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谈基督宗教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1、资产阶级学者研究宗教,总是从历史的表象出发,寻找其中的表面联系,而马列毛主义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出发,就能发现,其背后往往跟阶级、生产力有关。

编者按2、从基督教的发展历程来看,这个世界终究是物质的,宗教发展也受限于物质世界生产力的发展,也屈从于统治阶级,为特定阶级服务。我们马列毛主义者,要基于历史唯物的角度,去分析看待,才能得出有用的结论。


上文我们谈了基督宗教在社会上的三类发生作用,和对于有宗教背景的群众工作中根本上应完成什么目的。

本文会接下来简单讨论下基督宗教身份作为政治意识形态的自我认同,是如何发生的,也就是宗教化的政治运动发生史。

这将分为三个部分,一古代历史的,二近代运动的,三现当代的。受限于笔者本人对于一般材料的收集和分析能力上,以及时评性质的考虑,本文篇幅不会很长,仅作为一种历史唯物主义的视角来供同志们参考。

一,古代历史的。

在青年黑格尔左派运动的早期,如布鲁诺·鲍威尔、大卫·施特劳斯等人,就已经对宗教学方面的内容做出了一系列关于他们本人哲学态度的阐释。

大卫·斯特劳斯在他的经典作品《耶稣传》里,所提出的任务是,试图还原一位“历史中的实证的,本来面目的耶稣形象”,而布鲁诺·鲍威尔本人也借助宗教领域中的论战来阐发关于“自我意识”的哲学内容。而直到恩格斯的著述中,我们才看到,作为一种片面的符合社会本身发展的“原始社会主义”形象出现的早期基督教。

最早期基督教的真正历史发展如何,我们并不清楚,它作为一个事实上的宗教教团出现,并具有丰富的考古经验支持的历史,也只是二世纪出头开始的教父哲学时代。

我们通过一些宗教的历史经典和考古的文献综合研判,基督教的教团是当时犹太教四大教团之中的奋锐党和禁欲派的一种糅合,它从前者吸收了反对罗马傀儡政权—希律王室的政治意义,从后者吸收了一些诸如秘密教会组织原则、宗教仪轨等内容。

随其本身的发展,以及罗马反动政权的高压迫害之下,这种本身有现实的政治意义的运动口号,也随之逐渐彼岸化、宗教化。直到公元一世纪犹太人起义彻底失败,再到君士坦丁大敕令之前的这段时间,基督教一直广泛发展于罗马奴隶阶级和中下阶层家庭的妇女及士兵妻子之间。

他们通过发展长老负责教会、教会兄弟互助、集体秘密生活、废弃繁琐的旧犹太式的饮食和祭祀规则等,宣扬一种反对现存社会、反对现存制度的许诺美好未来的教义。但是这种美好并不作用于现实的国土之上,而是寄托于虚妄的不可见的,但是似乎存在于每个教众心中的天国之上。

基督教就在这样一代代层累的“希望”中,走过了他的教父时期和中世纪时期。

二,近代运动的。

自基督教的东西大分裂,西方天主教彻底站稳脚跟,拥有教宗国—圣座的权力,积极干预整个欧洲的政治世俗事物。到最后催生出新教三宗,爆发新教与天主教诸侯之间的三十年战争,这段战争伴随着诸如农民起义、教义改革等等之类交替出现的或社会或思想上的变革。

这样的诸多变革,也催生了近代更加丰富多彩的宗教化运动,诸如福音派、上帝的个人体验化派、法国唯灵主义、神学自我意识哲学等等。

其中最为突出的,也必当属德国青年黑格尔左派的政治—宗教解放运动。欲解放现实中之人,必解放政治中之人,欲解放政治中之人,必解放宗教中之人。因为宗教是关于心灵的主义,在宗教上的解放使人在心灵上得以超越,在心灵上的超越,也就是对整个现实的唯绝对理智的把握,这样颠倒而又再颠倒的逻辑思辨中,青年黑格尔左派上升为批判的批判,在唯心主义的话语里,他们宣布战胜了现实。

三,现当代的。

不论以何种形式的宗教学—宗教哲学的宣称,这样一种被塑造出的,似乎典型的作为真正人类,而又超越人类之上的灵魂理智,它,始终是要回归到现实的人类的社会中的。

人不管如何去想象自身脱离自身,他自身仍然是他自己,是他以生产的方式生产自我和自我生存的社会条件。而宗教这一幻想的国度的现实存在,却始终被宗教的教义排斥,而统治教阶却始终割舍不去。

从意大利资产阶级民族国家运动中对罗马的整个解放的反复抗争,再到社会主义苏联的社会化改造中一遍又一遍加之于其上的所谓诅咒,最后如死灰复燃作用在整个中华大地上的毒瘤般的家庭教会。

宗教始终放弃不了它扭曲的发展,而如今还有一个又一个以臆想的形式在互联网上反复渲染的,所谓解放神学,所谓镰刀锤子的十字架诸如此类。或者又以一种保守的“不信仰,但尊重”等等此类的狺狺狂吠。

如是如此,底色是冠以“自由”之名的“多元文化”,“去中心的非意识形态”等等,然而资产阶级黑话下,“自由”的难道不只是剥削与被剥削的自由吗?宗教如何变化,都只是为其彰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