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经济铁拳论—错误的马克思主义理解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1
加井冈山机器人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资产阶级再怎么为了价值的增殖激化资无矛盾、引发一次又一次的经济危机,导致资产阶级被无产阶级取代的终究不是这些外因,而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主体,也就是无产阶级本身。无产阶级力量有多强,取决于无产阶级的组织程度怎么样,如果当代革命者还在等待资产阶级政府的“铁拳砸下”使得无产阶级组织起来,那么革命就永远不会成功。
2.机会主义者舍不得放弃自己的小日子去进行艰苦的工作,把革命的希望寄托于“社会形势的发展”。这是非常荒谬的。形势再好,压迫再深重,社会再混乱终究只是外部因素,革命能否胜利还是要看无产阶级自身的力量,看无产阶级是否被正确组织起来。这些道理,在过去的革命斗争中早已得到了验证。

t014c37c1c583390191

在赛里斯的互联网上,每逢某个“粉红”发表了爱国言论,底下就不时有人嘲讽到“等到了危机来临的时候,他自然就会转变的。”这仿佛就是在说:只要资本主义压迫足够深,劳动者经济环境足够差,劳动群众自然就会觉醒。这自然有调侃之意,但也充分表现了部分人对于无产阶级革命的看法:好像现在劳动者还未觉醒是因为他们的生活环境尚可,等到了资本的铁拳砸到了他们的头上,自然就会形成革命的浪潮。
表面上看这种说法确实没有什么错误,这种看法根植于一个看似不可动摇的经济学基础:只要资本主义危机所带来的破坏足够严重,劳动者的处境足够差,那么社会就会自然掀起一场工人运动高潮。无可争辩的是,资本主义生产底层逻辑就注定他会发生危机,马克思也曾经指出“资本主义生产的真正限制就是他本身”。但问题的重点是资本主义带来的危机最后会导致他灭亡吗?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先来看看罗莎卢森堡是怎么认为的吧
“资本主义愈加排挤落后的生产形态,那么,为追求利润所创立的、供满足现有资本主义企业扩大生产的要求的市场界限也就愈加狭小。所有这些情况,只要我们对下述因素稍加考虑,就可以完全明白:如果资本主义发展得这样迅速,以致地球上人类所生产的一切东西都只是以资本主义方式生产出来的,换言之,只是在大企业中由私人资本主义企业家用雇佣工人的劳动生产出来了,那么,到了这个时候,资本主义存在的不可能性就鲜明的暴露出来了。”–《“国民经济学”入门》
卢森堡在这里讨论的是一种消费不足论,换句话来说就是随着资本生产的不断扩张,工人阶级无法完全消化所生产的所有商品,因此资本必然会去寻找可用的外在市场,可当资本主义成功征服全人类后,以至于那仅存的“外在市场”也被瓜分殆尽,这时大量商品失去实现价值的可能性,资本主义就会自然灭亡了。可令卢森堡等消费不足论者没有想到的是,人类不仅仅是唯一的消费者,资本主义自身也在消费着商品(如扩大再生产所需的商品消费)。资本主义的真正矛盾在于,一方面受其内在生产逻辑所趋,为实现价值的无限增值,生产规模必须无限扩大,可另一方面(除开工人阶级有限的消费能力)部分个体资本家在某些情况下,会将部分生产资本转为生息资本,这样无限扩大的生产趋势与有限的社会消费能力之间产生了矛盾,当消费与生产之间严重失衡时就自然发生了危机。可历史告诉我们,每每于资本主义危机过后,与种种经济崩溃论者设想新社会产生的必然性不同,危机带来的不只有破坏,还有对自身整个资本主义有机体的修复,生产与消费之间的不平衡,在危机之中被强力地重新整合为一个整体,导致在危机过后往往又是新一轮的繁荣。(当然了那些有这先锋队积极领导后经济危机运动另当别论)因此那些认为因为资本主义内在危机而导致其自然灭亡的种种理论也就不攻自破了。但要注意的是,笔者在这里并非是在论述什么资本主义延续之合理性,我想指出的是资本主义自身危机繁荣低谷-危机繁荣低谷的周期规律罢了。重要的是:危机的修复作用并非什么田园诗歌式的发展,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是一场彻头彻尾且具有强大破坏性的社会公共事务。危机发生时,整条资本主义再生产链条遭到严重破坏,劳动者日日夜夜积累起来的(虽说并不属于他们)社会财富严重流失,万千劳动者失去工作岗位被迫流离失所,甚至随之并生的还有法西斯主义等极端意识形态的盛起。并且随着凯恩斯主义在资本主义世界得到广泛运用之后,因为资产阶级政府的垂死挣扎,下一次经济危机只会以更夸张更严重的姿态卷土重来。试问,一个垂死的,落后的,只会为我们带来无尽灾难轮回人类社会形态,还有什么理由继续存活于世呢?
那么工人运动的形式是怎么被那些经济铁拳论者所理解的呢?他们大多认为,现在社会经济形式尚未成熟,马克思主义者需静待其变,待时机成熟时才可进行鼓动。按他们所说,马克思主义者的任务就只有等待,等待那所谓的“正确时机”。者何其讽刺,革命的主动权不但不掌握在无产阶级与马克思主义者的手中,反而是需要资本主义的施舍?这些装模做样的分析不但不是马克思主义,反而是纯粹的反马克思主义,是彻头彻尾的经济主义式的臆想。倘若把这种逻辑贯彻到底,那我们也就可以向老子看齐,追求无为而治的境界了。对于这种错误的幻想,列宁早就在百余年前做出批判:
“人们不去号召前进,号召巩固革命组织和扩大政治活动,而去号召后退,号召专作工联主义的斗争。说什么“由于力求时刻牢记政治理想而模糊了运动的经济基础”,说什么工人运动的座右铭是“为改善经济状况而斗争”(!),或者说得更好一些,是“工人为工人”。说什么罢工储金会“对于运动比一百个其他的组织更有价值”
“这就是那些主张“纯粹工人运动”的人,崇拜与无产阶级斗争保持最密切的、最“有机的”(《工人事业》的说法)联系的人,反对任何非工人的知识分子(哪怕是社会主义的知识分子)的人,为了替自己的立场辩护,竟不得不采用资产阶级“纯粹工联主义者”的论据。 ……对工人运动自发性的任何崇拜,对“自觉因素”的作用即社会民主党的作用的任何轻视,完全不管轻视者自己愿意与否,都是加强资产阶级思想体系对工人的影响。”—《怎么办》
无论资本主义下的工人群众已反抗百年余久,但无产阶级仍处于资本主义的附属地位,资本无时无刻都在进行着自我复制与巩固,这不仅仅只局限于价值增值,更是意识形态上的影响.诚然,工人运动自然带有部分朴素的社会主义意识,他们也许会萌生出建立工会的想法,但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完全崇拜工人群众自发性,只会是使整个工人运动陷入工联主义的泥潭,沦为资本主义有机体的枝叶,能说出“马克思主义者仍需等待”的人就是拱手让出意识形态高地,在斗争前就以早早露出白旗,给予我们阶级敌人最亲贴心的帮助。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要做的绝不是等待,组建无产者先锋队,融入工人群众中,将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从工人群众脑海里驱逐殆尽,将“无产阶级统一为一个阶级”,将社会主义的可能转变为现实。这些才是真正马克思主义者应尽之事。
把任务的重担放在未来的自己,把运动的一切寄托于敌人的力量,这类自诩为马克思主义之人,也只能成为“自己最讨厌的人”成为“美丽赛里斯”的忠实卫道者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