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罐车化工产品混装食用油—官僚资产阶级是祸根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 明明是资产阶级在进行生产活动中无视广大无产阶级群众生命健康的共性问题,涉事其中的垄断官僚资产阶级却有意发动舆论导向,企图再次祭出民族主义的旗帜,在公众视野混淆视听
2利益挂帅的生产关系下,怎么会把人民群众的健康安全放在第一位呢,油罐车既拉食用油,又拉工业油,这才经济实惠嘛!资产阶级就是生产这种肮脏,龌龊勾当的源头,你再怎么从原则上,法律上,社会媒体上进行管制是没有用的,反而会用跟恶劣的手段来维持利益的最大化。

近日,《新京报》的一篇报道揭露出,包括中储粮在内多家大型粮油企业,所使用的油罐车除运送食用液体外,还运输化工产品。报道还揭露,许多罐车在换货(在食用液体和化工产品之间)过程中根本不会清洗罐体。当记者询问中储粮油脂有限公司一名销售经理,经理表示原则上运输食用油需要专用罐车,……只要罐体上有“食用油专用”字样就行。

原则上!好一个原则上。但不是维护人民健康的原则,而是逐求利润的原则,被你们(粮油资本)牢牢守住了。化工产品,这种和食用液体差之八百公里的东西,竟也能被你们(粮油资本)混杂在食用油里。虽然事情早在十年以前就已有曝光,但直到现在,直到被专职的记者挂在7月2日《新京报》上,才被大多数人关注到。为此,国务院才特别发文,说要整治粮油运输的乱象。

似乎是因为涉及到了央企,这种由特色官僚资产阶级直接掌控的资本,常年的宣传让人们以为央企的质量比之私企总是更好的。但当大家看到中储粮与其他公司狼狈为奸,混装食用液体和化工产品时,舆论的苗头还是循着大家的关注,指到了这位行业巨头身上。现而今,在食品安全这块地,就算是央企也被放置到受人质疑的地方了。

这种事显然是不能叫某些人满意的—五毛、粉红们显然不能接受中储粮被放置在受人民质疑的地位—于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在查询到买走中储粮油的是金龙鱼后,他们终于像找到金光闪闪的宝物的孩子似,向人们说:中储粮是无辜的,一切都是外资(金龙鱼)的问题,所有网络上的负面于央企的舆论都是外资(他们还延伸到四大粮商,多么聪明啊)暗中(!!!)推动的作用。他们接着说:我们要保护国企,保护我国企业,外资进来就是灾难,而我国企业就是全心全意服务于人民群众的。

这么看来,“境外势力”(指那些好像没在国内呆过的粉红五毛)真的是无时不刻不在扰乱人民群众的视线啊。由官僚资产阶级的颟顸昏庸、自私逐利所造成的分明是一整个行业的乱象,竟被一点还没任何实质证据(舆论的方向真的可以作为证据吗?)的阴谋论—一群粉红五毛的天真可爱的发言,说成是“境外势力”亡我之心不死。这么看来,粉红五毛们的爱国之心,在哪也跳动依然呢。

笔者倒认为,粉红五毛们的担心实在是多余了,毕竟中储粮是央企,是官僚们自己的产业,有谁会自己砍自己的手脚呢?与其整日一边关心着作威作福的特色官僚,一边担忧着盎萨老爷挡了特色官僚的道儿,倒不如关心一下,中国的百姓究竟忍受着怎样的食品安全的祸患。从36年前的运粪船装毛蚶,到今天的食用油混化工油。特色政府整治了一茬又一茬企业,但问题却始终不能解决,反而屡禁不止,更加严重。试问,特色政府究竟整治在哪里了呢?也许有人又该说了,政府已经很努力了,人民群众不要不识好歹!

呵!努力是的,但不是努力为了人民群众,而是努力为了特色江山不倒,努力为了稳定的榨取无产阶级的剩余价值吧。从官僚资产阶级将公有企业篡夺为官僚私有,他们恬不知耻地对人民宣传国有就是公有,但实际上,这些国有企业跟我们没有半毛钱关系。在春风里,工农受尽了苦难磨折;孩子们则被关在学校里,仰望着愈来愈高不可攀的“跨越”的阶梯;社会各界人士,被掐住声带,牢牢地只准发出(为官僚资产阶级)一个声音;只有当初的走资派还有他们培植的资产阶级获得了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吃香喝辣的权利。

所以央企也受人歧视,完全是正常发展;是否由国资把握国内市场,也对粮食安全根本不为重点。爱好阴谋论的五毛粉红总爱把亡国灭种挂在嘴边,说盎萨老爷是压迫所有人的罪魁祸首。真是可怕,在我们务实的人们眼里竟丝毫看不到盎萨老爷的大刀,反而看见特色政府一直骑在人们头上作威作福。民族主义对当今社会也正是如此不务实的东西,因为只有资产阶级的压迫,对我们而言才是看得见摸得着。

全世界资产阶级是一致的,为了更多的利润都需要不择手段;特色的官僚资产阶级的老爷为了开上更好的迈巴赫也必然要更加压榨包括五毛粉红在内的人民百姓。就像蝴蝶闻到花蜜,屎壳郎闻到臭气,老爷们闻到了利润,自然不会心系人民地拘泥于法律这种最限制给底层的工人阶级的东西。

至于国务院的所谓彻查公告,也只是看到舆论的不良影响,为了维持表面的形象才不得不发出的纸面话。就像西方工党的政治领袖一样,资产阶级只会把一切真正的政治与利益交换都隐藏在官方的微博公众号之下,隐藏在官僚资产阶级内部,不为人民群众所知。我们的一些网民或许还以为,舆论可以让官僚资产阶级舍弃自己的利益,可以让老爷们害怕吧。但事实不是已经教导我们了吗,互联网没有任何记忆。

如果我们要获得权益,就要结成团结一致的民间组织。就要找到我们的朋友,并认识到我们的真正的敌人,不是什么境外势力,也不是什么阴谋论里的盎萨集团,而是特色官僚资产阶级,一群颟顸昏庸、自私逐利的骑在人们头上作威作福的官僚,在这之后,才是世界其余资产阶级势力。为此,我们需要知道特色的外包制度,是怎样将企业的风险转嫁到货车司机身上;我们还需知道,特色社会的种种乱象,不会因为本国企业占主导而得到压制……我们需要知道种种危害我们的事情的根源。因此,我们才需要马列毛主义者的帮助,需要马列毛主义的报纸,来帮我们扫清眼前的黑暗。

2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