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未明子不革命的本质,看其机会主义恶行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未明子先生把自己比作革命先锋,一边嘴喊列宁主义,却又反对地下组织反对暴力革命,但当其拿出所谓的送饭改良方案时,却连对其他商贩的暴力行为都无法制止时,请问未明子先生要如何换了人间?今天未明子先生又拿出了他的另一套改良方案,通过合法途径给工人维权,并且强调免费,我相信是免费的,但不知未明子先生知否劳工ngo的惨痛教训呢?另未明子先生反对中帝论,那么是否中修在俄乌、巴以战争中,所扮演的帝国主义争霸角色就会消失不见呢?是否中修在一带一路,援助非洲中的资本入侵会消失不见呢?不过未明子先生总是能自圆其说,究竟是何原因让这个机会主义者这么快暴露了嘴脸?是收买还是怯懦?也许他与当权者都怀揣着伟大的复兴梦!
2. 正如马克思所说,历史事件往往“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笑剧出现”。 历史上的被资产阶级收买破坏工人运动的第二国际机会主义者们和如今的未明子之流,正是又一次悲剧与笑剧的重演。 前者在社会主义者对机会主义路线辨识应对方法尚不明确之时在革命运动中造成了巨大损害,许多国家的革命以失败告终。 但如今在俄国布尔什维克与机会主义斗争中所取得的胜利经验和正确路线在真正的马列毛主义者中传播之时,未明子之流再以机会主义试图歪曲革命路线,无异于跳梁小丑。 马列毛主义者应坚决斗争和批判这个资产阶级的代言人,哗众取宠的小丑,以正确的路线将群众组织和联合起来。

机会主义者未明子在多年来的修正主义道路上越走越宽,也不知是因为在搞改良的“实践”被特色官方敲打后思想越来坚定了,还是机会主义的伪装越来越不得心应手了,总之过去“哲人王”未明子的人设是越显滑稽了。机会主义者未明子在经济策略上一退再退,越是“温和”便越显反动,剩下的的是彻底的投机分子面目。

而在政治角度的未明子先生就更显可悲了,毫不犹豫的与自己的修正主义祖国站在统一战线为维护假“社会主义”而奋斗,卑躬屈膝证明自己忠诚的样子更是丑陋无比,既骂一切与自己不和的其他泛左翼机会主义分子,又乱批思想认识尚未成熟的青少年学生,近期甚至敢于向布站和大群叫嚣,如此嚣张的行为无不向我们说明着路线斗争的根本性。

好啊,既然未明子先生这么想证明自己的反动性,那么马列毛主义者也必会将其机会主义本质进一步连根拔起。

纵使我们的哲人王未明子饱读圣贤书,似乎也从未想过自己正在走着过去一切机会主义者走过的老路。从未明子起家的改良主义说起,其一切的“理论依据”都在于“不革命”,而所谓“不革命”的原因也被他贴心的说明了,总结来看无非就是两点,一是说革命不好,二是说人民不好

所谓革命为何不好?未明子先生这样说:

“按照你们中帝论者心目中的继续“革命”,闹出动乱来,要死多少人?美国人不在乎中国老百姓的命是吧。得利的只有左右逢迎居心叵测的投机小团体中的歹毒政客。”

仿佛失明一般,这样的话语在以搞改良“公益”而出身网络的未明子先生口中说出显得格外滑稽,未明子自以为的太平盛世下是对中修社会广泛人祸的视而不见,因拖欠工资而走向绝路的农民工你是否可见?因繁重学业选择死亡的学生你是否可见?因熬夜加班而猝死的程序员你是否可见?而因特色政府反动措施而直接导致的人民伤亡你又是否承认?在血淋淋的现实下,这一点点口头上对人民的怜悯毫无疑问是格外虚假的。

正如法国大文豪雨果对法国大革命的说明一样,“因为大革命而流的血,一个广场就可以装下;因为上千年专制统治而冤死的法国人民整个法国都装不下”,马列毛主义者也始终坚持着这样的真理,革命是让人活的,不是让人死的。修正主义中国下的每一个无产阶级都在时刻面临着流血流汗的死亡,而你未明子又有什么资格去剥夺他们造反的权利?

什么人是最害怕变革的呢?毫无疑问就是作为既得利益者的反动统治阶级及其附庸,因此也就能说明他们一切反动行动的缘由了,对反动统治阶级来说,在自己强力专政下的一切变革都是不容许且不合理的,自然免不了要狗急跳墙发出十倍百倍的力量去反对革命;而对于作为附庸的未明子先生来说就没有那么大能耐了,只好站出来当理中客来千方百计的编造说明革命“这不好、那不行”了。归根结底不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嘛!不得不令人感叹未明子为了保全自己那为数不多利益的所作所为又是多么的煞费苦心和令人作呕。

如此之下也便能理解未明子先生“改开比文革更具解放性”的观点了,没错,正是走资派的上台与资本主义的复辟“解放”了资产阶级,不仅解放了官僚资产阶级大刀阔斧敛财的权力、放开了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剥削压迫的权利,还让像你未明子一样的修正主义喉舌有了狺狺狂吠的土壤,所谓让无产阶级有了“抢夺资产阶级既得利益的条件”更是扯淡!资本主义的复辟只不过是给了无产阶级被迫去自愿选择被剥削或者死亡的结局罢了!

不论怎么说,至少我们未明子先生对机会主义的反动派的说明是很准确的,至于这“左右逢迎居心叵测的投机小人”是谁呢?显然你未明子就是最符合这一点的。

所谓人民为何不好?近期的未明子这样说:

“列宁主义的药方在这个时代行不通!靠地下暴力团伙的、颠覆性的就行不通,这个时代的力量对比就是不一样的,这个时代的矛盾尖锐度不是你死我活,现在都是放宽了给个希望在那吊着呢!所以要重新开始宣传策略,从零开始做宣传。”

由此可见我们未明子先生的观点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了,第一点毫无疑问就是杂糅了若干改良主义的“吃不饱饭论”,在机会主义者眼里,总是唯心主义的将吃饱喝足作为是否压迫的唯一表现,而不对现实中实际的剥削有所分析,不对因无权而变为“贱民”的无产阶级有所鼓动,在他们眼里仿佛矛盾已经凭空消失了,只好对革命产生悲观或是和平演变心理。

而你未明子若是觉得工人已经真如特色官方所说的那样“幸福快乐”了,又怎么解释你会有搞改良式“送饭公益”社会背景?进一步说来,你那些所谓的“新宣传”又能带来多少烂东西呢?解放无产阶级靠的是你口头上画“大三权”的大饼吗?还是说要靠你去宣传“禁止黄赌毒、健身锻炼、少抽烟喝酒”?这些可是特色官方的都会有的形式主义工程,但是有用吗?无产阶级的苦难现实本就是资本主义带来的,他们难道不知道剥削之深吗?他们难道不想健康、有尊严的去活着吗?总而言之也用不着你未明子去做无用的宣传!

除此之外,更能表现未明子反动本质的便是其既反对工人阶级的自发斗争又反对工人阶级的自觉斗争,对于工人的自发斗争他将其污蔑为工团主义、机会主义,对于工人阶级的自觉斗争他又认为左派唯一能做的就是搞公益。也不知未明子究竟是否认可工人本身,这番观点翻译过来就是“你们工人不能罢工,不能反对国家,跟着我们一起做牛做马搞改良就够了!”,按其话说便是“工人要努力代表社会的整体的安定性”。然而你未明子连工人所经历的苦难都没有承受过,就急着要替他们去做决定并以此而谋利了,又有什么资格去否定他们的革命斗争?

最后,还想问问我们的未明子先生,你真的把你所“帮助”的工人当人看了吗?资产阶级从不把无产阶级当人看,他们把被剥削者看作是牛马、工具、机器人,压迫致死也不以为然,不仅总是将人民看作是无知愚昧,还往往将外强中干的资本主义制度描绘成坚不可摧的;机会主义者也是如此,他们喜于将无产阶级当作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驯服工具,要么过高的要求无产阶级群众、要么过低的低估无产阶级群众的力量,最后失败。

试问你未明子是那种呢?显然连这两种都算不上,你的改良行径就是想将工人作为牲口一样饲养并让其甘愿受剥削,你的每一次改良都是在替反动统治阶级“劝告”工人安心做奴隶。而从你一切的言语与所作所为中,无不证明你的存在就是对无产阶级的一剂毒药,无不说明了你就是一个狂妄自大、愚昧无产阶级的投机分子。

小资产阶级的脊梁在特色修正主义的专政下不堪一击,机会主义者未明子的软弱性在此之下被展现的淋漓尽致,其实真正的革命者本可以不管道路旁的朽木,但若是其阻挡了历史的潮流,革命必将施以披荆斩棘的力量将其消灭。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