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中介拐骗事件再起,魔爪伸向了学生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1,黑中介与公司的背后是资产阶级政府的默许。在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下,整个社会到处都是无产阶级被压迫剥削的悲剧在上演,并且夺走无产阶级的发声权,媒体上只剩下无关紧要的报道与对国家政府的赞扬。无产阶级只有在先锋队的领导下推翻资产阶级专政,才可以阻止这些悲剧的发生。
2,当无产阶级失去了他们的政治地位,成为资本主义发展的燃料,就必然会沦落到可以被各个资本家的走狗所盘剥的地步。要想让全部无产阶级摆脱这一困境,就必须依靠马列毛主义的革命理论将大家组织起来,重新当家作主当主人。

近日,广东省东莞市出现不少来自异地的年轻学生前往当地公安部门报案,起因无一例外,都涉及着同一桩跨市劳工纠纷。

时值暑假期间,广东一地不少出身无产阶级家庭的大学生因补充生活用度在内的各种原因,寻求通过打“暑假临时工”的方式获取一定量经济收入。故在此类临时工中介的介绍下,这些学生们先是支付了一定量打着“车费”、“打印费”为由头的变相中介费,然后听从前者的指挥带齐行李登上赴厂车辆,但当到达目的地后,原议定的工价和实际工价差距甚远,干上一天除却生活成本几近无所剩余。不少学生当即表示抗议,但仍有不少学生因资费不足、届时就面临生计问题的状态下,被迫认下了这份明晃晃的“压榨协议”。

本次事件真相明朗,它生动地展现了资产阶级是如何通过笼络走狗,欺瞒无产阶级和他们的子女为其获取超额剩余价值的剥削行径。事实就是,被资本家招揽的黑中介与“血汗工厂”沆瀣一气,以高薪为诱饵吸引大量暑假工,待到达目的地后变相威胁后者接受进厂被压榨的结局。

值此情节,那个号称“为人民服务”的政府现在何处呢?在接到了这些字面意思已然走投无路的学生发出的报警电话后,当地警方表示“始发地不在我辖区,没法受理,需要到各自始发地的警察局才能予以立案”好一个没法受理,当民间资产阶级对人民的剥削压迫正在上演时,这个政权的执行者们却在以行政手续为由头,推脱着自己的责任,实际就是默许这种剥削事实的发生。换言之,难道这些“肉食者”对这样的事情就全然不知吗?难道一点行政手续的困扰就难以挪动衮衮诸君的尊驾吗?当然不是。是因为从一开始,这些学生的境遇,甚至是人身安全就不是他们关心的对象。就以本次事发地东莞,本身就是广东珠三角一带的重要加工业地区,靠承接广州深圳的血汗工厂得以维系当地的资本主义工商业,故而这些血汗工厂能给当地政府交上多少税才是他们所关心的。至于包括这些学生在内的,广大迫于生计进入血汗工厂的工人,不过是纸面经济增长下被牺牲的“代价”罢了。不仅如此,官僚资产阶级垄断着暴力机关,并致力于扼杀一切人民反抗剥削压迫的声音,截至本文落笔时,关于此事件的社会平台帖子,视频均已被删除。

IMG_20240711_191751

广东珠三角地区作为资本主义全面复辟的第一站,反动阶级对劳动人民犯下的血债由来已久。事实上,早在本次事件发生前,近年来东莞黑中介勾结血汗工厂的行当早已存在且沸沸扬扬,其操作手法亦大同小异,以高时薪拐骗求职者上车前往名义上的目的地工厂,实则将其送到偏僻独立的村镇工业区,随后胁迫他们就范。在一次次的压迫下,劳动人民也一次次地加大曝光这段血泪史,当地更有年轻工人因被黑中介拐骗走投无路奋然手起刀落的事件发生,足见其切齿之恨。

回到本次事件,无产阶级出身的学生们为何在假期仍要出来打工?具体原因千百种,最终都反映为经济条件上的受限,需要通过出卖劳动力给自己的消费获取一定收入。或因家庭,或因个人,但最终在全社会上看,就是无产阶级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下被专政、被压迫的缩影。换言之,为什么资产阶级的儿女总体上不用考虑打工获取可支配收入。因为他们能和他们的父辈那样,肆意挥霍着靠剥削人民换来的物质财富逍遥快活。

学生这个群体并不是脱离具体的社会生产存在的,终有一日,无产阶级家庭出身的学生们也将进入资本主义社会的大熔炉,就算没有在本次事件切身感受到阶级压迫,来日这种事实仍无法避免。他们,或者说,我们,作为新生代的无产阶级,必须要学会在过去的阶级斗争历史中吸取教训,并在正确路线领导下组织起来,对整个剥削制度作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