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现当代文科学科灌输的反动教育所引发的深思(一)历史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英雄史观与官老爷鼓吹自己为“青天大老爷”是相辅相成的,二者都是为了缓解阶级矛盾造出的迷魂毒药,我们要通过革命实现社会主义,将舆论方向牢牢地把控在我们无产阶级的手里!教那些反动的意识形态在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全方面的专政下泯灭!
2.一切文学创作都是有明显的阶级立场,无论中修如何地否定这一点,他们实际上也是这么做得,所谓客观的分析也不客观,他们高呼几句人民和英雄同样重要,但是他们也只会写英雄的故事,这是因为他们本身就和人民离得远远的,脑子的也不是马列毛主义,而是资产阶级腐朽的思想,他们不懂得创造新的东西,所以只能从历史垃圾桶里找点可以粉饰门面的东西,但越是斗争,先进的就会更加强壮,落后的就会愈发虚弱,这是辩证唯物主义的胜利。

“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或超前或滞后于社会存在。”这是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然自赵修复辟以来,国内国外形势“一片大好”,市场复辟,白色恐怖这两把菜刀牢牢握在官僚资本家手中,毫无休止的对群众剥骨抽筋,让广大群众苦不堪言。现当代,应试教育更是直掐咽喉,让学生苦不堪言。奴性教育,殖民思想一再忽悠,美名其曰“知识在手,天下我有”,实则是“上蹿下跳,跳梁小丑”。由应试教育谈到具体学科,由其在文科上的反动性最强。

images (2)

历史:英雄史观–皇汉主义的播种机:用"无阶级"的王候将相,士郎俊貌洗脑学生,造就夜郎自大,庸俗爱国主义的极端盛行

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创造了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这毫无疑问,但赵修的反动哲学家们往往会加一句:"英雄和人民共同推动了历史社会的发展,英雄值得赞颂,功不可没,是不可忽视的力量。"接下来引长篇大论概括这位英雄的伟大事迹,又以"唯物史观"来说英雄既有好的一面,又有坏的一面,彰显自己是一个忠实的"历史唯物主义"信徒,明确自己政权的合法化 。这看似是"客观分析,有理有据。"实则是臭屁熏天,串通一气。对于历史人物的分析脱离了阶级,不仅犯了历史的唯心主义错误,且是形而上学式的。

拿文革时期的海瑞罢官而言,资产阶级学者吴晗通过美化海瑞这一封建官僚,来宣扬清官救命论,以掩盖阶级矛盾,达到阶级调和的"和平腔调",这种行径显然是想通过和平过渡解决现有问题,这显然是行不通的,妄图通过美化旧社会官僚以掩盖剥削本质,这到头来也会被觉醒的人民打个稀碎。历史的答案告诉我们:这样一个修正主义分子最终和其他保守派在人民的汪洋大海,怒海狂涛下的被冲的支离破碎,粉身碎骨。

放到当下,历史课本越发宣扬这种全民的英雄,学生所受的蒙蔽越发的深厚,没有真正认识到阶级的局限性,对于人物的认识不够全面,造成了学生对于旧社会英雄的盲目崇拜,加之一些民族主义者的诱导,助纣为虐,造就了皇汉主义的蒙发,一些投机分子看准商机,通过售卖汉服坐享红利,美名其曰为国助力,实则是为利争利。这致使皇汉主义的高潮,彼时,凡有不信民族英雄者,当斩。本质而言,这种全民英雄是不成立的,无产阶级的英雄是为无产阶级服务的,相对的就是一切反动分子的敌人,资产阶级的英雄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相对而言就是剥削广大群众的刽子手,拿全民英雄论把人民往泥潭里带,无疑是想让人民在臭水里搅死,成为国家的牺牲品,看似短期内达到所谓民族大团结,实则是民族大捆绑,阶级矛盾没有根本性解决,一切皆是徒劳,长期而言,人民受资产阶级反动思想的影响,皇汉主义开始衍生到了庸俗爱国主义,这致使了社会各界的无脑行为。这时一些爱国学生跳了出来,大叫道:"我们的爱国多么纯真,你竟然说庸俗?"是啊,多么的纯真,以至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爱国?爱的是什么性质的国家?如果不能正确认识到国家的性质和自己被剥削的本质,一切的一切都只能被当作政府操纵把玩的小丑!

坚持无产阶级史观,打破一切反动纸老虎

前面已经说过人民的历史地位,自然作为马列毛主义者,我们坚持的是无产阶级史观。接下来说说英雄和无产阶级的关系。

无产阶级英雄由无产阶级中产生,是和广大群众处于平等地位的先进分子,经过长时期的革命考验和意志磨炼,形成了革命经验,他们带领广大无产阶级更好的打破旧社会,共同创造新社会。我们需要发挥主观能动性,把握客观规律,组织起来,打破现有的纸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