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新民主主义革命(6)

尼泊尔新民主主义革命(6<?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红色政权在不断的磨练中成长

人民政权的增长意味着红色政权的增长,正如秘鲁GCD主席刚扎罗解释秘鲁的人民战争那样,这表现了革命的精髓。没有一个敌人能够答应红色根据地繁荣起来,就像尼泊尔反动政权一直想把人民战争扼杀在萌芽状态。但是恰恰与反动派的意志相反,革命越来越深的植根于广大人民群众的思想中。

政权和根据地的思想一开始建构党组织的过程中就已经表现出来了。随着警察和军队被逐出农村,人们开始面对一个新的形势,旧政府甚至最基本的职能也停止了,人们需要建立新的政权去执行职能,例如安置生活条件、配给生活必需品。因此,在党的领导下,他们自己肩负起了组建新政权体制的任务,这就是农村红色政权的雏形。人民政权意味着所有权利归人民,意味着一个社会联合体,意味着在解放区进行天天的政治、军事治理,尤其是立法、司法和行政的治理。新政权现在的主要政治任务是满足人民的迫切需求,例如社会安全、制定处理经济事务的框架等,还有村民的教育和文化事业的发展,其中非常重要的就是人民的政治化、军事化,以保证革命斗争的继续进步。GCD注重把握辩证法,例如处理破坏和建设的关系。在目前阶段主要的任务是打坏旧的国家机器,其次是新政权的建设,但是第二项任务必须保证,事实上它可以反过来促进主要方面的发展。

在人民战争五周年(2001)的时候,全国不同地区的根据地逐渐扩展和巩固起来,连成了一片。西部的RukumRolpaJajarkotSalyan地区开始组建联合革命人民委员会,作为最主要的治理机构公开尝试执行红色政权职能。加德满都的报纸很有规律的报道这些地区,一些地方的人民委员会,通常被称为人民政府,邀请了全国各地的记者参与政权、报道这个谜一样的新产物。在<?xml:namespace prefix = st1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2000826,距离敌人的Rolpa地区总司令部Liwang3小时步行路程的Korchawang村庄里,人民委员会举行了一次大型的公开集会,并于次日举行了记者招待会。记者招待会的目的就是让全国都知道人民委员会已经作为红色民主政权的雏形在本地运作起来了。这些地方委员会执行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教育的活动,并且通过组织民兵、人民法庭、人民监狱来锻炼专政职能。政权的发展同战争的进步相互依存,密不可分。离开了人民政权最核心的军事活动在质量和数量上不断取得进步,这些根据地的巩固和扩展就成为泡影。 人民委员会一般由11人组成,采取普选的方式,执行三位一体的职能。这是毛主席发明的一种组织形式,将社会各阶层的代表聚集在一起,在尼泊尔,就是党代表、解放军代表和其他民主爱国人士、小资产阶级、其他政党例如议会和UML中的革命分子等等的代表三个部分联合参与政权治理。在选举过程中,候选人包括无党派人士、曾经支持和为革命事业做过贡献的人、反对反动派反动政策的党派的人,他们都可以参选,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这些委员会分为不同的部分,一些主要的部门有行政、经济、社会、文化、教育和发展部。行政部大体上进行法定的工作,如处理土地问题、商业金融事务、处理民事纠纷。日常的必需商品已经开始预备流通。对红色政权的一个重要考验,就是要给人们提供足够的安全感。现在根据地已经正常运作起来了,人民委员会搞了机动监狱和劳改所,把那些俘虏的警察、腐败官员和小流氓、义务警员投入其中,当前使新社会免受这些作威作福的人的压迫是首要的任务,同时这些监狱是作为和旧社会严刑拷打对立物存在地,它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转变这些人的思想,使他们成为自食其力、对新社会有用的人。

自力更生和土地政策

对革命武装一个很要害的挑战就是当面对敌人的战争时期,也必须重建各种经济关系,不仅为人民战争提供支援,也为建立服务于人民的自力更生的经济基础。这
意味着同严重束缚尼泊尔发展的旧有经济关系和依附于印度市场、全球帝国主义体系的畸形经济结构彻底决裂。假如不解放尼泊尔人民的积极性、建立新型的经济组织形式,那么这一切目标都是不能实现的,不仅无法继续支持今天人民战争的发展,而且也必定反抗不住反动经济禁运和直接的武装干涉。

尼泊尔经济的核心是土地问题。大多数肥沃的平原从东到西分布在尼泊尔南部同印度接壤的边境地区,包括内部的Terai地区在内,这些土地长期为王室成员占有。 党的政策是没收地主的土地,按照耕者有其田的原则分配土地。在人民战争不断发展的过程中,大多数地主都放弃了土地,逃到城里去了。一些土地还直接来源于没收敌地财产。所有的土地和财产都重新归还给农民,尤其是雇农优先取得地产,接下来是贫农,剩下的土地则转归合作耕种,这种生产体系是未来集体经济的基础。

伴随着合作农场的经营方式的发展,人民委员会也同时开始建立集体生产方式。村民在集体农场体系中有固定的工作,其中“Juni公社已经成了集体农场的模范。 在西部的Terai地区,大多数土地由一种叫做Tharus的组织形式耕种,这是一种南部尼泊尔的村社制度,反动封建地主把握着土地所有权,农奴在土地上耕作。现在农奴们在党的领导下都站了起来,他们抛弃了地主所有制,拿回了自己的土地。 正当Terai运动蓬勃发展的时候,议会公布彻底废除Kamaiya Pratha奴隶制度。但是从富人和权贵们的宴会大厅传出来的条文并没有改变任何东西,更不要说他们制定的荒唐计划了,非但没有改变深深植根于社会的生产关系,农民们的问题也没有解决。仅从纸上废除了Kamaiya制度只能给无家可归的农奴增添新的问题。反动派试图播下混乱的种子,把这些地区的人民从毛主义者的影响中拉回来,很不幸这次反动派又失败了,地主和贫雇农之间的冲突反而愈加激烈,当前几乎所有的这种村社都步上了毛主义者号召的耕者有其田的道路。

既然当前党的核心任务是打破旧的生产关系,那么接下来最紧迫的就是调动一切资源和力量发展自力更生的国民经济体系,正是基于这一目的,根据地已经开始建立小工业,在农村进行原料的初级加工。生产是和人民的需求紧密衔接的,非凡是这些工厂主要生产人民军队需要的材料和家庭、个人商品,例如军帽、短袜、手套、厚运动衫、围巾、床单、背包、纸张等。 原来的很多问题都意想不到的变成了崭新的画面,酒的生产已经被禁止,不仅仅因为醉酒和妇女讨厌,更因为它消耗了大量的谷物,谷物现在的第一需求是解决人民和解放军战士的吃饭问题。