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万中国人买了山寨“安眠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下的商品生产要利不要命!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1 有人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我们要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私有制,只有通过社会主义革命建立公有制,才能实现真正的为人民服务,解决掉“穷病”。
编者按2 药物尤其精神药物,购买人群很大程度上是受尽资产阶级社会压榨剥削、身心俱疲的无产者,但阶级矛盾导致了劳动人民的精神疾病是“药石无医”的,唯有通过暴力革命摧毁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才能革除劳动人民的“心病”。

近日,一款“左匹克隆晚安褪黑素胶囊”登上淘宝和京东排行榜前列,而安眠药中有一种常见品类,通用名字叫“佐匹克隆”。一个“zuo”字之差,一个“利”字所驱,误导了10万消费者,也残害着他们的身体。

佐匹克隆属于第二类精神药品,主要用于治疗失眠问题,在临床上严格管制,实体药店和网络平台禁止流通。只能凭医生处方在医院的神经科或者精神科获得,单次开给患者一般会限制在7天的用量。
有患者错把这款褪黑素当作安眠药的替代品:“医院开的副作用太大,在网上找到这个,和医院开的又不太一样,先吃一段时间”
而有专业人士称:如果患者错把保健品褪黑素当作治疗的精神药品服用,可能会因为突然停药或减少剂量加重病情,产生失眠、焦虑、肌肉疼痛、震颤等症状,这在药理学上叫“反跳现象”。虽然佐匹克隆的反跳比较弱,但是精神药品必须严格遵循医嘱调整剂量。然而近年中修不断打击假冒伪劣产品,为何什么用都没有呢?

只要资本主义在,这种有害商品生产就不会失去成长的土壤
首先要明白资本家生产商品是为了资本增殖,也就是为了利润,而不是所谓“行使社会职能”去生产商品。商品有两种价值,一个是使用价值,对药品来说就是药效;另一个是价值,价值的体现就是交换价值,也就是价格。资本家要通过出售商品实现从工人劳动榨得的剩余价值,而使用价值在资本家眼中不过是实现剩余价值的载体。所以对于病人来说,药品是为了治疗或者缓解身体用的,是用于他们在资本主义压迫剥削之中保证身体不崩溃用的;对于资本家来说,药品不过是赚钱的媒介罢了。至于药品是否有效,普通人买不买得起药品,甚至药品是真的还是假的,那都是无所谓的事情,资本家是资本的人格化身,他们眼里只有资本增殖。再看假冒伪劣商品,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认为:商品的价格决定于商品包含的人类劳动的量。但是假冒商品可以让0.5h的劳动伪装成1h的劳动,而资本家付的工钱是不变的,同时降低原材料成本。这种让出售商品时产生的利润更多的办法,只要资本还存在一天,资本就不会放弃,至于对社会、对市场有什么危害,这自然是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的。

邓公上台大搞走资道路,建立了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让市场经济取代了计划经济,播撒罪恶的资本主义种子,导致不良商家就层出不穷,制造各种“李逵”变“李鬼”,“王老吉”变“王老古”的不良商品,而这次资本则直接向群众安全下手,现实狠狠的打脸了邓公的“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论,也驳倒了资本家:“资本主义竞争带来物美价廉的商品。”之类的鬼话。只有坚持无产阶级革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建立计划经济体制,才能根除所有只知道利润不知道人民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