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学生餐补被挪用20亿,无产阶级子女的身体健康何以保证?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
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1:列宁说: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国家的垄断不过是提高和保证某个工业部门快要破产的百万富翁的收入的一种手段罢了。同理,赵国大撒币搞的各种惠民工程,不过是官僚垄断资产阶级把集体财产转移到自己腰包的手段,余下一点残羹剩饭作施舍,作为它可持续性盗窃的道德依据。
编者按2:餐补的问题文章已进行详细论述,个人认为这个问题看起来是餐补的问题但其实是地方债的问题,这些餐补的钱完全可以用各种方式贪污掉进入私人的钱包官僚却没有这么做,其中的原因可能就在于挪用的方向,在地方债上,地方债的问题已经严重到不可思议,严重到压制了官僚的贪欲,严重到连贪污都不敢贪了,总有些人喜欢说要相信后人的智慧,但很不幸的是前人砍树后人暴晒,我们就是那个后人。

今日,一则有关全国66个县城,挪用了近20亿的农村学生营养餐补费用,用于偿还政府债务的新闻被爆出,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群众们纷纷表示愤怒和不解,这些本该用于帮助农村孩子发育身体的餐补,究竟落入了谁的口袋?哪来那么多的债务漏洞,需要抢孩子们的吃饭钱去填呢?
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是开始于2011年,是当局为了缓和城乡激烈矛盾所施展的一些小恩小惠,这个计划到现在已经实施了十几年,却在近日的的国务院关于2023年度财政收支报告中,戳爆了长久以来虚伪的骗局。
本次国务院的财政报告,只调查了从2021年到2023年8月间的餐补费用,只涉及了13个省159个县城,其中就有66个县城都在违法挪用大额餐补,合计高达19.51亿元。违规比例高达41%,令人震惊,据此我们可以看到,地方政府的违规挪用,绝不是个例,而是常态,不是只有这66个县有,而是全国各地都出现这样广泛的挪用行为。而国务院也显然不敢去全国的排查,毕竟法不责众,这只会把当局最后的遮羞布给扯下来。
地方政府挪用小学生餐补的方法可多了,这是他们最拿手的事情,比如压低餐补标准,国家规定的农村学生餐补为学生每天是5块钱餐补,但学校最终可能只发下来2块钱的食物。再就是套取资金发福利,以单位采购名义来中饱私囊,让学生餐补变成了自己的提款机;就连剩下的2块钱,政府也会尽可能的去购买最垃圾的剩饭剩菜、隔夜菜,来糊弄学生们的餐补。
这样大面积、常态化的贪污和挪用餐补,使得农村学生的营养问题出现了严重反映,例如报导中有家长这样说:
“乡镇中小学每周二和周五都给学生免费发牛奶,最终还觉得挺好,最后才知道按国家标准是应该每天都有的。”
“学校营养餐孩子吃完就拉肚子,开始我还不太信,直到有一次,孩子把学校发的牛奶带回来让我常常,我喝了一口觉得味道有点怪。”
“有时候发的营养餐同学们觉得味道怪怪的,就直接扔了也不敢吃。”
可见,农村的营养餐问题已经严峻到极点了,小孩子宁愿扔掉营养餐也不肯吃,味道恐怕是喂狗、狗都不吃,对此我们大部分人深有感触。因为学校饭菜难吃问题,由来已久,包括文章提到的餐补计划也是2011就开始了,是完全贯穿于这一代青年人的学校生活。本次爆出来的问题如此严重,也是性质实在恶劣,而且贪污挪用的数额过于巨大了。
从这时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有趣的矛盾,尽管人们总是强调再苦不能苦教育,再穷不能穷孩子,但是大部分学生时代吃过的餐厅,味道都不是很好,都有严重被挪用餐补的感觉。可见,不能穷孩子的社会共识在这里是不适用的,而到了本次农村餐补挪用事件里,问题就更严重了,因为城里中小学顶多是难吃,而是吃坏身体是个例和新闻,像农村这里大范围的、常态化的挪用餐补还不一样。
人们对这种行为的领导和官僚深恶痛绝,责骂他们居然连小孩子的吃饭钱都下得去手,质问难道他们没有孩子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官员们当然有小孩,而且生活质量很高,甚至官员们的孩子都会去高级的公办和国际学校,自然不会和穷人家小孩坐一桌,尤其是不会和农村小孩坐一桌。总有人说教育没有阶级性的,这点不论,但有一点他们也必须承认,那就是学校是有阶级性的,那些学校需要的费用和分数门槛,就是阶级性的一个大门。就好像我们很少听说过国际学校或好的公办学校爆出来饭菜质量问题,但普通学校总是时不时这方面会有新闻爆出,而农村学校更是人们潜意识里这方面的重灾区,他们的权益也是最没有保证的,小市民的孩子至少还能上上头条,农村的孩子可能连维护权益发声的余地都没有了。
这就体现着当前教育制度鲜明的阶级属性,教育是为了阶级再生产服务的,资产阶级子女来到学校,是为了接父母的班,也成为一个资产阶级;而无产阶级的子女,可能一开始就被分配到差学校或者农村学校,在最恶劣的环境里,连饮食都得不到保障,吃着最烂的剩菜和隔夜食物,这就是阶级斗争无处不在的体现。
领导们根本不在乎穷人们的孩子吃着什么样的食物,反正领导的孩子衣食无忧。而这些政府机关的领导们,他们的生活也很有趣,每到月底,领导们就会把自己吃喝嫖赌的一摞发票拿出来,要求公务员们以正当名义来报销,这还不能是一个人,而是要办公室所有人均摊。报销的单子上报财政局,就是一部分地方财政开支,报销的钱打到每个人卡上,要取成现金给领导,精确要几元。这些都是地方领导们的常规操作。
本次爆出来挪用20亿的大新闻,本质也是这些大人物们一日日贪污挪用出来的,说是用于偿还政府债务,其中他们吃喝嫖赌占多少又不得而知。只是可怜农村学生们,由于生在了中国普通意义上最贫穷的地区,受教育权就受到了这样的践踏,没有好学校,没有好师资,没有好设施,就连健康的食物都没有了。人们总说生活在农村,会有健康的有机蔬菜和水果,可是农村的孩子们却在吃隔夜菜和变质牛奶,这都是谁的功劳呢?
是这整一个资产阶级专政的制度,和总的资产阶级教育路线,造成了一切不公平和罪孽的恶果。官僚在农村和基层如此作威作福,就连资产阶级内部都看不下去了,国务院发表的财政报告,本质就是北京的主人在拿棍子敲打了他不听话的牧羊犬,但牧羊犬终究是和猎人一起的,无产阶级就好比羊羔,永远不会因为猎人公正的法律和国家机关收获什么好处,不必去幻想国家会因此发布新的计划,改善学生们的营养情况,因为他们终究是一丘之貉。牧羊犬会吃羊,猎人同样也吃。
而什么在支持这些压迫者们的统治?为什么他们可以如此耀武扬威的骑在穷人们头顶呢?在他们们的学校里,官僚们大腹便便,农村孩子们营养不良。有人说,这一切不公平是城乡矛盾对立,人们都厌恶农村出生的孩子,认为农村是封建和腐烂的土地,人们都赶忙着从农村考到大城市,只要让农村进行城市化就好了。
但这样的观点是错误的,我们都知道当局近些年一直在鼓吹乡村振兴、乡村建设,但这么些年来,农村建设的怎么样了呢?本次农村学生营养餐补费用被挪用,挪用的地方就是去填补乡村政府的财政漏洞,是去偿还乡镇债务,是去用于基层的三保,即基本民生、保工资、保运转支出,当然大部分还是官僚们自己中饱私囊了。
我们看到的是,即使这些基础官僚们兢兢业业、努力振兴乡村,乡村振兴的最终结果却是,窟窿大到填不上,只能跑去抢小学生的饭钱来填窟窿了。可见,当局的乡村振兴政策是面临着彻底的失败和破产。
政府之所以不断强调乡村振兴,就是因为他们也知道,他们统治根源的一部分原因就在于城乡二元体系,健康的农村系统是一个巨大的蓄水池,能保证资本主义的剥削更加肆无忌惮。
而乡村振兴的失败,意味着政府面对下一次大失业潮时将不可能有缓和余地了,意味着它在面对资本主义的总危机时无能为力,不可能像改良派那样幻想的“平稳落地”,既然不可能平稳落地,也就只能去通过大的战争来乞求获得新生。
在这种过程中,农村被当局当作牺牲品一样的不断榨干,榨干了农产品、土地,榨干了农村的青壮劳动力,最终连农村小孩子的饭钱都要蛮横的一把夺走,这里的矛盾越发激烈,也就预示着统治阶级的墙角越来越不稳定了。革命者在这时不得不更快加紧自己的工作和组织,否则这样的悲剧只会越来越多,今天只是剩菜吃坏肚子,明天就是要吃死人了。革命才是真正的挽救生命,革命早一天开始,挽救的生命就会更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