亲给的一百万元创业基金也已所剩无几,一些想涉足的领域,都因为启动资金不够,只好望而却步。“要是当年老爸给的钱节省点花就好了,一拿到钱,我就买了辆越野车,手续牌子搞下来,花了二十四五万元,四分之一的启动资金就没了。”
可叹

逃学、打架、赌博,最后在酒店自杀了

吴亮(化名)也是个80后,他还没出生时,父亲就成了黄岛一家工厂的老总,成为改革开放最先富起来的一批人,第一辆奥迪、第一座洋房,让这个殷实的家庭在当地小有名气。而作为富二代的吴亮来说,他的一生是幸福的也是不幸的,幸福的是他含着金汤匙出生,从小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不幸的是,家庭没有给他良好的教育方式,他开始逃学、打架、贩毒、赌博……直至生命在最灿烂的年华戛然而止。
说起吴亮,他的初中同学李伟还记忆犹新,上小学二年级时他的哥哥因病去世,全家的生活就开始蒙上了一层阴影,吴亮的父亲为了麻木自己,把精力都放在了事业上,天天在外面喝酒应酬,母亲在家天天掉眼泪,很少有开心的时候,吴亮作为家中唯一的孩子,更受家人的疼爱,或者应该说是溺爱,大把零花钱放在 抽屉随便拿,从不责备他的学习成绩,想要什么就给什么,甚至初中时,他和社会上的不良青年混在一起,打架、谈恋爱、逃学,老师叫了家长,回家后父母也是不痛不痒地骂了几句,“没出息”,“那时候只觉得他特别酷,不缺钱花,没想到他最后变成那样。”李伟说。
初中毕业后,吴亮的爸爸把他送到了法国,本想着能让他远离那些人,让孩子得到锻炼,没想到他拿着生活费却天天玩乐,甚至瞒着父母,在法国待了一年半就回来了。

2008年,他的父亲因车祸去世,留给这个家庭的只有一个厂子,吴亮自作主张把这个厂子贱卖,得了300多万元后,又过起了挥霍的生活,2009年,刚刚23岁的他一身赌债,在酒店开了一个房间服安眠药自杀了。
创业

创业做红酒生意,有时一天能赚四五万

记者电话约见他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1点多了,说明来意后,高超答应了下来,“好的,我起床后一会儿就过去。”这个小伙子名叫高超,1986年出生,初次见面印象不差,留着寸头、牛仔裤黑休闲上衣,人很爽朗和气,他现在自己做红酒生意,上班也没点,经常起得很晚。在朋友圈里,高超应该算是个异类,父亲是做纸箱生意,资金近亿元,但是他并没有像家人想的那样,接管生意,而是一直有着自己的“想法”。
“第一次创业的起因说起来很好玩,就因为别人跟我说了一声谢谢。”高超说,我没有上过大学,初中毕业去英国留学了,待了两年什么学历也没混下 来,但是爱上了服务业。家里给的零花钱并不少,但是在国外待着很枯燥,除了和朋友玩,他还找到了一件让他上瘾的事情,就是去餐厅打工,用高超的话说,“我就是很喜欢那种给他们服务的感觉,你都想不到,当我把盘子给客人端过去时,客人很感激地看着你说声‘谢谢’,那个感觉,让我觉得很有意义”。
2008年10月份,从英国回来后,高超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打算在山东头开一个高级会所,虽然他做得很卖力,家里人也给他介绍了一些顾客过来吃 饭,但是生意一直没有起色,店内每月成本近20万元,而他的生意最好的时候一月才30多万元,一直处在持平甚至亏本的状态,每天都在抽烟给自己解压,“说了不怕你笑话,我觉得那年的冬天特别冷,坚持了一年半后我只能把店转让了。”
创业失败后,家里人开始做工作让他回家接管生意,“我不愿意这样回去,就算回也得成功后光荣地回去。考察了一圈,最终盯上了红酒生意,一方面现 在红酒在中国很有市场,而且狂热程度不亚于任何一个国家,另一方面,家里人也有这方面的关系,做起来应该手到擒来的事儿,这次高超的选择没有错,这个生意几乎没有什么大的投入,凭着一些稳定的客户源,他最多的时候一天能赚四五万元,“除了家里给的关系,我自己也试着开发新的客户,平常其实我不爱说话,但是 慢慢也知道怎么跟人交流了,明年我想在中联广场开个烤肉店,继续我的梦想”。
专家称

300万民企面临“接班”问题
中国第一代民营企业家,都是在大风大浪中摸爬滚打、真刀实枪练出来的。他们大多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虽然文化程度有限,但丰富的人生阅历却能让他们面临复杂环境而临危不乱。富二代们大多拥有良好的成长资源和教育背景,记者调查采访的十几个富二代中,过半的人都具有海外留学背景。如果说父辈开荒创业靠的是张飞势如奔马般的无敌勇猛,那么富二代们想做到的,更想是诸葛亮羽扇纶巾式的运筹帷幄。

“我曾经看过一篇学术论文,里面有个观点是这样的:预计未来5年至10年,将有300万民企迎来接班换代高峰,预计交接顺利的仅30%,其余70% 中会有各种问题,严重者或面临生死存亡。”同济大学社会学系的范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民营企业交接班问题对企业来说是一道生死攸关的坎儿,“交接 班问题如果处理不好,对企业的影响比经济危机的冲击力还要大,导致企业倒闭或解散,这不是危言耸听。北京邮电大学教授王东平研究民企很多年,照他的说法,按照企业交接30% 的成功率,中国将有200多万家企业面临传承危机,这对中国经济的影响相当深远。”范教授认为,“富二代”的接班问题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家族企业兴亡的问题,它直接关系到民营企业越来越活跃的中国经济大局。
传统观点上,家族企业未来最好的接班人就应该是企业主的儿子。但实际上,企业主的儿子大多志不在此,并不觉得自己的人生和接管自家企业有着必然的联系。“夸张一点说,中国现在有90% 的富一代都希望子女来接班,相对的,也差不多有90%的子女不愿意去接这个班。“我调查研究的一些富二代,他们对经商一点兴趣都没有,受良好的家庭环境熏陶的他们相当有品位,又有本钱,爱好艺术的倒是不少,你非要逼着这些不懂经营的富二代接班,对家庭、对企业都没有好处。”范教授认为,目前面临接班问题的 富二代以80后为主,他们大多是思维独立、追求独立的一代,逼迫他们接班家族企业,有的可能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浙江就有这样的例子,父亲逼儿子去自己公司上班为接班做准备,儿子不乐意,最后砍断自己手指头来示威。”
富二代说

我们需要的是多一些鼓励

房子、工作、生存、生活……这些对于普通年轻人来说充满压力的字眼,“富二代”完全不用放在心上,在父辈的悉心安排下,即使他们不奋斗,也可以 住在宽敞明亮的大房子里,开着价值不菲的跑车,读着外国留洋的学。“过于优越的家庭条件,依赖父母的思维习惯,让他们体会不到社会生存的压力,没有危机感,没有危机感直接导致他们缺乏为自我目标奋斗的动力,也就成为了迷茫的一代。”同济大学社会学系的范教授说,“富二代”面临的选择是多样的,但越是没有 压力的多样选择,反而造成了他们不知所措的现状,没有压力没有目标,便会空虚,甚至导致一些不良习惯。
优越感培养出自信、品味,却培养不出危机感。有的“富二代”带着父母给的所谓的“创业基金”,去淘人生的第一桶金,但由于刚走出校园,缺乏创 业经验和社会阅历,“他们需要一个正确的引导定位,明白自己要做什么。然后要放下富二代的优越姿态,像一个普通的年轻人一样去追求奋斗,获得属于自己的成功,哪怕和家族产业比起来不值一提。最后,就是要增强自己的控制能力,不要沉溺于网络游戏、泡吧等不良习惯里。”
采访前,记者一直在讲青年创业的故事,并没有提起“富二代”这个词,主要是怕采访对象觉得敏感,最后,记者问对现在饱受争议的“富二代”这个词 怎么看。高超笑着说,我并不是很喜欢“富二代”这个词,不用说公众的感觉了,我对这个词印象很不好,身边有些朋友家里有钱,就什么都不做,成天拿家里的钱挥霍,这种情况肯定不好。但是另一方面不可否认,现在大家对于这个词也有点妖魔化了,“富二代”中纨绔子弟只是一部分,大家应该看到真正的他们,这些人中 还有很好的。他们有理想、有抱负、有责任感,跟普通人一样愿意为了自己的理想去奋斗和付出,家中有企业的富二代,很多也到了该接管生意的时候,他们是未来经济市场中不可缺少的角色,应该给予这些人更多的肯定和鼓励。
对于为什么不跟着家里做生意,高超坦言并不是因为任性,而是觉得自己暂时不适合加入公司,“我和父亲对于生意有很多的意见不统一,那个年代有着 那个年代的经营方式,但是世界一直在变化,在思路上也应该有转变,还有自己确实太年轻,仍然需要历练,现在去父亲的公司怕做不好,反而给他添乱,对于我个人来说,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多些历练。
如果你是个普通人,你觉得凭你自己的能力能做到这样吗?面对记者的提问,高超坦言说,“红酒的客户大多数都是父母给自己的关系,自己开发的客户 寥寥无几,做这个行业最需要的就是资源,如果我一个人都不认识,要开发新客户,需要付出的努力和时间肯定比现在多多了,不会像现在这样顺利,我自己也在想办法开发新的客户,其实如果没有家人的帮助,我肯定实现不了自己的梦想,也不能这么为所欲为,我们这些人,相对普通的年轻人来说,拥有的资源更多,该做的 就是用好这些资源,进行良好的配置。”文/记者许瑶 丁辉 图/记者 丁辉
相关新闻

近半民企“富二代”不愿接班

江苏省工商联近日发布的《关于江苏民营企业的传承方式》的调查报告显示,改革开放以来诞生的江苏省第一代民企创始人,目前平均年龄已达50.4 岁,眼下已有23.4%的第一代企业家打算交班退休,江苏省民营企业的传承交接问题迫在眉睫。调查表明,61.7%的民企创始人希望子女接班,但只有55.6%的“富二代”愿意接班。
调查表明,目前江苏省的民营企业中,由企业家本人、家族成员担任总裁或总经理的分别占83.7%、7.1%,而选择职业经理人担任“一把手”的 民营企业只有9.2%。近期打算聘用职业经理人担任老总的只占15.9%,84.1%的民营企业并不打算聘用职业经理人担任总经理。
在传承的具体途径上,大致有三种类型:一是父子共同创业型,即企业是两代人共同打下的天下。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传承最稳定,风险也最小,在所调查的案例中占17.2%;二是岗位历练型,即将选定的传承人在企业的各个岗位上有计划、有意识地锻炼,待子女具备了交接班条件后再交接班。大多数企业采取这种办法,占比60.3%,如红豆集团的周耀庭、周海江父子传承;三是放手锻炼型。即第一代企业家,为了达到既锻炼接班人又不影响现有企业经营的目的,投 资一个全新的企业,放手让接班人全权处理,如波司登集团的高德康、高晓东父子传承,这样的案例占25.8%。
专家给“富二代”接班支招

“假如换做你们,会怎样解决继承家业、实现超越的问题?我到现在都很迷茫,不知道该怎样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近日,复旦大学管理协会举办的 “民企二代VS学术大师:继承与超越”论坛上,广州天歌音响公司的谢清困惑地问了3位复旦经管类教授这样一个问题,作为“富二代”,该怎样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张辉明教授也指出,“富二代”在人生道路的选择上,没有固定的路线,要取决于你热爱什么事业,“你父亲创造的事业领域,也许再过30年就不能做了,比如房地产再过几十年,一定会走到市场相对饱和的状态。但他们也会留下资本、人脉、管理团队的经验等根基。”
复旦大学企业管理系主任苏勇教授认为,他所认识的很多“富二代”都在国内外受过良好的教育,有宽广的视野、知识,了解新兴事物,给父辈的建议虽不见得完全正确,但提供了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的思维。
但苏勇也提醒“富二代”们,要清晰地意识到父辈当初打江山具备的优势。“不要觉得我懂英文、电脑,去过国外,他们就过时了。因为在他们的时代, 能做到这样的辉煌,一定有过人之处。经营企业是有共同点的,比如吃苦耐劳的精神,对市场的感觉,这些优点永远不会过时。要避免眼高手低,见识广了,接触到前沿的东西,就对传统企业看不顺眼。老一辈人要意识到年轻人有很多好的想法、国际视野,年轻人也要承认老一辈人有更好的对现实的认知和把握。”

蚁族生存状况恶化,普遍不满“官二代”、“富二代”

2011-01-21 10:47:51 来源: 《中国青年报》

http://health.iyaxin.com/content/2011-01/21/content_2467705.htm

近日,蚁族问题的提出者、对外经贸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廉思关于蚁族问题第二阶段的研究成果——《蚁族Ⅱ——谁的时代》由中信出版社出版。《蚁族Ⅱ》一书发布了以廉思为首的蚁族研究团队的最新研究成果“2010年中国蚁族生存报告”,并对前一部调查报告《蚁族——大学毕业生聚居村实录》出版以来的各类社会信息进行了全方位的反馈。
2009年9月,《蚁族——大学毕业生聚居村实录》一书出版,首次提出了蚁族概念——大学毕业生聚居群体,并且将蚁族列入了继农民、农民工、下岗职工之后的第四大弱势群体,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蚁族也成为2009~2010年最热的关键词之一。2010年,以廉思为首的的蚁族研究团队再次深入蚁族聚居的城乡接合部进行调查,并在此基础上发布了“2010年中国蚁族生存报告”。
“2010年中国蚁族生存报告”有哪些特点?它与课题组的前一次调查相比,有什么新变化?笔者专访了廉思副教授。
“三降四升、五多五少”的现实

2010年进行的第二次蚁族调查,与2008年、2009年的第一次有所不同。2008年、2009年的调查对象为聚居在北京市的蚁族,而2010年的调查对象则分布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西安、重庆、南京7座城市,共回收有效问卷4807份,是第一次全国范围的蚁族抽样调查。在《蚁族Ⅱ——谁的时代》一书第五章中,研究团队分别从基本情况、身份认同、教育状况、社会不公平感、网络行为五个方面对调查结果进行了深度分析。
据廉思介绍,此次全国范围的蚁族调研结果,具有一些鲜明的特点,概括起来就是“三降四升,五多五少”。
“三降四升”,是对全国蚁族生存状况的动态描述。“三降”是指蚁族群体中失业比例在下降,没有工作的蚁族比例从2009年的18.6%下降到2010年的10.1%;在公有制企业任职的蚁族比例在下降;蚁族对平等户口政策的需求在下降。
“四升”指的是蚁族的学历层次在上升,拥有研究生学历的蚁族比例由2009年的1.6%上升到2010年的7.2%。毕业于211工程院校的蚁族比例达到28.9%,而在前一次调查中,毕业于 211工程院校的蚁族仅占10%。另外,30岁以上的蚁族比例在上升,达到了5.5%;对相关住房政策的需求在上升,与2009年相比,上升了5个百分点。
“五多五少”则是对蚁族生存状况的静态描述,具体包括下层多、上层少,八成蚁族出身中下层,七成蚁族包括父母收入在内的家庭年收入在5万元以下;支出多、结余少,不断上涨的房租和通胀效应使得大部分蚁族生活支出负担加重,结余很少或者没有,近五成蚁族收不抵支;关注社会民生的多、关注生活家居的少,在社会问题的关注度上,三成蚁族关注社会民生问 题,仅有不到1%的蚁族关注生活家居;身份认同的多、家长了解的少,八成受访者认同自己的蚁族身份,但是家长对这一概念的了解很少;归因社会的多、思考自己的少,近六成蚁族认为是社会因素造成了自己相对窘迫的生存状态,仅有一成多的蚁族认为是个人原因造成的。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狗……
同学纠正我说那个字念xiu,最后一个字是“骨”。我跟他说,有xiu不算什么,酒肉堆积得都发chou了,都倒进泔水桶喂猪也不给穷人吃那才叫变态;狗肯定是比人容易养活的,但路上连穷人养着看家的土狗都饿死了,那穷人还有得活吗

当然狗还没饿死之前应该是会被人吃掉就是,不会饿死在路边上给你看……
在下也勉强算是个袖珍的“官两代”了,不过每次给我妈拖去她的饭局,看着一桌子根本吃不掉的锦衣玉食,就会想起很多人:深圳一天五块饭钱的工人,甘南吃着窝头露天上学的小学生,重庆养鸡凑学费的小妹妹,乃堆拉大雪封山时啃压缩饼干的战士,还有楼下唱着国际歌捡垃圾的老奶奶……想到他们就会觉得自己活得很可耻。
“穷二代”的故事,要多少有多少,没有事情做的小资产阶级从来不吝啬于向他们表示所谓的“同情心”,却根本不知道这些人是根本不需要什么同情的,他们就算活在泥淖之中也比某些人干净,就算跪着也比某些人站着高,就算受尽剥削压迫也比某些没有灵魂的人快乐,就算手无寸铁也比武装到牙齿的人有力量。这些人不叫穷二代,他们有一个让敌人恐惧战栗的名字“无产者”——饥寒交迫的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