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 松 《对当前几种修正主义思潮的解析》

《对当前几种修正主义思潮的解析》

青 松

于 2007. 11. 20.

从1976年反革命政变后对无产阶级革命派的高压镇压几十年,直到几年前互联网出现,革命派可以通过这个渠道发出一些声音,直至今日,出现了各色各样的所谓“左派”分子和群体,他们发表了许许多多的观点,例如:“补课论” 、“补天论” 、“补台论” 、“左转论” ,等等,近来又出现了什么“合法斗争论” 、“批三中全会派过时论” ,等等,所有这些论点,透过现象看本质,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不谈阶级与阶级斗争,不谈路线,宣扬和平共处,反对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甚至连一些犯有严重错误的老干部也不能批评,你一提出批评就会被某些人斥之为“攻击” 。凡此种种,笔者认为有必要进行一番解析。

笔者在这里提出几个问题供大家思考:

一、 所谓“补课论” 、“补天论” 、“补台论” 、“左转论” 等等,实际上是一种修正主义思潮,而近来出现的“合法斗争论” 、“批三中全会派过时论” ,不过是前者的翻版而已。其主要表现在:一是不承认“三中全会”是一个全面否定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反革命会议,不承认“三中全会的两个决议”是彻头彻尾的反革命复辟的黑纲领; 二是在目前中国早己复辟资本主义的社会背景下,仍然把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希望,寄托在通过党内外的各种合法的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斗争,促使第四代改弦易辙。在现实之中,其主要的动作就是试图通过向中央上书进谏、向领导写信以及试图通过出书、网上宣传、招集会议等方式进行造势,从而形成舆论和压力,促使中央的政策发生改变。

可悲的是,部分持“左转论” 、“合法斗争论”观点的人,在政治上处在极为幼稚糊涂的可怕状态,他们竟然试图以完全公开合法的形式进行斗争,还美其名曰“无产阶级的合法斗争” ,甚至公开组织自己的队伍。当这些做法遭到明显的封杀镇压之后,竟然还不觉悟,仍然坚持自己的见解和方法策略。在最近的这些年内,这些极为幼稚的行动暴露了几乎所有的革命派人士,在客观上帮助当局对革命派的瓦解和分化,以至发生了明显的相当一部分左翼青年和其他人士因为失望而逐渐淡出左翼群体的情况,实际上就是三中全会派错误的“合法”斗争路线和方式策略失败的表现,是他们继续对革命的破坏。

此外,在众说纷纭的争论之中,各主要“左派”人士出现了明显的派性倾向,热衷于打内战(如“临界点”、“分赃会议”的发明者),动不动就给与自己相异观点的同志扣上各种政治帽子,动不动就自封中心和正统,排斥其他观点和力量,对不同见解的同志进行恶意歪曲乃至人身攻击,从而使得左派根本无法实现整合和团结,使得人数极为有限的左派群体目前还分散在网上“自慰” ,在现实中无所作为 ,根本无视社会的变化和老百姓现实,也不去争取壮大和组织自己的力量。

以上种种,在自诩为“马列正统”的旗帜网、主人公网上表现得特别明显,尤其是主人公的老板 许健康/鸿雁夫妇 靠着表现深得当局信任升官后, 干脆连装点门面的马列毛语录的遮羞布也不要了,直接改版为“广州街坊” ,左派的地位降到了分坛,随心所欲删帖,并对一切揭露、评击复辟当局的文章仍采用以前一贯的蛮横删除的霸道手法,这种卑劣行径与复辟当局的法西斯统治有何区别? 他们在专谁的政? 为谁服务? 不是显得清清楚楚的吗? 值得警惕的是,在当前严密的网络封锁与监控下,许多时政论坛早己关门大吉, 唯有“广州街坊”却可以不用代理直接上去,这是为什么? 难道是当局化了近千亿元打造的金盾工程----网络监控系统的忽略? 还是一个诱人的陷阱?

二、“三中全会派”过时了吗?
道理不用多讲,只要“三中全会”仍在推行,只要有人在客观或主观上维护这条路线,就必然有“三中全会派” 。这是不言而喻的。“三中全会派”不仅仅是一个名词,更是中国一个客观存在的政治派别,一个修正主义的派别,不是谁要否定就能否定得了的。

“三中全会派”的定义: “他们赞成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一部分基本原理,他们拥护《两个决议》,反对以阶级斗争为纲,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反对无产阶级大民主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他们认为改革开放是必要的。他们也反对当前中国出现的资本主义复辟,反对私有化和腐败,但他们认为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成就还是有成绩的,那些问题出现在邓小平‘南巡’之后。对于当前中国的现实,他们认为应该避免社会大震动,不能搞大民主,应主要或唯一地依靠上层的‘向左转’,采用所谓‘改良’的渐进式的办法来解决现实存在的问题。他们有的还认为应当调整中国的战略,重走新民主主义道路;要学会驾驭资产阶级,再搞一段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以后再搞社会主义;他们中间甚至还有人要‘超越’马克思和毛泽东,另外寻找一套新的所谓‘理论体系’,等等。人们可以看到,他们除了对现实不满外,其主要观点与邓小平在改革开放中的宣传口径还是基本一致吻合的。因此,人们称这些同志为‘三中全会派’。” “在近些年出现的所谓‘新左派’中,其相当一部分实际上是‘三中全会派’的一翼。” “另一部分就是所谓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但是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人,即我们现在所称呼的这个‘三中全会派’。而国内外广泛称呼的‘老左派’,其大部分是‘三中全会派’。”

正如一位网友所说的:“到底有没有“三中全会派”呢,我认为确实是有的。当然,这个名字起的是否恰当可以讨论,但名字不恰当不意味着所指的客观事物就是不存在的(比如鲸鱼不是鱼,这个名字起错了,但是这个物种确实是客观存在的)。如果不喜欢这五个字,当然可以换个词来指代这些人–当年热情拥护邓小平上台,过了些时候又被邓江集团抛弃,对时局有种种不满和担忧,但又要拼命坚持所谓党的领导,一次次上书,一次次寄希望于×××身上的老家伙们。比如“老左派” 、“《中流》《真理的追求》派” 、“邓力群集团” 、“旗帜网幕后老人集团” 、“主人公论坛掌权派” 、“专揭人IP马甲真名派”等等,反正名字就是个符号而已,不影响实质内容的表达的。” “这些老家伙到底有没有错误思想需要批判呢,我认为肯定是有的。我亲耳聆听过邓力群手下一员干将对一大群大学生谆谆教导:“我们要把希望寄托在胡××那里”什么什么的,还不止一次,他至今还津津乐道于他们当年是如何如何为邓小平的上台出谋划策费尽心机的,非常引以为自豪的样子,至今他还认为与邓小平是什么“人民内部”问题。有一次他做如是说的时候鸿雁女士也在场,可以作证。难道说,这种东西也不叫错误,不需要批判吗?可以任其在革命青年中传播而无动于衷吗?”

三、一些有错误思想观点的老干部在有关革命原则的重大问题上坚持错误或摇摆不定还可不可以批评? 一提出批评就被某些人斥之为“攻击” ,这是什么心态?
你是太上皇吗?
老虎屁股摸不得?
毛主席说的批评与自我批评还要不要呢?

正确地说,对一些有错误思想观点的老干部进行批评是对他们思想上的一种帮助和促进,是为了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和糊涂思想,这种帮助和促进,其本身就是一种无产阶级革命化的先进行动。事实上,批评得越深刻,对这些人就越负责!
要知道, 这些老干部的错误不是一般的错误,我们认识错误的性质必须依据错误造成的后果,而不是看他们原来有多少贡献和光环。对这种与老干部严重错误进行批评斗争的无产阶级革命化的先进行动,一些人却连这样一个起码政治常识都茫然无知,在这些人的眼中,“批评”就是“攻击”、“放黑枪”的代名词。于是乎,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管批评的是否正确、是否有道理,操起帽子棒子乱打,为了搞臭对方, 不惜造谣歪曲。人们不禁要问: 他们是革命者吗?

更有甚者公然说“你难道不欢迎邓力群的转变?” 。这是什么话?
那些放弃革命原则跟着邓小平跑的老干部,即便“清醒”了也难以原谅他们。因为他们所犯的错误,不是什么次要的错误、局部的错误,而是根本性的错误、全局性的错误,是出卖了无产阶级、出卖了社会主义。准确地说,这不是什么错误,而是叛变。何况这些叛徒至今还未“清醒”! 试问:对叛徒可以原谅吗? 而且,邓力群到现在有了什么转变?甚至,现在有人急巴巴的喊那些老干部“该说句话了” , 是什么意思? 是要那些老干部彻底转变立场痛改前非吗? 难道革命就是“说句话”吗? 说句话就能把他们过去的罪恶一笔勾销了吗? 决不是的,是要他们表个态,就可以抵挡对他们的批评,这样就可以让这些跟他们跑的人继续进行政治投机了。

四、反腐败是“伟大的创举”?

左转论的出现在最近几年的盛行是有他充分的现实根据和背景的。首先是因为中国领导层实现了更替,新一代的政策与第三代有了明显的区别。新一代的主要变化总结起来就是:在政治经济上更加重视意识形态的控制,更为重要的是,从2002年以来,由于农民工就业增加、收入有所增长,农村自90年代以后形势逐渐恶化的局面初步得到缓解,城市由于转移支付的增加,局面也出现了暂时"稳定"的迹象。 (当然这仅仅是暂时的, 深层次的矛盾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也不可能解决。)

在中国严重阶级矛盾出现"暂时缓和"的现象下,左翼中的极大一部分人开始出现动摇,寄希望于高层的改弦易辙,希望通过对于右翼的斗争和揭露促使中央左转,甚至把复辟当局为了稳固自已的统治而推出带有欺骗性质的反腐败,视作“伟大的创举”而欢呼雀跃。他们的基本理由是:一是中国如果发生革命的话社会代价太大,可能亡国亡种,二是认为高层对于未来目标还不是很明确,其政治路线取决于现实力量的对比,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局面,所以通过斗争,中央还有可能回到毛主席的路线。

笔者认为,首先,对于中国发生革命所引起的社会代价,我们是无法回避或者掩耳盗铃的。中国的社会矛盾在近三十年来发展飞速,在现有的框架内已经完全无法解决,这种深层次的社会矛盾,主要是中国以官僚买办集团为代表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民族资本和国际垄断资本相互依靠和利用,对底层进行赤裸裸的剥夺和抢劫所造成的,其后果最终必然是导向革命,如果革命的主观条件不成立,则会导致长期的动荡和混乱,整个民族和所有的老百姓将万劫不复。

但是,所有这些后果,绝对不依我们的意志为转移,不是我们想不要革命就能避免的。关键在于,两极社会结构的矛盾,已经发展到在专制框架内无法解决的程度,而资本主义必然的经济周期必然使这些矛盾在经济低潮中无法解决。这就必然发生混乱或者革命。如果不能做好准备去迎接这个革命,那么在专制废墟之下,必然是长期的混乱。与其长期混乱,民族毁灭,人民长期水深火热,何如革命,在短期内重建秩序?

判断目前中国的统治阶层还能不能回到社会主义道路,关键不是看不看最高层个别人物的意愿如何,而是看今天中国的社会结构-----谁是统治阶层,谁是被统治阶层。如果整个中国的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是建立在对立的利益基础上的压迫与被压迫、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那么无疑社会性质是不可能通过上层的良心发现来改变的。这已经为共产主义运动以来的基本历史事实所证明。

今天的中国是怎样的阶级结构呢?简单说,就是官僚买办资产阶级、民营资产阶级和跨国垄断资产阶级的联合统治,而广大的工人、农民阶级、市民阶层,则是整个社会的被统治阶级。这是个非常简单和基本的阶级分析。认识了这一点,我们还能对上层抱有幻想吗?就算上层是“良君” , 他能改变他所赖以存在的整个统治集团吗?整个统治集团能容忍一两个人对自己利益的彻底颠覆吗?

对上层抱有幻想的另外一个出发点,就是认为今天的整个国家还可以通过上层的自我政变、甚至是军事政变和军事独裁来解决主要的问题。其方式可以是通过对台战争或者对日、对美的军事对立来进行社会资源的整合和社会结构的重建,消除社会矛盾。

这种论点最基本的困难在于,军事政变的基础是什么?纳粹党和共产党之所以在特定的情况下可以接管国家政权,在于拥有一个党和领袖和指挥得动的高效廉洁并有信仰的干部队伍,并通过这个队伍实现对社会的控制。但是,经过近30年的改革开放以及军队经商,中国军队目前的信仰早已被摧毁,腐败已经渗入骨髓,并且成为中国严重腐败的最主要阵地。这样一个队伍,如何接管国家?对于这支队伍来说,有的只是利益和军队内和平时期养成的服从习惯,在关键时刻,在可能出生入死的时刻,这支队伍用的上吗?1989年的事实已经说明,这支队伍在邓小平一辈人在的时刻,已很难指挥得动,何况今日根本就没有摸过枪、打过仗的新一代?

再退一步说,今日的政治局常委会是9个人的庞大队伍,就算是最高“领袖”有这个意愿,他如何说得通其他8个全部非他一手提拔的其他常委(对其他常委来说,军事独裁意味着他们的权力的丧失)?连常委会都通不过,军事独裁如何发动?

再退两步说,即便中央上层通过了军管和军事独裁的决议,各个层次的地方官僚会心甘情愿的对军人让出自己的权力和利益吗?如果大家还对文革有记忆的话, 那么各地官僚拼死组织各种力量,甚至进行挑拨离间以保卫自己的权力的局面,我们难道不应该深思吗?如果这种局面出现,可能还不用底层老百姓自己出头,官僚已经会利用这种机会和老百姓制造事端。那样,中国面临的,还将是动荡的局面。

退三步说,即便军队强行接管整个政权和社会,难道中国三十年来积累起来的如此复杂、尖锐的矛盾,包括深入骨髓的腐败、失业、贫富两极分化、中外矛盾,以及市场经济条件下市场和资源严重不足对经济的双重限制,靠目前这些几乎没有打过仗的腐败军队,就能解决这些矛盾吗?

毫无疑问,这些人如果真的上去,用老百姓的话说,只是换下一批吃饱的,换上一批没有吃饱的新老爷而已。问题在于,这些人能不能,有没有能力重建整个中国的社会结构?也就是说,这些人能不能重新均贫富,能不能没收有钱人的资产并且把它重新分配?能不能重建社会主义公有制? 如果中国实行军管,西方肯定将制裁中国,那么作为今天以美日欧为前三大贸易伙伴的中国,谁有能力解决贸易依存度高达70%以上的中国经济?在这个过程中,累计直接投资超过4万亿,波及面可能超过10万亿人民币的跨国资本怎么对待?没收与否?如果没收,将直接跟整个西方世界冲突,这个后果我们的军事政府能承担得起吗?如果不没收,那么均贫富的问题和对社会资源的整合问题怎么实现?对于民营资本怎么对待?还有整个国家如何管理?经济运转怎么维持?最为重要的是,军事政府有没有能力把财富重新分配下去?这个问题我们从中国目前希望工程、扶贫、长江淮河堤防建设等一系列事件上不难得出结论! 因为道理很简单,实现军管不能解决干部的腐败问题,在一个腐败的干部队伍基础上,政权还是面临最基本的问题:社会财富首先是集中不起来,再次是分不到底下去!

还记得么?
2005年4月,中国反日浪潮中出现了一种非常值得注意的声音,那就是以刘亚洲为代表的军内太子党力量的明确表态。虽然所谓中日关系青年研讨会都是书生议政,但这个事件以及以后的发展,导致了最高层的对日“绥靖”政策令人吃惊的硬转弯-----访日的吴仪被临时招回。这说明,整个上层对于局面的操控能力在逐渐降低,建立在第一二代个人权威基础上的中国政治平衡局面,随着老人们的自然死亡,已经改变,今后中国的政治平衡将迎来一个没有人人膺服的主心骨的时代,上层政治的稳定将建立在非常困难的上层各派势力平衡的基础上,打破将更为容易。在这种局面下,军事独裁和军管所需的“强硬领袖”的条件实际上更不具备。

从目前最高层的动作来看,他们是非常虚弱的,他们实际上是采取“保守”疗法:左右开弓,力图把一切反对力量消灭在萌芽状态!这个政策实际上从2004年下半年开始,随着第四代地位的确立,就明显表现出来。但后来的事实证明,在今天中国的局面下,即便当局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有能力面对一个危机四伏的国家!2004年10月11月重庆、四川、大庆等地几起规模庞大的群体性事件,就明白无误的证明了这一点—大家更不要忘记了,2004年是1996年以来中国局面最好的一年,况且如此,何况第四代还不曾遇上中国真正困难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