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列毛主义者如何看待原生家庭的掣肘?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绝大多数父母对于自己的孩子都是绝无害人之心的,但由于沉浸在资产阶级的社会意识形态中多年,他们能体会到、认同的避免子女面对自己苦难的方法,就只剩下了好好读书出来拿高薪,或者考公考编端铁饭碗。对于革命青年而言,在尚不能实现经济独立之时,不妨先隐藏自己的倾向、实行缓兵之计安定父母长辈,待自己有能力实现经济独立后,再全心投身革命之中。毕竟我们下定这样的决心,无非是相信只有马列毛主义、只有彻底的革命才能祛除这旧社会的沉疴旧弊;我们要争取的阳光,属于包括自己亲人长辈在内的全体无产阶级。
2.在资产阶级的灌输中生活了一辈子的父母是不能理解革命青年为何要放弃编制、体制内等“铁饭碗”,甚至放弃坐办公室的“体面工作”,去自己最不希望孩子去的血汗工厂里忙些什么。也只有通过直接的政治揭露和政治灌输,才能让父母明白、理解乃至支持革命青年们在革命道路上的所作所为。但在地下斗争阶段的当下,革命同志们还需要背负一段家人的不解,同时努力建设组织推进革命,争取革命胜利的早日到来。

家庭,作为社会劳动力再生产的最小单位。是一个人最先接触,最先受到社会意识灌输的地方。从封建时期开始,发展到如今的资本主义晚期阶段,家庭已经逐渐成为了一种掣肘。这一点对向往革命的青年来说尤为如此。我们 并不缺乏革命青年为了共产主义事业与家人割席的事例。但这个问题让很多革命青年犯了难——“我参加革命,我的家人坚决反对。”,“我参加了革命会不会牵连到我的家人?”这篇文章便是给困于类似问题的青年同志们一个答案。

“孝”最早出现在西周,本是一种祖先崇拜为核心的宗教类思想。当人类来到了封建时期,以农业为核心的生产力开始了长足发展。生产力的发展带来了人均寿命的提高,这就自然而然使得老年人掌握了更多的农业生产经验来指导生产,并逐渐在家庭中享有话语权。这项改变由于顺应当时生产力发展的时代潮流而被大肆推广。自此“孝”逐渐从一个祖先崇拜的宗教转变为了社会道德准则。在此道上最著名的便是孔老二和它的传人孟子。它们为了维护封建主义社会的稳定,提出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一类的口号,将“孝”层层加码,将其变为了维护统治阶级利益的一门丑陋学说。可见,“孝”并不是一种超阶级的道德,而是封建主义发展的思想产物。因此,我们必须要消灭这种旧时代的旧道德,发展无产阶级新道德

在笔者看来,消灭“孝道”,并不是对父母一点感情都没有,处处针锋相对鸡飞狗跳,更不是从物理层面上消灭父母。新的生产关系并不是像网游升级一样瞬间就完成的,而是一个充满了反复斗争的过程。家庭的解体也不例外。在目前我们可以看到,在资本主义中晚期,资本主义的异化加之外部社会条件的压力下,家庭已经开始出现了松动的现象,但并没有完全解体。我们可以称从资本主义中晚期开始,到共产主义下家庭的解体这一段时间为“过渡阶段”。

在这一过渡阶段,父母依然是作为我们生命的源头,养育我们的“一线工作人员”,我们是有必要向父母回报这种养育之恩的。但重点是如何回报?肯定不能从“孝道”这个臭垃圾堆里找答案,而是要根据现有的生产力等社会条件,分清主次矛盾,以马列毛主义的角度来处理这个过渡时期特有的问题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主次矛盾。围绕着现有问题,我们可以划分出几个重要的矛盾:
1.资本主义晚期愈演愈烈的阶级矛盾作为外部条件
2.父母作为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矛盾,具体体现在家庭的生计维持上;
3.进步青年个人与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具体体现在找工作,被公司压榨,被学校压榨等等等等
4.以父母为核心的家庭与进步青年之间的矛盾,这个的具体情况自是不必多说

家庭问题看似错综复杂,实际梳理起来就这么几个。我们如今便可以根据现有的情况来分析谁是主要矛盾了,答案毋庸置疑——还是阶级矛盾,还得是资本主义社会下的愈演愈烈的阶级矛盾占据了矛盾的主要位置我们可以说,现阶段个人与家庭之间的矛盾是当前资本主义晚期阶级矛盾的一个具体分支

就拿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来说吧:父母在社会摸爬滚打几十年(饱受资产阶级的压迫和思想灌输),希望自己的子女可以少走弯路(父母想利用自己的社会经验来指导子女避开阶级矛盾带来的痛苦),以至于不遗余力的支持,强迫子女去考大学考研考编(为了让子女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相对少受到剥削压迫)。而革命青年在接受了马列毛主义的灌输后,明白问题出在资本主义身上,这就与父母的思想产生了激烈的矛盾。在无数的家庭矛盾中,阶级矛盾贯穿了始终。

那么解决了划分矛盾的问题,解决方案也就呼之欲出了——参加无产阶级革命,去推翻资产阶级专政才是报答父母的最好道路;放弃革命,去尽所谓的“孝道”才是虚伪、愚蠢和懦弱的。一旦放弃了革命,你和你所爱的人只能一辈子被阶级敌人所压迫剥削,至死也没能看一眼新世界的太阳,这不叫“报答恩情”,这叫恩将仇报,本末倒置。

自然,我们也不能放任这个小矛盾肆意发展,我们与家人该解决的问题要解决,该解开的误会也要解开。在革命初期,由于严峻的斗争形势,我们也不得不通过隐藏自己的身份,隐藏自己的思想来缓和这一矛盾,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去缓和和解决这一矛盾。在缓和和解决这一小矛盾的同时,我们坚决不能忘记我们的主要任务。在这个过渡时期,革命者所能报答父母养育之恩的,只有不遗余力地参加革命。只有奋不顾身地解决阶级矛盾这一个最主要的矛盾,让父母享受到新世界的阳光和空气,这才叫真正的报答养育之恩。

现在在回头看来,开头的那一类问题就显得很可笑了。作为青年革命者,我们要牢牢把握住最核心的主要矛盾,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什么“不孝”、“不负责任”,而是一条正确的道路,一条解放所有人的道路。我们要打倒被统治阶级异化扭曲的“孝道”和与之一类的旧道德,创立充满前进动力的社会主义新道德!最后用毛主席的诗词来与同志们共勉之:

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2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