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当代剥夺”的一点理解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夺权问题必然同路线问题相联系,倘若路线不对那么最终导致的结果很可能是沉痛的,郑州造纸厂在夺厂运动中并没有对生产资料进行有效接管,导致最终陷入经济主义的泥潭,最终被分化消灭。韦柏尔格造纸厂在夺权中有力的接管了生产资料,尽管最终因整个社会机体处于资本主义制度下,实在难以为继,但这样的夺权形势正是马列毛主义者应当留意的。
2. 路线问题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能否领导无产阶级取得革命胜利的关键问题,形形色色的机会主义者总是挖空心思从各个角度歪曲正确路线,试图用小资产阶级甚至是资产阶级代理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代替正确路线,以实现个人的利益。 革命剥夺问题也是一环,当下便有“脑力劳动者小资论”试图歪曲其阶级划分,在造纸厂斗争的教训中,也有改良主义对工人的欺骗腐蚀的教训。但无产阶级自发运动难以超越地区限制,更无从去挑战已经严密组织起来的资产阶级。只有依靠组织有力纪律严明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统筹各个地区的无产阶级斗争,进行广泛的组织和鼓动,才能团结无产阶级的力量击败资产阶级。

当代剥夺涉及到剥夺依据和剥夺步骤两个问题。剥夺依据涉及阶级划分,然而当代的阶级划分有更多的难点和盲区需要正确的政策策略去厘定。并且只能依靠群众智慧来解决,而不是知识分子关起门来闭门造车。在《我们时代的阶级图景》对比表里列出了一个粗略的当代阶级划分指南:


从中可以大概看出当代阶级划分中敌友我的关系。毛选《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开篇第一句就是:“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中国过去一切革命斗争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不能团结真正的朋友,以攻击真正的敌人。”这句话充分体现出了阶级划分、分清敌友的重要性。文章中对农民做了全面细致的阶级分析,从侧面批判了以陈独秀为代表,只注意同国民党合作,忘记了农民的右倾机会主义思想,及以张国焘为代表,只注意工人运动,不注意团结国民党内的革命力量,同样忘记了农民的“左”倾机会主义思想,1925年以后,大量农民被吸收进革命队伍,党员人数呈现出指数增长。从这个历史经验还可以看出,团结广大无产阶级,壮大革命组织的重要性。

1925年毛主席在韶山组织秘密农协,开办农民夜校,培养了大量革命骨干,发展了大量党员,还组织了农民进行斗争并取得了胜利。他的这些实践正体现了掌握剥夺依据和剥夺步骤是及其关键的。

关于剥夺步骤,当代剥夺步骤自然和农民革命时期有所不同,当代产业工人占无产阶级的绝大多数,是无产阶级的主要力量,这就需要新的剥夺策略,下面对比看看两个造纸厂的占厂事例就能明白不同的应对策略其效果截然不同。首先简要介绍一下郑州造纸厂工人占厂运动:

郑州市造纸厂建于1958年,原来属于国有中一型企业,有职工1100多人,效益不错。1995年由于环保考虑实行政策性停产,职工集体下岗。从1995年到1997年,职工没有领到一分钱工资,过年的时候政府给职工发140元还被厂长扣下40元。1998年至1999年,丰华公司把造纸厂的机修车间约200万的国有资产以仅仅不到二十万的价钱变卖出去。最终激发了员工的不满,他们首先选择往上反映情况,进行上访。2000年6月7日,工人们终于起来把丰华公司的人撵出了工厂,自己成立了领导机构。这样,工人们与丰华公司和政府僵持了两个月。8月7日,工人领导突然被秘密抓走。8月8日上午,工厂冲进了大批公安干警和武警部队,工人们的占厂运动被暴力镇压。

由于没有看清中修的本来面目,工人们一开始选择温和的上访,后面占厂又没有做好武力斗争的准备,导致在面对中修强大的暴力机器时工人组织被彻底打散,郑州造纸厂工人占厂运动以失败告终。相比于郑州造纸厂,韦柏尔格造纸厂的占厂成功经验对于当代的剥夺步骤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韦柏尔格造纸厂位于列宁格勒州韦柏尔格区。工厂所在小城人口8,000人,工厂职工2,000人。在苏联时代,是造纸业龙头企业。1997年9月22日,几经转手的韦柏尔格造纸厂落到美国公司手里,工厂转产为伐木厂,造纸设备拍卖,职工人数缩减为1300人,至于工会组织则被取缔了。1998年1月31日极度不安的工人们建立了罢工委员会。罢委会要国政府废除本厂私有化结果,使韦柏尔格造纸厂划归市政企业。很快,罢委会成立工人纠察队,抗拒美商进厂。1998年8月10日,在罢委会基础上改选了工会领导,同日,新当选的工会执委会宣布成立人民企业,股份全部归集体所有,法人代表是工会。
工人控制企业后,立即开始扩展势力范围:8,000人的小城迅速处于工会控制下;工会执委会每天处理居民区供电、水、气、暖等市政问题;规定一般食品出售价格;在工厂食堂组织免费伙食(许多困难工人因为长期不开支,已身无分文)。工人纠察队取代警察负责治安,虽说派出所并未消失,公安根本不敢与工会对抗。小城有线电视被工会接管,每天通过电视台汇报工作。

可以看出,和郑州造纸厂的工人组织相比韦柏尔格造纸厂工会更具有革命性,他们的策略更加明确。虽然最终在资本主义社会的大环境下韦柏尔格造纸厂被失去了大量客户,工人们难以维持生计最终被瓦解了。但是他们的占厂运动无疑是成功的,他们的工人和其它群众不是从书本上学习政治斗争,他们从自己的经验、血和汗中学习,他们为后来者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由两个造纸厂的占厂事例总结出剥夺步骤成功的关键在于顺利掌握生产资料,使之正常运转,而维持剥夺取得的成功则需要强大的革命组织,单靠一两个工厂夺权成功是不能够应对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的,只有组织起强大革命队伍,多点爆发夺权运动形成燎原之势,彻底打破资产阶级国家机器,实现无产阶级专政,才能守住革命的胜利果实。反之,如果还仅仅是停留在罢工层面,仅仅是冲出马路阻塞交通以表达不满,又或者仅仅是进行经济斗争而不进行政治斗争,这样的运动容易被束缚,不可能取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