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鸩酒?还是饮蜜糖?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汝之蜜糖,彼之批霜。资本鄙俗狭隘的眼界里只有利润,生产运输的时候分不清工业油、食用油,到自证清白的时候又分不清水和油,不愿意用科学的检测验样解释而叫雇工以身试油,毕竟这样更有性价比,更符合它每个毛孔都渗着血污的肮脏气质。
2.看似黑猫白猫,实则天差地别,市场经济所造成的利润挂帅路线影响的是社会的方方面面,因为利润挂帅,所以当生产运输过程中食品安全与利润相矛盾时,对利润的追求决定了食品安全必然被忽视,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也必将被忽视,或者对于资产阶级而言,巴不得你多生病,那样医疗部门就能捞更多的油水,何乐而不为,但对无产阶级劳苦大众而言就是一场有一场的灾难了。

近日有关罐车工业油、食用油混装的新闻可以说是沸沸扬扬,不断的有热搜“你方唱罢我登场”,也让知道这件事的群众们厌恶和迷茫。

三聚氰胺奶粉、罐车混装油…等等等等,衣食住行方面全都被爆雷爆了个遍,这次事件爆出来之后不久,更是有网友扒出早在0几年和1几年就已经出现了新闻报道,还是某国的官媒所发,这一下就引得大家纷纷按图索骥,找到了这枚回旋镖,并在下面直抒胸臆地痛骂。但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也就是大资产阶级比较脆弱,受不了这样的“借古讽今”,所以不出意外的,这条微博消失了。

与此同时受到强烈波及的还有各大食用油品牌商。在这时直播带货反而成了弊端,不少网友涌入直播间里并刷屏“你们家的油是不是如何如何了”类似的话,无产阶级的愤怒可以理解,笔者本人也是又气又怒。对他们来说,食物净土还剩下多少呢?这一次是油,下一次又是什么呢?是水吗?还是米呢?

表面上看,这些是不是就会(其实是就要)发生的食品安全问题看似是出现在不同的行业里,其实背后有着一个相同的祖宗,那就是被提起无数遍的利润挂帅

对企业来说,要想创造足够的利润,老老实实生产还不够,必须得采用缩减成本的方式。想办法降低工人的工资、想办法降低原料的品质…反正到最后都是凑合着用,多出来的利润不就归“我”所有了嘛。

放在这件事上,对于运输车辆的司机来说,只要他不是眼瞎耳聋,那么他肯定是知情的。那末有没有善良的司机愿意自己来清洗罐仓呢?肯定是有的。但是这就也意味着他自己得多出成本,相应的用在自己和家人身上的钱就变少了,所以他要么硬起心肠装作不知道继续混运。要么就像笔者上段所写的当个好人但是自己和全家吃苦。可笑吗?利润挂帅的私有制将好人逼成了魔鬼。

然后就是这次的直播间事件,这很明显就是一次信任危机。但是在前面抗压的、喝油“自证”的是谁?有人会说:“那还用问吗,不就是直播的主播呗”。但是我们要知道,主播只是他们的职业名称,按照阶级划分来说,他们与我们同样都是无产阶级兄弟!只不过是在油企上班直播,所以就被资本家推出来顶缸。而背后的事件始作俑者,掌握了生产资料的企业资本家们则开心隐身,闹也闹不到他们身上去,而对于直播间所展示的油,你无法证明他是安全的,也无法证明他是不安全的。对直播员来说,既然都被推出来顶缸了,那就得多少做点啥,要不然资本家老板就会把他以“工作不认真、应对舆情不力”的理由开除。所以就自然而然地选上了在笔者看起来颇为无力的举动——喝油自证。

正如笔者上文所言,这个油你没有办法证明他是健康的,反之亦然。对已经失去了信任并且十分愤怒的无产阶级来说,不管企业方做出什么举动都已经不信任了,最后受到伤害的一是广大无产阶级、二就是被逼无奈直播喝油的同位无产阶级的直播员。对于真正的幕后黑手来说,只要锁拿几个喽啰、严办一些“坏蛋”就能继续获得人民群众的喝彩,并感叹青天老爷终于来了云云。

无产阶级的愤怒可以理解,但是怒火要放对方向。同为无产阶级的直播员是无辜的,被推出来承受攻击也只是资产阶级分化无产阶级和转移矛盾的把戏,对于这一点我们要看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