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她的山”徒步事件来谈谈被扭曲的女性主义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小资产阶级女性通过标榜立场,依靠自发性组织起的文娱活动,从一开始就暴露出了诸多弊病。编者认为,“女性主义”这个概念为小资产阶级女权活动家所提时,带有明显的改良主义、强调自发性斗争的色彩,而无产阶级妇女解放从根本上是对私有制及其父权制斗争的一部分,为此,该事业也必然由最具革命性的无产阶级劳动妇女领导,在正确的革命路线下以阶级自觉性组织起来的社会斗争。
2.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下的所谓女性解放,不过是被资本家拿来赚取钱财的工具。要想真正获得解放,没有正确路线领导是不行的,没有一个组织领导也是不行的,错误路线导致错误的实践,甚至走向解放的反面,不光是革命如此,任何事情都是如此,文章就是其中一个例证。

从“她的山”徒步事件来谈谈被扭曲的女性主义

在文章开始之前,我们先来看看事件的背景:

“她的山”系一全女性户外徒步组织,6月9日于北京鳌鱼沟组织了一场徒步活动。据悉,这是一次行程约10公里,所谓适合户外新人的徒步休闲游,每人180元的团费。很快,这次活动便招满了四十多位女孩。
活动的领队都称自己有三年以上的徒步经验,但并未提前对行程进行踩线,于是意外便发生了。行至4公里时,领队便脱离了原有的正确路线,面对队员的提醒,领队解释说,原定路线因去年山洪被冲垮,她会带领大家走一条新路。而事实上,原路线并未被山洪冲垮,领队只不过是为了面子在狡辩,并想尝试切线以找到新的出口。
于是整个队伍便迷路了,加上天气突变,电闪雷鸣,还有人摔倒、剐伤。最后在两个户外露营的男性的帮助下,队伍才找到路线下山,等整个队伍下山,已将近晚上10点。走在队伍后段的人被大雨淋了一个小时,浑身湿透。比起原计划,返程时间晚了近6个小时。
而事后,组织者却在道歉中阴阳帮助过自己的男性驴友,称自己“不会让大家与陌生人同行,更不会把大家交给几个喝过酒的陌生男性驴友。”又称自己“是女性,也是LGBT的一员。争取女性权益就是在争取自己的权益”。

我们能看出来“她的山”是一个致力于宣扬女性主义的组织,全女的爬山团,确能展现女性独立的力量。可其组织者拙劣的行为,却暴露出这就是一场彻头彻底的表演,以展示组织者“独立女性”的身份,而参加活动的其余女性则成了其表演的牺牲品。

自母权制被父权制取缔后,女性一直处于被压迫的地位,这是毋庸置疑的。而女性主义也应运而生,女性主义是一门指导女性解放的科学,恰如马克思主义也是一门指导无产阶级解放的科学一样,同样,二者也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要再次强调的是,女性主义是一门科学,而绝不是口号。

近年来,随着全球左翼活动的加剧,女性解放活动也变得多了起来,但更多的是落在活动上,而非理论上。恰如上野千鹤子在《父权制与资本主义》中所说:

“北美大陆的白人中产阶级女权主义者们继承了实践性志愿活动的优良传统。她们在讲述理论之前,率先设立组建了收容遭受丈夫虐待的妻子的收容所、未婚妈妈的诊所等。她们忙于眼前的活动,“无暇顾及理论” ……我想再次重申,解放的思想需要解放的理论。缺少理论的思想只会入教条主义。宣称女性解放不需要理论的人,会被封闭在反智主义的牢笼之中。”

武器的批判首先也得需要批判的武器,而女性主义发展至今,实则也并不非常成熟,总的来说,也就分为三个流派。

1.激进女权主义:以弗洛伊德的理论为基础,着眼于“家庭”内的性统治。其认为不消灭父权制,女性在任何经济制度下都将是受压迫地位,其更关注父权制的深层结构,阶级是第二性的。
2.社会主义妇女解放论:大多数马克思主义者所秉持的理论。认为父权制是阶级压迫的因变量,随着阶级的消亡,女性也会得到解放。
3.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认为解除阶级统治并无法彻底解决性统治。尝试将阶级统治一元论与性统治一元论结合起来,做出了一种融合性的思考,是一种较新的观点。

关于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是否是一个正确的观点,笔者并未深入了解,在此不发表意见。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去读读《父权制与资本主义》。下文的分析,皆基于社会主义妇女解放论的立场。

近年来,女性的解放意识原来越强,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可其行动大多浮于表面,用列宁的话来讲,就是其行动都是“自发性”的,许多女性并未意识到自己的所受的压迫来源于阶级压迫,并未“自觉”。这也是即使近几年女性解放活动举办得如火如荼,女性地位的进展程度却比不过上世纪几次女权运动的原因,上世纪的女性运动是有“批判的武器”的,众多女性主义理论也诞生于上世纪的大型女权运动中。

令人遗憾的是,女性主义在渐渐变成一个口号,甚至沦落为一个拿来赚钱的口号。“她的山”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一天的行程,180元的团费,拿女性主义当噱头,这就是手工艺式的政治cosplay,“她的山”就是其组织者拿来进行表演和赚钱的工具,我们不难想象其组织者的阶级。而落实到实践活动的女性其实还更是少数,更多的女性只是进行口头批判,于微博等社交软件上批判父权制。但与其说是批判,不如说是谩骂。

我们来谈谈“激女”现象,激女指十分激进的女性主义者,其在网上言论十分激进,如呼吁将“nmsl”一词改为“n爸sl”。其行为又与俄国革命时期大搞个人恐怖的孟什维克“社会革命党”何异?个人恐怖对革命毫无帮助,而激女矫枉过正的行为只会败坏女性主义的形象。

明白女性受压迫的物质基础,再打碎这物质基础,这才是女性解放之道。而这物质基础,就是私有制与资本主义。可因为父权制的原因,女性相比于男性更少讨论政治,这也是鲜有女性拥抱女性主义理论的原因。左翼论坛中,女性同志更是少之又少。这是当今世界女权运动的难点,如何将批判的武器发放给每一位女性?如何将被扭曲的女性主义从口号变成一个革命科学?这是一个议题。女性主义的运动策略并不成熟,这一切都应当在不断的尝试实践中发展起来,但几个基本原则应不变。

第一.进行更广泛的女性主义理论灌输。女性主义作为以马克思主义为基础发展的一项理论,其是被包含在马克思主义中的。一名马克思主义者,应当也是一位女性主义者,女性是受压迫的群体,而反抗压迫正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正如马克思主义者有必要向工人同志们灌输理论令其自觉一样,其也有必要向女同胞们灌输女性解放理论,令其明白阶级压迫乃父权制根源的道理。我们应当进行更广泛的揭露,鼓励女同胞学习真正的女性主义。

第二.女性应团结起来。无产阶级的女性应团结起来,在打碎阶级压迫的同时,也应改造团结小资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女性。在父权制的影响下,女性之间有较强的“雌竞”现象,女性同胞们应坚决认识并杜绝“雌竞”,联合团结起来。

第三.女性解放斗争应当在阶级斗争的范畴内。父权制只有靠打碎资本主义,建立无阶级社会才会被消灭,毋庸置疑,女性解放斗争应当是阶级斗争的子运动,但我们不可忽视其重要性。

我们还要认识到,女性主义并不是让男女做同样的事,而是共产主义的背景下,人人于社会中自由发展,做各自喜欢的事。我们仅能消灭性别在社会中的变量,却无法消灭生理上的变量。在那新世界中,只有那个人擅长体力活,这个人喜欢刺绣的说法,而没有男的擅长体力活,女的喜欢刺绣这说法。在这样一个世界中,性别只是一个生理特征,它于社会关系中的影响已经消失了。

纵然革命的前路依然漫长,但喜人的是,我们能看到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认识到并勇于反抗自己所受到的压迫。在艰苦的奋斗中,革命的浪潮必然来临,女性必然得到解放,无产阶级必然得到解放!

援引文章来源:
《父权制与资本主义》上野千鹤子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