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改良式的揭露都是徒劳的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赵国的真相总是越揭越多,反腐也是越反越多,问题就在于这些揭露、这些反腐,都是在资产阶级专政这一框架下的,再怎么弄也不会从根本上危害到资产阶级的利益,因为这是不会被统治阶级所允许的,所以,只有推翻资产阶级,才会有出路。
2、媒体总是号称自己为真相服务,实际上就是为统治阶级服务。这些揭露,看似是反对资产阶级的,是为真相服务的,实际上是改良的,是维护其统治的。我们马列毛主义者的政治揭露,与这些媒体的最大不同,就是我们不屑于隐藏我们的立场,鲜明地反对资产阶级统治。

就在不久前,赵国老百姓餐桌上的食用油出现了严重的安全问题。有记者爆出用来运输食用油的罐装车辆是混装过煤制油的。这下所有的食用油企业都存在着嫌疑,而且罐装车辆混装煤制油的问题最开始出现的时间可以追溯到2005,影响范围之大时间之久令人震惊,可以说赵国大部分人都是有吃过这些参杂着煤制油的食用油。就像不少人们所反应的那样,自己曾经吃过的食用油总是有一股煤制油的味道,但是一直以来受到赵修意识形态的灌输,对这些问题没有起疑。但就因为如此,从而导致了人们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事件的起因是由新京报的一名记者爆出的,新京报作为赵修的媒体不去维护作为赵修相关企业的利益,反而将其揭露出来并大肆报道,这种赵修内部之间的互掐从表面上来着实不可思议。但是人们会把新京报这些行为归结为是他们的良心发现,作为一家真正的媒体去为了人民所发声。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就像是赵修一直以来进行的反腐行动,告诉人们反腐为了维护人们的根本利益。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贪官却是越反越多,本质就不是如赵修所说的那样。当然是因为资产阶级内部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的,资产阶级专政代表着一个又一个小集团或个人的利益。所以新京报在得到食用油罐装车的内幕后,第一想到的当然是如何利用这则内幕从而让自己利益最大化。而且作为独家调查到的消息,由自己来揭穿一定是可以从中得到更多的流量,所以妄想赵修媒体从人们利益的角度去考虑是不可能的。

新京报的记者如此积极的去调查食用油的真相让人们不禁感叹这个世界还是有人去伸张正义的。但是在赵国为何只能是由记者去调查真相,而不是由人们自己组织起来一起去调查并维护自己的利益呢。还是因为在当下的赵国社会,人们只要敢公开的组织起来,赵修必定将其视作是威胁去进行打击。赵修非常害怕人们组织起来拥有力量,去颠覆赵修的统治。所以人们的权益根本无法得到维护,所能做的也就是自己默默的承受着一切。

但是这样必定会让人们的怨气逐渐加深,不将人们的怨气宣泄出来,那么人们进行自发的反抗是不利于赵修统治的。赵修不会率先选择使用武力镇压,因为武力镇压的维稳费用是要比媒体宣传的维稳费用是要高的。那么通过媒体去报道他们是如何维护人们的权益就是赵修最佳的选择。还不能仅仅局限在日常新闻的报道,为了让人们更加相信他们,就需要有记者通过卧底身份前去调查,从中得到更多的内幕并将其报道出来。人们就从这些事件的真相中得到些许安慰,并希望有更多这样的记者能够站出来维护他们的利益。但是就算是有更多这样记者,赵修不会选择性进行报道吗,就算是赵修将这些全都报道了出来,那问题有得到根本的解决吗?就像是一年一度的315,每年都是声势宏大,其中有多少记者奉进行卧底暗访,但是结果就像食品安全从来都没有得到解决,最后就变成了人们看着赵修自导自演的把戏而无能为力。而且在赵修的思想灌输下,很多记者都是这样认可自己价值的,自己这样做是为人们做出巨大贡献的。这些记者的一腔热情被赵修媒体所利用,却得不到应有的结果,本次事件就很好的证明了这点。

当记者报道食用油安全的内幕时,一开始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扩散。但是食用油安全关乎到每个人的健康,舆论逐渐开始把控不住,更多的赵修媒体纷纷对这起事件进行批判,要求对这些涉事企业进行严查。就在人们可以得到更多的真相时,赵修这些企业表示会配合有关部门进行调查。但是没有人们参与的调查终究是不可信的,在赵修这种自己既当选手又当裁判的操作下,如何能够保证调查出真正的结果,所以真相只会被赵修所把控。

就像是一些媒体把食用油安全的问题指向罐装车司机,认为是罐装车司机为了节省费用不清洗车辆而导致的后果。这仿佛是在指责工人为什么要给资本家工作,不给资本家工作那资本家不就得不到剩余价值了吗?不就不存在压迫剥削了吗?这些都是媒体为了掩盖事件的真相而进行的诡辩!而且现在的舆论已经发展到有境外在赵国的食用油上做手脚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境外势力能够在赵国有这么大的能量,只怕是赵修自己吧!

所以,赵修才是寄生在赵国人民身上最大的毒瘤,一天不去推翻赵修的统治,赵国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在每一天都会受到侵害。只有建立起无产阶级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各种权益才能得到根本性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