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洞庭湖决口事件评赵国应对特大水灾的变化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
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洞庭决堤揭示了在所谓的基建狂魔虚伪外皮之下的豆腐渣工程,从另一面来看,特色政府为了释放生产过剩危机,从而大兴土木,不仅劳民伤财,并没有解决危机,而且特别是在疫情之后特色又无法支付这些基建设施的后续维护的费用,所以这几年类似的新闻频发。
2.随着经济危机和社会矛盾的加剧,特色政府已经连面子工程的功夫都少有能做上的了,所以他们如今也只有唯一一个捂嘴的办法,但是这种办法保得住一时,保不住一世,人民群众终归会在特色政府一次又一次的面子工程前觉悟。

每逢重大洪水灾害,过去的领导人总是会以很快的时间出现在现场,在电视上表现出对于灾民的关切,一些激动的演讲和鼓舞的口号总是在随后层出不穷。然而这次珠江、长江沿岸的灾民的呼声下,领导人在仅仅回应了一句“重要指示”后,便忙不迭继续进行外国会谈去了,好像连续这么多场给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洪涝灾害,竟真的只是成了一两个寻常的事件。这样的变化不禁让人想问,为何中修逐渐没有了过去那样对于抗灾的积极性了?
让我们把目光放到现场:7月1日,湖南平江县发生了特大洪涝灾害,水位在1个小时内迅速上涨,许多人民群众还没有来得及转移,生命安全和财产都遭到了重大损失。许多群众的房屋被淹没,停在路边的车辆仅仅露出一个车顶,水电也难以供应;即使到5日,许多受灾群众依然表示,没有领到或者只领到很少的物资,“没有看到一点米和油”,“感谢平江领导泻洪导致的结果”。而与此同时,许多的救援物资捐献一刻也没有断过,却就是运不进现场来。
受灾群众得不到很好的救助,这是令笔者痛心的一点,但是更令笔者痛心的是,赵国官僚仿佛很擅长于处理此类事件,是力求将影响控制在最小,但这个影响,却是舆论。
从现场人员的反应情况来看,许多现场视频都被限制流量播放和传播,有的受灾群众的现场直播甚至被封禁,在这种明显有人伤亡,受灾群众依然受困的情况下,“官方媒体”放出话来,说受淹区域的人员已全部安全转移,无伤亡报告。中修媒体以此来掩人耳目,无非是维持稳定,粉饰太平。
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伴随着市场社会主义体制的巩固和发展,赵国的资本主义经济也迎来了巨大的飞跃,尤其近十年资本和生产的高度集中,终于使赵国进入了资本主义新阶段。GDP,这个小小的指标决定了中修各级官僚的乌纱帽。在过去十年里,凡是没有这种耀眼政绩的官员,大都不可能得到提拔,这也是市场所决定的。所以建成大型水利项目,他们是会大张旗鼓的宣传,急着包揽政绩;而至于平时更重要的防灾问题,则是形式主义为主,因为这和GDP并无直接的联系。人民群众不是傻子,能够看清楚背后的因果关系。这次事件有的群众直接揭露,不是所谓下雨原因,而是开闸泄洪导致的,下雨不可能来得那么快,何况泻洪开闸的经过瞒不住。所以那些所谓的“官方辟谣”蒙骗不了全部人民,当灾难发生后,灾民的呼声就成了自己乌纱帽的阻碍,就成了当下中修社会的“致乱之源”。
经济社会持续下行,人民群众受到的压迫日益深重,地方财政爆雷层出不穷,当下赵国早已不复当年表面和谐社会的形态,取而代之的是以高度专制垄断的体制维持稳定。这说明阶级矛盾已经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一点点小小的扰乱都可能带来不小的震动,因此愈发收紧的舆论管控已经是常态化的进程。如果有一个什么赵家主事之人能下场即使稳定局面,恐怕早已下场。而现在他们逐渐收敛这样的行为,不是不会使用这招,而是已经没那么管用了,甚至可能起反作用,更大地激起群众的负面情绪。这次不亚于98年长江水灾的特大洪涝灾害,犹如一把标尺,在记录水位的同时也记录着赵国官僚在人民群众内心的满意度,一旦越过人民群众的红线,那对于赵国资产阶级来水将是比水灾更可怕的灾害。
OIF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