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罐车混装事件!——资本主义逐利性的体现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在利润的驱使下,资本家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如果利润适合,资本家都可以出售上吊自己的绳索,哪里能在乎广大人民的健康与安全,只有推翻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这类问题。
2.资产阶级为了节省的人力、物力、成本,不惜在安全问题上开刀,也不能使得自己的利益造成损失,油罐车的混装事件是其中一个很好的现实例子,而所谓的相关食品生产安全条例,在资产阶级之间的利害关系下,也始终不会去干涉他们的勾结,因为当今的法律始终是被这些资产阶级侵蚀、拿捏在手中的存在。

据新京报消息,五月二十一日一辆罐车卸完煤制油直接装运食用大豆油。

“5月21日上午十点,一辆罐车缓缓驶入河北燕郊一家粮油公司。一个小时后,这辆罐车满载三十多吨大豆油驶出厂区。

鲜为人知的是,这辆满载食用大豆油的罐车,三天前刚将一车煤制油从宁夏运到河北秦皇岛,卸完后并未清洗储存罐,就直接来装上食用大豆油继续运输。”

这种油罐车混装事件在中修治下并非孤例,新京报记者进行了长时间的追踪调查,发现国内许多普货罐车运输的液体并不固定,既可食用液体,也运送化工类液体。

毫无疑问,化工类液体混杂在可食用液体中对于人体是极为有害的。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教授朱毅告诉新京报记者,煤制油主要是碳氢化合物,其中含有的不饱和烃、芳香族烃、硫化物等成分影响人体健康,可能导致中毒。

那么,在这个油罐车混装的链条中,难道就没有人发现不对吗?为什么在新闻出现的罐车司机和厂区保安等数位角色中,只有记者发现不对?这种对于食品生产安全光明正大的熟视无睹究竟是怎么形成的?

而发生这种事件的原因也非常简单,正是资本主义的逐利性。正是资本对于增殖的要求,导致了资本主义将原本阻碍了一切阻碍资本增殖的事物都摧毁了,无论它是和无产阶级息息相关的健康问题,抑或是和全人类生存相关的环保问题,在资本的增殖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

那么,在此过程中视而不见的人们,我们能只用一句“资本主义洗脑的人们”就做出概括吗?他们都有自己渺小的愿望,可能罐车司机的早出晚归是为了供养他病床前的父亲,可能保安的工作正是为了他留守家乡的孩子。他们也未必都是单纯的坏人,在此处对于食品安全的熟视无睹不影响他们在面对落水儿童等等危机事件时的挺身而出。无论如何,他们都不是片面的、抽象的逐利形象。而是有着对于美好生活的小小追求,有着复杂形象的活生生的人。

但是正是资本主义的逐利性,将这些看似寻常的、小确幸的日常生活都纳入了资本增殖的轨道。祂告诉无产阶级,要获得美好生活,只有靠加大强度出卖自己的劳动力! 祂告诉无产阶级,要获得美好生活,就必须对在资本增殖过程中身心受损的无产阶级不闻不问!祂告诉无产阶级,要获得美好生活,只有这条资本主义的康庄大道,甚至连美好生活的定义,都是由资本主义所建构定义的。

那么,资本主义的逐利性,难道就体现在这几个对于油罐车混装不闻不问的个人身上吗?那个被小市民们视为保护神的国家机器又去了哪里?

新闻指出:

“目前我国在食用油运输方面,没有强制性国家标准,只有一部推荐性的《食用植物油散装运输规范》,其中提到运输散装食用植物油应使用专用车辆。由于是推荐性的国家标准,这意味着对厂家约束力有限。”

原来对于食品生产安全最熟视无睹的,竟然是被小市民视为保护神的国家机器!这也根本就没什么令人惊讶的,因为国家机器背后所反映的资产阶级专政,正是这种无产阶级苦难的最大来源。资本主义的逐利性导致了资产阶级这一人格化身来帮助其完成资本增殖,而资产阶级的统治又要求他们建立出一套镇压无产阶级和维系阶级再生产的国家机器。这种国家机器虽然平日里给人留下公平正义的仲裁者形象,实际上却掩盖了其背后偏袒资产阶级的根本用意。

油罐车混装事件只是一个个例,它背后反应的是活生生的人们和看似超然物外的国家机器都伴随着金融符号,这一资本主义的指挥棒而起舞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