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灾or防治?还是堵嘴更快!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1:救灾要花钱,堵嘴也要花钱,但是更少些,更有助于维稳,所以选择了后者。面对受灾的人民群众重拳出击,这就是当下赵国官僚的真实嘴脸,自欺欺人的做法挽救不了自己的危机,很快就要被熊熊烈火吞噬。
编者按2:其实道理很简单,在资产阶级搭建出的千疮百孔的社会中,相比于实际去维护基建设施,还是直接在舆论上把关更为简单高效,只不过这样的做法也只是竭泽而渔,不断遭受苦难的无产阶级迟早会认清统治者们的嘴脸并发起反抗。

文件

近期长江全流域进入汛期,降雨量直逼98年水平,英勇的南方人民又一次站在抗洪的第一线。可是在天灾面前,政府的某些迷惑行为令人摸不着头脑。

按理说面对暴涨的水位,各级负责人应该全方位全时段监控堤坝状况,遇到小漏水应该及时补救,以免发展成决堤。可是湖南华容县决堤前几天就有人发现多处开裂下沉,为何没有及时补漏?原来当地负责人在发现险情先兆时只顾着拍照上报,没有做任何补救措施,甚至连沙袋都没有准备。最终,7月5日出现管涌,很快发展成溃堤并淹没了超47平方公里的土地。

事情发展成这样,难道当地政府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吗?那也不至于,当地政府在溃堤前后征集了不少卡车,装上散沙开去决口,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应对措施了。先不谈散沙堵口这个决策是否合理,单看政府在决口出现后立即下达封口令就知道,对于当权者来说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都是次要的,唯有自己的乌纱帽排在前头。是啊,要是封口令下晚了,让那帮刁民把消息传出去,引发了舆论危机,自己的官位可就有危险了。

决口的必然性与偶然性

就客观情况来说,华容县的洪水危机可以提前至少一个月预测。自6月初起,官方和民间各个气象机构都做出了7月降水量大的预测,而事实上也是如此。6月的长沙暴雨、武汉暴雨、河南暴雨以及7月的这波暴雨都是这次气象进程的局部体现。因此,长江流域7月开始的水位上涨是早就可以预测到的,提前关注相关信息并做出合理的反应也是可能的。

客观情况是已经被预测到了的,那么问题就一定出在人的身上。问题有三:

  1. 决口的华容县团洲埦用于围垦洞庭湖,其结构为疏松的鹅卵石堆砌,设计上就没有考虑要面对洪峰

  2. 堵塞缺口用的散沙不牢靠,一冲就散

  3. 疏散不及时。部分当地民众通过非官方渠道获知决口事故,并自行决定疏散

可以看到,造成决口事故的主要因素就在于当地政府的懒政恶政。即便湖南省近几年总计投入了1500亿元用于防洪措施,可是这些钱似乎都没有落到堤坝上。因此可以说,溃坝事故是必然的,不是华容县的堤坝先垮就是赤壁市的堤坝先垮。但溃坝真的不可避免吗?也不是。如果决口后用沙袋堵漏是否可以避免溃坝?如果及时疏散民众是否可以减少人员财产损失?如果早几年就加固重修华容县的堤坝是否可以顶住今年这一波洪峰?这些措施能否避免溃坝已经不得而知,但只要现在这个政府继续存在,我们连尝试这些措施的机会都没有。因此决定溃坝事故是必然还是偶然的因素只有一个,那就是所谓的“人民”政府。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7月5日决堤后当地政府的首要工作就是发布封口令。第二天武警就进驻灾区,表面上部队是要进去救灾,可是见效最快的工作不是救灾,而是舆论控制。截至第三天下午,墙内网络上已经没有任何新的非官方消息了。可以见得,政府的第一优先级工作目标是堵住人民的嘴,而不是堵住洞庭湖的口。

自从98年以来,维稳就是赵国中央政府的重中之重。即使名义上的中央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在18年被撤销,但维稳在中央政府支出中仍一直是可以和军费比肩的一项重要工作。和维稳比起来,救灾防灾都得往后排,经费和人员更是要优先保证维稳。在经济危机持续深化,社会矛盾持续激化的当下,政府花在维稳上的钱只会越来越多。自21年以来,工人维权事件发生的频率就开始暴增,可是反映到社会舆论上竟然没有多少变化,可见政府在舆论压制上花了多少力气。

维权
23年各月份工人维权事件数量

政府为什么这么害怕人民看到真实的消息呢?自然是因为掌权的资产阶级看到了无产阶级的力量,他们害怕无产阶级被唤醒,害怕自己的财产以及权力被革命所剥夺。文革中走资派被造反派革命组织抓起来游街审判的历史他们还记着呢!我们也记得,觉醒的无产阶级永远记得无产阶级的力量,也永远记得走资派篡夺了政权、复辟了资本主义。只要有机会,革命者会重新把资产阶级都抓起来,剥夺他们赖以生存的权力。我们和敌人都知道这一点,于是他们用尽所有力气压制无产阶级的觉醒,所谓维稳的本质就是如此。

但正所谓狗改不了吃屎,资产阶级无法停止剥削无产阶级的行为,因为他们的一切都是从剥削中得来。而剥削又会使更多的无产阶级觉醒,进一步要求资产阶级提升维稳经费,侵占他们的利润率。为了保证利润率,他们不得不更加急切地剥削无产阶级,这样一来觉醒的无产阶级又更多了。在这个死亡螺旋中,资产阶级现在拥有着的优势地位会被一步步削弱,而与他们对抗的力量:无产阶级则会获得越来越多的力量。即资产阶级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避免走向失败的终点。

要救灾=要革命

总的来说,资产阶级的政府在救灾工作中是纯粹的负面力量,他们不仅不履行正常的防灾救灾职责,还要从本就紧张的救灾力量中抽调资源去做他们最紧要的维稳工作。因此,为了达到救灾的目的,就必须先消灭拖后腿的资产阶级。

资产阶级一向把社会生产生活的组织权和管理权牢牢地抓在手里,最主要的目的是制度化维护他们的剥削收益。救灾自然也要受他们的控制,任何其它人要捐款或参与救灾也只能通过官方渠道。可是官方要的是他们自己的利益,就像华容县官僚优先堵住人民的嘴巴一样,又怎么可能指望那些人为救灾工作尽心尽力呢?无产阶级要在天灾面前保护自己的利益,就要首先砍下黄老爷的头,拿回属于我们自己的生产资料,才能为了保护我们的生命财产调动社会资源,才能把沙袋运上堤坝,把鹅卵石的围埦改成坚固的防洪堤。

曾经的社会主义时期,为了救食物中毒的工人,从中央到地方全面调动运送宝贵的特效药(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为了治疗贫下中农的病痛,城市里的医疗资源全面分散到乡镇,卫生系统的工作重心不再是“城市老爷的卫生部”而是为农民服务的赤脚医生;为了抢救唐山大地震中受灾的群众,从东北到广东、从厂房到地头的所有资源和积极性都被调动起来,只为了抢救我们的阶级兄弟。这就是社会主义路线的优越性,在救灾防灾上的效率是资本主义路线永远无法望其项背的。

工人阶级铁打的汉,泰山压顶腰不弯,全靠社会主义大家庭撑腰。英雄的人民啊,曾经我们击垮过走资派,现在我们就要再一次把资产阶级打倒、粉碎,将这个颠倒的社会再倒回来。到那时,任何天灾都无法击垮我们,任何人祸也要在我们面前颤抖。向着光明的社会主义,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