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为批判“三中全会派”的提法是科学的

我认为批判“三中全会派”的提法是科学的

天网游客

2005-10-31

我赞成批判“三中全会派”的提法。我认为这个提法是科学的。

一个提法和定义科学不科学,首先考虑的是,它是不是符合现实。而“三中全会派”这个提法既符合中国社会自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和现实,也符合中国无产阶级当前进行阶级斗争、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实际需要。

理由如下:

1、靳草原文提出的“三中全会派”的含义是指的在近些年出现的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队伍中,有一部分人是坚持和维护“三中全会决议”和“建国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他们拥护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他们反对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和实践。他们把当初邓小平为了推行他设计的改革开放而欺骗广大共产党员和人民群众所做的缓兵之计的“说法”当作他们的招牌,用来反对现在当局的某些政策。他们把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和当前的复辟恶果割裂开来。因此,他们是荒唐的,是不符合事实的。他们这样反资本主义复辟,是不彻底的,是虚伪的,也是不可能有任何实际结果的。

他们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曾用这一套荒唐的谬论,和党内资产阶级“共舞”,导演了所谓“反和平演变”闹剧,欺骗了全党和人民,使党内资产阶级为更加快速、激烈、彻底的资本主义复辟赢得了时间。这是不是一个确凿无误的事实呢?这是不是那些既坚持改革开放路线而又所谓“反资本主义复辟”的“三中全会派”的败笔呢?

但是,自他们“反和平演变”的闹剧破产后,由于他们自己阶级地位和他们推行的修正主义路线的局限性,他们并不去认真总结经验教训,而是在许多年来,继续散布了一系列反马克思主义的谬论,如什么“补课论”、“补天论”、“补台论”、“左转论”,等等,千方百计地继续维护资本主义复辟的改革开放。在资本主义复辟愈演愈烈而又危机重重,在许多人不断觉悟奋起反抗的现在,他们依然故伎重演,旧调重弹,使许多人继续受到他们的欺骗,不能彻底认识资本主义复辟当局的阶级本质而对它们抱有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这是不是又一个确凿无误的事实呢?

既然是事实,他们这不是既有“理论”而又有行动的一个现实的中国社会的一个政治派别吗?用“三中全会派”称呼他们这些人不是十分恰当的吗?

靳草在文章中也分析了现在的这个“三中全会派”的历史渊源。过去历史上召开三中全会时形成的那个举手赞成三中全会决议的势力已经发生了很大的阶级变化,除去死掉的一大部分外,活着的很大一部分已经变成了彻头彻尾的资产阶级分子和形形色色的小资产阶级分子。指出这个历史渊源,就是为了分析提出与“三中全会派”做斗争的阶级斗争的本质,也是指出了过去没有认识到与“三中全会派”及时进行斗争的教训。如果要把粉碎资本主义复辟作为当前斗争的主要目标,那么,批判当前的革命队伍里的“三中全会派”就是不可逾越的关键一步。同时,批判现实中的“三中全会派”也有着彻底清算远远没有得到彻底批判的历史上那两个反革命纲领的重要意义,也有着批判党内资产阶级的重要意义。

2、中国的资本主义复辟是发端于“三中全会”上。“三中全会决议”是一个反革命的纲领。而后的“关于建国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三中全会决议”的后续、补充和说明。这两个文件是姊妹篇,它们彻底否定和改变了毛泽东新中国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正确路线。它们合在一起是反革命的改革开放的黑纲领。中国资本主义复辟的全过程是完全依据这两个反革命的黑纲领进行的。中国在意识形态领域里的资产阶级专政也是按照这两个黑纲领为依据的。这是中国27年资本主义复辟过程中客观存在的确凿无误的事实。请问,在资本主义复辟的过程中,哪一个步骤,哪一个措施,哪一个恶果不是从这两个毒秧上结的毒瓜?不与这两个黑纲领有关?

如果我们到社会上调查一下,凡是对毛主席和他的思想、对文化大革命、对改革开放的歪曲性宣传,在各个阶级、各个阶层的人们中,凡是对这些问题认识上的错误观点,哪一点不与两个反革命的黑纲领的流毒有关呢?不批判两个反革命的黑纲领,就不能把被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就不能粉碎资本主义复辟。

在目前的所谓左派队伍中,如果不批判两个反革命的黑纲领,能不能把思想统一到毛泽东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上来呢?如果不批判在左派队伍中的那些坚持这两个反革命黑纲领的“三中全会派”,能不能教育和团结对当前的中国政治斗争有各种各样错误观点的人呢?能不能把两个黑纲领批倒呢?这不是一个简单而又简单的常识性问题吗?联系历史和现实,道理非常明白,在现在正形成中的反资本主义复辟的队伍中,与这个坚持三中全会路线和观点的“三中全会派”的矛盾是是主要矛盾。如果不解决这个矛盾,以粉碎资本主义复辟为当前总目标的革命队伍及其团结是不能够形成和实现的。

3、有人会说,“我们赞成批判那两个反革命黑纲领,但是对受这两个黑纲领影响的人不能批判,否则不利于团结同志。”这种说法貌似有理,但是,它却忽视了一个很大的现实问题,就是经过27年的资本主义复辟,那些属于“三中全会派”的人,并不是与过去在毛泽东时代受错误路线蒙蔽的那样的同志了,过去的那些受错误路线蒙蔽的同志一般没有自己特殊的经济利益,一旦他们明白了真相和道理,就会觉悟过来。而现在的“三中全会派”里的这些人追随党内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已经几十年了,一般都已经有了既得的经济和政治利益,他们不再是属于无产阶级队伍里人了。如前所述,那个举手赞成三中全会决议的势力已经发生了很大的阶级变化,除去死掉的一大部分外,活着的很大一部分已经变成了彻头彻尾的资产阶级分子和形形色色的小资产阶级分子。现在的“三中全会派”大部分实际上已经属于小资产阶级,是依附于党内资产阶级的一股政治势力。他们现在实际上是冒充“毛派”、“左派”,是到无产阶级革命队伍里进行投机的。他们虽然也是需要团结的,但是对这股势力不进行批判斗争,根本谈不上团结他们中的大多数。就当前而言,我们想团结他们,而他们还不想团结我们呢。这是不是现实情况呢?

4、有的同志说,“三中全会派”也就是“改革开放派”。为什么不用“改革开放派”这个名字呢?

我的理解,“三中全会派”这个名字突出了“三中全会”,就是突出了党内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路线的作用。而实际上,中国的改革开放完全是党内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一手阴谋策划和推动起来的。而“改革开放派”这个提法,比“三中全会派”要包涵的广泛,例如在改革开放后积极追随的还有在毛泽东时代被斗争过但又没有改造好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和地富反坏右分子等。这些人作为社会上的资产阶级势力,也是包涵在“改革开放派”里面的。但是,他们只是党内资产阶级的啦啦队,如果用“改革开放派”称呼他们,把这些人也包涵进去,没有“三中全会派”更突出党内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的作用。用了“三中全会派”这个名字,就是响亮地揭露了“三中全会”的反革命路线,就是突出了决定革命命运的主要矛盾在革命队伍内部、在共产党内部、在中央的道理,就是更加突出地宣扬了毛泽东继续革命理论。因此,这个提法更准确、更科学,也更醒目。

5、“三中全会”以前的1976年的反革命政变以及后来的邓小平上台和理论标准讨论等一系列事件,都是“三中全会”召开和资产阶级正式上台、资本主义复辟得以正式开始的条件。这两年的时间是当时中国共产党内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激烈进行的时期,是两种力量激烈进行斗争的“量变”的时期。而“三中全会”的召开和形成的决议标志着党的路线改变的完成,标志着“量变”到“质变”的完成,标志着资产阶级在中国共产党内和中国社会上的正式上台。因此,1976年的政变是开始“量变”的转折点,而“三中全会”是“量变”到“质变”完成的转折点,突出“三中全会”,响亮而明确。

直到现在,统治当局为了欺骗和吹嘘,在提到他们的改革开放和上台时,依然都是口口声声地说“自三中全会以来”,是非常旗帜鲜明的。作为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改革开放的我们,当然要反其道而用之,要直接针对他们的欺骗进行揭露和批判。那么,批判“三中全会决议”,用“三中全会派”称呼那些坚持“三中全会决议”路线和观点的那些人,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在毛主席领导下批判赫鲁晓夫的现代修正主义时,是从前苏共“二十大”作为他们推行修正主义路线的起点的。就是因为,这个“二十大”是苏共路线改变和苏联社会变质的转折点。这也可以作为历史上的一个参照。

6、面临当前中国的现实,中国无产阶级首当其冲的任务是粉碎资本主义复辟,重建无产阶级专政。要完成这个任务,有一系列事情要做。而其最首当其冲的任务,是通过批判而澄清被党内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搞乱的理论和思想。而这又必须首先在刚兴起的前沿队伍中完成。否则,便一切无从谈起。在当前中国思想理论战线上,批判“三中全会决议”和它的姊妹篇“关于建国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就是抓住了牛鼻子,在革命队伍内批判“三中全会派”也是抓住了牛鼻子。
如果懂得了这个道理,那么,批判“三中全会决议”、“建国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和“三中全会派”,便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了。它们之间有着不可分割的紧密的有机的联系。这是一个非常容易理解的问题。

因此,提出与“三中全会派”做斗争,是符合现实的,是准确的,是科学的,是完全必要的。实际上是觉悟的太晚了,认识到并提出来是太晚了,早就应该提出和斗争了。

7、正因为批判“三中全会派”提得比较准确,所以才受到社会的广泛注意,才受到真正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支持。当然,由于被打在“七寸”上,也必然受到“三中全会派”顽固分子的激烈反对;现在,它们正在进行新的阴谋策划和破坏。

在这种情况下,在这个论坛上,有人用提法不科学来否定对“三中全会派”的批判,既不正面面对提出“三中全会派”提法的文章的原文,又摆不出正当的理由,到底不科学在何处,也讲不清楚。说他反对批判“三中全会派”又不承认,王顾左右而言他,吞吞吐吐。说到底,是这些同志在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实际过程中,没有用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观点分析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和现状,没有从实际出发,受“三中全会派”的影响太多,对于真假马克思主义分辨不清。对这些同志来说,需要的是把立场实实在在地站到受压迫剥削最严重的工农劳苦大众一边来,真正把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是非观念树立起来,到社会上好好地调查研究一番,和同志们广泛地交流讨论一下,或许很容易把这个认识问题解决了。如果确实受了那些“三中全会派”顽固分子散布的谎言的蒙蔽,那就应该反戈一击,彻底揭穿他们,与他们彻底划清界限,真正回到真确路线方面来。如果是这样,革命同志们还是欢迎的。

2005-10-31

[ 本帖最后由 牛角石 于 2009-6-11 14:24 编辑 ]

(一)、彻底批判"三中全会决议""关于建国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以下简称《两个决议》)——— 摘自《评邓小平的改革开放》

(初稿于2002年8月修改于2004年9月)

   二十六年来,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所造成的资本主义复辟所以能够暂时得逞,就是因为他持有在他的把持导演下中共中央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制定的 《两个决议》作为护身符和进攻武器。他凭借这《两个决议》制定一系列政策,欺骗中国与世界,镇压马克思主义者和广大人民群众,从而一步一步地推行他的改革开放。[b][/b]

    正如本文中前面已经揭露的,《两个决议》无视建国后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在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指引下所取得的在中国和世界历史上堪称无比辉煌的成 就和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用一些片面的、孤立的、表面现象的所谓事实,用不合逻辑的非科学的形而上学的分析,用游蛇一般的语言,回避了建国后三十年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关键和要害问题,公然否定了毛泽东主席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最重大的发展即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否定了以阶级斗争为纲,否定了无产阶级大民主,否定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从而把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打翻,开始了和平演变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长达二十六年的资本主义复辟。

二十多年来,《两个决议》象两顶大黑伞,掩盖了建国前后毛泽东时代历史巨变的真相,遮住了真理的阳光;象两把刀子,插入无产阶级革命的心脏;象两具枷锁, 拷住了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手脚。 《两个决议》就是在思想意识形态领域里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进行专政的工具。正是靠着这《两个决议》,中国共产党内的资产阶级才得以肆无忌惮地勾结党外的资产阶级和国外的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大地上为所欲为地以改革开放的旗号复辟资本主义,并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置于空前低潮的绝境。从在国内外造成的实际影响来看,《两个决议》不仅是现代修正主义的,而且也是彻头彻尾的反革命的。

《两个决议》所以造成极大危害的原因之一,就是它们具有极大的欺骗性。这两个文件表面上坚持和肯定了社会主义制度,表面上给予了毛泽东思想一定的评价,似乎是继续举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但是,它们在无产阶级革命和专政的关键和核心问题上兜圈子做手脚,彻底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及其伟大实践文化大革命并置之"死地",从而得以把社会主义的中国引向了前苏联东欧老修正主义们的旧路。

无产阶级的解放首先是政治上的解放,没有政治上的解放便没有无产阶级的一切。无产阶级在经济领域里的解放只是其在政治上获得解放的必然结果,并为其巩固政治上的解放提供物质基础。由于几千年剥削阶级统治和压迫的结果,资产阶级和各种剥削阶级在社会的各个领域特别是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领域都存在着非常强大的影响。因此,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以后,必须不停顿地在各个领域特别是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领域向资产阶级展开全面进攻和专政,才能巩固和发展自己在政治上的解放,一步一步地实现对世界的彻底改造,最后实现共产主义。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向资产阶级的全面进攻和专政必须继续实行在夺取政权斗争过程中的群众路线,直接依靠人民群众,实行无产阶级大民主,打人民战争,才能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才能使整个世界得到改造。

革命队伍内的路线斗争是阶级斗争的集中体现。正确的革命路线是引导革命到胜利的指南,是时代的真理。真理是唯一的。偏离了真理的路线就是形形色色的机会主义路线,是不可能引导革命取得胜利的。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实践相结合的最新发展,就是当代无产阶级革命的正确路线,是当代马克思主义的真理。

因此,否定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就是否定了真理,就从根本上否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共产主义运动,就是取消了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进攻,必然会导致"多米诺骨牌效应",其结果只能是造成丢盔弃甲的资产阶级马上反扑过来,只能是导致资本主义复辟。《两个决议》的要害就在这里。说《两个 决议》是彻头彻尾的反革命的,其原因就在这里。

由于党内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勾结起来用《两个决议》这两条恶棍在这个"穴位"上把中国共产党打成了"脑死亡",资产阶级复辟狂才得以霸占了社会主义制度所创造的无比雄厚的遗产,一步一步地施展各种手脚和阴谋诡计,从从容容地利用一定时间差下的社会扭曲作用,把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腐蚀腐败成当前这样连 一般资产阶级政党都不如的状态,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和十三亿人民的中国复辟成今天这样空前危机的境地。

因此,当我们面对当前资本主义复辟的种种危机和灾难,彻底清算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时,必须要彻底批判反革命修正主义的《两个决议》。

近些年来,各方面的同志们从不同的角度开始对《两个决议》进行了批判。本文也以大量确凿的真实历史事实资料对《两个决议》的核心内容进行了揭露和批判。但是,这都还是远远不够的,不仅在于对历史事实揭露的准确全面系统上,还在于思想理论的深度上,更重要的是要把这种揭露和批判推广进行到最基层的广大工人、 农民和其他各个阶层中。

由于《两个决议》在长达二十多年里被千遍万遍地进行"谣言重复一千次就成了真理"式的宣传,至今仍然被党内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奉为圭皋,其流毒遍及各个角落,欺骗了亿万人、特别是那些没有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的年轻人,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后果。如果对目前中国社会进行一些调查,就会感到《两个决议》为害之烈,流毒之深。所有思想领域里的混乱和迷雾,其总根子就是《两个决议》。不把《两个决议》颠倒的历史真相和掩盖的真理揭露出来,人们继续被蒙蔽欺骗,那么,资产阶级仍将得以继续向无产阶级进攻和破坏。

因此,继续深入全面地对《两个决议》进行批判,肃清其一切流毒,彻底扫除其蒙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上厚重的灰尘,对于彻底清算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粉碎资本主义复辟,有着极其巨大的意义,毫无疑问地应该是当前无产阶级革命思想理论战线上的首要任务。

(二)、必须与"三中全会派"进行坚决的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斗争

—— 摘自《评邓小平的改革开放》

(初稿于2002年8月修改于2004年9月)

    九十年代以来,虽然前苏联东欧的崩溃和中国这样国家的资本主义复辟,而使国内外的资产阶级做起了"历史的终结"的美梦,但是由于世界资本主义固有矛盾和危机的爆发,他们的美梦还未入佳境就破灭了。中国和世界资本主义危机的加深,促进了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新觉醒。由于中国毛泽东时代政治思想遗产的作用,中国兴起了一股强劲批判资本主义复辟的思潮和队伍。国内外舆论称之为"左派队伍"。

在这个"左派队伍"中,有一部分同志坚持站在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的立场上,认真地刻苦地进行调查研究,从客观存在的实际出发,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和方法,去总结历史,认识分析批判现实。他们认为,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第三个里程碑式的伟大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无产阶级大民主则是按照这个理论合乎逻辑的最恰当的实践。文化大革命中出现的所有能够称之为损失和错误的东西产生的原因,一是资产阶级和各种剥削阶级及其影响存在的破坏,二是无产阶级在新的革命实践活动中对客观规律认识的暂时盲目。文化大革命中取得的成就是主要的,是极其伟大的, 而其损失则是次要的,是无产阶级革命总结经验教训的宝贵资源。邓小平一伙对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和文化大革命的所谓"彻底否定"与他们的改革开放是对共产主义事业、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反动,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背叛,是对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反攻倒算。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已经造成了中国严重的资本主义复辟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空前低潮。当前摆在中国无产阶级和马克思主义者面前的任务,就是彻底清算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恢复历史的真相,把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 认真总结经验教训,继续高举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旗帜,重新发动人民群众,开展无产阶级大民主,重新向资产阶级发起进攻,重建无产阶级专政,重新振兴共产主义运动。

这是一条马克思主义的正确路线。

但是,在这个"左派队伍"中,还有另外一部分同志。他们赞成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一部分基本原理,他们拥护《两个决议》,反对以阶级斗争为纲,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反对无产阶级大民主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他们认为改革开放是必要的。他们也反对当前中国出现的资本主义复辟,反对私有化和腐败,但他们认为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成就还是有成绩的,那些问题出现在邓小平"南巡"之后。对于当前中国的现实,他们认为应该避免社会大震动,不能搞大民主,应主要或唯一地依靠上层的"向左转",采用所谓"改良"的渐进式的办法来解决现实存在的问题。他们有的还认为应当调整中国的战略,重走新民主主义道路;要学会驾驭资产阶级,再搞一段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以后再搞社会主义;他们中间甚至还有人要"超越"马克思和毛泽东,另外寻找一套新的所谓"理论体系 “,等等。人们可以看到,他们除了对现实不满外,其主要观点与邓小平在改革开放中的宣传口径还是基本一致吻合的。因此,人们称这些同志为"三中全会派”。

对于"三中全会派"的同志们来说,中国当前的现实太不"雅观"了,当年宣传的改革开放的目标是"四项基本原则"下的"四个现代化",是"改善巩固发展社会主义",结果现在无影无踪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变成了在共产党领导下向帝国主义学习搞"外围资本主义”,社会出现的腐败和倒退结果比老牌新牌的资本主义国家还严重的多,最后连民族独立都自身难保,整个社会和国家安全危机重重,除了资本集中地区的现代化高楼大厦、汽车、电器外,整个社会恍惚到了清朝末年似的,有些方面甚至连清朝末年还不如。要如果不是这样子,他们还肯定是改革开放的最坚定、最狂热的鼓吹者、拥护者,就象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那样。然而,现实并没有如他们想象的那样发展,他们很不理解,思想很矛盾。他们总是不愿意或不能掌握客观存在的全部事实并去研究其中的联系,他们总是充满了幻想, 他们总是喜欢吆喝着人们去欣赏天上漂浮的五颜六色的"气球"而不愿意面对地面上的残酷现实。他们总是不愿意开展在他们看来十分可怕的"过激的"、“你死我 活"的阶级斗争,他们总是盼望资产阶级能"改好”、“向左转”,给他们一点面子。他们与党内资产阶级有好多好多千丝万缕的联系和利益难以割断。他们总是想躺在改革开放初期单位发的"席梦思"上继续做他们的那个梦。

马克思主义者与"三中全会派"的矛盾不是革命队伍中一般的思想斗争,而是与现代修正主义新派别的斗争。

为什么说"三中全会派"是现代修正主义的新派别? [b]

[/b]
修正主义是"修"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之"正",是在工人运动内部、革命队伍内部、共产党内部与马克思主义的正确路线相对立的思想上政治路线上的右倾机会主义派别,是帝国主义和资产阶级影响的产物。如果让修正主义得了势、掌握了主动权,在无产阶级尚未夺取政权时,它就会把工人运动、革命队伍、共产党蜕化为资产阶级的附庸而脱离无产阶级革命的轨道;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它就会使这个政权蜕化变质资产阶级的政权,复辟资本主义。

马克思主义是发展的,修正主义也是发展变化的。马克思主义发展到现在,它的完整体系是以三个阶段、三个里程碑为标志的。自从修正主义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产生以来,发展到现在,它们既有一贯的传统,也都有新的花样。毛泽东主席当年领导开展的反对苏联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就主要是因为它们在国内否认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在国际上推行投降帝国主义和"三和一少"的路线。自从毛泽东主席提出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后,现代修正主义也就增加了一个新 的显著标志,就是反对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因此,当前现代修正主义的最基本的特征就是反对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理论。这是一个在当代区分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在当代,对于那些所谓信仰马克思主义、信仰共产主义的人,只要他不承认毛泽东主席提出的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不管他说得天花乱坠,就是现代修正主义。

八十年代中国共产党内现代修正主义领导集团纷纷扬扬地宣传了一阵子所谓"四项基本原则",表面上看是坚持了马克思主义路线,其本质是用来对抗和抵消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没有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四项基本原则"不过是四个空泡。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所谓"反和平演变"为什么成为一场闹剧?就是因为它的推动人一方面拥护《两个决议》,反对以阶级斗争为纲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另一方面又反对什么"和平演变”,这也就是举起左 手打自己的右脸,又举起右手打自己的左脸,用修正主义反对修正主义,岂不是演成闹剧?当时,很多人上了这个当。事实证明,那一场"反和平演变"和宣扬的所 谓"四项基本原则"所能起到的唯一的社会效果就是帮助邓小平欺骗麻痹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掩护了邓小平的资本主义复辟。然而,到现在很多人仍然不认识到这个问题,还在为他们那时的"壮举"被扼杀愤愤不平,至今还不认真总结原因和教训,还在炫耀他们的所谓"革命"和"正确",还要再用修正主义反对已成现实的资本主义复辟。现在,无产阶级已经开始觉醒了,""三中全会派"还要故伎重演。我们必须与他们进行坚决的斗争,绝不能让他们得逞。让他们得逞,就等于取消了无产阶级革命,就等于维护并继续加剧已经实现的资本主义复辟。

溯其根源,“三中全会派"形成于三中全会上,那时和以后,他们在中国共产党内占了压倒多数的统治地位。当时,这个拥护三中全会的"三中全会派"实际上由两部分势力组成,一部分是毛泽东主席曾经为之定了性的以邓小平为代表的党内资产阶级,他们虽然还打着共产党的旗号,但他们已经从无产阶级队伍中完全"异化” 出去,他们是帝国主义和国内外资产阶级最忠实的代理人;另一部分就是所谓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但是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人,即我们现在所称呼 的这个"三中全会派"。而国内外广泛称呼的"老左派",其大部分是"三中全会派"。1989年以后,“老左派"中一部分人力图把所谓改革开放扭上他们自认为是"正确方向"的轨道,但只是一个短暂的"水花”,很快就被邓小平一个"南巡讲话"无情地摔到一隅,只能在了了几本杂志上嘟嘟囔囔去了。以至于到了"十六大"之前,人家不费吹灰之力,就又把这几个杂志封上。在这个时期内,中国共产党内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一个特点是党内资产阶级一直占主导地位,而作为修正主义的"三中全会派"始终是其陪衬。修正主义从来只能充当资产阶级的俘虏和玩物,它们和资产阶级是根本斗不出什么名堂的。

由于国内外尖锐激烈复杂的阶级斗争的影响,“三中全会派"一直处在不断的分化过程中。在国内外资产阶级特别是党内资产阶级的腐蚀拉拢下,相当一部分资产阶级思想严重的人进一步蜕化变质为地地道道的资产阶级分子甚至严重经济犯罪分子、刑事犯罪分子、所谓资产阶级自由民主派和"民运分子”、卖国贼、帝国主义间谍等,一部分被摔到了小资产阶级队伍中;还有一部分经过艰苦的社会实践和思想斗争,有了新的觉悟,重新回到马克思主义的正确路线上来,如《论毛泽东的晚年》和《我的退党声明》的作者等同志;还有更多的同志处在这个革命转变的过程中。

在近些年出现的所谓"新左派"中,其相当一部分实际上是"三中全会派"的一翼。他们绝大部分是在改革开放后从高等院校毕业的年轻人。他们受到邓小平改革开放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和造谣欺骗宣传教育的影响,他们对于旧中国和新中国的发展变化缺乏深刻认识,他们或轻或重地存在着脱离工农、脱离实际的倾向,他们不承认或不愿意用阶级斗争的观点分析当今中国与世界的现实。他们有的很拥护毛泽东,给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也给以很多正面评价,但他们却不能掌握毛泽东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精髓,在他们看来,毛泽东是"民族主义的",文化大革命是"平民阶层"与"精英阶层"的斗争,他们对革命的曲折发展不能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去分析认识。由于改革开放中反动文化宣传教育的毒害,他们有些人思想中塞着好多的封资修的破烂货和脏东西。他们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不怎么理解和掌握,甚至还对之产生怀疑,有的则进行批判攻击,想重新创建自己的所谓"理论体系"。

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严峻现实是,“三中全会派"所顽固推行的现代修正主义路线和他们对毛泽东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的歪曲宣传依然在严重欺骗、蒙蔽着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依然在掩护着正在加速的资本主义复辟。例如彻底否定建国后毛泽东时代包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反革命修正主义的《两个决 议》并没有受到彻底批判,依然被许许多多不明真相的人奉为圭皋。那些顽固坚持《两个决议》的人仍然在恶毒攻击毛泽东思想,攻击社会主义,攻击文化大革命, 他们把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却因为坚持毛主席革命路线而受到党内资产阶级残酷迫害的同志仍然污蔑为"文革余孽”、“文革思维”、"文革遗风 ",他们甚至依然学着邓小平的一贯做派,向奋起揭露历史真相、批判资本主义复辟的革命者挥舞棍棒。很显然,不与他们做坚决斗争,我们就不可能彻底清算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就不可能彻底粉碎资本主义复辟。而且,当实现了复辟的资产阶级混不下去时,这些人就会出来以"改良"的面目收拾残局,变个花样,继续他们的修正主义事业,继续充当资本主义的卫道士,就象前苏联东欧那些国家的假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一样。因此,我们在彻底批判《两个决议》的同时,也必须与"三中全会派"进行坚决的思想政治路线的斗争。

同时,我们也希望,那些正处在与《两个决议》和"三中全会派"决裂过程中的同志们,如果真的是信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真的是为了不愧对几千万烈士悲惨壮烈的牺牲、为了保卫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为了继续进行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就应该痛下决心,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彻底决裂,与资产阶级的拉拢与利诱彻底决裂,与他们在政治上思想上路线上彻底一刀两断,冲出那个"象牙塔"和"安乐窝",横下一条心,把那个连着心根子的又小又臭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尾巴彻底割断,彻底站到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立场上来,彻底回到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伟大旗帜下来。

特别是那些老同志,历史是无情的,时间是无情的,物质运动的自然规律是不可抗拒的,想一想自己跟着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奋斗的辉煌历史,值得去为邓小平改革开放的资本主义复辟殉葬吗?许多曾经为革命作出了贡献的人晚节不保、已经蒙着耻辱死去了,现在还活着的如果没有一点称得上继续革命的行动,凭什么到马克思和毛泽东那里去报到呢?

还有那些年轻的"新左派"朋友们,作为年轻一代中最先觉悟的革命者,你们对资本主义复辟的批判、对国家和人民命运的关心,是值得称颂的。你们当中一部分同志,下定决心,脚踏实地,学习毛泽东的光辉榜样,深入工农、深入实际,刻苦调查研究,刻苦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刻苦学习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高举共产主义的大旗,深刻地揭露批判资本主义复辟,正在斗争中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我们为你们鼓掌和欢呼!同时,我们也希望那些正在犹豫、迷惘、彷徨的朋友们,珍惜你们已经取得的成绩,义无反顾地继续前进,学习青年毛泽东,下定决心,不怕痛苦,勇于脱胎换骨地改造自己,彻底砸碎现代修正主义加给自己的各种精神枷锁,在实践中刻苦地学习掌握马克思主义,在无产阶级革命的大道上迅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