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觉得文革时成功的

网友 我心悠悠 说“文革彻底失败了,但是中华民族不能妄自菲薄。在没有经验的情况下,10年之内试验一种崭新的制度,一次成功,人类历史上好像还没有先例。而一种新思想的正确与否,不是当时的人们能够定论的。”俺觉得他太悲观啦!

为什么会认为“文革彻底失败了”呢?因为被文革打倒了的资产阶级全面复辟了,所以人们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这说明人们已经不相信文革是“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的谎言了。这使得为打击支持文革的革命者而弄出的“两个决议”自动变臭,一些人的无耻和反动也随着浓臭的飘散遮都遮不住地暴露出来。

失败是成功之母,革命者总是用失败来累积自己的成功之路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文革也不例外。文革不仅摧毁了两个资产阶级司令部,而且迫使官僚资产者阶级撕毁了其伪善的面纱,露出反革命军事政变的狰狞面目。文革的被颠覆划清了革命者与改X开X者的界线,使中国人民有一个辨别真假社会主义的试金石。文革是一面修正主义无法拔掉的旗帜,它的存在使修正主义者永远躲在“打左灯向右行”的阴暗角落里不敢出来。文革的“失败”更加毫不含糊地证明了它的正确性和必要性,也证明了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是完全正确的。文革让全国劳动人民看到了历史的真实。文革巧妙地让走资派和官僚资产阶级变成了教育中国人民的反面教员,大大提高了无产阶级辨认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的能力。文革犹如未来的图腾,标定出人类渡越社会主义,奔向共产主义的光辉途径。

历史自有它的演进逻辑,这种逻辑一旦被革命者掌握,将使天地翻覆。

附:

晁错悲剧与文革悲剧

作者:我心悠悠

悠悠上卫生间的时候,拿了一本易中天先生的《帝国的惆怅》。没有贬低易中天先生的意思,能够陪伴悠悠上马桶的书,悠悠都认为是好书。其中第一章《明月何曾照沟渠》中的《晁错之死》又读了一遍,突然想到张xx,感觉这两个人物有一定的可比性。
晁错和张xx都身居高位。
晁错任太子舍人、门大夫,博士;张xx任职国务院副总理。1975年2月起任中共中央军委常委。1975年1月起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总政治部党委第一书记等。
晁错和张xx都有鸿文传世。
晁错的《言兵事疏》、《守边劝农疏》、《募民实塞疏》,被称为西汉鸿文,其历史价值直到当代还有借鉴意义,其历史贡献已经盖棺定论。
张xx的《破除资产阶级的法权思想》、《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等文,也算是文化大革命的鸿文,事实上也对红色高棉的错误有重大影响。文化大革命对中国历史、世界历史的影响必将是深远的,但其正负两方面的影响现在最多只能看到冰山水面上的部分。其历史定位可谓盖棺还不能定论。
晁错和张xx都是政论家,却都不是政治家。政治家必须是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该坚持的时候坚持,该妥协的时候妥协,该让步的时候让步,该迂回的时候迂回,就像周恩来那样。两个人都谈不上是成功的政治家。这里有个疑问?难道张xx没有读过苏东坡的《晁错论》,不懂得 “前知其当然,事至不惧,而徐为之图”?还是仗着主席撑腰,持宠而骄?
晁错和张xx都承担了重要的历史使命。
晁错实际承担了修正西汉王朝早期的封建制与郡县制并存的错误制度的历史任务。同时为汉武帝击败匈奴,开疆拓土修建了理论基础与制度基础。如指出以汉军之五长击匈奴军之三长,提出移民实边制度,就是以后著名的屯田制度。
张xx实际承担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组织,重要领导的历史任务。承担了中华民族在人类历史上试验前所未有的大众民主制度的历史重任。对于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完善,有着重大的贡献。
晁错和张xx性格都差不多。
史记和《汉书》讲到晁错的时候都用了四个字:峭、直、刻、深。我看张xx也差不多。简单点讲,就是不会团结大多数,树敌太多。
晁错和张xx当时都身败名裂。
晁错被朝服腰斩于市,诛九族,死时被当时的人们骂作“离间宗亲,挑起战乱,死有余辜”。
张xx被永远开除党籍,老死狱中,死时被当时的人们骂作“狗头军师,迫害忠良,死有余辜”。
看来失败的人是有其共性的,中华民族总是反复上演其悲剧的命运。悠悠喜欢这样的民族,厚重、深沉、苍凉、悲壮!象一首悲怆的交响曲,象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

我们再来读读张xx先生的著名的《破除资产阶级的法权思想》的片段吧:
在旧时代,整个社会上,从配不配姓赵,到穿衣、吃饭、住房子、走路、走路的快慢、抽烟的姿势,哪一条不要讲究身份、等级?哪一项没有 " 礼 " ?合乎礼、不合乎礼,也就是合法、不合法,处处都有资产阶级的法权。攻击供给制不能刺激生产积极性的人们,实际上就是要用资产阶级等级制度的礼、法来代替无产阶级的平等关系。他们说这样可以刺激生产积极性。是不是真是这样呢?推行他们这一套的结果,我们党的干部中,原来生活水平相差不多的状况改变了,有些早已对艰苦朴素的生活忍耐不住的人,迅速地学会了绅士派头、高等华人派头、赵太爷派头来了。有些干部见面不称什么什么 " 长 " ,就不舒服起来了。这确实起了刺激作用。但是,并不是刺激起了生产的积极性,而是刺激起了争名于朝、争利于市的积极性,刺激起了铺张浪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积极性,刺激起了脱离群众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积极性,有些最不坚定的分子就堕落为资产阶级右派分子、贪污腐化分子。
今天我们重新阅读这些文字,任何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都会悚然动容。请注意,这是1958 年 10 月 13 日发表于人民日报的。悠悠认为,如何评价一个思想家还是哲学家,必须检验他的预言的正确性,但这是需要时间的。50年过去了,胜利者用谎言书写的历史书,早已用来擦屁股都嫌脏了。而中国无产阶级用他们的鲜血和泪水为以上的文字做了注解。张xx用他50年前的文字,透过历史的重重迷雾,冷冷地注视着我们。
悠悠批判文革,反思文革,也不认为供给制在当前历史条件下,能够解决一切问题。文革彻底失败了,但是中华民族不能妄自菲薄。在没有经验的情况下,10年之内试验一种崭新的制度,一次成功,人类历史上好像还没有先例。而一种新思想的正确与否,不是当时的人们能够定论的。
张xx犯了错误,严重的错误,没有完成主席交给的任务,导致了文化大革命的失败,这是毋庸置疑的。

欢迎转贴,请注明作者;欢迎交流,qq:286196450

[ 本帖最后由 野鸥 于 2009-2-15 12:39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