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赵国的婚姻生育率问题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1 私有制下的所谓“爱情婚姻”不过是财产分配,在资产阶级阶级看来,无产阶级不是生命只是数字,是用来增加自身财富的工具,生育率下降是阶级矛盾的表现,是无产阶级在极致的压迫剥削下无法完成劳动力再生产的结果,只有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才能彻底改变。
编者按2 文章指出即将生育率下降与生产力提升挂钩这类思想的唯心主义错误,并以阶级分析揭露了生育率下降正是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生产关系导致的,唯有粉碎私有制,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公有制生产关系土壤中才能诞生真正健康的爱情和婚姻。

7月7日,微博话题#中国将迎来人口死亡高峰#登上热搜,截至目前发文,该话题已被平台下架。当今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下,几乎所有国家都面临着生育率下降的问题,而在中日韩等亚洲国家尤为严重,本文就对这一现象来做一些漫谈。

互联网中有这样一些观点,以所有国家的生育率下降为由,从而直接将生育率的下降,与生产力的提升挂钩,结论大致是生活富足了人们就变得慵懒,不愿意结婚生子云云,这样的结论自然是非常片面的,既存在唯心主义的错误认识,也看不见社会中的阶级分化,要知道社会的上流阶层中,是不会因为无比富裕的生活条件就放弃结婚生子的,他们往往需要让儿女来继承自己的家族企业。在此基础上继续从阶级角度来分析问题,就不难看出生育率下降正是由于资本主义社会在育儿过程中的层层剥削,换句话说,即资产阶级不断提升着劳动力再生产的成本。

当今中国的年轻人群体中,对于结婚的态度几乎是清一色的反对,与赵国官方的态度针锋相对,前段时某处政府即便造假数据也要营造出一副有大量结婚人口的假象,较为常见的一个观点是“什么年龄做什么事,时候到了就应当结婚生子”,这套言论也是从唯心主义出发的,忽略了结婚生子在现实中面临的诸多物质障碍,赵国国内的结婚必不可少都需要有婚房或者是彩礼,而彩礼正是私有制下女性压迫的一个侧面,封建社会中女性压迫极其严重,生女不如生儿,或许正是这个原因才慢慢产生了彩礼这一所谓“文化习俗”,而到了现代社会落后的彩礼现象仍然没有消失,正是说明资本主义虽然比封建社会存在进步性,但私有制这一核心以及妇女压迫的现象却一脉相传。

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必然是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文娱作品和短视频当中反复强调着结婚与爱情的美好,而这样的美好是由资产阶级凭空捏造出的美好,是抽象、唯心、脱离现实的美好,现实中的婚姻,在私有制下只不过是将本应由社会承担的劳动力再生产成本,分摊到夫妻双方身上而已,在配合上资产阶级们所鼓吹的钻戒婚纱等“信仰产品”,这也难怪生育率会面临如今窘境。事到如今,所谓完美无缺的“爱情”已经分崩离析,人民群众们已经不再相信爱情这一事物了,这都要归咎于资产阶级出于盈利而给爱情标出的价位。

“一千万新生儿嫌少,一千万毕业生嫌多”,这句话是近期流行的一个段子,其本身就充分体现出统治阶级催婚催生其背后的目的何在,绝非扩大并发展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而是单纯的渴求更多廉价劳动力,而人民群众们也已经在不断地剥削压迫中认识到了这一点,拒绝结婚,拒绝生育,这本就是一种自发的斗争,只不过这样的斗争并不足够,需要将斗争对象上升到整个资本主义,资本主义私有制扭曲了婚姻,爱情,教育,只有建立公有制社会才能恢复婚姻爱情的应有形式,将教育真正服务于广大群众。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