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呱呱叫的蛙蛙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图片

编者按:
1 .抓牛蛙是幌子,实质上是统治阶级维护阶级秩序的表现。在阶级社会中作为暴力机关的警察永远是站在人民的对立面的。但是作者的披露有些流于表面,重点应当放在对资产阶级教育黑路线的批判,或者警察作为暴力机关的反动性等等。文中对二者皆有批判,但限于篇幅对此的政治揭露只是浅尝辄止,应当继续深入,比如”牛蛙影响成绩背后的唯分数论“,人民警察的阶级性等。”对牛蛙抱有敌意“何止学生时代,武大选调生觉得”穷乡僻壤“配不上自己,脑力白领看不起体力工人,大多如此。
2 .这种啼笑皆非的事,反映的是暴力机器对现有体制的维护。但话题有点偏离,以马列毛主义者的视角当分析一只牛蛙能影响什么?这一坐坐压在无产阶级身上的大山,是处理一只可能会影响高考的牛蛙就能解决的吗?当分清主次。

近日看到这样一则新闻,警察逮捕了因乱呱呱而影响考场秩序的一只牛蛙,这惹得网友哭笑不得,纷纷在下面发段子,开玩笑,氛围大体上来说是轻松融洽。然而总有例外,有对这只牛蛙抱有敌意,从而有些严肃认真。有质疑现在学生“怎么这么娇贵”的过来人。
逮捕牛蛙这样的标题滑稽又博人眼球。 畜生怎么能被逮捕?这样的新闻又怎么会堂而皇之的布散开来呢?
这段时间警察在高考之中可谓是大显身手, 与之相关的乐于助人的正面新闻层出不穷。 正所谓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在赛里斯的警察这里可谓是得到了充足的发扬与改良,所谓是勿以恶小而不为, 勿以善小而不彰。 况且我们仔细看看这“善” 他真的是在助人吗?分明是在助“考”啊。 无论是学生还是人民,我们看看整个资产阶级世界的警察, 挡在声援巴勒斯坦学生面前的是什么? 挡在六四运动学生面前的是什么? 甚至在赛里斯连自发个人的民族主义的单个考生对巴勒斯坦表达同情都是不被允许的, 不允许表达的都会被警察强行管制剥夺。 那里的学生没有被逮捕吗?这里的学生不是已经成为一滩肉泥了吗?
我们要明白资产阶级的警察在高考中的时候做所为,本质是助“考”, 是在维护资本主义制度的稳定, 是资产阶级维稳的暴力工具。 考生在这条好狗面前,只不过是一块白花花的骨头, 是根据他的资产阶级老爷的指标而决定如何对待的, 一旦学生的觉醒威胁到其统治, 这条好狗立马就会变帮扶为撕咬了。
但他们不这么说, 也不想叫人弄明白, 所以就要运用自身在新闻学的深厚造诣,无敌于天下的创造能力, 把助考混淆为助人, 把黑的说成是白的。树立在人民面前的好感。在覆盖面十分广泛的义务教育下, 意味着数量极其庞大,成百上千万的学生, 及其家长。于资产阶级的学生和家长, 就是为老爷服务; 于无产阶级的学生和家长多一份好感, 就意味着多一层障眼法,多一层保障, 少一个敌人,少一个反对派。 只需要动动手指配配音渲染欺骗,适当的献媚一下, 就可以得到如此效果,何乐而不为呢?所以牛蛙可以被逮捕,而且非但是牛蛙, 我看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只要是可以发出声音的都未尝不可嘛。 反正因为无权,赛里斯罪名的创造力, 程序的不公开是如此灵活而普遍, 资产阶级的诬蔑不需要成本。 我们再看看这广大的人民群众, 在无权力的状态下, 和这只牛蛙是如此的相像。 不,有一点不一样, 因为他浑身都是“宝” 所以要被资产阶级层层剥削,分而食之。 因为他数量广泛,先进且富有力量。 所以要经过长期的驯化阉割,卑鄙的精神压迫与小资产阶级化的灌输改造。 使他们之间的联合分散瓦解, 筑起高高壁垒,设置层层障碍。
对牛蛙抱有敌意的,多半是在学生时期, 毒气蔓延的教育制度和思想灌输,精神压迫所导致的对自身状况的极度不满又因阶级意识的匮乏无法锁敌,无力且不知如何改变, 对虚空打靶无趣的学习内容潜意识中的逃离,最终表现为对周围环境的极其敏感。 学生的“娇气” 对环境的挑剔不是学生自己的问题,正是资产阶级有毒的教育所表现出来的病态。 不搞清楚这一点,不去攻击资本主义, 而是单纯的去指责学生, 在这种比较之中彰显自己的优点。 那无疑是会让学生反感抵触的。 假使我们效仿这位单纯指责学生的网友,那么,这一诱一斥的推波助澜之中, 反倒是经由我们之手, 把学生推向敌人的怀抱, 推向迷雾推向泥潭沼泽之中了。
我们要紧紧抓住问题的本质核心,不能放跑我们真正的敌人—资产阶级。 在此之上还要注意工作方法的灵活性, 善于发现并克服自身的小资产阶级性质, 这样才能更好地实现政治揭露与思想灌输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