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为什么要重视路线斗争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无产阶级要取得革命的胜利靠两个方面:1、先锋队内部的路线斗争。2、群众要参与管理政权、管理军队,监督先锋队——即必须确立牢固的革命委员会制度和苏维埃(群众代表会议)制度。否则结果就是:要么被机会主义叛卖,要么变成阶级敌人改朝换代的工具。
2.路线斗争和思想斗争是先锋队内不可避免地,甚至是每天都有可能要进行的事情,重视起来这一点,才能做到组织的自我清洗与发展,否则就是沦为泛左翼的自由散漫的状态,不可能有领导革命的能力

image

在无产阶级革命的漫漫长路上,革命者们建立起革命的组织,同反动派做斗争。这其中不止有革命力量同反动派力量之间直接的斗争,革命组织内部也存在着斗争。

这种内部的斗争具往往是通过出现山头(甚至山头林立),搞宗派主义、搞内部分裂斗来斗去等行径拉开序幕,而这行径的产生源于这样一种矛盾:无产阶级革命政党代表无产阶级一致利益并制定出组织成员都认同并实施的革命纲领与路线方法这个理论上的目的,同实际进行革命实践时有党内成员不认可不承认党的路线党内出现认识与方法论分歧的矛盾。这种认识与方法论的分歧归结起来就是不同的路线,而这种斗争就是路线上的斗争,是要不要革命,要怎样进行革命的斗争。就像意识形态是来源于现实中的阶级利益团体的,路线斗争其本质是阶级斗争在革命组织内部的一个反映和延续,是革命的一部分,至关重要,不可不时刻谨记。

泛左翼、共趣等分子总喜欢在那里大声疾呼什么“要联合”“左翼力量本来就弱小了,还在搞路线是自废武功”。这种泛泛联合,追求声势上形式上人声鼎沸热热闹闹的泛左思潮就是对于路线斗争的极端忽视甚至蔑视。这只不过是追求把更多的人聚集到广场上然后把广场变热闹的一种行动,至于“联合”之后的下一步怎么办,“联合”中各联合团体事实上的分割而且独立内部差异巨大怎么处理,谁来领导谁的问题,“联合”后干什么的问题,泛左翼思潮是解决不了的,或者说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解决。万里长征一步比一步不容易,那我就要个十里长征呗。还是那句话,路线斗争是阶级斗争在革命组织内部的一个反映和延续。忽视路线斗争问题,忽视统一党内思想问题,就是忽视阶级矛盾。你忽视了矛盾,矛盾自己不可能消失,它就要运动发展,就要在你的革命组织内搞破坏搞的乱七八糟,就必然导致整个革命组织做不到统一行动,拿出的任何纲领策略和目标都只能是泛泛空谈(甚至由于忽视了路线斗争,矛盾解决不了不断激化发酵,连纸面上写目标策略都做不到),变成一个残疾人。

对于这种庸俗“团结”,瞎联合,恩格斯给佐尔格的一封信中的内容便是很好的总结:“在合理的条件下,联合是很好的,可是我们有些人主张无论如何都要联合,就是欺骗行为了。”

路线斗争不重视,组织内的矛盾不解决,结果就是革命组织半死不活或者干脆分裂甚至回归到原子化状态。而对应的,重视路线斗争,积极地进行斗争去解决矛盾,那么路线斗争的结果就应该是得出一条正确的路线,否定抛弃错误路线。因为能够在组织内部制造出严重到威胁到组织生命的分歧对立的就只能是最激烈的在组织何去何从问题上最不可调和的矛盾,这样的矛盾同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阶级矛盾一样,只有一个出路。因而妄图在路线斗争上搞什么“中庸”“调和”“你好我好大家好”也是一种变相的阶级调和放弃革命论调。这使得革命组织从一个积极参与到物质辩证运动的破浪船变成一个甘于随波逐流毫无生气的水草,前进与飞跃不再有了,只剩下固步自封到倒退蜕化。

需要注意的是,路线斗争的一大特点是它发生在革命组织内部,这意味着当它出现时,它不像是组织同外部的力量产生冲突矛盾那样明显,解决起来斗争起来策略方法也有很大的差别,最关键的是它作为矛盾进行运动和搞破坏的形式也很不相同。如果是在组织外部的,比如一个民主集中制的先锋队组织同一个泛左翼组织间出现了路线碰撞与斗争,二者泾渭分明,先锋队就是先锋队的这些人,泛左翼团体就是泛左翼,不同的路线与组织这个实体高度绑定,路过的人都能一眼看出差别。

而如果组织内部滋生出错误路线,酝酿着一场路线斗争,那么错误路线在生长时便不会一下子显现出来。很可能今天在这个工作细节上掺杂一点错误路线的想法,明天在这个事件的细节上偷偷修改一下正确的认识,这就比较难看出端倪,需要组织成员在斗争中增进自己的认识,不断积累经验,而这个过程中正确的路线一路走过来也将不断巩固。这个时候即使错误路线要搞破坏,在民主集中制下最多也就是一个或者个别几个分子无理取闹乱吵一通然后被清除。而若是放任这种路线斗争,不去同它斗争,那最后只能在沉默中迎来矛盾的爆发。错误路线已经吞噬了革命组织的半壁江山,一群组织成员被裹挟,这时候即使要解决问题,也只能是壮士断腕,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无论从任何方面讲,都只能是革命工作的一次挫折甚至退步。

还有一种情况便是组织混进了一群错误路线的拥趸。这时错误路线不是慢慢滋生的,而是一下子就带着自己的物质基础(错误路线的拥护者)出现的。这样一来出现端倪便解决这个方法可能就会失效。这可能就需要分析具体的问题情形——这些错误路线如何混进来的?可能是趁着革命早期组织建设不完善,没有严格的筛选,这种一般随着革命组织的成长便会被消灭掉。而如果是革命出于历史环境的特殊原因,社会阶级的土壤不够理想,在需要联合首先对付某个反动派时一些群体成员是革命进步的,便被吸纳进革命组织,在日后革命进入到新阶段,他们跟不上革命的大步向前时却又已经在革命组织内因为立下过功劳掌握了党的不少资源有一定的地位。那么这样的路线斗争(或者说到了这一步路线斗争已经不止是党内的阶级斗争了,是横跨党内外的阶级斗争)就陷入到十分糟糕的境地。这里笔者提到的就是笔者所认为的文化大革命。笔者在这里出于对路线斗争问题的总结梳理列出来,但是笔者暂时是没有在当时的境况下解决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如果说不把条件限制在当年的时代,那么问题还是有答案的:曾经社会阶级的土壤还没来的及成长没有发挥出力量,阶级力量对比悬殊,但是现在在这个高度发达的工业国内阶级力量对比和土壤问题就由劣势变成巨大的优势。简而言之就是曾经可能只有一个上海公社,一两次一月革命,但是现在却有条件在全国掀起一月革命。

除去对于当下事件的影响,有没有意识到路线斗争,有没有真正重视路线斗争问题还关系到历史以及历史所衍生出的道路方法问题。

具体而言就是如何分析文化大革命失败,无产阶级被夺权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就理所应当地导向了怎么办的问题。

如何看待文革的失败?笔者在这里主要在路线斗争的视角给出一个非常简陋的归因(如有错误还请读者斧正):49年的胜利,是面对封建势力、帝国主义势力、买办等反动派时联合其对这些反动派进行革命的革命群体(民主革命色彩的、民族主义色彩的等等)联合在新民主主义大旗下确定的胜利。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全面胜利。也就是说这个革命同盟军虽然是中国共产党占领导地位(这种联合甚至蔓延到党内,或者说主要影响了党内),但是其联合性质使其天然地存在路线和分歧的问题。这些分歧在面临共同的敌人时是次要矛盾,但革命成功后,当革命进步到了如何进行生产和进一步的社会革命阶段时便几乎立刻成为主要矛盾。即走社会主义路线还是走资本主义路线的矛盾。

如果忽视掉路线斗争这个阶级斗争的组成部分,便会导向这样一种看法:即文革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失败是因为先锋队这个革命方法论本身有缺陷,是先锋队的内在不可调和不可解决的矛盾导致了其腐化、变质,进而产生了新资产阶级。

两种说法最后都回到了当下要二次革命的起点上,但是后一种说法很难不导向取消先锋队的道路,去找一个退回到左派幼稚病阶段的不经过先锋队的“新理论”“新道路”。这是一种经历了一次认识上的进步后又在行动上退了两步的倒退。因为很显然如果不忽视路线斗争,更完整地分析阶级斗争,文化大革命期间的先锋队本身就有新民主主义联合的色彩,党内的新民主主义分子更是多到不可数(最高位者都如刘少奇),资产阶级不光是重新产生的,而是在本来就有的走资派,潜在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法权联合催生出来的。这能做出先锋队本身要抛弃,错全在先锋队方法道路的判断吗?这种错误认识反而更提醒着我们:要建设一个马列毛主义占据绝对领导地位的先锋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