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心空想主义者就是机会主义!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1、机会主义者无论如何伪装自己,都无法改变其的机会主义本质。文中的唯心理想主义者便是这样的机会主义分子,机会主义分子事实上是资产阶级的帮手。革命者必须擦亮双眼,将机会主义分子从革命队伍中清扫出去,以免被带偏革命的方向。
2、在目前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的海洋之中,诞生各种各样的机会主义的思潮是很常见的,革命者正是要从各种机会主义斗争,才能最终取得革命的胜利。我们对待机会主义的态度是,在拥护正确路线的前提下,开展“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政治灌输和改造。

1000195455

前言

笔者开炮前先做个声明,以免误伤友军。我们在群众中建设革命队伍的时候,绝对不反对唯物理想主义者,我们反而是很需要这样一群有理想、有为无产阶级利益而英勇斗争的伟大抱负,并能付诸实践的马列毛主义革命家;哪怕还没懂得如何实践的,起码有遵守集体纪律、尊重集体民主、实践革命的政治工作、灌输、鼓动宣传和帮扶的决心的话,也应该加入革命队伍中锻炼自身、大展拳脚、加入将要来的世界无产阶级大革命浪潮中。

此文主要批判的是唯心空想主义者,一群空幻想着共产主义明天总有一天会到来,但是自己却懒得去让这般美好的愿景更快、更有效率地到来和实现,只是把革命当成遥远的“梦想”、把无产阶级的真正渴求当成遥不可及的“乌托邦”、把筹备革命的实践过程,当成“中二病”式、过家家酒般儿戏的、只会拖慢革命效率的机会主义者。

一、历史上的“左派幼稚病”

我们先举出一些历史上的例子来引入吧。本部分参考至《列宁全集》第39卷中的<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的一些部分。

20世纪初的德国共产党的“原则上的反对派”,这种否定先锋队(“领袖”)政治领导,企图把“群众”和“领袖”对立起来,标新立异地忽视最重要的阶级矛盾的无政府主义倾向便是需要批判的对象。他们甚至要把“政党”消除,声称这是资产阶级性的,从而否定来自党和无产阶级集体的纪律、拒绝民主集中制中的“集中政治领导”,根本就是对集体无产阶级的武装和整场革命的取消主义!

直接辑录一段文章原句便能很好揭露出他们的真面目了:“这也恰恰就是小资产阶级的散漫、动摇、不能坚持、不能团结、不能步调一致,而这些一旦得到纵容,就必然断送无产阶级的任何革命运动。”

他们高呼群众专政的口号、高举民主自由的旗帜,但他们从不去建设好革命组织,反而为了自己在革命组织的权力和声望,而拿着脱离无产阶级集体的小资散漫式民主来忽悠群众来破坏革命组织的稳定!可以看见,他们这些脱离现实社会中的阶级矛盾的机会主义倾向,恰恰便是犯了唯心主义的错误,加上他们未成熟的空想主义野心,便是要大力批判的唯心理想主义者!

这种人还有拒绝在反动工会中工作,并放弃从中跟“工人贵族”们斗争,把工人群众拉拢到正确路线的革命队伍中的机会,以为只要动动嘴皮子和笔杆子,只会演讲写文章批评这些反动、反革命的工会去自我感动,然后装清高的退出工会,不就是赤裸裸的表示不愿意进去联系当中的工人嘛!这种便是不愿意走进群众中、甚至还要抛弃被“工人贵族”蒙骗和资产阶级压迫的工人群众的小资自私倾向。

而且,有些机会主义者是反对所有妥协,忽略“因地制宜”、“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盲目否定议会斗争的教条主义倾向。笔者这里绝非支持议会斗争,而是想说明在暂时还没积蓄足够力量去推翻资产阶级专政的时候,无论是合法斗争还是非法斗争的机会,我们都不应该错过。

文章中有这样一句话:“当你们还无力解散资产阶级议会以及其他类型的任何反动机构的时候,你们就应该在这些机构内部工作,正是因为在那里还有受神父愚弄的、因身处穷乡僻壤而闭塞无知的工人;不然,你们就真有成为空谈家的危险。”

可以看到,除了列宁同志一直主张构建的地下的“全俄‘政治报’计划”此类建设地下组织、以政治工作准备武装斗争的非法斗争外,同时搞地上的一些合法斗争的话,是能够潜入到反动机构中向被蒙蔽的工人秘密宣传的,并秘密把这些有生力量从合法斗争带入到地下筹备革命的非法斗争当中,从而扩大我们建设的地下革命组织的规模和充实其政治揭露、鼓动宣传、路线斗争、团结统一的能力。只要保密工作严谨并依靠集体力量有条有理地执行,那么合法斗争的机会就不应该被埋没。

但是,无论是反对所有妥协的教条主义者,还是盲从所有妥协,即抛弃非法政治斗争,沉迷合法经济斗争,心不思革命而妄想改良的资产阶级走狗,都是应该被批判的机会主义者,都是犯了“左”倾或右倾的唯心主义,都是过分偏于“理想”而不着重于现实形势的变化与结合的空想主义者,故也是一种唯心空想主义者。

二、唯心空想主义者

而到了现代,这样的机会主义者还是遍地开花。

以下举例三类人:泥潭派、投机主义墙头草、激进“左”倾派。

关于泥潭派与激进“左”倾派的批判,可见笔者另作<真理越辩越明,路线越斗越直一一续、再续、再继续路线斗争!>;总结出来便是,这些仍然是忽略唯物辩证法和现实形势,因为自身脱离实际的唯心退缩和激进,而成为上述唯心空想主义者之一例。

关于投机主义墙头草,笔者着重于批判中间派,即摇摆不定派的“老好人”、“双面人”。

他们的唯心主义错误,就是忽略唯物的革命和其他同志有时实际犯下的路线和政治错误,只会在那边“路线调和”,而不做“路线斗争”,他们认为毕竟要维持“和和气气一家人”才能团结革命队伍嘛!

不,他们错的离谱,这样只是包庇错误路线,只会让机会主义路线继续荼毒开始踏上错误的路的同志和其他新同志,最后只会让革命组织因为机会主义搞分裂、甚至被篡权,从而葬送革命成果!

他们的空想主义错误,就是仍然对反动阶级、机会主义叛徒、甚至是泛左翼还有一丝的期待,哪怕他们藏得多深也好,他们期待着一场不用流血,只需要在群众中喊喊口号就可以让自己手不沾血、让自己变成高高在上的“和蔼可亲的领袖”了。他们企图透过掠取声望、对敌人行妇人之仁之道,在资产阶级反动司令部、在无产阶级革命队伍也取得“尊重”,即使革命失败也能跑路、翻脸不认人、把曾经的革命同志们推上反动政权的法庭上,自己独善其身!他们这些“双面人”思维却空想着某一天革命成功,而就算失败也能独善其身、逍遥快活、放弃革命,便是其最可恨的错误!

周恩来不就是实例吗?当时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时候,跟着毛主席和人民高呼“文革万岁”、“毛泽东万岁”,背地里以“理性”为借口包庇诸多走资派官僚干部,晚年甚至跟邓修勾结在一起打压造反派“四人帮”。这位“双面人”影帝在反动干部的葬礼中的口头禅就是:“对不起,我来晚了”。配上一脸愁容,无论是反动的走资派,还是大部分的无产阶级群众都觉得他是个“老好人”了,实际上他就是装的最深的反动派!这种人就是表面上宁愿犯一些组织错误,也绝不敢犯路线错误(因为他们回避和隐藏自己的思想错误),企图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完人”形象糊弄人们,真是墙头草啊!

三、如何不成为机会主义者

那么,我们马列毛主义者要如何不成为以上案例的机会主义者呢?

我们应该接受革命组织的集体政治灌输、在实践中多多锻炼火眼金睛(辨别其他机会主义分子和苗头)和坚定自己思想、多多与同志理论交流和思想帮扶。而且,我们应该积极参与机会主义斗争,除了锻炼自己的斗争技巧以外,还是对自己思想的一次考验、检查和警惕,吸取斗争经验和机会主义者错误路线的教训,让自己不沦落为机会主义者。

当革命者的脑袋也继续革命着、持续斗争着、保持运动着,就不会思维生锈;相对静止的事物需要矛盾的动力才能推动,保持自己路线正确也是同理,需要一些与错误路线的矛盾进行斗争运动,才能让不动就静止的思想保持进步和年轻!

详细的斗争方法可以参考笔者另作:<路线斗争的不同方法>。

结语

唯有坚持继续展开一场场打倒机会主义的斗争,拔除一切机会主义的苗头,防止群众的革命队伍成为培养机会主义叛徒的苗床,才能让整个革命组织在斗争中不断武装其路线、巩固其团结、维系其统一,方能印证那句话:“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