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师因AI失业,其根因是技术进步还是阶级矛盾?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画师作为小生产者中的一员,被机器所替代是迟早的事情,究其根本还是阶级矛盾的存在,指望资本家一直高价收购画作是不现实的,他们永远都在追求低成本的方式。当然如果AI掌握在无产阶级手里,才有发挥更光明的作用。
编者按:对于文章讨论的主题,不得不提的就是资产阶级为了压低工资而制造的普遍失业以及产业后备军现象,而ai这一事物只是作为历史中的偶然因素,在画师这一行业中引起了相对更深的矛盾而已,根本原因在于本应服务于人民群众的先进的生产力被资产阶级私人占有。

近期,我在某网站上读到了一篇有关AI影响美术行业的文章。文章中讲述了一位专业画师因AI绘画技术丢了几乎饭碗,最后无奈转行入手办模型行业的故事。我觉得那篇文章虽然角度比较客观,并且很详细的讲述了有关绘画AI技术的事情。但总体就事情本身的分析上,少了对相关社会阶级矛盾的分析,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

和文章的看法不同,我认为在“ 画师因AI失业” 这件事上,围绕着AI技术发展产生的阶级矛盾等问题才是关键。下面我将从几个角度出发,会部分使用文章里的例子来阐述我的想法。
(阐述的内容分析时背景为当前的赵国,并且不包括对具体公司企业、在涉及到AI绘画时的经营手段,以及和AI绘画有关的版权问题。)

首先是那篇文章中提到的主人公是一位有多年从业经验的游戏公司原画外包自由职业者,在因AI影响其所作行业前收入有了剧烈的变化:“ 有时候一个月可以接三四张画,平均一张画1万元…收入从原来万元一张锐减到了2000元/张。虽然在林佑江看来,这部分工作量远不止2000元。” 。

从例子来看,这位画师的收入水平经历了锐减。但我们要清楚,除了能独立接到商单的画师外,整个画师行业还包括了其他不同水平的从业者,从在大公司任职的商业画师(画游戏原画、角色设计、动画插画等);到广大的等底层设计职位的打工人(例如淘宝店美工)等,其中后者的收入水平都和所在城市的底层打工人相当。

我认为要把画师“ 打工人” 和前者区分开了说。因为画师“ 打工人” 并没有拥有和商业画师、专业的美术从业者一样的技术水平,而能提升技术水平的机会,在当前的社会分配体系下并不是公平的:
例如成为一名高薪的画师所需的专业程度可能需要近十年的专业教育与工作进行积累,但这个过程依靠的不止是所谓天份,也和其他行业一样不是单纯的“ 努力” 问题:能否得到专业的美术学校的教育会受地域、家境等因素影响;并且公司中的一名美术从业者的职位高低、能得到的实践机会也不仅仅和其工作能力有关。

所以当面对所谓的AI技术冲击时,从事着大量同质化工作的画师“ 打工人” 是受影响最严重的。但他们受影响的根因并不是因为技术进步导致底层劳动力可以被“ 优化” 掉,而是普通的美术行业从业者在不公平的社会分配下没有成为商业画师的资源条件。AI的确在技术上有其影响,但它只是矛盾激化起来的诱因之一。如果发生其他较大的变动,例如公司发生经济问题等,同样会导致底层画师打工人被“ 优化” 掉。

——总结的来说,我认为导致画师行业受AI影响的原因,并不是因为AI技术本身发展导致的产业进步升级。而是因为在资本主义社会下,底层画师难以拥有提升自己技术水平的资本,根本无法应对AI导致的行业变动。

之前有在网络上看到这样一个有关AI绘画的观点,其大体意思是:我们应该不限制的大力发展AI绘画技术等,在AI绘画技术发展到所有画师都能轻易使用后就不会有小画师因AI失业的事了云云。
实际上,不仅仅是有关美术行业,这种既唯生产力的幻想在赵国的社会各处都能看到。我们要清楚,不管是AI还是别的什么东西,这些技术、生产资料都是由劳动者所创造的,但却被资产阶级所剥削并利用于压迫。
这一切是不会长出腿自己跑回无产者手里的,就算真能长出腿也会被资产阶级给半路截下。我们应当清楚的认识到:
只有在无产阶级的革命中我们才能打破不平等的生产关系。在暴力的革命消灭旧社会后,我们才能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实现那些唯生产力者所幻想的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