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六四”日,人民出路在何方——评六四事件三十五周年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灰尘不扫是不会自己走掉的,阶级矛盾不去通过革命手段的斗争是不会消失的。革命就是暴动,是一个阶级取代另一个阶级的运动,在阶级利益面前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不论经历怎样的过程,最终的暴力革命都是必然要发生的,我们应当放弃对于合法斗争、议会斗争的幻想,去加紧投身到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建设当中去。
2.六四事件的惨痛教训教育我们绝不应该在脱离组织独立暴力机器的基础上空谈镜花水月般的”政治影响“。在阶级斗争实践中学生必须通过与工人相结合以克服自身的小资产阶级思想,抛弃一切对资产阶级不切实际的幻想,与形形色色的机会主义错误路线做殊死斗争;懈怠或者放弃的结果必然是失败。

1989年6月4日,在天安门广场爆发了一场示威抗议活动,最终以特色政府军队强行清场,打伤打死多名学生、工人结尾,这场抗议活动从4月15日开始,直至6月4日惨烈结束。

一时间,社会各界无不对天安门的惨剧感到震撼,而赵国政府选择了强硬封锁一切消息,直至至今都无法确定具体的死伤人数。而直到今天,六四事件已经经过了35年,仍有许多人尝试着去探寻并解释当时的真相。西方的帝国主义圈养的学者们也喜欢拿六四事件说事,他们热衷于夸大死伤人数、揭示所谓几个“中央领导”间的“秘闻”;又抑或是强调这是一场学生运动,它的失败是“民主”的缺失,丝毫不提及六四运动中工人的参与。

六四运动中,奉行自由主义的学生们以纪念胡耀邦之名,发起了一场针对赵国官僚资产阶级的示威,他们受到戈尔巴乔夫“改革”思想的影响,对官僚资产阶级的独断专政、享有特权十分不满,幻想着能够通过游行示威使得他们服软,让自己支持的新自由主义官员上台。六四事件中,学生所领导的倡议活动的本质是自由主义的运动,他们对特色政府还抱有幻想,斗争的形式还十分幼稚,这样的斗争,就如前年的的白纸运动一般,没有明确的纲领,没有正确的思想指导,只会导向失败和悲剧。而六四运动的另一端,也是被小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所尽力忽视的一端,那就是工人的反抗和斗争。在资本主义复辟以后,资产阶级掌了权,工人们受到了资产阶级残酷的剥削和镇压,许多工人被开除,流离失所,而资产阶级也迫使农民离开家乡,进城务工,企图挑起工人和农民之间的矛盾。工人们面对高涨的物价和资产阶级丑恶的嘴脸,也纷纷揭竿而起,参与到了这场罢工运动当中。

在六四当天,中修清场前,大部分学生已经被特色军队赶出或是主动撤退,而广场中以工人为主。但在西方学者的口中,死伤的却主要是学生,还是以几千甚至上万的数目。我们不去讨论死伤的具体人数,但为何这些所谓的学者,对于工人的血泪,却熟视无睹呢?

原因就在于,他们想看到的是学生们宣传的新自由主义,而畏惧着工人身上表现出来的马列毛思想。新自由主义的斗争,也就局限在拉横幅、摆人墙上了,一旦真遇到特色的铁拳,他们就要作鸟兽散了。而帝国主义者们并不在乎中国的学生去不去送死,他们只需要有一股支持他们的力量,替他们遏制赵国这个新兴的且日益壮大的新帝国罢了,他们只需要学生替他们扰乱赵国政府。哪怕西方各国每年都有组织纪念六四的活动,但就这样纪念了35年,也纪念不出什么来。西方的帝国主义和特色政府的本质是相同的,他们赖以生存的基础,就是人民的血汗,他们不可能停下一刻来关注人民的死活,至多只会假惺惺地抛下些小恩小惠,收买几个工人贵族,混淆视听。

而工人的斗争,不仅特色政府害怕它,西方的资本主义也忌惮它。当今赵国国内生产过剩危机越发紧迫,国内阶级矛盾空前激烈,新一轮的斗争正在愈演愈烈。怎么才能让人民过上好生活?怎么才能让人民当家作主?怎么样才能解决养老、学业、不平等?

不是靠特色的共同富裕的废话,不是靠改良主义者的缝缝补补,更不是靠列强们的“新自由主义”。赵国已经成为了一个新兴的帝国主义国家,一切针对它的幻想都是虚妄,唯有坚持马列毛主义,和群众相结合,率领工人们打碎这个吃人的国家机器才是正道!

4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