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知网经济学文献发动攻击(二)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那些“自由派”和泛左翼们总喜欢用自己对民主集中制,国家机器的庸俗理解来攻击马列毛主义者,幻想着一个“没有官僚的自由圣地”这显然是不科学的。无产阶级专政需要受群众选举并监督的官僚来保证其运转,否则将无力对抗资产阶级法权。
2、文章主要是对知网当中的经济学文献进行详细的批判。用民主集中制的思想对部分经济学者所认为的企业合约必然产生官僚进行相应的批判。
对中国知网经济学文献发动攻击(一)上篇我们谈论到了中国知网的经济学文献中关于产权理论的庸俗理解, 具体可以去知网搜产权的最高引用。《市场里的企业:一个人力资本与特别人力资本的特别合约》这篇我们来谈论一下庸俗的经济学者迷恋的所谓契约和企业合约是什么东西。

这篇文章谈到,企业内部的命令允许某个权威企业家支配资源,无非是一系列的契约被一个契约替代的结果。有的经济学者会认为,因为企业合约,是一种节约沟通成本的行为,那就必然会形成一种委托代理的问题,也就是将管理的权力转移出去从而节约成本,所以必然产生官僚。这个是无解的。我们必须以一种马列主义的观点进行批判。

形而上的理解集中制

我们一方面确实要认识到,委托的概念和委任制类似,首先委任制确实具有节约交流成本的存在的必要,决策可以高效执行,指派责任明确。这是其分工的特点。

但他必然包含其对立统一的民主和集中的辩证关系,民主集中制是无产阶级纪律的表现,是革命组织鲜活力量的体现,是组织建设的灵魂。其中最大的辩证关系就是整体的阶级性,首先民主,无产阶级先锋党内的正确路线代表了工人群众的根本利益 符合他们迫切的革命要求,因此能够得到最广泛的群众拥护,这正是正确路线依靠“下层”夺取路线斗争胜利的根本原因。倘若委任的转变为官僚资产阶级,那么无论如何委任都无法实现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

其次民主不是集中,同时集中不是民主,这是对立关系。民主可以转换成集中,集中可以转换成民主,这是根据运动形式统一互相的转换。没有集中,那么就是无原则的无政府主义,就是小资产阶级的俱乐部和沙龙,任何超脱集中的民主都是小资产阶级的自由散漫的机会主义,任何没有民主的集中都是专制主义,一言堂。

远山同志:“倘若民主高于运动形势就是小资产者的机会主义,民主低于运动形势就是资产阶级的官僚主义”。

举个例子, 人民群众在革命运动过程中充分受到了马列主义政治教育,而非资本主义社会的去政治化。 对于一款产品的制作。 学会了根据运动形式掌握民主集中制及其辩证关系。比如委任制和民主票选制的运动转换关系,一方面不像无政府一般,对产品修改自由,批评自由,无原则性的修改,导致无法出现一款统一的“官方”产品形态,造成交流混乱。另外一方面又不会出现集权官方形态。民主拥有政治权力制约管理者。只有人民群众通过联合斗争, 管理者可以被民主权力随时撤销职位替换。在辨证运动下,才能完成真正为人民服务的主奴关系的转换。

那么所谓委任也就是委托代理的关系,也必然只是民主集中制的在不同时期运动过程中的其中表现而已
但你说这会变成一长制,或是说委任是一种永久不变性的存在,那不过是为了统治阶级的合理存在做嫁衣罢了。所谓契约变成集中化。也并不代表其背后就是一种上下等级制的命令关系,只要通过民众革命化自然而然就能对集中进行处理和罢免。

并且需要理解,所谓的委托代理问题,这种管理和劳动原初的对立分离,也必然会进行下一步的运动。他必然重新会形成向对立面运动的表现,即劳动者参加管理和管理参与劳动的更高阶的辩证运动的形态。这就是《鞍钢宪法》的两参一改三结合的内容。将人民从所谓的管理分工的动物和劳动分工的动物中解放出来。

粗暴的将官吏和官僚资产阶级的划等号

把企业内部集中化的契约,与人与人之间的上下的等级制的支配关系划等号,可以参考这个文章 为什么官僚代办不是社会主义,这就是完全在混淆概念。
人民群众的上下等级制,对社会的发展没有任何帮助,他只会破坏人民群众的按劳分配的原则。

在社会主义社会的官吏,他的工作岗位一定是简单的容易操作的,并且是受到人民政权的制约的。
我们首先来谈论一下,为什么在资产阶级社会需要一个头脑比较厉害的冒险家进行冒险性行为呢?哦,原来这本身就是私有制下的市场的无政府关系所决定的。这件事情导致了这个分工具备了巨大的风险,那可不就需要某个具有丰富头脑经验的资本家和及其拥趸对市场进行经济关系的统计和预测性行为,并且以产权划分和刺激下,拿起萝卜大棒才能打出工人的生产力嘛。
在真正的社会主义下,压根就不需要这种投机性的分工者存在。口口声声说什么没有我这个资本家就没有工人的工厂,而事实上剥削者是完全不需要的存在。政权越人民化,为了维持这个政权所需要的常备军及其官僚机构,就越不需要存在,只有资产阶级专政的社会,才会不停的增大官僚和官吏的体系,使其冗余化,责任指代越不明确,越模糊越好。而无产阶级专政下,官僚机构的冗余没有任何好处。工人阶级从不和你玩花的。在真的社会主义,那个位置的人,其实就是产品核销机构,就是几个会计的老哥,在那里算算,你干不好直接被工人铁拳把你干下去。

既然是人民这个大多数自己镇压他们的压迫者,实行镇压的特殊力量也就不需要了!国家就在这个意义上开始消亡。大多数人可以代替享有特权的少数人(享有特权的官吏、 常备军长官)的特殊机构,自己来直接行使这些职能,而国家政权职能的行使愈是全民化,这个国家政权就愈不需要了 。 在这方面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马思着重指出的公社所采取的⼀项措施:取消支付给官吏的⼀切办公费和⼀切金钱上的特权,把国家所有公职⼈员的薪金减到“工人工资”的水平。这里恰巧最明显地表现出⼀种转变:从资产阶级的民主转变为无产阶级的民主,从压迫者的民主转变为被压迫阶级的民主,从国家这个对⼀定阶级实行镇压的“特殊力量”转变为由大多数人----工人和农民用共同的力量来镇压压迫者。 正是在这特别明显的⼀点上,也许是国家问题的最重要的⼀点上,人们把马克思的教训忘得最干净!
列宁—《国家与革命》

荒谬的自由的签订和同意

契约要成立,是否是要经过双方同意呢?可事实上,工人一开始就没得选。这是一个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专政的不平等条约。
庸俗的经济学者错误的理解工人和资本家的这个签订条约的自由的过程,认为工人是具有自己的劳动关系的权力,并以此来进行商品交换, 上一篇我们已经谈论到了,这是不可能的。工人普遍无权,工人并不具备这种签订自由的过程,甚至他还具备了很多的条件,而庸俗的经济学者,就像在火车上问大家有没有买到票的愚蠢的记者一般。能进入到所谓的签订契约行为的面试本身就代表他已经产生巨大的生产浪费了。因为在整个工人的竞争下摔倒的只能是工人。

最荒唐的契约“节约交换关系下的交易成本”

资产阶级喉舌,只能停留在这种生产关系,是不敢设想下一步的。因为这会让他们意识到需要革命。而他们害怕革命,害怕打扰他的老爹和他自己吃好喝好的生活。
假如世界真的按照所谓的节约交易成本,那么为什么资本家之间没有大量利用这种关系,使得他的生产的无政府状态转变为政府计划状态呢?实际上现代资本主义国家是会借助这种契约形式达到一种计划,自由市场为了避免利润的不稳定性而转向稳固利润的政权。但我们必须认识到他的背景是无序的。比如马云这款产品在他的计划之外,乘着不注意脱颖而出,那么也会把这部分资产重新纳入到官僚的计划体系中去。可见在绝大部分是沟通不了的,是以一种巨大的市场浪费为背景,然后画了个小圈子说是企业内部的节约契约成本。经济学者和他的背后的爹,也不敢彻底贯彻他的经济学向真理前进。就如同有些同志说的那样,除了马克思主义,其他任何经济学就没有实际的按照他的经济学关系来运行,正是因为世界是唯物的,是矛盾的发展着的。

如果你真的认同所谓的交易逻辑的下的节能增效将之贯彻到底,那他在社会主义时期就应该具有更为整体性的契约。达到人民群众的需求和生产上产生一种动态的平衡。当需求变多增加生产,需求变少减少生产的运动。
乃至发展到共产主义连制造契约的这种规范性行为都不需要存在,这才是最高效。这时候人们不再需要把他人当作私有者的对立面去看待。契约和商品交换关系都不再会被创建,人类的劳动直接作为社会总劳动而存在。不要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中国知网,庸俗经济学中的战斗机。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