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近期女权乱象

浅谈近期女权乱象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

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

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本文所提及的“女权”事实上并不是为了妇女解放而服务的,其一方面贬低无产阶级男性,另一方面又积极的在资产阶级男性面前物化自我。这一群体中相对稍微进步一些的,一方面反对资产阶级男性对其压迫,职场歧视,另一方面又对资产阶级女性大唱赞歌,对其对全体无产阶级的压迫剥削视而不见,称赞其为“独立女性”。我们不难看出,其立场事实上是背离最广大的无产阶级女性的,也无益与女性中占绝大多数无产阶级的解放的,而相对同时出现的“男拳”则更具有反动意味,其种种论调来自于资本主义下私有制带来的父权制的极端反扑,乃至于带有封禁残余。而这样的性别对立,本质上是在鼓动无产阶级的分化对立,是对反抗阶级矛盾的消解,模糊阶级矛盾的,妇女解放运动在脱离经济基础,片面孤立的留在资本主义背景下,强调男女对立是无法达成妇女解放的。推翻资本主义必将包括在妇女解放运动之中,并作为其重要组成部分。
当然,并非推翻了资本主义,妇女就立刻得到解放了,文中也提到妇女收受到资本主义和私有制带来的父权制的双重压迫,其二者在革命的进程中,乃至革命之后都将面临旧社会的资产阶级法权残余,只有在无产阶级专政下艰苦的不断的继续革命斗争中才能使得妇女得到真正的解放。

2.妇女解放问题固然有其特殊性,可并不能与阶级斗争脱离甚至是凌驾其上。我们马列毛主义者从来都是认为性别矛盾的根源是私有制,因此,妇女解放运动是整个无产阶级解放运动的一部分。当下,由于缺乏革命先锋队的正确引导,群众在这一问题上的自发行为,带有一定的盲目落后的成分,这客观上也给了资产阶级和他们的一些走狗提供了挑起群众斗群众的条件,将群众的视线引离阶级斗争;我们以后对群众进行政治灌输时一定要注意这点,引导群众克服自发性。

正文:

在目前的互联网环境下,关于“女权”的讨论是一种新型的“政治正确”,一位男性高调抨击“女权”以及背后的引申或者一位女性追求“女权”都是获取流量的绝佳的方法。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一个男性说自己支持女权或者是一个女性说自己反对“女权”,那么就会被庞大的舆论冲击,甚至被打上“背叛”所谓性别的烙印。

我们当然可以说一切的矛盾归根结底还是阶级矛盾。但是直接说出这段话未免有些不负责任,那么笔者就会较为详细的分析推理。

目前男性们的焦点便是聚焦在彩礼,并且结婚需要有车有房等等,同时部分女性要求男方婚后过户,更不要说其他的“卖身契“。于是有人便说:“这不是妥妥的‘性别矛盾’嘛?”诚然,虽然其中出现了性别,但是这并不代表这是性别矛盾,相反这正是阶级矛盾的具体体现。

我们可以从中窥伺,一个打着女权的“女拳”分子究竟是为什么这么做。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出她是要当一个宠物狗,当一个男性的依附品,是想脱离生产,直接当一个坐享其成的人。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我们不难看出,这些“女权”分子正是打着抛弃女性主观能动性,让女性直接主动脱离参与社会劳动的权力,是号召女性当男性的一件物品。这正是资产阶级对待女性的态度。而资产阶级是整个人类社会的寄生虫,蛀虫。那么这些“女权”便是想当寄生虫的寄生虫!她们是在号召,呼吁无产阶级伟大的妇女同志们去学习资产阶级的那一套寄生虫理论,这一套恶毒的理论不仅是在虚构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女性用身体换得阶级跃迁的机会,如同改良机会主义分子一样。而且这群“女权”分子的毒害在于她们将所有的火力对准了无产阶级的男性同胞们,同时对待无产阶级的其他女性同胞,她们也不会流露出过多的友善,相反,她们对待资产阶级的男性那可是谄媚至极,这群“女权”分子被消费主义洗脑,为了购买一些奢侈品,甚至不惜主动的委身资产阶级的男性。她们消费的,获取的正是资产阶级男性剥削无产阶级的剩余价值,她们在捍卫自己寄生虫的权力,甚至其捍卫力度远超资产阶级维护自己统治的力度。

因此,无产阶级看到这种资产阶级女权分子,自然是会有生理性厌恶,于是就有了如今互联网的乱象。

我们举一反三,看看日本这个国家的历史。

日本的泡沫经济危机之前,平成年间,快速的经济提高不仅极大的带动了日本的方方面面,同时资本主义也是发展迅猛,这些资产阶级女权便瞅准了这个机会,鼓励各个懵懂无知的少女们去当寄生虫,于是诞生出了四个钱包理论,人们称之为恋爱资本主义。而在后续的时间里,消费主义横行,而女性的购买欲望相较于男性有较大的差别,于是资本家们一边塑造着焦虑一边“赞美”。

当然,在资产阶级女权的过分搅局之后,无产阶级的男性同胞们产生厌恶之情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慢慢的各位男同志们便出现了扩大化的现象,孔老二,裹脚,女性出门裹黑布,女性不得上学,凡是有女的出现的事情便是错误的,各种极端保守思潮逐渐出现,因此我们要严厉抨击。究竟是男性侵犯女性次数多还是女性侵犯男性多?究竟是女性受到的压迫多还是男性受到的压迫多?显然女性仍然是较为弱势的群体,因此担心一点也无可厚非,而以多数成员为男性的资产阶级一边坐享着无产阶级男性和女性的剩余劳动价值,一边通过所谓的性别问题去转移阶级矛盾,将阶级矛盾转变为阶级内部矛盾。所以当今社会所谓的“性别矛盾”其实是被掩盖了的生产关系已经不适应发展生产力的矛盾,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残酷的阶级矛盾。

所以女性应该如何解放?女性的压迫是受父权制和私有制的双重压迫,这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解放道路,但是有一点我们可以知道,那就是推翻资产阶级,性别压迫也会随着阶级压迫消灭而消失。
OIP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