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所谓的“时评”,究竟是什么东西?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 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 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1,在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下,无产阶级的发言权被彻底夺走,在媒体上可以流通的都是为资产阶级统治所服务的观点,毕竟资本主义中谁有钱谁才可以发出声音。但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残酷压迫的现实是不可能用几篇文章就可以掩饰的,无产阶级将会在革命组织的领导下进行暴力革命来反抗统治,夺回话语权。
2,当自由发表政治意见变成一种雇佣劳动的金钱关系时,我们所能获得的只能是毫无生机活力的残次品。只有彻底打倒一切被资产阶级制度异化的关系,才能实现真正属于无产阶级的政治自由。

近日一则文案招聘启事受到大众关注,系因一公司在某招聘网站上发布了关于招聘文章撰写的兼职工作,该岗位的主要工作内容为根据公司要求撰写时事评论类文章,因其指定内容,审核严格,投入时间精力与所获薪资严重不匹配,又涉及到向来被当局墙内严格管制的时事评论文章,被人们调侃为“倒贴钱当宣传机器的肉喇叭”

在今时今日,反动当局对墙内政治言论的高压管制基本路人皆知,只有少数与垄断官僚资产阶级保持千丝万缕的媒体才有文章的采编/经营许可权,这套体制的共性是,服从统治阶级的意志,根据对统治阶级有利的说法撰写文章,为此必须抹除对前者不利的事实,因此称这种工作为“带着镣铐起舞”毫不为过。

从这份岗位不合理的薪资中根据已有的信息不难推断,这份工作存在不小的可能是经由多重分包下被折扣过报酬的,并由此形成一个基本判断,在当局所谓的新闻舆论服从“官方领导”,拒绝所谓“西式自由媒体”的高调下,仍然存在着一个以资本主义雇佣劳动关系运营的文章生产产业链。靠着重重加码,分包审核清点接收这些被“标准化”生产的文章,本质上可以看做是一个资本龙头企业取得了这类商品的垄断经营权,利用自身的垄断地位,在产业链上游只需付出最小成本为,便能超额剥削文章生产劳动者的剩余价值。

此事一出,各路反对当局小资产阶级自由派媒体又蹦跶出来,高呼着他们“新闻言论自由”的口号,推崇世界上其他资产阶级民主政权式的言论制度,其中更不乏因为当局窃据“社会主义”之名,而将反共反人民口号诉诸于众的反动言论,在此不过多赘述。因为在上文已经明确性质后,一个事实也已然摆在眼前,资产阶级掌握的上层建筑,必然是执行占统治地位资产阶级的意志。试问,难道世界各资本主义国家的新闻机器,不正是每时每日都在灌输着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有组织地镇压无产阶级的革命力量和反压迫的呼声,他国的媒体只不过是把“交钱办事”这种典型的资本主义商业放到了台面上,换而言之,被专政的无产阶级,没钱就别想发出自己的声音。所谓的资产阶级自由派热衷的,无非是让一群试图欺骗广大人民去相信靠几张选票上台,无需对人民负责的资产阶级代理人能代表所谓“全民的利益”,真相如何,不言而喻,因此这些资产阶级自由派代言人无知或险恶的用心同样令人可笑。

本国统治阶级用残酷剥削人民为代价,打造了号称全球第二大的经济体,随着它愈发希望通过夺取先进生产力挑战老牌帝国主义的过程同时,这种先进生产力与落后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也在这个过程快速积累,结果就是阶级矛盾迅速激化,如今,工人群众们也愈发渴求获取政治性的文章阅览,现实的压迫迫使各色政治性讨论的小团体自觉或不自觉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这一切使得统治阶级预感到过去自身用已掌握的传统媒体控制意识形态的手段逐渐失效,因此抓紧在一切可能新兴的社交媒体渠道上封锁未经自己审核的政治性言论,自然也包括了能被公开发表的严肃性时事评论。故而各种政治性的讨论小组被当局无差别打击每天的事实都在上演,而被当局选定,由“官方机构”试图推送给底层群众的“时事评论”尽管在公开的显示浏览量上时常据高,但明眼人都知道这是舆论机器强制推送的结果。

难道这种现状会,或者说应该持续下去吗?绝不!无产阶级群众也在当局的一次次压迫中觉醒,要使得自己的声音被传达开来,就必须形成一个紧密的,能执行本阶级根本利益路线的组织,既然统治阶级用暴力压制一切反抗他们的声音,我们工人阶级也应有使用暴力进行斗争的觉悟,要捍卫自己发声的权力,更为了开创一个能让无产阶级自由表达自身诉求的社会,那就只有一条路,斗争到底!

2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