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事故“巧”甩锅:哪里有资本,哪里就有特权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相关部门最大的失误在于,拖了半年的调查,继续冷处理下去就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了,哪怕是像模像样地编一份报告呢?非要用实习生甩锅,考验群众智商。从这件事也能看到资产阶级内部并非铁板一块,应急管理局要爱惜羽毛,一个内部替罪羊都不愿意放弃,总输寄见了想骂娘,不明白手下人怎么这么没有大局观。腐败无能是赵国统治阶级最准确的写照。
2、在文字背后还有几乎已经成为共识的事实:实习生背锅已经见怪不怪。实习生是什么?俗称系统性的干活不给钱,是特色庞大公务员体系和企事业单位里少数几种真正干活的人(当然特色视其为畜生)。一旦出现什么不利于特色的舆论,推到实习生身上,推到外包人员身上,令人发笑。白纸黑字明写着,“你不服气?”资产阶级官僚生性如此,全世界的帝国主义也都一样,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5月24日,济南市应急管理局发布了《济南历城山东省济南市中心城区雨污合流管网改造和城市内涝治理大明湖排水分区PPP项目“12·30”较大坍塌事故调查报告》。该事故发生于2023年12月30日,济南市历城区一个中心城区大明湖排水分区项目施工作业过程中发生坍塌,造成3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600余万元。而经过半年的调查,应急管理局骄傲宣称:事故原因是一名质量员实习生未及时于当晚下班后传达停工指令,这才导致了第二天早上的坍塌。实习生应负主要责任,建议由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如此荒诞的归因引发了网友热议,对此,应急管理局一名工作人员这样回应:”事故调查报告发布以后,有很多网友说为什么会追究实习生主要责任,是否是“背锅”?但如仔细看调查报告,就能发现是因为一个重要法律文书交办给他,让他当日送达,但因为他个人原因没有送达,第二天就发生事故。 “

哪怕在我们这些非专业的群众看来,将坍塌归因为通知不到位也是违反生活常识的。不管怎么说,肯定是首先有质量问题,然后才有坍塌嘛。而质量问题,第一是设计,之后是施工,然后是监督,最后才应该是“停工通知”吧?如此重大事故,为何不见主要负责的身影,却推出一个实习生呢?那必然是为了推出去顶包了。更有相关从业人员怀疑,所谓的停工通知,也是事故发生后事后补上的,实习生的未通知到位,也是由相关部门捏造。

这次事件中,应急管理局堂而皇之地出具这样一份调查报告,是有它自己的“底气”的。和河蟹的其他统治机关一样,应急管理局同样是由一小部分官僚资产阶级和一大部分特权群体形成的。官吏行使着国家机关的特权,对统治阶级负责,特权从群众中捞来,利润到群众中去捞。这是国家机器的共性。而应急管理局的特性,则在于它所持有特权的资本密集性,或者本质来说,是剩余价值密集性。在寡头资产阶级的私有制秩序下,哪里的剩余价值更密集,那里的油水就越多,哪里的官僚权力就越大。而土木行业的贪污腐败,在各行各业中都是很突出的,几亿的无产阶级都被河蟹的生产秩序堵截在这个羊圈内,供养了基础建设各个环节的藏污纳垢。正所谓,“百万漕工衣食所系”,当今的统治阶级也无耻宣称“没有我们大国第一基建,打工人更活不下去”。极大数量的剩余价值,确实都是靠它们搜刮上来、供养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的,可不得嚣张跋扈一点!

对于此次背锅事件,人民群众创作出了众多诙谐幽默的讽刺文艺,充满了无产阶级的智慧。笔者就看到一件淋漓尽致地揭露了整个环节的反动:甲方要求设计院删除设计余量,降低成本(增加油水),“只要刚好符合标准就行”;项目经理也要降低成本(增加油水),“有些材料啥的能省给我可劲省”;技术总工“让技术员编一下得了”;技术员本来就要加班,新的工作“网上随便抄抄改改得了,反正劳务也不听”;劳务“又不是造原子弹,请监理吃个饭就行了”;最后的工人给的钱这么少“咋省事咋干吧”。整个环节下来,本来事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工程,就这样变成了豆腐渣工程。统治阶级会说,这都怪工人,工人只是钱少,但你得有责任心啊!而我们无产阶级应当看到,资本主义的反动不是某个环节或某个个人的反动,而是整个生产关系落后于生产力的反动。改良主义是绝对行不通的,甲方有良心了,那项目经理就多捞一点,项目经理有良心了,那技术总共就更省点事。资产阶级的狗洞是填不满的,要想要真正保证工程的质量,只有把私有的工程变为公有的工程,用暴力革命把旧的链条摧垮,让无产阶级生产的真正属于无产阶级自己:谁会不爱惜自己的劳动果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