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眼金睛与七十二变——马列毛主义“剥夺”的斗争艺术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革命本质上就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进行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全方面的剥夺,也只有这样的剥夺才能保证新生的革命政权与生产方式不被旧有事物所颠覆,新时代下的革命必然也会遵循这样的道理,但阶级环境的差异性也要求我们采取新的革命方式与方法。
2.革命的过程中,对于敌人进行剥夺的工作其中是少不了具体的经济关系的分析,阶级的分析,从曾经的革命先辈们革命的经验也好,还是实际的情况也好,进行阶级分析、经济洞察工作始终都不会是几个人坐在房间里私下定制的,而是要结合群众讨论、收集群众意见、紧密扎根群众,同时也注重群众的会有的局限性,用先锋队组织与群众相结合、配合的方式,来确保剥夺工作的顺利进行。

所谓“剥夺”,即是夺取资产阶级的生产资料,领导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进行全面专政,是我们将来革命实践过程中一个必要而且关键的一环。笔者把剥夺分成两个主要的部分——剥夺依据,就是如何进行阶级划分区分敌我的问题;剥夺步骤,就是如何夺权,如何夺取生产资料并保持运转的问题。

首先说说第一部分。划分好不同的革命阶级对于我们采取不同策略发展和联合哪些人、利用和打击哪些人非常重要。打个比方,假设在将来我们组织起了某城市某区域的工人要采取革命夺权行动,那么行动纲领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区分敌我从而在革命中妥善处置,那么这个敌我划分的工作应该怎么样去完成呢?是由几个主要革命领袖聚在一起开几个会议就能拍板的吗?答案是否定的,必须发扬民主集中制,由先锋队领导全体工人集体商议,依照工人们的实际生产生活经验进行阶级划分。试想这样一个工厂,多数工人从事流水线工作,少部分从事测试工作,另外还有基层主管、高层主管和老板等群体。当我们要对这一工厂实施夺权的时候,流水线工人理所应当是革命的主力军,但是如果不发动最广大的群众进行“自报公议”,接下来的敌我划分就容易走到歧途了:如果领导革命的委员会受到“脑力小资论”的影响,就会把从事测试工作的工人划为小资,造成革命力量的损失;对小资产阶级的理解不足就可能直接把受高层压迫的基层主管完全推到敌对的一方而不去发扬他们革命的力量;如果这时候工厂的高层主管或者老板站出来说愿意改过自新、愿意合作,如果这样委员会就愿意把组织的一些机密共享出去,认为他们是可以团结的对象,如何保证这些高层不是在拖延时间或酝酿进行更大的反扑呢?笔者只是举了一个十分简单的例子,同志们可能觉得自己将来不会犯上述那些简单的错误,但是我们真正要面对的情形要复杂得多、困难得多,稍有不慎就会对革命造成损失。而只有长期接触生产实践的工人群众,才能掌握工厂里各个阶层的真正底细,知道他们是不是不劳而获、是剥削还是受剥削、是不是有各种各样的勾结。所以说,“火眼金睛”是由群众掌握的。这么说是不是只要单依靠群众就能顺利地夺权呢?答案也是否定的。在当今社会,资产阶级掌握着生活、生产资料和宣传、暴力机关,无时无刻不在对无产阶级进行“灌输”,虽然资产阶级唯心主义的灌输无法真正改变无产阶级被压迫的现状,但是也麻痹了无产阶级的革命意识,无产阶级不能自发地睁开“火眼金睛”。先锋队必须坚持对革命群众进行政治灌输,引导人民群众睁开“火眼金睛”,才能看清一切牛鬼蛇神。

再说说第二部分。毛主席领导群众进行革命斗争的事例,为我们发展壮大革命力量提供了宝贵的经验。首先要有严密的革命组织,毛主席组织领导的的“秘密农协”、“中共韶山支部”都是秘密革命组织,组织严密,纪律严格,不易被敌人破坏。而革命组织最重要的力量来源是人民群众,要在无产阶级中进行政治灌输并领导阶级斗争。秘密农协开展的骨干会、农民夜校等就是进行政治灌输,有力提高了农民的革命性、壮大了组织的力量。革命组织的形式就像“七十二变”一样因地制宜地千变万化,让反对派进行打击的时候“顾头不顾腚”有力使不出,但是其受先锋队领导的本质从来不变。随着旧中国国内外矛盾加剧,人民的反帝爱国运动风起云涌,这时候革命先辈们一边发展地下组织,一边积极领导人民开展各种各样的阶级斗争。在这个过程中中共党员数量成指数增长,革命力量大大加强了。我们现在看到中修当局大行法西斯政策,那样的猖獗,但是我们的革命组织那样的弱小,似乎革命的希望很渺茫。但是,我们知道,矛盾是事物发展的动力,中修维稳成本越来越高,掩盖矛盾压制矛盾无法阻挡阶级矛盾的加剧,不久的将来必然会全面爆发,中国拥有前所未有的无产阶级体量,有很大的革命潜力。我们要做的就是坚持组织建设,积极参与阶级斗争实践,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利用好“火眼金睛”和“七十二变”的斗争艺术把革命队伍发展壮大。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