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被禁止上学,资本主义的教育所谓的“公平”就是对弱势群体重拳出击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学校不收患有抑郁症的学生,中修所谓的“教育公平”顿时荡然无存,然而更令人讽刺的是,当今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普遍,这“公平”的教育可谓是立下了悍马功劳。这样的教育,显然不是为了培养新一代社会主义接班人,而是为了培养资产阶级奴才,实现阶级的再生产。
2.今天,资产阶级的教育体系已是腐朽到骨子里,学生群体精神症状高发、频繁自杀,教师群体沦为出卖劳动力的奴隶或者成为资产阶级控制学校的管理者,掌握教育系统的官僚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用教育大肆敛财、当官发财,这是晚期资本主义正在腐烂的一面。

7月2日,广东省重点中学中山纪念中学在招生简章中明确表明不招有抑郁症病史的学生:“……抑郁症等精神类病史者不予录取。”网友对此评价道:他们不录取抑都症的学生,但是最后却培养出不少抑郁症的学生。

中修一直以来都声称自己的应试教育是“最公平”的教育,可以让每个学生都“得到受教育的机会”,可事实已经证明了,这完全就是骗人的鬼话,资本主义的教育制度不仅不能够保障学生的受教育权利,而且还在不断地剥夺这种权利,正如网友对这件事情的评价那般。资本主义的应试教育制度创造了一大批的抑郁症,而资产阶级的学校却又以抑郁症为名剥夺学生的受教育权利。

为什么学生群体的抑郁症患病率这么高?其根本原因就是资本主义的应试教育制度。在资本主义的应试教育下,学生们被异化,被驯化成考试机器,被当成了一件件商品,每天在学校里高强度的学习和考试,无非就是为了给自己贴上一个高一点的“价格标签”,也就是考试分数,只有这样以后学生们才能以更高的价格把自己的劳动力出卖给资本家。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学校,不以掌握科学文化知识为首要目的,而是以驯化学生,培养资产阶级的奴才为主要目的,因此他们实行的都是“分数挂帅”,在中考高考下分数决定一切,还给学生灌输唯分数论,像什么“一分干掉千人”这样的毒鸡汤,因此,无论是家长还是学校,都会死命逼学生去“学习”、去追求“成绩和分数”,好像除此以外,其他一切,什么兴趣爱好、身体健康、心理健康都无所谓,整个班级、整个学校都弥漫着竞争、攀比的氛围,学生们为了一分两分“磕得头破血流”,最终在这样异化的教育环境下,抑郁症不可避免地大量产生了。

然而,抑郁症因为应试教育而产生,却不为应试教育所接受。学校一方面害怕抑郁症学生自杀导致学校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另一方由于心理上的问题,抑郁症学生的学习成绩普遍会受到疾病的影响而下降,从而导致学校在竞争中赖以生存的“升学率”下降,报名学校的人数减少,盈利也会减少。于是乎,资产阶级的学校抱着它们那盈利赚钱的“初心”和“使命”,断然剥夺了抑郁症学生受教育的基本权利,并且由于抑郁症很难根治,有较高复发风险,所以有抑郁症病史得学生也被排除在校门外。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许是一件好事情,因为应试教育非但对抑郁症的治疗没有任何帮助,反而会使情况越来越坏,这样的摧残对于抑郁症学生来说还是不受为妙

上世纪人民日报批评苏修教育时曾指出:“教育的本质就是阶级的再生产。”教育作为上层建筑必然是要为经济基础服务的,资本主义的教育就必然为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服务。应试教育就是把劳动人民的子女后代打入地狱,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并且让资产阶级的子女升入天堂的反动制度,想要靠着中考和高考完成阶级跃迁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当劳动人民的子女还在当“小镇做题家”,每日每夜透支自己的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疯狂“内卷”的时候,资产阶级的子女却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出国深造留学,然后在父母的钱财和权力的帮助下继承剥削劳动人民的肮脏“家业”

想要消灭抑郁症,光靠资产阶级所说的所谓“双减”等一系列糊弄人的改良主义措施是行不通的,只有推翻资本主义制度,把应试教育和资产阶级的学校都消灭干净,让无产阶级彻底控制教育领域,才能真正实现教育的公平,才能保障每个无产阶级的子女都能受到应有的良好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