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提高待遇靠的是什么?——炮轰未明子的反动声明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 未明子资产阶级走狗的嘴脸早已暴露无遗,他的发言在字里行间都散发着改良主义的恶臭!资产阶级自己不会退出历史舞台,物质的力量只能用物质的力量来摧毁。无产阶级数百年来的斗争历史告诉我们,向资产阶级卑躬屈膝是不会有出路的!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2. 群众温和的喊出想要提高待遇,特色政府的走狗未明子也说“要提高待遇”,但是群众的痛苦却未曾减缓:资本家照常在强迫劳动,老百姓依然还在被奴役。不去剥夺中修的权力,那中修政府照旧还是要横行霸道,而剥夺他们权力的、摧毁奴役制度的,只能靠无产阶级自己才能做到。专制制度的卫道士未明子极度反对、恐惧暴力革命,革命也定然有牺牲,可比起作为被受压榨殆尽的奴隶而咽气,去作为奴役制度的反抗者才能称得上是有觉悟!若不抱着牺牲的觉悟去革命,就永远得不到解放!

6月30日,传奇修正主义者刘司墨先生在B站动态置顶了一则辟谣自己不支持八小时工作制的长文声明,其内容实在是令人忍俊不禁,真不愧是考茨基的亲传大弟子,刘少奇的接班人。可能是未明子觉得之前跳脸阳和平评论区没有骂爽,于是特意写下声明,阐述了自己对八小时工作制以及如何提高劳动者待遇的看法。本文就未明子的声明以及近期视频中的一些内容,试分析其字里行间的修正主义歪理。

事实上,我们在舆论宣传和法务咨询服务层面,[自始至终完全拥护八小时工作制]的社会主义理念和相应法律法规的落实,愿意用行动继续支持国家对企业执行八小时工作制情况的监督和完善。

开篇便是马列毛主义者与修正主义者最大的分歧,赵国到底是资本主义国家还是社会主义国家。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一个阶级的工具,一个国家的性质,取决于哪个阶级是统治阶级,无论修正主义者怎么去歪曲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就算修正主义者在教科书中写一万遍“赵国是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也不可能掩盖无产阶级被压迫被统治的现实。当今社会中的诸多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现实,早已证明赵国不仅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还是一个由官僚资产阶级专政的二流帝国主义国家,是一个将要走向法西斯主义的帝国主义国家,而我们的未明子先生是不敢承认这个事实的,他只会一味地复读他的强盗逻辑:“你在社会主义国家做社会主义者,为什么不敢公开?”并且将所有反对他对国家定性的人打成煽颠分子和境外势力,可见此人早已成为资产阶级的忠犬一条。

要认识到,八小时工作制最终是以企业安排劳动纪律的方式落实的,并非由国家通过直接方式(限电、清园等)强行落实。企业安排超时加班,克扣加班工资,往往需由劳动者向稽查部门举报,劳动保障部门才能及时介入。而且,八小时内薪资不足够满足劳动者薪资期望的,劳动者大多以“自愿”形式被迫加班好满足生活需求,这不是国家通过规定工时制就可以干涉的。

原来未明子先生也知道即使国家规定了八小时工作制,也未必能够落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未明子先生认为是因为只有劳动者主动去有关部门举报,国家才能介入,因此国家不能直接监管企业遵守劳动法和工时制,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国家不去直接管管那些无良企业呢?可以想象这时候未明子先生又要跳出来为他的主子辩护:“哎呀你们这些刁民,国家不是给了你们监督举报的渠道了吗?你们应该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权,而不是罢工上街。”未明子先生一定是这样想的,从他的所作所为就能看出来,未明子的团队近年来一直在提供劳务相关的免费法律援助服务。在未明子的动态中,还能看到他对一些哗众取宠博流量的法律博主的抨击,至于他们的法律援助服务无人问津,未明子先生认为是流量资本的驱使下劣币驱逐良币的结果。看吧,未明子为了保住主子的脸面,死活都不愿意触及问题的本质,所谓的劣币驱逐良币,本来就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必然结果,况且在如今中修的白色恐怖下,即使是像未明子这样的改良主义的法律援助服务,也是资产阶级不希望出现的。在阶级社会,法律本就代表着统治阶级的意志,海量的社会实践早已证明,《劳动法》不过是废纸一张,面对无产阶级的维权诉求,中修的官僚资产阶级和私人资产阶级穿的永远是一条裤子,指望借助资产阶级的法维无产阶级的权,这就是未明子反动路线的滑稽之处。

然而此段的后半部分更是令人作呕,因为工人需要通过加班才能获得劳动力再生产所需的报酬,所以不应该缩短工时,而应该维持现状让工人继续超额劳动,这是什么狗屁逻辑,简直是岂有此理!在未明子近期的视频中,他对此观点进行了补充,他认为缩短工时不是无产阶级真正的诉求,反而是这种加班的机会才是无产阶级的诉求,应该首先保证人人都有活干。未明子的补充把他的反动思想暴露得一览无遗,简直和修正主义叛徒刘少奇如出一辙。资产阶级为了提高利润率,通过保持一定的失业人口作为产业后备军等方式,极力地压低工人阶级的工资,使其勉强维持在刚好满足劳动力再生产的水平,并且通过克扣八小时工作时间内的工资,逼迫工人必须“自愿”加班才能满足生活所需。在长期的加班下,工人阶级的身心健康无不遭受着严峻的摧残,而未明子先生面对工人阶级的惨状,不仅跳出来赞扬资本家们剥削有功,给工人阶级创造了工作岗位,而且指责帮助工人阶级争取八小时工作制的人忽视了工人真正的诉求。

对此,我们认为,单纯金额上的提高并不代表劳动待遇的改善。我们要的是确保薪资实际购买力的提高,并且不仅是针对一般消费品的购买力,而更是针对稀缺服务尤其是优质公共服务的购买力的提高。所以薪资表面升降并不重要。只有能够买到更多消费品,并且买到更多优质公共服务,劳动待遇才真的提高了,劳动者的生活质量和社会地位也才真的提高了。

反对完“降工时”,未明子又针对“涨工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然而无非还是在玩文字游戏,把提高工资改成提高购买力而已。“降工时,涨工资”不过是阳和平受限于自身条件无法实际参与和领导国内阶级斗争而提出的改良策略,对于资产阶级而言却是有益的,因为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日益尖锐的阶级矛盾,延缓资产阶级的死期。然而在中修这样的二流帝国主义国家,占据统治地位的垄断资产阶级是不会接受这样的改良建议的,他们一心只想着对外扩张,开展帝国主义争霸。再谈未明子所说的提高购买力,不过是摆弄一些正确的废话,翻译成人话便是让无产阶级买得起房,上得起学,看得起病。未明子在视频中是这样论证他的观点的,他说赵国的居民可以在当地最好的医院挂号,并且除了大病以外,寻常的小病都能治得起,他觉得这是一种自信,并且认为这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实在是令人忍俊不禁。在如今的赵国,老百姓因为看不起病倾家荡产的事件难道还少吗?为什么医保有着严格的地区和户籍限制,为何外来打工的农民工不能在大城市安家落户,更别谈子女的教育以及医疗了。资产阶级只愿意享受农村地区涌来的廉价劳动力,而不愿意承担他们的劳动力再生产成本,每年的春运便是深刻的罪证。

所以呼吁八小时工作制的落实,实际上要是提高劳动者单位时间的劳动待遇,归根结底是在诉求提高劳动者在社会消费品和公共服务中的分配比重。
但是某些呼喊“落实八小时工作制”口号的失意人士,其落脚点并不在这些根本诉求,而是试图诱导公众想象:必须即刻满足只工作八小时就可赚取宽裕回报的要求,否则就应有某种强力介入立即改善现状,如果公权力不介入,失意者就要组织起自己的强力来。
这些失意者表达的并非广大劳动者的经济诉求,而是试图在经济诉求中植入异议可以寄生于其中的政治想象。
这些失意者由于被我戳破了把戏,就群起对我进行造谣,公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奸计注定失败。

在未明子先生看来,劳动者待遇的提高依靠的是购买力的提高,并且要通过调整分配来实现。这又是何等的讽刺!按照未明子先生为中修做的辩护,赵国的分配制度难道不是以“按劳分配”为主体的分配制度吗?怎么劳动者还要争取社会消费品和公共服务分配比重啊?看来未明子先生也明白,在如今的赵国社会,劳而不得才是常态,即使如此,未明子先生还是不厌其烦地为中修做着一次又一次的辩护。

提高劳动者在社会消费品和公共服务中的分配比重,呵,说得轻巧,怎么去做呢?靠卖苏打水还是靠主义主义牛肉面,依靠完全公开合法的经济组织,却想撬动中修的政治堡垒,岂不是痴人说梦?未明子自己组织不起来强有力的政治组织,便对所有呼吁无产阶级组织起来的声音倒打一耙,诬陷这些人是别有用心的煽颠分子,其臭劳保的本质昭然若揭。

当今社会最深的压迫不是饥饿,而是极度的“无权”,自从资本主义复辟以后,无产阶级的权力全然被资产阶级剥夺,这是广大无产阶级所遭受的苦难的源泉,无产阶级的翻身之路,必然也将围绕着剥夺资产阶级的权力展开。马列毛主义者和工联主义者的最大区别是,前者要夺权,而后者仅仅是维权。要想真正提高劳动者的待遇,靠的不是在资产阶级面前摇唇鼓舌,乞求施舍,而是用暴力手段夺权,重建无产阶级的秩序。

我们不仅要向群众介绍政治想象,这在马列毛主义里面叫做政治揭露,还要把这种政治想象变成现实。而未明子不仅用自己“请客吃饭”的松散组织裹挟墙内不明真相的左翼青年,还想方设法地阻拦工人群众组织起来,竟然还敢大言不惭地声称自己站在工人阶级的一边。

类似的话语送给未明子:修正主义者被真正的马列毛主义者戳破了把戏,就带动徒子徒孙对马列毛主义者进行造谣,但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资产阶级及其走狗一定会被组织起来的工人群众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