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舞文弄墨的方式去鱼肉百姓,评特色为了抢占村民土地而欺人仗势的罪行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2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1 中修的统治下,一切为资本的增殖服务,没有人民的影子,在他们看来人民不过是随时可以抛弃驱赶利用的对象。覆舟水是苍生泪,人民在其倒行逆施后不会再被蒙骗了,经济危机下践行马列毛主义的真正革命者将领导群众走向团结和反抗,推翻腐朽肮脏的反动政权。
编者按2 现在赵国的土地所有权表面上是收归国有,实际拥有者还是赵修资产阶级官僚,所谓“国有土地所有权”只不过是赵修的障眼法和文字游戏罢了,吸食农民血液的蠹虫正是这些资产阶级统治者,而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定将它们彻底粉碎!

7月2日,山东滨州辛店镇,特色地方政府在修建高速公路过程中,强占农民土地,在不支付任何补偿的情况下强行动工。当天,被欺辱的农民们在雨中下跪堵路,有农民被殴打住院,村委等掌事人却不以为意,阶级矛盾逐渐加剧。

中修近期鼓吹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变质不变名,早已不再是当年文革社会主义时期下的集体经济组织了,以前的集体经济,是关系着整个集体单位农民利益而计划发展的;而其现在的目的,是把农民占有的土地强行归掌于国家垄断企业下的资产阶级手里,进而不节制的生产,以实现垄断资本的增殖目的。

虽在别的地方还没有落实,但在辛店镇,政策下来还没几天,农民群众就对其骂的狗血淋头,反问一下,如果真的是对农民有好处?为什么当地的百姓还是选择了在公路下堵路,这光靠猜测是得不到理由的。

那么,我们先了解一下本次纠纷问题的主要情况:

在2023年,根据惠民县人民政府规定,为庆云至章丘高速公路工程(惠民段)建设需要,拟征收辛店镇刘庙联村集体土地。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和《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规范征收土地管理工作的意见》等法律规定后,不少当地的村落加起来征用的面积大概为总22.8392公顷(基本农田14.5102公顷),其中农用土地水浇地14=7511公顷、其他林地7.3249公顷、农村道路0.2920公顷、坑塘水面0.0295公顷、沟渠0.3619公顷、设施农田用地0.0798公顷等等。

可以看出,高速公路的建设其实是特色政府“蓄谋已久”的计划,至于为什么一定要在农村的各地处去修建公路,个人分析如下:从主要的矛盾来看,赵修从复辟的资本主义经济逐渐发展成为了国家垄断资本的二流帝国主义国家,在这个发展趋势下,许多公路设施的建设肯定是为了加强全地方的严格管控。大规模的修路也就意味着:一是为了加强各地方经济命脉的控制、二是方便军事的介入、三是为了加速市场经济下的货物流通,进而缓解市场过剩的目的。

从这些分析来看,但修路的成本还是需要政府的支出,当然,往年疫情造成的经济下滑、失业率上升、和房地产和商品的过剩等影响,一直是造就中修政府压力的心头大患。客观的现象真实而不报假,大部分的特色政府,面临的是现实下的财政赤字,而得到国家规定拨款下来的钱后,也定会捞出一部分的费用去缓解自身的经济压力和开销。那么问新问题来了,国家规定的新公路修建要立于农村,期间经过农民农田的地,也必然是需要进行一些补偿费用的安置进行支出。

那么,我们再来看看地方政府的规定:

❨1❩货币安置:征收土地补偿安置费,拨付到刘庙联村村委后,其具体分配方案由 本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讨论决定

❨2❩社保安置:社会保障补贴资金按照1.5万元/亩标准由惠民显财政部门拨付至社会保障资金专户,共计513.8821万元, 接着由辛店镇人民政府按有关的规定和程序,让刘庙联村村委会去进行展开的代表大会和村民大会,由此来保障农民的财产安全问题。

当然,办理补偿登记安排的人员必须是 拟征收土地的土地所有权者、或使用权者 ,农民们对这一点极为重视,但特色们所看承认的是前者,原因我们后面再做分析。

从资料证明来看,补偿的费用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而政府为了减少支出,必须与村委负责人进行同流合污,所以其中的分赃过程就极为影匿,村委以代表全体农民的名义,去把这些补偿,给大部分的慢慢“返还”给特色政府),从而特色政府又把部分的赃款分给村委让其获利,之后,农民土地的补偿问题也就不了了之了。

特色鱼肉百姓的根源:

村委是怎么把赃款“还”给特色政府呢?首先,村委是代表着当地全体村民的利益,这是毋庸置疑的; 第二:受到土地牵连的村民们,会明显的察觉到补偿费用的不合理,就会要求村委、或者是村镇代表去申请开听证会。而听证会本身就服务于资产阶级,所以投票权也自然是无法给到参与听证会的农民手上的。在场的农民们,只能无奈地接受于旁听,投票权之所以只给到了少数的代表,说明其本身也都串通好了,最终这件事落实下来,结果也都猜到了:农民的权益备受侵犯,最终农村的阶级矛盾就上升,造反和抗议的事也就有从无到有的出现了!

那么“土地所有权”到底是不是农民的?实际上,特色内在所承认的土地所有者是他们自己!而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 也都是在他们其中的一部分。我们追溯到文革结束后的资本主义复辟里,党内走资派因为篡夺了中央执政的领导地位,他们把无产阶级专政转变资产阶级专政,接着用种种的心机与权力去拆散农村集体公社、并剥夺农民集体经济的所有权,最终土地所有权的掌握,也就自然地归手到了走资派的手里。

所以现如今 普遍的农民们只是表面上有了“土地的所有权”,实际上就单单只有土地的“使用权” ,这也就意味着很多基层的农民在遇到土地的纠纷中毫无话语权的原因,而最主要的还是资产阶级专政,和不平等的生产关系所导致的。

但阶级矛盾的上升是日益尖锐的,当特色的官僚政府们还在踌躇着如何去做改良的时候,其资本主义制度下造就的经济危机已经刻不容缓,在资本主义的日益垄断下,资本家为了竞争,不得不把双手伸回农村,妄图以利用虚名的“公有制”谎言,再从农民们手里夺得更多的利润。而大部分农民的结局,最终只能是日渐逼迫成为无产阶级,所以无产阶级的队伍也在其中变的日发壮大。

资产阶级下的“民主”改良,不管趋于怎样的目的,其最终都是“换汤不换药”,并且是永远代表不了任何无产阶级群众的利益的!只有以暴力革命去推翻他们,以强大的无产阶级先锋队作为革命的带领,我们才去解放更多的无产阶级!最终,让革命的主导权重新掌握在群众们的手里,而农民的问题,也将在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后,以建立新的无产阶级专政作为基础,用真正公有制的生产关系去从中一步步的解放出来,而小生产的问题,也即将被新的、平等的生产关系所平替。不管是农业的解放还是别的解放,无产阶级的革命,也最终都只有一个目的, 即:为了引领无产阶级的革命事业、乃至全人类的解放事业而前进!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